媒体札记:离职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23,星期四 | 阅读:1,022

一则小道消息经由@互联网的那点事今日下午4时许发布后,即迅速扩散:“@老沉把之前因为工作罚编辑的钱今天都自己退给编辑了!新浪现在哭声一片!”、“有个编辑竟然退了一万多!”

一向严苛的@老沉为自己的离职写下完美的最后一笔。

是的,细心留意即可发现,仍是“资深网络媒体人”的@老沉,微博认证已悄然变成了“前新浪网总编辑”。

混迹于微博,若非传媒圈中人,知道@老沉即是新浪网总编辑陈彤的人恐怕不多,再一次亮出身份却是与之告别。

昨天中午,一纸告别书令这位以擅于造势和运营内容著称的门户掌门人成了新闻主角:“即将告别新浪。回望17年路程,往事历历如昨,心中千言万语。谨以此信表达我此刻的心情,感谢大家!”

在一个地方待足17年,这对一个传媒从业者而言,尤为不易。所谓“流水的CEO,铁打的总编辑”,在新浪17年的引领与创造,陈彤既是不可或缺之功臣,也是行业中的旗帜性人物。

最先感到惊讶的,当属相熟之人,社交媒体上即有叹息也有祝福,但更多的是肯定与称赞之声。@林楚方即言简意赅描绘陈彤在互联网中的地位:“@老沉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留了个深深的脚印。以后写中国互联网史的话,陈彤是绕不过去的能人,牛人。”

既是如此有影响力之人,虎嗅网专栏作者阑夕将他的离职比喻为“网媒老兵的谢幕”亦不为过。

回顾陈彤在新浪的“创世纪”,作者愿意给予无限肯定:“从四通利方的体育沙龙版主,到新浪门户的第一个编辑,再于新浪上市两年后当上总编辑直到今天,历经十七年的时间跨度,在这段漫长而广为传诵的坦途背后,蕴藏着巨大的时代波澜…毫不夸张地说,论坛、门户、博客,中国互联网的这三代媒体形态,陈彤在每一个阶段都是其中的主导者之一,而且新浪也从来都是同业标杆,没有任何争议。”

魄力与能力之强自不用怀疑。行业精英们的职业风格总有相似,在陈彤身上同样可以发现诸如“严格”、“苛刻”等特质:“在新浪的人力规模还有限的时候,只要陈彤出现在办公室,整个编辑部一定进入寂静无声的状态,没有人敢在工作时相互交流,陈彤甚至可以叫得出每一个实习编辑的姓名,在发现错误时直接劈头盖脸的点名开骂。与陈彤有汇报关系的新浪编辑,夜里在家洗澡时都养成了把手机用保鲜膜套上几层带进浴室的习惯,因为如果陈彤打来电话而无人接听,轻则罚款,重则开除。”

不过,在一圈议兴浓烈的谈论者中,却始终不见新浪[email protected]曹国伟的身影。陈彤离开新浪虽在互联网圈和媒体圈人士的微信中刷屏,但在新浪微博中也没能成为当日热门话题,新浪新闻频道也将此隐藏于国内新闻的某个角落。

正因此,阑夕撰文的主要目的当然不会仅仅为了回顾与怀念,标杆人物的离开带来的舆论反应必然少不了“原因揣测”这一环节。

新浪微博的诞生和崛起无疑对新浪门户网站造成冲击:“微博的核心管理团队里,始终没有陈彤的位置,一方面,这是新浪CEO曹国伟分权的举措,另一方面…似乎也预兆着门户业务不再是公司战略的一部分…陈彤在门户干得太成功了,他的威望不可动摇,却又束缚了关于他的能力的一切想象空间,这才是使他进退维谷的致命原因。

除此之外,他的另一次受挫经历也不可不提:“最具耻辱意义的是,在新浪新闻客户端奋力挣扎了一年之后,新浪微博投资了今日头条,坐视自家兄弟不管不顾,反而大力扶持外部的潜在竞争对手,这无疑是对陈彤的打脸。”

如此分析,表面看来,似乎是新浪内部发展与管理的结果。事实上,放眼于整个互联网的发展,另一发现更有悲凉之意。

“与陈彤一起离开的,是门户新闻为王的时代。”财新网昨日邀来学者之谈即是阐明此点:“湖南大学新闻传播与影视艺术学院副教授鲁佑文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或许表面上看陈彤的离开是因为内部利益纷争,但从本质上来看却是新的媒体环境下门户新闻模式遭遇了瓶颈。陈彤在互联网领域以门户新闻立足,当门户新闻的浪潮跌落,他的离开并不令人意外。’”

门户时代真的要结束了吗?“随着微信的崛起,门户的衰落在2014年进一步加速”:“归根究底是门户网站的新闻价值削弱了…门户给出的都是编辑剪裁的其它传统媒体的新闻,这些信息现在四处可得。在信息爆炸的时代,要给出让用户必须得看某个媒体的理由,要求生产深度的有质量的内容,而这无疑是门户网站欠缺的能力。”

时代更迭加速,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和微信微博时代后,网络媒体与门户新闻似乎也在步传统媒体之后尘,逐渐走向边缘化。然而即便门户时代仍在,这个“时代”又岂是陈彤一人所能创造与掌控?

新京报今日即有另辟蹊径之论——“陈彤的成功离不开中国互联网的时代背景”:“陈彤在新浪的十七年,不但是互联网风起云涌的十七年,同时也是中国社会日趋开放化、信息化、多元化的十七年,没有大的时代背景,陈彤不可能取得后来的成就。”

纵观历史,时代与个人,关系总是模糊。如何评价陈彤,@刘海龙并不急于一时:“开创了互联网门户网站野蛮生长的中国模式,给其后新闻媒体的内容生产转型设置了障碍。是耶非耶,历史评判。”

离场者离去便是,环球时报更加期盼后来者:“以往的互联网造就了一批‘不怕虎的初生牛犊’,但那个时代或许正在过去,未来互联网的弄潮儿大概将是一批更有智慧,有能力在互联网复杂环境中传递正能量的人。”

相比陈彤的自愿离职,在他告别前一晚,另一领域大佬忙着退场却是年龄所迫。

退休这等人生大事,交由好基友代为宣布更显有趣。“欢庆@任志强光荣退休!”@潘石屹前天晚上显然很乐意担此重任。

闻声而动的事件主角随即“哈哈”大笑两声,接过话题,予以证实:“还有一个月,要等股东大会。但今天已经公告了新董事人选。咱准备也改行弄点学术研究,当个啥作家。”

身为国企地产商,坐拥两千多万粉丝的任志强更为人所熟知的身份其实是微博大V兼企业界公知。但一如陈彤离职,任志强也被舆论赋予“结束一个时代”的力量,微博主场上骚动阵阵,满屏皆是关注者发出的议论之声。

新京报今晨对这位离场者也有一番评论,首先即是解释舆情——“任志强受到关注,与他一手维系的华远地产关系不大,反而与其向来惊人的言论有关”:“这与中国房价的暴涨密不可分。一度,他宣称‘我没有责任替穷人盖房子’、‘房地产就该暴利’等观点引起巨大争议,使得民众对其‘恨之入骨’…但另一方面,多年来,他屡次准确预测中国房价走势、炮轰政府各种不是,以其直率的性格和惊人言论成为房地产行业最具话题的人物,被媒体称为中国最敢讲话的房地产商,人赠外号‘任大炮’。”

对重要人物退场的解读,总伴随着超越其个人的意义,作者认定“任志强退休”实际上是“一种地产模式的告别”:“任志强自己也坦言,谈了二十多年房价,不想再说房价的事了。确实,一方面,房价将不再那么具有争议性和关注度,而另一方面,这已经不是一个仅靠说说房价就能满足公众需求,引爆公众眼球的时代了。下一个任志强是谁?这个问题或许已经不那么重要。因为行业越来越稳定,话题越来越少,房地产业由以往‘惊悚的过山车’到如今‘平稳前行的火车’,已经不再需要那么多言论的刺激,房地产行业要逐渐告别房价年代。”

至于接下来任大炮会朝哪些议题开炮,也大可不必担心,“即使退休了,一个人也还保留着社会职位,以任的性格,没有职位之后,说不定会更加大胆敢言。”

深谙惋惜者之心思,南方都市报今晨特意帮忙隔空呼喊:“‘任大炮’退休,炮声请继续”!既可气又可笑,“被恋恋不舍”的@任志强唯有如此暗示:“你们别把退休说得跟快死一样好吗?”

或许他引用@老沉那句话会显得更有深意:“未来是改变,不是告别。”

(吴美琳)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离职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2279.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