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真面目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27,星期一 | 阅读:1,736

王丹、柴玲,这两个带着时代记忆的名字,昨今两日分别被环球时报搬出。

虽同为六四学潮带头者,但在这份人民日报子报文章中,两人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待遇——前者被用来借力打力,暗示香港“占中”不会有好结果;后者被作为靶子批判,靶心是巴不得中国不好的心态。

香港局势一团乱,各方纷纷现身表态。上周四,首任香港特首董建华举行记者招待会,表示“十分担心‘占中’事态发展”:“董建华说,‘占中’后果是严重撕裂社会,民主的成功是要互相尊重,接受不同意见,现时要为重新团结香港,作出更大努力…董建华又说,没有国家作为后盾,没有香港今天的繁荣,当务之急是重建两者互信…他希望学生把握机会,不利用‘占中’作为筹码,并放下情绪,与政府保持对话,终止‘占中’,以合法方式追求信念。”

记者招待会的发言,获得央视与中新网的联袂推荐,顺利渡过封锁线进入内地舆论场。

历经过大风大浪的船王之子,重登视线焦点掌舵并引导舆论:对继任者有好评,“赞梁振英冷静理性,下台非解决僵局之道”,对未来局势有预测,“骄傲香港有全球最好警察,解放军不会介入”,对学生亦有剖心置腹,“董建华呼吁同学们听一听他这位老人家的话,现在应该是回去的时候,相信这也是大多数香港人的心声…他说同学要求的‘公民提名’,违反基本法及人大的决议,是做不到的。他呼吁同学一定要理性务实,才可找到出路。”

董建华表态一日过后,新华社面有不悦之色。对于不怒而威的原因,联合早报前日有所转述:“9月上京会见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香港富豪团,除了董建华明确表示反对占中、支持警察处理示威和梁振英政府之外,只有李嘉诚要求占领者撤走,但亦未表明是否赞成示威者的诉求,而其余富豪包括恒基主席李兆基、嘉里主席郭鹤年及九仓主席吴光正至今都默不作声。”

实则,在这家与中共关系和睦的新加坡媒体将出口消息转销内地前,新华社的英文报道即已被凤凰网新闻客户端翻译并推送。根据@蛋坏蛋蛋蛋的观察及截图,新华社“在晚间的中文通稿中否认了上述说法并删除了英文消息”,但与中共素来不和的香港媒体苹果日报,报纸版面上还是有《京点名斥港四大富豪》。

同日,新华社中文电稿梳理富豪表态,安抚怒火攻心的同门兄弟英文报道。

一一对应,挨个过关:“李嘉诚日前针对‘占中’发表声明,恳请大家不要激动,不要让今天的热情变成明天的遗憾”、“李兆基直斥‘占中’等于‘自毁长城’,令香港失去优势”、“郭鹤年此前专程携全家,参加‘保和平,保普选,反暴力,反占中’签名行动”、“吴光正表示,如果活动继续,做‘路霸’是不可永久持续下去的。”

言论自由被右派知识分子视若珍宝。此刻,连香港富豪也未能逃脱点名,他们不免心生兔死狐悲之叹。@叶恭默即有言:“比失去言论自由更可怕的是失去沉默的自由。人们恐惧,还可以通过沉默来保持一点是非之心,当被迫表态,连最后一丝良心的安慰都被剥夺了。”@安普若-外号安校长更有恍若隔世之感:“人人表态,人人过关。好像文革时就有了。”

不过,在@朕大师看来,倒也没啥意外:“点那几个名没什么问题,那几个王八蛋在大陆赚的钱比香港多多了,要他们表个态怎么啦,出来混,哪有不需要还的。”@徽剑亦有补刀:“这是勒令表态站队,之前大批香港富豪模棱两可。事实证明,香港富豪是靠不住的,香港再也不能纵容现有富豪对香港经济的垄断了,必须让更多底层人有更多上升空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近期的香港的确不太平,今晨门户追踪的热点又有转移。

如同一波三折的政府与学联对话一样,原先拟定的“广场投票”也是再生波澜。依据环球时报今晨报道:“26日下午,策划和组织‘占中’行动的香港学联、‘学民思潮’、泛民等团体代表突然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搁置原定26日和27日两晚在金钟、铜锣湾、旺角三个‘占领区’举行的‘广场投票’,再行商议…戴耀廷等人首先鞠躬向市民道歉,称作出‘广场投票’的决定前商讨不足。不过,戴耀廷称,这次‘广场投票’决策有不足之处,但搁置投票并不代表运动停顿,希望市民继续到3个‘占领区’商讨未来运动的发展方向。”

新闻报道介绍,还算客气公允,轮到社评出马,则是疾言厉色:“香港‘占中’持续一天,最大的loser是香港社会这个整体,而非中国这个整体”:“内地公众通过这件事重新认识了香港。原来香港‘就那么回事’,也是个‘说乱就乱’的地方。内地吃过文革和改革开放后政治风波的亏,深知政治动荡之苦。现在看来香港‘开始折腾’了…实话说,内地公众虽不希望、但并不怕‘香港乱’。我们有什么好怕的?那里又不给中央政府交一分钱税,它对内地经济扮演的角色又不是取代不了。内地现在有上海、深圳,还有很多其他开放城市,香港如果自己不争气,是它自己的事。”

隔岸观火之余,不忘借刀杀人。

这把“刀”正是王丹,那位25年前爆得大名的年轻人——“八九民运分子王丹给‘占中’者写公开信表达支持,同时又表示他对‘占中’能实现目标和诉求‘并不乐观’”,这份人民日报子报藉此发言,为“占中”前景抹上愁云惨雾,但是反过头来,胡锡进团队又安慰内地民众:“‘占中’有一个意外效果,那就是再次凝聚了内地人的国家认同心,大家更加相信,的确有西方力量在搞我们,而且这个国家里总有一些或者傻或者坏的人,他们心甘情愿做帮西方撬动中国国家利益的杠杆…香港现在乱了,原因是那里有一股势力在西方的支持下同中央对抗,中央不接受他们的条件,他们就大闹。”

既然子报已然出手,母报又岂能袖手旁观。

今晨,最高党报转发新华社电稿,协力揭开境外势力的真面目,“英国广播公司(BBC)近日在其官网刊文报道说,香港的‘占中’行动并非自发产生,境外势力早在近两年前就参与密谋‘占领’计划,并对香港示威参与者进行‘特殊培训’,受训者数量可能超过1000人。”

在央视新闻频道昨日午后节目中,英国广播公司《新闻之夜》首席记者劳拉·金斯贝格尔现身说法,“香港的‘占中’示威活动远非自发出现,有关计划早在近两年前就已经秘密策划好,在‘奥斯陆自由论坛’上,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与会的美国一组织负责人拉基卜,也有出镜接受BBC采访的画面:“(香港)抗议者被人教导,怎么在抗议中行事…(相关内容包括)怎么保持秩序,怎么与警察谈话,怎么管理他们各自的运动,怎么在各自的运动中使用‘指挥官’,即那些经过特殊培训的人。”

“占中”行动中外部势力若隐若现,在此之前观察者网亦有转述,“‘占中’不单纯,背后有祸乱香港的人”:“在金钟干诺道上一处物资站,记者咨询里面正在分类整理物资的年轻人:‘占中’物资仓库为何不让拍照?他吱吱唔唔的不愿说,只是强调要保护在物资站的义工和学生…‘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如果没有人在背后组织操纵,‘粮草’吃了上顿没下顿,‘占中’早就散伙了。’一位路过的黄先生说,‘占中’早期是有市民怜惜烈日下的学生捐送过一些物资,现在快一个月了还能持续,基本上都是‘占中’搞手及其背后的乱港势力在支撑,‘暗箱操作,当然见不得光了’。”

这家左派网站中的翘楚昨日根据港媒报道盘点,“占中分子获港美中心支持,16名核心策动者被赠iPhone6”:“最近香港报章的揭密爆料使‘占中’日常物资来源更有神秘色彩:非法‘占中’行动事发前5天,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美国中心(港美中心),曾指定赠送最新款iPhone6手机给至少16名‘占中’核心策动者每人一部,并指定须使用该手机进行联络和发送资讯。”

“这个新闻一出,大量五毛人士纷纷做恍然大悟状,认为挖出了一个大新闻”,这是微信公众号“北大飞”对内地媒体转引BBC报道的嘲讽:“很显然,他们这么兴高采烈,原因有几个。1、‘占中’原来是早在‘2013年1月’就开始‘暗中筹划’的大阴谋!甚至当时就设想了一万人上街,连如何行动都已策划完毕。根本不是什么香港人自发的行动!2、‘占中’说是要搞‘非暴力’,其实是要拿此作为‘大规模破坏性武器’!‘破坏’!他们是想打砸抢烧。3、相关人员参加特别培训。特别培训,这不是煽动颠覆的间谍才干的事吗?”

对于央媒央视的报道转述,“北大飞”认为是夸大其词混淆视听,“事实真相是,‘占中’的确早有筹划,但从其最初筹划一开始,一切就是完全公开的”:“简单一搜,就知道‘占中’全部思路,来自于‘占中’三子之一的戴耀庭于2013年1月16日公开在香港《信报》上发表的《公民抗命的最大杀伤力武器》一文。BBC新闻里当作‘公开的秘密’提到的和没提到的,在这篇文章中早就原原本本,光明正大的对全社会公开发表。而这个时间点(2013年一月),正是CCAV新闻中所说的‘2013年一月就开始暗中筹划’。就算你没有听说过戴耀庭当时写过此文,阅读维基百科的占领中环条目就会马上明确这整个过程。”

在今日《哭笑不得“BBC揭露香港占中早有预谋”论》一文中,“北大飞”还对报道个别语句有一一说明,“BBC新闻除了误以为此事一直没对外公开外,对戴耀庭当时主张的描述倒也基本正确。但被党媒一引用,行文就加上了许多狗改不了吃屎的恶意歪曲”:“比如,‘非法占中的背后推手’——根本不是背后推手,筹划人‘占中三子’一开始就公开站在最前面…‘很早就盯上了香港普选,认为这是一个可乘之机’——目标本来就是争取普选,而不是把这个当作什么可乘之机搞别的事情,原文公开提出,只有当局明确拒绝真普选,占中才会启动,而一旦当局开始回到谈判桌讨论真普选具体措施如何落实,立即停止行动…‘策划挑起分歧’——根本没有这样的策划,而是认定当局对真普选的拒绝会激怒香港市民,使他们有动力参与抗争。这怎么叫挑起分歧?挑起分歧的不是中共还是谁?”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真实面目要在大是大非前才有显露,这大约是环球时报的事后感悟:“世界风云际会,使得一些人和力量具有了多样性面孔,识别他们有时还真不太容易。因此当发生香港‘占中’这样的事,以及有人为反对北车向美出口地铁车厢跳出来时,这都是我们观察一些人真面目的机会。”

昨日,这份人民日报子报评论员“单仁平”,还要戳穿另一个人的真面目,那即是阔别大陆多年的柴玲。

熟悉柴静的90后们,绝大多数应并不知柴玲。在1989年春夏之交,那时的柴玲远比今日的柴静更为人熟知——作为学生运动带头者,在广场上举着喇叭声嘶力竭地喊话,在帐篷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数度泣不成声,柔中带刚又满腹悲情的女性形象,成为热血青春回忆中难忘的一幕,也埋下剪不断理还乱的争议。

重提柴玲,事出有因。她即是环球时报所指的“跳出来反对北车向美出口地铁车厢”的那人——“美国波士顿地铁决定采购中国国企北车集团生产的284节地铁车厢,用以淘汰老旧车队,涉及金额5.67亿美元…柴玲对《波士顿先驱报》说:与北车的这份合同为马萨诸塞州历史留下‘血腥记录’,促成这份合同的该州州长等人犯下一个‘可怕的错误’,因为北车作为国企,其营收‘将成为中国政府的收入’。她宣称,‘这将让那个打击自己人民的政权更加强大’…她帮助美国保守势力打击中国对美出口的那股劲头,让人感到她不仅效忠美国,在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她也宁愿任何好处都落到别人的头上。”

“已经过气的89‘民运人士’”,这是事隔25年之后,胡锡进团队对柴玲的重新定义:“美保守势力多次用政治抹黑来阻挠这些中国企业进美国市场,早已边缘化的流亡‘民运分子’这次被找出来当个噱头,这在美国本来是很平常的事…值得我们围观的是,89年跑出去的柴玲,作为那场政治风波中最活跃的‘学生领袖’之一,可是骗取了当时不少人的同情。如今她帮助美国保守势力打击中国的大宗对美出口,破坏这宗出口带给中国就业等方面的好处,她对中国的狠劲比那些美国鹰派还鹰派。实事求是说,她让我们看到的是很多流亡美国‘民运分子’的典型态度。”

眼尖的门户网站编辑们如获至宝,再度采取惯用手法,从新闻角度切入评论,《柴玲称美国进口中国地铁车厢”留下血腥记录”》取代原标题《民运分子恨中国,比美国鹰派还鹰派》,出现在昨日凤凰、网易等门户首页。甚至,凤凰网配上了一则《柴玲在美国》的人物图,在这位胸戴十字架的中年妇女脸上,早已难觅昔日泪眼婆娑的女大学生的影子。

这一深藏记忆的名字,引来了中年男人们的群议。幸存于微博上的言论,对柴玲有着明显敌意。经由@王小东扩散,来自@渔蓦然的披露获广泛传播:“前阵子柴女士向她民运炮友王丹发出战斗檄文,看了让人唏嘘,通过那篇文章才得知:那个夏天,境外势力打款到他们手上,他们到广场装腔作势跳一段大绳,然后就瞒着男朋友和王丹去宾馆杠炮,最后怀孕了都不知道是男友的,还是王司令的。”

义正言辞的@飞象网项立刚,虽未点名批评柴玲,但思路与“单仁平”无异:“美国和中国比很多东西都便宜,尤其是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唯有地铁、火车很贵,和美国比,中国的高铁是又舒适、又便宜、又快。这样一个好东西,那么多中国人攻击,这些人长了人脑吗…北车5亿美元中标波士顿地铁,这是中国地铁国际市场的重大突破,为未来更多的市场奠定了基础。有中国经济学家开始指责南北车低成本窝里斗,令人震惊,这种指责是要配合日韩,他们不是就是指责中国低价,要打官司吗?每有中国企业的成功,就有经济学家们站出来配合国家对手,想想这些人是谁的代言人?”

他所指的正是叶檀。

上周五,这位女经济学家出言点评,“北车南车在美压价竞争,国人窝里斗,以后低于成本竞价,不准回国。”面对来势汹汹的质疑,她昨日也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高铁的事,有话好好说嘛(自行脑补唐僧语气)”:“没道理你要说非不让你说,我不想说非得说。我说过中国有必要修高铁,看最近专栏;也举媒体披露证据国企在境外存在恶性竞争,看这两天微博。高铁有成功的,像日本;有债务崩盘的,像西班牙。生意,共赢赚钱为上。发狂解决问题?一起疯狂得了。”

叶檀之论,倒是与朱海就不谋而合。在凤凰财知道栏目前日专题中,他对“中国铁路挺进美利坚”显得忧心忡忡:“不能认为中标就好,当年中铁承建沙特的基建项目,亏损数十亿。假如是以一个非常低的价格中标,相当于把自己的资源、资产贱卖给美国,有这么便宜的产品、服务送上门,美国人是求之不得的。不能光为了图一个名声,就不顾经济利益,就像奥运会的金牌一样,政府花 那么多钱培养运动员,就为拿一块金牌,这在经济上是不划算的,所以,要避免高铁出口成为类似奥运金牌那样的国家战略,好看不中用…高铁的‘成功’是表面的,因为在市场中,‘成功’只有企业的成功或个人的成功,而高铁既不是企业的成功,也不是个人的成功。任何国家扶持下的成功都是虚假的,不成立的。在市场中,没有政府扶持的情况下也能赢得消费者的产品才是‘成功的’,如苹果手机。”

如果了解铅笔社对市场的钟爱、对政府的警惕,那么也不会对这位同道的浙江工商大学教授的言论诧异。

可偏偏在人民网上周五的报道中,北美高铁市场不像朱教授所说那般凶险莫测,反而更像一块人人觊觎的肥肉,“日韩不服中国获美5亿地铁大单,欲集体诉讼挑战”:“作为当今全球最大铁路车辆生产商的中国北车首次进入美国市场。北车美国这次击败的对手包括韩国现代Rotem、日本川崎重工和加拿大庞巴迪运输等城轨车辆大户…MBTA官员对美国媒体说,局方已全面审查北车的资质,并未发现存在任何侵害人权问题不过,落选的企业投诉,北车的竞标价格之低‘毫不现实’。《波士顿先驱报》从州政府相关人士得悉,落选企业不满当局并未事先查询竞标者会否修订其价格,正酝酿提出集体诉讼,挑战开标结果。其中,一名代表现代Rotem的律师说,帕特里克州长去年在香港私下会见过北车管理层,‘几乎肯定’违反了采购程序…对于竞争对手的指控,北车美国公司总经理卢西伟说,北车致力在美国市场建立据点,这次参与竞标和承诺兴建生产基地体现了这一点。”

如果怀疑人民网所言非实,那么不妨再看同日中新网所述。

老虎跟着猫学艺,反过来打败师傅,这一幕似乎也在中日高铁市场争夺战中上演,“日本欲以举国之力与中国争夺全球高铁订单”:“由日本各铁路公司和其他民间企业联合组成的‘国际高速铁道协会’力图举全国之力,在围绕高铁订单同欧洲及中国展开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欲向海外积极推广新干线技术…日本国内铁道相关人士表示,日本要想开拓新市场,关键在于事先通过市场调查掌握国外高铁计划,根据各地的环境和需求进行应对…日本铁路公司某管理人员指出,与那些在既有轨道运行高铁的欧洲和中国相比,需要专门建造高铁轨道的日本新干线初期耗资巨大。”

中国高铁踏入北美市场,在21世纪经济报道前日看来,这与中国政府高层强有力的支持密不可分:“自去年10月份以来,中国高铁开始走出去,李克强总理在几乎所有外访中,都向当事国推销中国高铁,被称为‘高铁外交’。在本月对欧洲的访问中,还推动了构建北京至莫斯科的欧亚高速运输走廊计划。高铁及相关轨道车等设备走向全球市场,是重塑中国制造全球竞争力的制高点,代表着‘中国制造’从服装、电子组装等低端产品走向高端技术装备。”

这份知名的财经报纸还尝试由此总结经验教训,认为“中国在很短的时间内由一个高铁技术和设备进口国转变成出口国”的现象值得探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大多数领域遵循‘以市场换技术’的原则,但在汽车等诸多领域,这一战略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发达国家和跨国企业对中国的技术封锁,意味着市场换不来技术…中国高铁发展战略也是以市场为筹码,由铁道部作为唯一的谈判方,才实现‘换技术’的公平交易,而中国正是在此基础上发展出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铁技术…高铁战略的成功关键在于铁道部杜绝了南车、北车等企业分别与谈判对手合作,从而避免了不同企业被各国公司各个攻破的可能,从而使自己处于谈判的有利地位。在其他领域,中国企业不管是在引进技术还是产品出口等方面,都存在着一定的恶性竞争,这严重影响了中国博弈能力和获利可能。”

高铁出海风正一帆悬,可是,那些身陷囹圄的功臣们,却再也无缘坐享发展红利。就在本月17日,法院对刘志军心腹张曙光做出一审判决,“认定张曙光受贿13起,共获赃款折合人民币4700余万元,以受贿罪判处张曙光死缓。”

此一时彼一时的转变,不仅作用于刘志军等人下半生的命运,也体现在舆论态度对高铁的改弦更张上。

2011年7.23动车事故中,那段风靡网络登上纽约时报的深情呼吁,因被考证出作者为“重庆学者童大焕”,于是被再度打捞起来,重新放到舆论场上晾晒:“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为陷阱,不要让房屋成为危楼。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有自由和尊严,都不被时代抛下。”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真面目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239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