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妓的教养

来源:辛子IN日本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21,星期五 | 阅读:1,477

今年中秋过后在日本全国公演的《舞妓はレディ》,是日本导演周防正行自1996年的《Shall we ダンス》(中译:谈谈情跳跳舞)之后,时隔18年隆重推出的一部娱乐片。

《舞妓はレディ》直译成中文是《舞妓是女士》或《舞妓是淑女》,在中文网络也有人将这部片名翻译成《窈窕舞妓》。影片以轻快活泼的音乐剧形式,讲述一位说着满口方言的乡村少女春子,如何通过执著的努力,成长为一名优雅美丽的舞妓。

“舞妓”是京都花街特有的说法,在东京一带的花街,“舞妓”则被称为“半玉”,意思都是指“艺妓”的入门级或预备班,在成为一名舞妓(也即“半玉”)之后,再继续努力至少五年,更加深化磨练“艺”与“技”,才能晋升为一名“艺妓”。(东京一带称“艺妓”为“一本”)。

因为一个“妓”字,“艺妓”总是容易带给人们某种情色的联想。而实际上,作为“艺妓”,“艺”是主,“妓”为辅。艺妓一生主要卖两种“艺”:一是才色之艺,二是处世之艺。所谓“才色之艺”,是指艺妓不仅要有从歌舞到各种乐器须得样样精通的才华,还必须“才色兼备”。这个“色”并非指容貌漂亮,而主要是指言行举止—-涂上厚厚白粉的脸,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区别只在于举止投足一言一行之间,是否足够温婉雅致,足够赏心悦目。而至于“处世之艺”,用大家都熟悉的词来说,就是指“教养”。

身为艺妓,是相当需要教养的。众所周知,艺妓是“卖艺不卖身”,但艺妓也是人,也一样需要恋爱甚至生儿育女。运气好的艺妓,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对方若又愿意娶她为妻,那当然是皆大欢喜。但大部分的艺妓,则是藏在阴影处做别人的情人。情人,是个相当隐忍的身份,没有相当的教养,是无法成为合格的情人的。有些艺妓,成为某名人或某政治家的情人之后,闹出绯闻并被媒体曝光的,在艺妓行业里是要受到指责的,会被认为不配称为“真正的艺妓”。因为绯闻被曝光,难免令人难堪,而绝不令人难堪,是身为一名“真正艺妓”的教养。

所以,在艺妓的世界里,没有“NO”这个词。例如说:遇到不喜欢的客人邀请自己外出,艺妓绝不会说“NO”,而是会客客气气地回答说“谢谢”。对于懂得的客人而言,在听到艺妓回答了一句“谢谢”之后,若再无下文的话,便知道自己被拒绝了。

当然,也会遇到不懂得的客人。蔦清小松朝次,是东京柳桥的一位年满百岁的现役艺妓,在她满一百岁那年,曾出了一本关于自己艺妓生涯的回忆录。写到有一次她和她的艺妓伙伴们遇到一位来自外乡的客人,喝了些酒之后便放肆起来,一定要看艺妓们露屁股,艺妓是不能对客人说“NO”的,因此,尽管客人的要求无理,但艺妓们却依旧高高兴兴地答应下来—-然后艺妓们开始关灯,整个榻榻米和室变得一片漆黑之后,艺妓们集体喊完“1、2、3”,再将灯打开,问“刚才露屁股了,您看到了吗?”客人无话可说,于是哈哈大笑起来。

关于艺妓的教养,日本的情色大师作家渡边淳一,也曾在他的一篇随笔里,记载过这么一件事:

日本有艺妓的料亭只接受熟客而不接受生客。按照料亭的习惯,一般都是先消费,然后隔天再将记载有消费明细的帐单邮送到客人门上。渡边淳一喜欢玩乐热爱女人,经常去夜总会或是有艺妓助兴的高级料亭喝酒,因此每个月都会收到各种各样的帐单。

收到帐单当然不是件赏心悦目的事。但渡边淳一说:每次寄自京都花街的帐单,却令他心情愉悦。因为,每次打开信封,除了帐单外,还必定有一张女性亲笔手写的娟秀短笺:

“又要到鸭川春季舞蹈公演的季节了,年轻的舞妓们都在紧张地排练。您若是赏脸可实在是太荣幸了。”

“持续炎热的高温,您过得好吗?京都大文字五山送火的时候,您不来感受夕阳下的凉风吗?”

转眼到了秋天,渡边淳一再收到帐单时,拆开信封里面还会夹着两枚漂亮的红叶,娟秀的短笺上则写:

“您一切可好?今天早晨打扫院落,看到了这两枚形状别致的红叶。同信一起邮寄给您。秋天到了,随时恭候着您。”

“我几乎不觉得这是要求我付费的帐单。”渡边淳一说:“想象着一个温婉的女子,在秋天的清晨弯腰拾起美丽落叶的情形,有一瞬间,我完全呆住了。”

(原载第430期《新周刊》专栏·东瀛女事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艺妓的教养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360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学术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