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工人阶级团结起来”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20,星期四 | 阅读:922
英国《金融时报》 迈克尔•普勒 报道

他们是隐形的工人,他们在数字经济中辛勤劳动,推动着许多崛起中的科技公司。

众包工作者填补了人工智能无能为力的地方。他们通常在家工作,以外包的形式承揽小件在线数据工作,这些工作需要有基本的计算机技能,从给照片分类、到抄写、到识别色情内容,都是仅凭机器和算法无法完成的。这种工作往往是重复和简单的,但需要有人类的判断力和洞察力。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的计算机科学家莉莉•艾拉尼(Lilly Irani)说:“对许多预算紧张的创业者而言,专门雇人来做这种工作是不可行的。”在她看来,这种现象反映了优步(Uber)、Lyft和TaskRabbit等按需响应式服务引发的一种更广泛的社会/经济再配置。

艾拉尼说:“通过计算机和应用,(众包工作)使得很大一部分劳动力对创新者和创业者人群变得无限灵活。”

关于有多少活跃的众包工作者,没有确切的数字,但据信全球的这个数字达到数十万,主要集中在美国和印度。

这个新兴行业的拥护者表示,这种工作灵活性大,为发展中国家的人们提供了一条摆脱贫困的道路,也为社会保障不足的国家的人们提供了一条重要的谋生渠道。批评者称,这一行报酬微薄,有时低至每小时50美分,且没有各种雇用权益,比如工作保障,带薪病假和带薪休假,这与那些有志改变世界的科技创业者和工程师的抱负格格不入,正是他们将这种点击鼠标和敲击键盘的简单任务外包给了众包工作者。

“这跟朝九晚五的工作不一样,你不会总有同样的工作可做。”生活在美国的27岁的奥兹莱姆•德米尔吉(Ozlem Demirci)说,“如果哪一天我挣到了20美元,我就觉得这天赚到了。有时候我一天只能挣几美元。”

这个新兴但内部差异巨大的虚拟劳动者群体,正努力尝试将天平拨到有利于自己的一边。

亚马逊旗下的“土耳其下棋机”(Mechanical Turk,又名MTurk)是最著名、规模最大的众包工作市场,这家在线零售商称,MTurk汇集了全球50万众包工作者。成立于2005年的Mturk,得名于18世纪时在欧洲巡回表演的自动下棋机,那部机器的奥妙后来被揭穿——原来里面有个真人棋手在操作。

以一定价格发布任务的“需求者”如果对众包工作者的工作不满意,可以无理由拒付,但接受任务的“棋手”(Turker)只要有几次的工作收到差评,就会被禁止查看任务。“棋手”没有投诉机制:尽管亚马逊在每笔有偿“人类智能任务”(human intelligence task,简称HIT)中都能收到一笔佣金,但它不介入纠纷。研究显示,MTurk上的时薪中值在1.38美元至5美元之间。亚马逊表示:“一名众包工作者能挣多少钱,其实取决于(他们选择)什么任务,任务完成质量如何,以及他们是偶尔接任务还是全职做任务。”

尽管他们身处世界各地,但众包工作者正在建立一种数字版的互助和团结机制。他们自称“棋手”,网上有各种“棋手”论坛,他们在上面分享小窍门,从某些特定需求者那里接任务的经验,吹嘘自己接的任务量,或对任务越来越少、报酬太低发牢骚。

艾拉尼和一个同事开发了一款名为TurkOpticon的浏览器插件,让众包工作者能够对需求者进行评分,评分指标包括沟通情况如何、是否大方、是否公平、付款是否及时。还有其他一些网站提供有用编码,帮助用户以更高效率使用亚马逊系统。

生活在加拿大安大略省、30多岁的母亲和学生克丽丝蒂•米兰(Kristy Milland)说:“只有当你掌握了所有可用的工具时,你才有可能挣到能够满足生活所需、甚至能让你过得不错的薪水。”米兰说,她全职当“棋手”挣到的钱是“贫困标准线”的两倍,足以养活全家、并在她丈夫失业后的两年时间里支付全家的医药费。即便如此,承接业务难免涉及无报酬的行政管理工作:“我们必须寻找HIT,然后在TurkOpticon上查看需求者的评分情况,追踪曾经服务过的需求者、并设置提醒,这样当他们再发布好任务的时候我们就会知道。”

然而,在美国,众包企业绕过法定最低工资的能力正受到挑战。

加州一个法庭被请求批准一个财务和解协议,当事人分别是旧金山CrowdFlower公司和主张该公司违反联邦最低工资法的两名前员工。其中一名原告的律师埃伦•多伊尔(Ellen Doyle)表示,尽管该案不会确立一个判例,但在她看来此类法律行动最终将使得众包工作者被重新定义为雇员,而不是目前的独立承包者。“即便你在自己家里或咖啡馆在线工作,你从事的仍然是本质上受到公司高度控制的工作,这样说并不牵强。”CrowdFlower未回应置评请求。

有迹象显示,潜在的诉讼风险正促使一些企业反思自己的数字外包策略。一些众包企业日益倾向于找网络游戏玩家或青少年,提供游戏内奖励或Facebook账户余额,而不支付现金。

还有一些企业将目光投向了海外。最近宣布筹得300万美元的CloudFactory在肯尼亚和尼泊尔寻找众包工作者。该公司希望通过向旗下3000来名承包者提供优于竞争对手的报酬,来改善其服务。

首席执行官马克•希勒(Mark Shearer)表示,该公司舍弃了开放的市场,而是遴选受过训练并接受督导的众包工作者,将他们用于寻找任务的时间减少到最小。“(我们的众包工作者)每小时通常能挣到1至3美元,讽刺的是,这比美国(从事类似工作的)许多人能挣到的还要多一些。”

并非所有众包工作者都势单力薄。有一名希望匿名的众包工作者表示,接到好任务的时候他一天可以挣200美元,他还说,有些人挣的钱不交税,而在大多数司法管辖区,这种收入是应税的。

尽管“棋手”论坛努力争取到了一些改进,比如说服了需求者更好地沟通,或重新设计能力测试和任务分配算法,但有人对更为集体化的自我组织方式是否可行表示怀疑。

“在任何众包平台上,工会都是行不通的,”一名论坛用户写道,“如果众包工作者们发动罢工,成千上万的非工会工作者会迅速填补空缺。”

译者/吴蔚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数字“工人阶级团结起来”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3523.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