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00后捐了50万,做慈善应不应该从娃娃抓起?

来源:南都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17,星期一 | 阅读:1,187

Red Nose Day,英国极富喜剧性的慈善日,募集的捐款用来帮助英国的弱势群体、非洲贫困人群。

文_潘采夫

近阅新闻,看到上海三名中小学生魏琮泰、杨行、魏启泰捐出50万压岁钱,设立“青春之光爱心专项基金”,十四岁的魏琮泰成为基金会主任。魏琮泰也许是中国最年轻的慈善专项基金主任。作为一名00后的家长,我第一次看到00后如此闪亮、现代感十足地登上舞台,以如此专业、可持续的形式救助特困、残障,不能不称赞一句“干得漂亮”。

有人对此有非议,仿佛“富二代”成立基金会也成了社会不公的体现,殊不知魏琮泰三人的善举,恰恰说明他们的父辈并非泛泛之辈,他们具有现代公民的家庭教育思想,注意培养孩子的健全人格,并有帮孩子实现理想的行动力,这正是很多社会机构包括学校所缺失的。

对于孩子们来说,家庭之外,学校是最重要的教育机构,是孩子们成长的重要基地。但遗憾的是,中国的学校过于偏重学习知识,对学生的人格培养并不重视,或不得其法。参与公益慈善,是对学生人格培养的重要方式,而我们的学校多是响应国家倡议,让孩子们为灾区捐款,或在“学雷锋日”号召学生们做好事,形式内容都过于陈旧。

我女儿正在英国上学,在她上小学期间,笔者亲历了学校五花八门的募捐活动,花样之多令人目不暇接,学生参加的积极性也很高。这让我感到好奇,就把公益活动记录下来,相信国内学校和公益机构会受到启发。

一天女儿回家,交给我一封她设计的请柬,是邀请爸妈参加她的“宇宙大爆炸”舞蹈演出,全年级同学都参演。拿到请柬一看,发现赴的是“鸿门宴”,一张请柬9英镑,家长要买票进场。学校花钱请苏格兰剧团的演员辅导学生,还给每个学生租了舞蹈服。小演员很卖力,家长看得也欢乐。近千英镑收入,除去支付老师和服装的费用,剩下的捐给了学校。

每年的圣诞集市和夏季集市是大规模的募捐活动。学校的操场、教室、餐厅都成了市场,学生要提前购买摊位,一张铺地上的摊子3镑,桌子是5镑。学生老板们卖自己的玩具、书和其他小玩意儿,卖货的钱都归自己。“赶集”的学生和家长门票每人1镑,童叟无欺。最大的摊位属于学校,是家长志愿者义卖校服的摊位,校服来自家长们的捐助。孩子长高了或毕业了,家长会把校服捐给学校,学校在圣诞、夏季两个集市上出售。一个夏季集市,学校会有约2500镑的收入。女儿说,学校在实施一个计划,逐步实现所有学生都用iPad学习。这些收入都用于购买iPad。

还有一个是狂欢节型慈善活动,全校学生在家自己做蛋糕,然后拿到学校,集中到一间空教室里摆放,然后由七年级的志愿者去各班义卖。这个活动捐款形式特别,先由全校学生“公投”,票选出三个捐款对象——世界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一个为非洲儿童捐款的机构,一个英国烘烤机构。第一名可以得到善款的60%,第二名得到20%,第三名得到10%。

募捐规模最大的是两个英国喜剧演员发起的“红鼻子基金会”,他们生产了很多红鼻子玩具,送到英国各个学校售卖,募集善款捐给非洲穷人。学校拿到红鼻子玩具以后,由六年级学生到各个班推销,1英镑一个,学校抽取10%,其余都捐给“红鼻子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的形象大使是憨豆先生。

英国小学能有这么多的募捐活动,与英国社会乐善好施的传统有关系,另外就是英国的民间组织非常发达,比如在小学,家长委员会就是一个权力很大的机构,他们监督学校的运行,这其中就包括善款的流向,保证善款得到合理的使用。

从小学到大学,英国的各级学校其实就是一个个公益机构,都有募捐的资质。而家长们认同慈善理念,相信学校能够合理使用善款,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在捐款与募捐的过程中,培养对自然和社会的爱心,培养参与社会事务的能力。

成熟的社会制度以及高度诚信,是英国的小学募捐能够实现的基础,反观诸己,就会发现我们的社会、学校和慈善环境缺失很多,中国的学校对学生的公民人格培养,不仅任重,而且道远。

本文选自南都周刊第831期立场版,原标题为《让孩子在学校学会做慈善》。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上海00后捐了50万,做慈善应不应该从娃娃抓起?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3300.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