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圣眷难再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6,星期四 | 阅读:1,573

“本山大叔要栽了吗?”今日, 佘宗明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中突发嘀咕。

对时局稍有关注者,不难察觉此问缘由。就在昨天,南方都市报掷出致命一刀,“10月22日召开的辽宁省学习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公众再次没有见到赵本山的名字…对此,一名辽宁省文联组联处成员隐晦地透露,‘上面这么安排的’。”

“上面”是谁?“上面”为何如此安排?“上面”如此安排意味着什么?众多疑问盘旋在围观者上空。对此,赵本山倒是处变不惊,“面对舆论的进一步热议,赵本山在接受上海媒体采访时,称‘中央文艺座谈会邀请的是各界的代表,有好多人没去,辽宁座谈会召开时我在北京’…他强调,‘我对这个事没有看法,我也学习了(指召开大会)。’”

缺席的原因可以解释,可缺席的事实无从辩驳,而且是一次连着一次。

最高领导人召开的文艺座谈会,本山大叔没有出现也就罢了,可他的急于表现反又给人欲盖弥彰之感。对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一幕,南方都市报在昨日报道中有所回顾:“10月15日,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召开。出人意料的是,在会议精神之外,赵本山的缺席引发广泛关注。五天后,《华西都市报》报道称,10月19日深夜,赵本山特意从铁岭《乡8》剧组赶到沈阳,同时召回所有在外弟子,在本山传媒总部组织召开演职人员大会,学习习总书记在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据称,赵本山表态响应习总书记讲话,抵制低俗,坚持‘绿色二人转’,‘多出好作品来报答人民’。”

在这次自我学习会议上,赵本山一改往日功成身退的姿态,转身就是一副任劳任怨的劳模姿态,“其实演员是观众的,是人民的,如果我身体允许,春晚需要我,我也推不起。但我早晚都会被时代淘汰,我要做好这个充分的心理准备”、“这些年累就累在艺术就我一个人在承担。我希望我能回到艺术上去,现在再计算赚多少钱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希望多为老百姓留一些作品,老百姓不会记住我有多少钱,但会记住我有多少作品”、“你不靠近政治,不相信你的党,那还搞什么艺术?你不听党的话你还搞什么艺术?”

事后,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有半拉半打之文赠予他,“赵本山激动得睡不着,这就对了”:“这次文艺座谈会显然对赵本山有了很大的触动,赵的反思和表态都符合文艺座谈会期待的方向,但却在今天的互联网上遭遇了大量的嘲讽,这虽然并不令人意外,但对赵本山来说却有些不公平…赵本山成了名之后,对他的争议不断,最多的就是批评他的作品低俗。批评的声音都有各自的道理,这些批评对赵来说,也是有意义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么多年,中国还是只有一个赵本山,这既反映出中国大众文化的发展滞后,同时也是赵本山价值的证明。”

赵本山是处在十字路口,还是走向了一条死胡同?在@胡淑芬看来无疑是后者:“已经绝路一条了,他也知道不妙了,要不哪能这么恐慌,急着抱大腿表忠心。薄一倒,赵迟早的事。”

类似预测早已有之。起家于东北的赵本山,与那位身陷囹圄的“平西王”关系非同一般。@五岳散人还算厚道,不忍苛责本山大叔的选择,但毕竟形势比人强:“赵本山缺席中央与地方两级文艺座谈会,任凭别人开完会、他自己怎么在场外演那个效忠的小品都似乎没能挽回圣眷,有论者云:跟错人了。其实老赵冤啊,在台上的时候哪个不是党代表?人家老赵跟谁都不能算错吧?那时候无论是不厚还是护士长都还是同志吧?怎么能说跟错人?错的不是老赵,错的是‘同志’。”

掐指算来,这可谓赵本山的“第四次危机”。只是,在讲政治的中国遭遇圣眷难再的困境,怕是比之前所有危机加起来还要严重。

时代周刊的危机梳理,广获今晨各大门户推荐:“第一次是代言蚁力神…风波席卷数月,当年9月,突然传出赵本山突发心梗住院抢救的消息,舆论风向瞬间转向对其病情的猜测与怜悯,‘通常人们把那次抢救称作赵本山的第二次危机’…第三次危机是2012年首次退演央视春晚。”

对于眼下的“第四次”坎坷,报道深信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危机在去年就已显露”:“据沈阳市一个政府工作人员透露,以前接待上级或外地来沈的人士,基本上晚上都要安排去刘老根大舞台看二人转,而去年以来,受到中央八项规定的影响,刘老根大舞台的上座率也下降了。‘接待任务少了,吃饭都低调了,谁还敢去?’”

而且,看起来,本山大叔试图重返春晚的努力,也遇阻了导演的爱理不理:“在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后接受人民网专访时,赵本山也积极表态‘只要观众看,身体不好我也上’。羊年春晚主创团队名单公布后,中央电视台台长胡占凡也提出了羊年春晚三不用—低俗媚俗的节目不用;格调不高的节目不用;有污点和道德瑕疵的演员不用。”

视若珍宝之际,说你深入群众接地气;弃之如敝履时,说你格调不够太低俗。于是,@向上游的鱼V不禁感慨,“磕头如捣蒜也换不回圣上的一瞥。”

冰火两重天的境遇之下,怎能不心生“惆怅与不安”:“以往,春晚就像一碟小菜,赵本山想吃就吃,不吃拉倒,里不伤外不损。风云变幻,世事无常,如今急红了脸的赵本山比任何时候都期待上春晚。如果能上去,就可证明他已经有惊无险地走过钢丝,可以继续在中国这雾气凝重的娱乐圈混日子;如果事与愿违,恐怕他就坐实了‘低俗’的名号,从此将走向穷途末路。”

这段出自微信号“亚洲富翁俱乐部”的观察认为,“自去年后期,赵本山就进入‘阵痛期’”:“那么多的艺人看黄片,为何唯独要揪出小沈阳?两会上缺席政协委员达70多人,为何独点赵本山的大名?我们的耳边还传来赵本山设在北京高级会馆的丑事,以及他陷入政治上的那些骇人听闻传言。看来,赵本山是摊上大事了。”

热议声中,又有一记耳光甩来,中国新闻网今晨转引新加坡媒体报道,“赵本山妻子儿女4年前移居新加坡”。在此之前,赵本山曾多次亲口否认移民,“国家这么好,为什么要移民”,却原来早早就把妻儿送走了。

“随时都等着一些辉煌和不幸发生”,偶然间看到赵本山这则语录,@刘耘博士也是思绪万千:“这让我想到的是肖斯塔科维奇的名言:等待枪决是一个折磨了我一辈子的主题。”

(吴美琳)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圣眷难再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2744.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时尚·娱乐.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