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有啥不一样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20,星期四 | 阅读:892

最近落马的官员中,只有今日宣布的那“曾在山西工作学习长达34年”的河北省委组织部部长梁滨,尚可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计划大乱的令家。

没有“大老虎”作乱犯上,也依旧不是天下太平,“小苍蝇”逆袭喧宾夺主,“小官巨贪”至今甚嚣尘上。

中纪委也是依旧新动作不断,继续“专项巡视13家单位”。

最令公务员群体关心则应该是,“中办发文要适当提高基层干部待遇”。

时间永是流驶,反腐依旧继续。

他虽身陷囹圄不在江湖,但事迹却一直在流传。今晨门户谈及“大老虎”徐才厚,借助的是国防大学政治委员之口。解放军报今日所刊发《学习贯彻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精神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登》,获得新浪、搜狐、网易和凤凰一致推荐,精要所在正是刘亚洲那一段指向徐才厚的发言,“军队为什么发生这么多严重腐败问题,需要我们深刻反思。查处徐才厚、谷俊山等腐败分子,只是解决问题的开始,反腐要打攻坚战,也要打持久战。”

既然只是开始,那么谁是结束?

近日小道消息热传,“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团长刘斌被带走调查”,这下,他那首《当兵的人》所唱的“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一时间被窃窃私语者找到了答案,“没啥不一样,一样的贪腐”。

刘斌与“军中妖姬”汤灿非同一般的关系,也被重新打捞再度诠释。根据网络上流传的联合早报报道记录,“坊间传言说,享受副军级待遇的刘斌与已经入狱的军中女歌手汤灿关系密切,2010年,正是刘斌将汤灿调入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汤灿本人曾对媒体表示:‘非常感谢刘斌团长的知遇之恩,他让我的演唱之路翻开了一个新的篇章。’”

刘团长出事与汤灿被查事隔三年之久,所以,在这份与中共关系友善的海外媒体看来,“刘斌如果真的‘出事’,也未必与汤灿有直接关系,否则官方不会在汤灿‘出事’三年后才对刘斌动手”:“2011年底,汤灿因涉嫌谷俊山案被官方带走调查,后来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据一些微信爆料,战友歌舞团职工对刘斌的贪污腐败行为早有不满。刘斌被团里30多名干部和知名演员实名告到北京军区,军区已调查他很长时间,近日将他‘抓起来了’。”

刘斌将汤灿先献于谷俊山,而后,谷俊山又将其转赠徐才厚,类似传闻早已有之。

在最新一期凤凰周刊《国贼徐才厚查抄内幕》中,即有披露这位前国家军委副主席的腐化生活,其中还有一桩被视为笑谈的传闻:“徐才厚在原办公地点、八一大楼地下,还有一个秘密储藏室,里面放满了现金,由其秘书和一名负责勤卫的女战士看管。徐才厚生活作风极其糜烂,‘窝边草’绝不放过。事后,他答应给这名女战士‘入学提干’,可是一直不兑现。徐才厚退休后,这名女战士绝望了,有一天,从山东老家开来一辆面包车,把徐地下储藏室里的现金装了一整车,连人带钱一起‘失踪了’,徐才厚自知理亏,宁愿吃‘哑巴亏’也不敢叫人追查。此事成为知情人茶余饭后的一件糗事、谈资。”

这份被凤凰网删除的重磅爆料,今日午后又得到网易客户端推送。

流量为王的网络媒体,瞄准的靶心正是贪腐金额,“近期全国政协的一个会议上,中央一位领导人当着参会的全国政协常委、委员的面评价徐才厚案,称‘徐的疯狂聚财敛财,是我们所想不到的’”:“2014年3月15日当晚,解放军军事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对北京阜成路上徐才厚的一处豪宅进行查抄。接近军方高层的知情人士透露,查抄结果大大出乎见多识广的办案人员意料,‘原本以为社会上有关徐才厚涉嫌贪腐的传闻很厉害了,且从谷俊山案发至今都两年多了,徐才厚即使有什么贪污,财物早就转移完毕,家里断然不会有东西了’…但打开徐才厚这处2000平方米豪宅的地下室后,办案人员还是吓了一跳:徐宅地下室里到处堆放着现金,有美元、欧元、人民币,办案人员一时点不过来,只好拿秤称了一下,再贴上封条,被查抄的现金居然足足有1吨多重!有的打着包甚至都未开封,而徐宅内各种金银珠宝更是不可胜数…在徐宅的仓库里,还有100多公斤、200多公斤的和田玉,各种名贵的硬木和珍稀的翡翠制品一大堆…从这位原中央军委副主席豪宅里查抄的财物堆积如山,办案人员只得临时叫来十几辆军用卡车才将其全部运走。”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位中央领导应该就是王岐山。今年8月25日,王岐山应邀出席政协会议,并作了长达70分钟的脱稿讲话。

王书记很忙,不过,也有忙里抽闲时。

今晨新浪、搜狐、网易和凤凰首页上,即有披露他造访桐城六尺巷,大有闲庭信步之意,“11月15日,也就是上周六,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低调造访此地”:“王岐山此次安庆之行颇为低调,从当地群众现场拍摄的照片显示,陪同王岐山此行的还有安徽省委书记张宝顺、安庆市委书记虞爱华等…而至于专门造访六尺巷背后的玄机,有当地官员猜测是通过六尺巷释放信号:让人三尺又何妨?告诫党内干部,为官当知进退。”

根据澎湃新闻以及观察者网等记录解释,“千里来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的典故正是源自六尺巷,而且,前日晚间,中纪委官网亦有刊文《让人三尺又何妨?》指出,“做官先做人,做人先修身,这便是一代儒臣风范的体现”。

突然到访,有何深意?

大公网评论员文章认为无非两点:“其一是呼应习总,为‘德主刑辅’加固,运动式打击+制度保障是硬实力,但遏制贪腐还需要软实力来引导,便是习总提倡的传统文化,亦即此次王岐山现身‘六尺巷’的首要意义…其二是警告权贵阶层,勿以权谋私,王岐山以自身行动来警告隐藏在权力帷幕后的那些‘出轨者’,洁身自好是‘不遇老王’的最佳方式,权力拒绝私利才能风清气正。”

对此,微信公众号“政知局”还有一点补充猜测:“王岐山的妻子是国务院原副总理姚依林之女,而姚依林祖籍是安徽池州,池州距离安庆又不远,所以此行或是探亲。”

这些分析如果被微信公众号“旧闻评论”看到,估计又不免要感叹一番,如今的新媒体和历史上的邸报有啥不一样?

就在三天前,宋志标即对类似现象有过微词,“一些媒体机构的公号热衷于分析中央部门裁撤的变动、解释新部门权属,并将其冠名为时局的主要内容,其实就功能与内容而言,不过是披着新媒体的当代‘邸报’而已…邸报内容主要是:皇帝的起居出行、朝议听政;纯粹的意象灾害;臣僚的奏章。”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有啥不一样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3535.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