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系统需要多元博弈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19,星期三 | 阅读:1,561

中国向现代化国家的转型还没有完成。尽管经济增长迅猛,但环境污染、贫富差距、官场与社会腐败等烦恼困扰着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执政党、企业家还是普通人,无不是这个矛盾与问题体系中的一员。中国如何找到自己的正确道路?

11月15日,许小年教授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周年校庆系列论坛“改革再出发”上发表演讲,以德国和日本为例,讲述了这两个晚于英美发展起来的后发国家在转型中的经验教训。在他看来,由于政治改革没有跟上经济发展的步伐,导致德国和日本走向了激进化,最后发动了战争,这是中国在转型中需要警惕的教训。中国在经济工业化之后,已经形成多元利益格局,而与之相适应的政治系统则需要提供一个平台、一套可供多元利益进行博弈的规则。此外,中国还需要有一套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观念,除了民族主义之外还需要有更为普适的观念。若政治与观念不能与经济发展相适应,那么就可能发生经济增长过快的情况下整个社会系统瘫痪。

对于当前的宏观经济,许小年也给在场的企业家提了醒:中国经济会将进入一个比较困难的时期,五年的事儿说不清楚,两三年内还会比较困难,所以企业要做好准备。一方面要思考核心竞争力在什么地方,如何强化核心竞争力。另外需要多准备干粮过冬,这个冬天比较长。

以下为许小年演讲精华整理:

为什么一个30多年前几乎被开除球籍的国家(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是邓小平的话),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后发国家(进行工业化比较晚的国家)是不是有某种后发优势,后发优势到底是什么?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我们的经济增长每年大概平均10%的速度增长,已经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人说如果用购买力平价计算,我们现在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不管它是第一大、第二大,我们改革开放30年所取得的成就是举世公认的。

从传统社会进入到现代社会,我们把这个过程叫做现代化转型。真正使中国的精英阶层感到震动、非变不可的是1894年的甲午中日战争,日本人把它叫做“日清战争”,这一仗把中国的精英阶层打醒了。所以我倾向于把1894年算作中国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型。

清朝洋务运动的领导人们有一种很天真的想法:既然我们是因为武器不行输给洋人了,不能买武器吗?他们不仅买武器,而且把兵工厂也买回来了。他没有想到科学技术的发展要在一个制度环境中才能成长起来,你单纯地从外边引入,不能够保证本国科学技术的发展,你研究不出克虏伯大炮、造不出英国的铁甲巡洋舰,你只能永远地买,但是这些洋务运动的统治精英们不明白。

西方的科学技术产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除了科学技术领先于东方的传统社会以外,他在经济上也是领先于东方社会。鸦片战争之后中国被迫对外开放,英国机器织的布涌进了中国的市场,把我们的家庭手工业的土布全都击垮了,机器织出来的布价格便宜、成本低、质量好,家庭手工业织的土布根本没有办法跟人家对比。

这就是现代制度跟传统制度较量过程中体现出的全面效率优势,他在科学技术上、军事装备上以及经济上全面地压倒了东方社会。

这个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我想强调的一个原因是,现代社会制度体系有效地保护了个人的权利,这对科技、经济的发展都至关重要。私人产权一定要牢牢建立起来,才能够打消、弱化那些靠掠夺致富的企图,这个社会的每个人才会把时间、精力、心思用在创造财富上面。

当个人权利得到有效保护以后,它建立起了正确的社会激励机制,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权利都得到有效的保护,对于这个社会中的精英来说,他们想获得社会地位、获得财富,就不可能通过侵犯他人的权利、通过剥夺他人来获得。

比如说我是一个雄心勃勃的人,我想在这个社会中出人头地、我想获得足够的财富,这是经济学中分析人类发展的两大驱动力(财富和社会地位),第三大动力是性,这三个都是连在一起的,这是驱动人类不断地进行努力的强大动力。

当每个人的权利都得到了有效的保护,皇上要给你加税,你马上站起来说不行,你要加税得通过我的同意,皇上没办法了就需要自己去创造财富(美国人就是这么干的)。美国的经济为什么发达?就是因为他非常明确地意识到自己的权利是什么,当英国人要给他加税的时候,美国人说你凭什么收我的税,你有收税的权力吗?英国人有一句话叫做“你收我的税可以,但是你的政治体系中必须有我的代表”,也就是说你收我的税必须经过我的代表的同意,这是英国的一项古老原则。美国人说你收我的税,你的议会里面有没有我的北美殖民地的代表经过讨论决定,没有的话你凭什么收我的税。英国人说,你殖民地跟我矫情什么,我收你税你就交,美国人不干,不干的结果就是打了一场独立战争,这叫权利意识。

中国的古代社会的社会机制是,你想出人头地、家财万贯,你去读书,读书学而优则仕,考了功名、考了科举你就能当官,当了官社会就尊重你,因为那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你当了官就能发财。那样的社会激励人们去走掠夺性的道路,激励人们在财富的重新分配上下工夫,而不是自己去创造财富获得想要的东西。

正由于英法两个国家具有的效率优势,这两个国家最早进入到现代化社会。此后世界上其他的民族就没有选择了,被迫跟着这两个国家开始了现代化的转型。其他仍然在传统社会的国家,其效率远远低于英法,表现在对外战争中,失败的无一不是传统国家。

德日以及在德日之后的俄国、中国、第三世界国家向现代化的过渡,是在外部竞争的压力之下,特别是在西方列强的压力之下,开始向现代化过渡。而这样的现代化过渡,都是由过去的统治精英所领导的。

由精英集团领导的现代化是集权政府的推动之下,深入快速地进行工业化和国家组织的现代化,这是它的一个优势,速度快,是由政府目标非常明确地进行推动,军事体系首先要现代化,装备要现代化,否则在对外战争中就要失败。

德国和日本都推行了土地改革,这是由政府自上而下地推动土地改革,要解放农民,把农民从封建制度的束缚之下解放出来,解放农民最重要的目的是政府的财政。第二个动机是为工业提供廉价的劳动力,使工业化可以顺利展开。此外还搞有组织的资本主义,是想尽快地建立起本国的工业、商业和金融的基础,为他的坚船利炮、先进科技提供强有力的经济上支持。

后发国家也有劣势。由于统治精英推进现代化的目的是在于挽救国家和民族危亡,同时也是挽救他们自己的特权地位、统治地位,因此这些后发现代化国家的改革总是军事改革先行,经济、法律、教育随后,而政治始终不动,以致社会其他各个阶层,不能够平等地进入政治体系,维护和争取自己的利益。

然后就会遇到问题。德意志、日本帝国的早期政策都是以富国强兵为最终目标,富国强兵之后又会在国际上引起紧张。日本的军事力量增强,使得他开始对外扩张,首先跟中国发生了冲突,然后跟俄罗斯。而在紧张的国际关系中,这些统治精英总是倾向于采取强硬的立场,因为国家安全、民族独立是统治精英执政的正当性基础,他们需要对外战争的胜利来巩固国内民众对他们的支持。

国内的需要还表现在这些统治精英希望能够维持国内的稳定,但是由于工业化造就了一个多元的社会,多元的利益必然发生冲突,必然在政治上有不同的诉求,而传统的政治体制和结构无法处理这些多元的诉求,只好找出一个超阶层的、超集团的所谓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来压制各个集团的利益。

他说我是超集团、超阶级的全民利益的代表,但是到具体问题上他发现谁也代表不了。比如在关税问题上,保留关税的话工商资本家不干,说你人为抬高了工资,降低了我们的利润;降低关税、撤掉关税大地产不干,你撤掉关税,国外的粮食进口进来,我的粮价全部下跌了,我的土地收入达幅度下降。基层也有矛盾,保持高关税农民高兴,但是工人抱怨。所以民族主义是一个必选项,他几乎没有其他选项,一定要搞民族主义。最后德日都走向了过激、走向了战争。

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出在政治体系没有及时地变化,没有建立起现代政府的一套治理机制,使得军队可以胆大妄为,没有建立起一套利益的平衡机制,没有一个大家所认可的公平的利益博弈规则,最后激进化和集团化。

我们从日德精英领导的现代化转型中能够获得一些什么启发?

可以呼吁、帮助形成一种社会共识,使我们有可能避免后发劣势。这个后发劣势来自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落后,社会在发生巨大的变化,经济已经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变成了市场经济,政治不变,这两个就不配套了,所以政治体制改革是要跟上的。

经济经过了工业化之后,已经形成了多元的格局,如何处理多元利益的纷争和多元利益的冲突?需要在政治子系统中要提供一个平台、提供一个多元利益博弈的规则,这就是法制。如果你政治体系长期不动,皮带就拉断了,你动慢一点是可以的,因为系统内部有一定的柔性,但是长期不动解决不了在经济子系统中出现的新问题和新矛盾。

同样,观念子系统只放一个民族主义行不行?不行,放什么请大家讨论,起码我们现在应该允许讨论。总书记讲要寻找社会的最大公约数,那你应该允许我们讨论最大公约数是什么,否则我怎么找到最大公约数呢?适合现代社会的、适合市场经济的理念,大家全能接受的理念是什么?

市场经济是不是大家都接受?我相信市场经济这30多年已经深入人心,退不回去了,我们既然都接受了市场经济,那么和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理念、价值观到底是什么?统领这个制度体系的观念系统应该是什么?现在应该讨论形成全民共识,而不应该采取鸵鸟政策,假装这个领域中没有问题,这个领域中问题很大,否则市场经济这一个轮子转不长远。还有可能发生经济增长速度过快的情况下皮带断裂,那整个体系就瘫痪了。

整理撰文:谢雪琳

编辑:杨贵 任戎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政治系统需要多元博弈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3431.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