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才是美国的头号敌人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18,星期二 | 阅读:1,438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吉迪恩•拉赫曼

最近,美国宣布将向伊拉克增派士兵,俄罗斯据称已向乌克兰派出更多军队,而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前往北京。

如果你问问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在全球这些不同地区中,哪一个应该是美国的首要优先任务,最初的回答通常类似于“我们现在能够一心多用了。”继续问下去,答案就变得更有趣了。

大体来讲,华盛顿的共识似乎是:在当下这两个危机中,中东危机要比乌克兰危机更为紧迫。当我问一位负责俄罗斯和中东事务的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哪一个更重要时,他似乎不信我会问这个问题,答道:“中东,这个紧迫多了。”

将中东列为优先任务的理由有3点。第一,中东确实在爆发真刀真枪的战争,美国每天都会参与轰炸任务,用五角大楼那句洋洋得意、令人不安的话来说,“朝着额头发射弹头”(warheads on foreheads)。第二,如果国家安全的定义是保护平民不受伤害,那么美国人认为来自圣战组织的恐怖主义威胁远比俄罗斯更为紧迫。第三,美国人认为中东的整个地区秩序正在瓦解,恢复秩序可能需要几十年。相比之下,欧洲的秩序只是在边缘出现紊乱。

一些人甚至担心,美国对俄罗斯的关注在关键时刻分散了其对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注意力。一位官员若有所思地说道:“我真的很想知道历史学家将如何记录这件事,2014年春,我们的注意力过多地放在了乌克兰身上,而当时,‘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正在抢夺大片地区的控制权。”

政策制定者的关注方向出现错误的现象肯定并非前所未有。在100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那一个月,英国政府讨论爱尔兰出现国内冲突可能性的时间,远远多于讨论欧洲战争威胁的时间。

但对于那些最担心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下的俄罗斯的人而言,是中东危险地分散了政策制定者的注意力。在华沙和柏林,呼吁将俄罗斯问题排在首位的人群的声势要比在华盛顿更大。他们担心,美国已退回到“反恐战争”和中东冲突中去,而此时欧洲的危险正在加剧。

根据这种分析,美国仍没有意识到,俄罗斯构成的挑战具有极端性。人们担心吞并克里米亚和入侵乌克兰东部只是开始。未来某一刻,俄罗斯可能会威胁乌克兰更多地区,甚至波罗的海国家。美国已排除了就乌克兰问题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这让这场危机在美国显得不那么紧迫,然而正是这一事实不经意间加大了风险。正如欧洲一位高级外交官所言:“普京知道他永远可以将事态升级到我们不愿意触碰的级别。”

人们私下里讨论的最糟糕的情形,包括俄罗斯将事态升级到涉及使用战术核武器的地步。如果这变成事实,这肯定将是几十年来最为严重的国际安全危机,其重要性和危险性将远远超过另一轮持续25年的伊拉克战争。

多数专家仍认为这种核战争假设很牵强。更普遍的担忧是,普京可能会在乌克兰发动全面常规战争,或者鼓动波罗的海国家说俄语的人群揭竿而起,这些国家是北约(Nato)成员国。如果俄罗斯接下来在波罗的海国家实施干预,而北约没有做出回应,那么俄罗斯就取得了一项重大胜利——展示了西方军事联盟就是一只纸老虎。

一些人期待,对俄罗斯经济以及卢布施加更大压力,可能会说服俄罗斯不去扩大冲突。但一场经济危机还可能会让俄罗斯的行为更不可预测和不计后果。

在所有这些担忧之中,奥巴马总统动身前往中国参加一次峰会。对于那些相信美国“重返亚洲”的人们而言,事实仍然是,较长期来说,美国实力的最大挑战者仍然是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而非实力日益下滑的俄罗斯或正在分崩离析的中东。他们担心,美国越卷入到危机之中,中国就越容易在东亚获得首要地位,而东亚正日益成为全球经济的核心。

奥巴马政府决心不让这种结果出现,因此正在转移美国军事资源,这样将来美国60%的海军力量将部署在太平洋地区。

奥巴马政府的战略优先任务是否正确,或者美国是否在关键时刻搞错了方向,这将由历史学家决定。

我自己的想法是,俄罗斯现在是最为重要的挑战。中国的崛起影响非常重大,但目前,这像是一个长期过程,眼下没有任何与美国产生冲突的风险。

遗憾的是,中东那些正在衰落的国家以及恐怖主义风险现在变成了近乎常规的危险。

然而,一个愤怒、核武装、有意挑战美国实力的俄罗斯所构成的风险,我们才刚刚开始意识到。欧洲的和平可能依赖于美国在威慑与外交斡旋之间达成合理的平衡。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俄罗斯才是美国的头号敌人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334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