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当年一进网吧,除了打网络游戏的,全在看…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24,星期一 | 阅读:847
作者:姜东瀛

我两三岁的时候,刚会说话,开口学唱的第一首歌就是《小草》,“没有花香,没有树高,这是一颗无人关心的小草”反正吧啦吧啦吧啦,没错,赵本山弄出来的小调,来自于辽宁台一个不知名晚会他整出的一个小品。

节目里他演了一个保姆小脚老太太,我想说活灵活现都不足以形容他当年的才能,光是他演的小脚老太太,早年上电视的相关小品就不下三个,现在看来也是绝活,其抓人的模仿力特别特别牛逼,后来的洛桑在模仿细节方面也弱于早年的赵本山,而且赵老师的多才多艺也令人叹为观止:唢呐,二胡,三弦,各种民乐器,吹拉弹唱,你就说什么不会吧,二人转的各种技术活比如丢个手绢什么的,更是一顶一的拉风。要知道的是,赵本山1957年生人,当年也就30啷当岁出头的小伙儿。

现在的主流媒体当然都了解,赵老师演了拉场戏《摔三弦》里的瞎子最先在东北境内成名,时间上跟83春晚前后脚,此后和巩汉林搭档的《如此竞争》里的卖报纸小贩,巩固了他在辽宁的各种大台小台上的小品地位。

赵本山80年代90年代的小品戏路之宽,台词表现之劲道幽默,无与伦比的滑稽动作,搞笑爆天的神态表情,看完一遍他的小品肯定不过瘾,玩味咀嚼那是自然,当时他演的小品内容真叫来于生活高于生活,准确契合东北社会小人物的生活年代和精神状况,作品的立意准确,风格多样,表演形式丰富,即便在那个主旋律全天下的时候,也没有说过半句不是人话的台词,让东北观众比全国其他地区观众在精神放松上增加了很多很多欢愉跟享受,这是赵本山阶段性伟大的地方,大多数上年龄的东北观众都会客观承认。

至今,本人依然怀念他的那段保持相当长时间的创作巅峰,没有演员具备实力和他搭配对手戏,事实上他也就是一个小品一个临时搭档,也没听说赵本山那时候有御用写手,很多小品台本原本可能没那么有料,一经赵本山二度创作表演,保准笑翻整个关外。

90年代,本山先生开始醉心于走穴了,知道自己未来的附加值在哪里了,懂得要开始经营自己了,也不间断酝酿、物色和固定搭戏伙伴,比如范伟,黄小娟,渐渐向文化个体户转变,积极运作怎么往北京进阶(当然,赵老师一概对外讲,姜昆怎么去找的他),就赵本山的艺术实力跟作品品质而言,受到春晚这个最强平台的召唤,彼时确为名副其实。

这时赵本山的小品仍然可以保持自成一体,无门无派的精彩北方农村无厘头式风格。辽宁以外的小品观众普遍知道赵本山是1992年春晚《牛大叔提干》之后的事,赵本山由此起步,走红全国,开始了“流水的春晚,铁打的赵本山”之路。

本人从童年到少年,看过他东北各大小晚会演出的电视版多数小品,评价五个字“强悍,零次品”,别人也在同台演小品,从作品骨子里和观众心理呼应上来讲,就是和赵本山的演出效果相形见绌,没辙,很奇妙的,解释不来。赵本山演过冒充老师,误人子弟的木匠;演过吃媳妇醋的拳击教练,演过男女来回转换的男不男女不女的骚扰检察院办案人员的犯人家属,这个时期也尽可能地多上综艺大观,演低调的会说广东话的大款,演隐藏于群众中的基层干部,演范伟的爹,演范伟的老丈爹,演范伟同事的各种爹,演工人范伟学徒范伟的各种师傅。

每年的惯例春晚,则保持统一标准化的演出服装风格,深蓝色咔叽布干休所老干部全套装备绝配一顶歪沿儿帽子,春晚里他每年的小品人物亦能保持创新频率,96年《三鞭子》扮一个赶毛驴的倔老头,97年《红高粱模特队》通过“果农为果树喷农药的劳动程序”以及“猫在散步”等超强的肢体语言配合台词博得满堂彩,在小品结尾融入了又唱又跳的歌舞形式,个人认为是其春晚最经典最具艺术传承价值的小品。

98年塑造了一个又熊又不老实的见风使舵的鱼塘承包户,各种人物的小心思和劣根性刻画得入木三分,99年小品《昨天今天明天》第一次搭档宋丹丹和当年中国最红的主持人崔永元,第一次征服了包括中国南方的大部分观众,奠定了其事实上作为中国小品王的文艺界江湖地位,尽管很多次元宵晚会上赵老师的春晚小品拿的却是二等奖。

与此同时,赵本山的影视事业通过作品也有了些雏形,《一村之长》《男妇女主任》《一乡之长》被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和电视剧频道循环往复地播出,特别是《乡长》明明一个电视剧,被中央台电影频道重新精剪,当电视电影分集播出,也算是奇葩一朵;贺岁电影自是不在话下,那会儿虽没电影档期的概念,但正经贺岁电影《有话好好说》已经有了贺岁的意思,老谋子找到赵本山客串一个脏乱差的的民工,赵本山不虚此行,两三分钟的戏愣是生生抢了姜文的风头,生动诠释了什么叫“没有小角色,只有大演员”。

在2000年大年初一的中央台固定贺岁剧系列的《家和万事兴之情归龙年》里,本山老师又用上了男扮女装的必杀技,塑造了一个极品老爸,易个容戴个假发假乳房混到自己女儿家假装保姆,就为了阻挡女儿女婿离婚的戏码,有意思极了。此后,赵老师跟张艺谋又续前缘,做了一回国师的男一号,尽管《幸福时光》票房不佳,那是彼时商业电影大环境整体不振的原因,赵老师从此作为电影咖,窝窝囊囊的那种底层人物表演风格还是可圈可点,否则,不可能五六年后,张杨导演携《落叶归根》又找他当了一回男主角,票房也还过得去。

《幸福时光》完成后,赵老师作为演艺圈全能大哥的地位已开始有了模样,成为了在中国能跺一脚乱颤的文艺界大腕,是德艺双馨艺术家。好了,赵老师摩拳擦掌准备立大志做大事了,野心蓬勃,出发点是想着怎么撬动别人帮他赚钱继而提升商演价码了,出场费节节攀升,以几十万计了,40万的劳务分范伟7000的段子并不一定是谣传。赵老师开始利用自己的声望和影响以及深度业界人脉,谋篇布局强势整合二人转艺术了,自封二人转正统代言人,以精神领袖的身份收徒,结社,办大赛,遴选二人转里的演员佼佼者做弟子,搞封建礼教那一套。

另一方面,他在设法使自己的主业更硬,与范伟、高秀敏何庆魁夫妇进入“蜜月期”,构筑“铁三角”,强化自己的春晚小品圈子地位,平心而论,铁三角的历年春晚小品除了2003年春晚胡乱搞弄的挺恶心之外,其喜剧品质一以贯之,还是值得称颂,是好东西,最起码笑点都还正常。影视剧的事业周期方面,赵老师已彻底实现了从文化个体户转化为文化商人,家大业也大,自己敢操盘复杂的项目了。

通过本山传媒公司的一系列市场化运作,投拍制作电视剧,建设二人转小剧场,的确,两年两部《刘老根》电视剧讲乡镇家族企业如何纠结运营的故事在题材内容上表现不俗,央视一套黄金档的收视业绩亦是佐证,由此,掀起了“龙泉山庄”对辽宁旅游业的贡献。《马大帅》第一部也还不错,我就记得当年一进网吧,除了打盛大各种网络游戏的,全在看《马大帅》,第二部第三部就明显扯淡走偏了,剧情严重脱离东北城市和乡镇的实际生活,不止是荒谬乏味,范伟的赵氏喜剧价值被彻底耗尽和用残。

当然三部《马大帅》还是赚翻了,取得了很多超预期收益,但是已然预示了什么。插一句,此间,赵本山不知哪根神经错乱了,兴奋到可以去搞末代甲A的“脏乱差”足球,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就敢接辽足董事长的TITLE,后来知道自己没大连实德徐老板的道行,悻悻然急苛苛退出。

06到08年,因高秀敏离世及与范伟心生罅隙,赵本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再邀和他在个人性格上本不对付的宋丹丹二度出山春晚,当然赵本山已经渐渐找不到昔日台上的绝顶天赋跟感觉了,其春晚小品的包袱品质不可避免落入俗套,虽然还有一些桥段台词流传于民间,但那成全的是宋丹丹,这三年小品还存在的喜剧价值也是因为丹丹老师的得力帮衬。本山同志的创新能力在迅速减弱,就算东北观众,赵本山的铁杆支持者似乎也能感受到各种老梗和网络传播的段子对赵氏表演的消解,加之对赵本山常年过多曝光率的审美疲劳,心生倦怠是普遍的观感。

本人更是因为赵老师才能的过度透支,而从崇敬转向怀疑,继而产生严重的失落与惋惜。我不想用江郎才尽描述09年大病以后的赵本山先生,但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盼望着他见好就收,急流勇退,保持晚节,职业一点去做个像王中军一样的美男子演艺大亨,反正少到台前,遗憾的是赵老师没有,那么问题也就自然而然地来了。

扯回他的生意,从南方挖来个经理人刘双平帮他布局文化产业链架构,比如把刘老根剧场开到北京大栅栏开到长江以南的市场建设,同时红红火火搞《乡村爱情》,一部接一部的,也不管老百姓稀罕不稀罕他那一茬又一茬的徒弟,前三四部好像也还是那么回事,“刘能”等剧中人的知名度也还算挺高,可赵老师不满足,一定要可着劲儿地造,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有意思的局面,就是《乡村爱情》系列一部一部地降低播出平台档次,从央视一套黄金档沦落到央视八套非黄金档,从央视八套沦落到东北地区和某一两个南方一线省级卫视,从上述省级卫视再沦落到东北各省一级的地面台……《乡村爱情》最火的时候,最先发难的却是电视学界,曾子墨她爹传媒大学搞电视剧研究的曾老夫子直接叫板雅俗问题,赵老师也没客气,兵来将挡大战三十回合。

从09年春晚开始,赵老师斗胆把神圣的演出权变成自己扶植弟子出位的渠道,很难说没有私心,这一点也最让明白人诟病。09年推出来的最强弟子小沈阳品相还可以,小品也还算过关,2010年的赵老师已经过分了,春晚开了这么多年没人敢在作品中植入广告的操守底线被赵老师彻底逾越,通过自己的台词和小沈阳的台词做了“搜狐”和“剑南春”的口播,使当年度作品的艺术价值无限趋近于0,小品中重点推介的王小利远没有小沈阳的成功,就是因为王小利一味地制造“口吃”的表演效果画虎不成反类犬,这些都是极大的昏招,赵老师就真好意思用,我心说:完喽。果不其然,接下来四年的春晚有关赵老师往事,稀碎。

再说说赵老师对政治和公关的兴趣,当然公开的新闻途径,举国人民都知道他和立军“教授”过从甚密,适逢每年“两会”,赵老师必定选择会议间隙,拉起一车一车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去他北京前门的刘老根大舞台莅临指导……在电影生意的投资者角度上,赵老师倾力打造的本山传媒首个商业电影项目《大笑江湖》在2011年的贺岁档票房根本就没赚到钱,吆喝声更糟,其实它避开了当年贺岁档前半程的《让子弹飞》和《非诚勿扰2》,应该说也算占据天时地利,想做到不挣钱客观讲不太容易。

作为大制作喜剧烂片的典型代表,《大笑江湖》的出品期也是小沈阳作为艺人个体,在全中国商演身价最高的时候,于是我们现在很难再看到赵老师有胆量出手投资电影,此中原因,不言自明。赵老师不投电影,但是还是可以参与电影的,我们可以看到王家卫给了他在《一代宗师》中什么样的角色,王家卫要的效果,轻而易举达到了。海外商演的探路试水,赵老师接连败走麦城,美国加拿大华人并不买账还有恶评,中国大陆笑星海外商演的极有限的市场赵老师本山传媒可以被郭德纲德云社完爆,想必他老人家也不是滋味。

多年来,我不知道赵老师靠什么养专机,每天不少于人民币50000元常规保养维护。赵老师现在也会选择坐高铁,飞机的事情再也没有娱乐八卦媒体跟进的下文,因为这架飞机,可能已经不属于赵老师了。

赵本山如今面临的困境是多年来积重难返的综合阶段性结果,总结起来,三点。

第一,不恰当的时候在公众人物的物质生活表现上不亲民,不低调,私生活一贯尽显奢华,作为艺术家,他要摆企业家王健林的阔谱,飞机,一次采购数百万元的名贵木材家具,赵老师自己爱怎么消费自己的财富是私事,别人无权过问,但是赵老师总自诩代言社会底层某些方面某些人群,观众自然心生介意与隔阂。

第二,过度参与政治又不太会玩儿,朋友圈虽人脉广阔能量大,但已是昨日黄花,朋友中有人闯下通天大祸成为阶下囚连累他的社会名誉,再不然,就都是靠边站。现在连多年唯其马首是瞻的各级文联系统也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尽显世态炎凉。好像除了中央台以外的电视台关系还在体现赵老师的商业价值,可以后怎么样,形势不明朗。

第三,赵家班旧式师徒扭曲关系为基础的糟粕的艺人管理体系已不适应文化产业中事关人的生产力的发展,赵老师利用精神洗脑影响,边控制边使用自己徒弟的治理方式越发不合时宜,赵本山长期追求一种文化宗派,艺术山头的“教父”快感,他自己多年来形成了一个严重而滑稽的错觉,认为自己是旗手,是拯救者,复兴二人转是其历史责任担当,是其神圣使命,殊不知客观规律告诉我们的是:艺术门类生命力的传递不是仅仅依靠艺术强人就可以实现的,一门艺术生命力的延续必须依托这门艺术自身焕发出的活力,特别是能否经受一代又一代观众的认可和检验,这个道理多么简单。1015北京文艺座谈会在文化体制和意识形态方面宣告赵本山先生十几年来革新二人转尝试的阶段性失败,并不完全是政治对某类艺术形态的否定,而是强有力地提示赵本山先生:在对民间“长在土地”里艺术的改造上,是否偏颇和失当,从方法论来讲是否在正确的轨道上运行,在对这门艺术的整体认识和判断上,是否存在不尽合理的地方。

说了这么多,点一下题,个人觉得赵本山从单体艺术成就上而言,十分伟大,如果书写一部中国喜剧史,赵老师既罕见又杰出,而从文艺界领袖层面来说,不太成功,他将艺术生命和艺术生意强拉硬扯,弄的犬牙交错泾渭不分,必定伤害、分散、消解自己的艺术天赋和创作灵感,多年来陡然生成无数愚蠢的杂念跟烦恼。本山先生好为人师热衷收徒,本人一直好奇他的徒弟除了跟他挣点儿钱解决了温饱,获得了所谓的虚荣名声之外,真正学到了什么。

艺术上自身的本事向来都是内因问题,他们认识赵本山之前就完成了积累,这个赵老师千万不能昧心否认,蹭师傅的巨无霸平台,嗯,这个解释靠谱,什么?学为人处世,扯淡逗逼吧,每个徒弟早年可都是摸爬滚打社会上混的,没办法,二人转这个艺术职业先天决定了演员恶劣的生存条件,混到师傅跟前的个保个都是以一敌百的人精,做人不用本山教,那师徒间到底是什么真实关系,明眼人应该看得懂。

最后再说一例,赵本山第一个女弟子闫学晶是春晚常客,常和冯巩搭档,作为女主角,也拍出来过央视能播出的现实题材大剧,还有部队院团文职军衔托底,最早跟赵本山切割不相往来,除却个人恩怨,会是因为什么?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我记得当年一进网吧,除了打网络游戏的,全在看…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3689.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社会万象.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