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公孙永浩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28,星期二 | 阅读:1,629

看上去来的有点猝不及防,可好像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是锤子手机的降价让用户们伤叹愤怒,原来情怀溢价还是敌不过坚硬的商业现实,原来罗永浩的信誓旦旦一转身就成空。

昨日上午10时整,@锤子科技宣告“Smartisan T1手机的售价进行调整”:“2014年10月30日10:00起,Smartisan T1手机将以1980元起的惊喜价格在锤子科技天猫官方旗舰店 。”

从七月首次开卖,到昨日调整售价,仅仅短短三个月,价格下调却过千元。按常理来说,商家放血大降价,顾客本应大狂欢,可是,在这家号称“东半球最好用的手机”上,消费者心理学却没能如往常般应验。

原因无它,只因老罗以前标榜太明显,吹嘘太厉害。

一位英语老师转战手机界说相声,以奚落对手为乐事,拼命扯下对方底裤游街示众;对用户吹捧受之怡然,坐山观“锤粉”与“锤黑”互殴——罗永浩个人爱憎分明的性格特点,毫无保留地投射到手机屏幕的方寸之间。

去年八月老罗与@T客宅的对质被旧事重提,当做是甩向这位桀骜不驯创业者的一记响亮耳光:“@T客宅:我敢说锤子手机绝不会超过1999。雷军做小米三年了都没敢破,我就不信罗永浩敢——@罗永浩:1、如果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2、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是在保证基本销售数量的前提下,对品质的要求最低可以容忍到哪一个档位的问题。”

“3G版16GB:1980元”、“3G版32GB:2080元”、“4G版32GB:2480元”,锤子手机调整后的价格,无一不低于2500元,虽自称为“惊喜价格”,实则不过公然食言,配上@锤子科技所晒出的文案“天生骄傲”,看上去更像是一幕十足的反讽剧——“天生自大”。

面对降价,@辣笔小球做恍然大悟状:“一个最基本的常识是:卖不掉了才会降价。另一个最基本的常识是:东西烂才会卖不掉。还有一个最基本的常识是:奸商不会告诉你,他卖的东西烂。”

“孙子”的情怀可信吗?@高铁见闻连连摇头:“有句话说得好:装B被雷劈,@罗永浩当然是宇宙第一牛逼大神,锤子手机是仅次于苹果的世界第二牛逼手机…不好意思,靠吹是没有人买账的…现在锤子手机降价到1980,所以有人评价,情怀最终输给了孙子。”

@冒安林更是捶地大笑:“现在网友们已经给他起名‘公孙永浩。’不行了,笑惨了。”公孙二字,一语双关,既是常规的姓氏,又暗含公众孙子之意。

几乎是同一时间,罗永浩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中也推送售价调整说明。这家平素特立独行的科技公司,此刻也不得不开始低眉顺眼起来,“为什么会调整价格?坦率地讲,Smartisan T1发布后,由于不能很快搞定供应链出现的问题,用了足足4个月才实现正常产能,错过了产品的销售黄金期(数码新品的关注热度通常只能维持3个月左右),所以现在我们选择降价销售…以后会不会再降价?不会,在明年我们发布Smartisan T2之前,T1的价格不会再次调整…T2什么时候上市?价格多少?明年。我们仍会把T2定位为一款中高端的产品,具体价格会在发布时公布。”

对于去年放出的狠话,@罗永浩昨日亦有自辩,“1、我们五个月前发布的时候,是3000块。2、因为没能处理好生产和供应链的问题,我们用了4个月才解决正常产能,已经错过了数码新品发布后的黄金销售期,赔钱销售3G,保本销售4G,是合乎商业逻辑的唯一选择。3、作为企业负责人,被围观群众有理或无理地‘打脸’,是份内工作。”

只是,那满满的轻世傲物情怀,还是实打实地打了个折扣。

而这,也正是自诩为“锤粉”的用户所看中,降价于他们而言,也无异于一记耳光。在@hibbers所搜集整理的《锤粉的血泪史》中,屈辱与懊悔看不出有矫揉造作——@ironwolf001:“我刚想装一下牛逼,被你一巴掌煽成了个傻逼”;@monkey▁D▁良:“老罗,如果你出T2还会有人买吗?你用1000块伤了所有情怀,我明白你要做企业,但是你明白购买前,购买中被嘲讽,购买后正在鼓吹情怀的瞬间又被嘲讽的感受吗”;@大懒虫点抗:“妈的,买之前被嘲笑,等的时候又被嘲笑,现在买好了一降价又要被嘲笑了”;@老子是个人名儿:“妈的,老子一个穷学生,等了仨月不用手机就是为了支持你。买这手机几乎被我妈骂死,就不能买其他的非要等这么久还花三千买买这个?你给老子八百代金券,问题是我没胆一年换一个手机,退款八百老子还继续支持你,不然往死里黑”——这一条出自锤子便签的长微博,仿佛像是以罗之矛攻罗之盾。

退款善后的细节体验,那位偏执狂兼强迫症没忽略,只是效果人言人殊罢了:“对于10月18号零时起在我们的天猫店和官方网站购买了Smartisan T1手机(无论是3G还是4G版本)的客户,我们将现金退还当时购买价格和调整后价格的差价部分…对于10月18号零时之前在锤子科技官方网站购买了Smartisan T1手机的客户,我们将在Smartisan T2上市时为您提供800元的优惠…”

积蓄已久的不满,终于有了个出口,又岂是三言两语可化解。

那些早就不爽罗永浩的手机用户们,又怎会错失反唇相讥的绝佳良机。置身事外的@洋锅锅V,一边摇着扇子,一边抚须闲谈:“当初有些人为了ZhuangB买了锤子手机,结果今天锤子狂降千元,被罗胖子一巴掌扇成了ShaB。锤子的情怀,乃们摸不透啊。倒是很喜欢罗锤子的那句话:我爱这个世界。”

还有现实的难题困境,由@沙漠里的鱼_围脖提出:“朋友8月份买了锤子T1,3150元分12期付款,算上手续费每个月还款280元。9月份收到货,用了一个月,还款了两次共计560元,现在欠银行2600还没还。现在,T1卖1980了。你说这咋办?”

不过,出尔反尔在@向小田看来,不过是业界常态罢了,没必要如此大惊小怪。他例举了一长串案例,均是当下有头有脸的电商大佬:“罗永浩和黄章都说过产品周期内不降价,后来都降价了;马云说过永远不做游戏,后来阿里做了手游;周鸿祎说坚决不碰即时通讯产品,没过多久推出了‘口信’;陈年说凡客肯定不做女装,现在弄了一整套V+;刘强东说5年不卖图书,当年京东就开了图书频道。”

在商言商,@飞象网项立刚也有相似感悟:“今天锤子降价,很多人找出他过去的采访,来打他脸。其实这何必,这样的选择是一种无奈的市场选择,审时度世,根据情况进行调整,这都是正常的,死扛着,不调整,才是问题,根据情况进行调整,才是企业经营之道。”

可他不是一般人,他是罗永浩老罗,他不是闷声发大财的企业家,他不是只想赚钱的功利性创业者。种什么因,就得什么果。罗永浩那些为改变业界生态立下的豪言壮语,如今一一掉转枪口击中他那肥胖的身躯。

竞相“打脸”,动次打次。

今年五月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的标榜,被好事者翻出一并奉还敷在脸上:“我特别反感有的手机厂商在新品上市时定一个高价,之后很快又会降价的做法。我们的这个价格会一直坚持整个产品周期,除非下一代产品上市了,前一代需要清理库存了,才有可能降价销售。”

熟悉他从新东方出走、创办牛博网、倒腾老罗英语培训学校等事迹的追随者,一旦粉转黑,祭出的杀器也更厉害——“你如果是一个商人,纯粹是为了钱,大大方方赚钱当然没有什么不好,但总是披着理想主义的外衣,把自己塑造很高尚很纯洁就太虚伪了,我很讨厌虚伪。”这正是罗永浩2006年离开新东方时,给校长俞敏洪的临别赠言,此刻,也被熟稔老罗语录者,依葫芦画瓢送还于他。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树敌无数还只是一方面,更可怕的是自己变成敌人浑然不知。是谓“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不管怎么样,锤子正一步一步变成自己当初讨厌的那个人…目前看,老罗已经变成了他特别反感的那些厂商了”,这是@万能的大熊的判断:“比如嘲笑魅族学iPhone4的马脸,开后壳不能换电池,黑白壳很傻,home键凸起容易误触,dock上只有三个图标,这些被称之为愚蠢的设计在锤子上都有继承(三个凸起实体键、背夹电池),而且还有更加愚蠢的双音量键。再加上锤子在定价、营销策略、广告等几方面的前后打脸。这种全方位的前嘲笑后妥协,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行业自有规律,大部分东西不是你可以靠小机灵颠覆的,而另一个需要注意的则是,另一波号称颠覆的人,其实也只是号称一个表面,本质上其实也还是差不多的老一套。低价、广告、渠道,国产机怎么也绕不过去。”

类似观感在年轻的专栏作者阑夕这也有,“比如罗永浩曾经鄙夷小米、魅族等国产手机厂商‘土鳖’,在宣传上只懂得堆叠参数,忽视用户的本质需求,但是你在今天去锤子科技的天猫旗舰店看,Smartisan T1的产品宣传海报同样醒目强调高通骁龙801处理器、索尼1278万像素摄像头、JD1 4.95吋显示屏,除了文案设计,没有多少超凡脱俗之处。”

罗永浩一路走来,不管是与方舟子掐架,还是大战西门子,那种歇斯底里的做派一直如影相随,这既是他俘获人心的法宝,也是他创业中的难测风险,从一个营销狂人到一家企业领导,老罗的转型之路显然并不顺畅,毕竟商业社会就是以成败论英雄的战场。

这也是昨日下午老罗接受群访时的反思,“我在网上经常说一些没有什么忌讳的话,作为企业负责人显然是不得体的”:“这个也给我们招来了一些没有利益关系的仇家,我最近经常跟同事们检讨,在竞争激烈的商业领域,因为你不可避免就容易惹仇家。即使你什么也没做,你只是想把这个企业运作得很好,就已经结了很多仇了…同时由于我个人的性格问题,经常发一些肆无忌惮的言论,这就很奇怪给我们惹了很多毫无利益关系的仇家。这些人没有摸过看过我们产品,就不停地说我们产品的坏话,只是因为讨厌我的性格…做企业负责人后,这个是显然需要调整一下的…但性格的原因,这个调整是一个比较艰难的过程…之前,他们骂我黑我,我不会特别在意,但是如果频繁地发生在我们用户的身上,其实我们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你是要转型吗?”面对记者提问,老罗给出了答案,“就是不说话,少说话”:“我要调整心态,接下来做一个合格的企业负责人…我希望淡化个人品牌,没有个人品牌是最好了…我想清楚了,那些挺王自如的人,并不是真正挺他,只是讨厌我这凶巴巴的样子。你理解我的意思吗?就是说你是一个40多岁的人,还是做企业的人,你去跟一个年轻人对质,即便这个错全是年轻人的,你也可以把场面处理的没有那么难看。但我去那控制不住情绪表现的那么凶恶,最后道理全在你这块也是没用的。”

不管是因为天猫数据出问题以来,一系列事件所造成的种种压力,还是从一开始供应链就问题重重,积重难返之下不得不调整营销策略,读虎嗅网昨天所整理文字,都可明显感觉出老罗确实变了。

甚至,他还提到了新晋首富马云,称对方为马云老师,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马云老师讲过一句话很有意思,他说男人的内心,特别是做企业的人的内心,其实是被委屈撑大的。这个东西我当年其实没什么感受,但做下来还是感触挺深的。”

罗永浩谈了很多,语音接近一个小时,有人喜亦有人忧。在欣喜者看来,这是罗永浩低头的证据,他终于收起了那不可一世,要做一个安静的企业家了;同一件事,在忧虑者看来,却有着别样的滋味,说的好听一些是老罗要和光同尘了,说得难听则是他要向世俗屈服了。

依旧力撑老罗的@薛凯-又重名了,只能无奈感慨将问题归咎于体制:“老罗当年在新东方扯的那些蛋,能在网上找到的我差不多都听过,一边听一边笑,一边笑一边深赞。老罗是少数读书很多且能独立思考的人,而且他还是这群人里胆子最大,最有执行力的人。对老罗,我唯一的遗憾就是:他为什么不是个美国人。如果生在美国,他早就该冒头成为人类骄傲了。”

同样是着眼于体制与国情,@rifle76的视角又有差异:“一想到我国人民向来相信伟人都基本是全能的,比如毛主席是军事家政治家诗人游戏健将,习DD既懂治国又懂文艺建筑,普京骑马打猎开飞机柔道都行,你就能理解他们相信韩寒写小说拍电影赛车都是好手,罗永浩相声演员做手机全才了。”

“别!千万别,你的‘基本面’粉丝,爱的就是你愤青的那一面!骂得技巧一些就行,别不骂”,看完老罗发言,“雕爷”有话要说。

这份来自个人微信公众号的劝诫,看上去诚意拳拳,宛若另一个老罗抚慰这一个老罗——“锤子的对手们,哪件事做不好呢?而他们统统做不好的事,还恰恰是老罗和他的小伙伴儿们非常擅长的?!答案是四个字——‘文艺愤青’…你看,罗永浩不就是这四个字的注解么?他的锤子我用了,很多方面见仁见智我保留意见,但我几乎敢打包票,在文艺感方面,可以秒掉上述所有那些品牌的。那些品牌简直太没个性了…都想讨好一切人,但没一个做出半点个性…而锤子这个名字和Logo,更是愤青的良好解读…而且,连锤子的精神图腾我都想好了——切·格瓦拉呀!丫简直是文艺愤青的祖师爷…注意!‘文艺愤青’这四个字,不应该公开说出来的,也不能印刷被看见,而是骨子里的,各种暗示即可,老罗文采挺好,可以想出更巧妙的Slogan…骨子里,是这个文艺愤青的调性即可。”

老罗被动或主动的转变,其实早已悄然发生,就在昨日上午宣布降价前前一页,夜不能寐的他检索微博,搜出一条用户反馈——@Mor-小某:“锤子手机还是不错的!试用后感觉很不错!就是3000多买个它感觉贵了!定价2600的话还能接受!”——老罗若有所思地回复并转发:“明白,我们考虑一下。”

九个小时之后,锤子正式宣布降价。

遇阻与转变的迹象,更早之前已有显露。在今年5月20日锤子科技产品发布会上,罗永浩对着近5000名与会者和250万视频直播观众,道出了那句情怀四溢的肺腑之言,“我爱这个世界”。但一个月后@罗永浩又叹息,“不知道还有多少个自己,死在这一生的路上”。

那晚也是子夜时分,他引述了一则伤感的寓言:“所有的马戏团都经营不善,做了半辈子小丑的小丑改行了。新工作很体面,是在快餐店卖汉堡。没人鼓掌,没人笑。没人需要他翻跟头、做鬼脸。小丑后来写了一封信,寄给当年还在马戏团的自己。他在信封上写着:‘马戏团小丑收’。信里写着:‘我一切都好。只是想你’。”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公孙永浩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2421.html

分类: IT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