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花千芳与射手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24,星期一 | 阅读:1,258

没有比这更令人快意恩仇的一幕了,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眼中的“小丑”花千芳,在人声鼎沸的场合结结实实地出了个洋相。

当众出丑源于成语错用。11月21日,北京文艺座谈会后走红的“网络作家”花千芳,在微博晒出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现场照:“除了俺之外,都素官员,任部长正在说,‘全世界互联网大佬,要么现在在乌镇,要么就在去乌镇的路上,不然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中国引领信息时代的决心,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了。”

此言一出,笑倒一片。

被用来形容野心人所共知的“路人皆知”,在花千芳这被望文生义弄巧成拙。自然而然,揶揄这位网络红人的造句热潮,立即在舆论场上掀起滔天巨浪。仿照花千芳,@花马千里有连串模仿:“说句公道话,作为一个初中生能写出罄竹难书的巨量文字,这种励志精神就已经不得不令人发指。更何况有一颗爱国自带口粮的司马昭之心,得到了上峰信口雌黄的嘉奖,绝对称得上当代文化界之残枝败柳,你们一百块钱都不给,太坏了你们,你还笑!”

“党的英明真是千夫所指啊”、“政府的关怀真是掩耳盗铃啊”、“互联网大会开的很好,各路代表弹冠相庆”、“组织的关怀真是丧心病狂啊”、“大大的良苦用心昭然若揭”、“为了迎接互联网大会,乌镇十室九空”——石扉客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中对几近狂欢的“网友们一起造句”也有速记。

在众声喧哗的公知圈,即便同道者所持立场符合群体诉求,也常吹毛求疵指出对方pose摆的不够优美;相比之下,左派意见场中敌我概念分明,一致对外的氛围也更浓郁,同一立场者一不小心说漏嘴出错了,同道者也常是找客观原因帮对方寻求脱身。

花千芳微博所示演讲图,是从@朱学东处借来的,从演讲台侧面瞄过去,还可瞥见特步球鞋logo。在这样一个“衣冠楚楚”的会议上,花千芳虽说另类可实则也寂寂无闻,但他同时又在互联网上异常瞩目,这种不均匀吸引注意力的能力,使他在乌镇没出的糗,被火眼金睛的微博逮住了。

从清寒出身说起,@胡杨麟将花千芳予以泛化:“花千芳初中学历,至今还是个种地养鸡的农民,怎么的,中国就是由亿万个这样的普通人组成的,就是亿万个这样的普通人把这个国家折腾成世界第2大经济强国,就是亿万个这样的普通人推动着中国走上民族复兴之路,从来不讳言自己的普通渺小卑微,但是不要以为渺小的就没有力量,不要以为卑微的就没有尊严!”

围魏救赵也是常用战术,不管灵不灵总要试一试。祭出“公知无耻”旗号,@般若观试图借力打力:“花千芳误用成语,情有可原:早年失学,打工奋斗,网络写作,终有小成。纵有小错,但无大过…正经的大学毕业、名牌叫兽,中国话说顺溜了吗,起码的逻辑思维有吗? 打别人脸的时候,先想想自己吧。不招人待见,原因是什么?”

趁着左右两派混战,花千芳间歇中删除微博。并在稍后以事实胜于雄辩的姿态,作出似乎对争议不屑一顾的说明:“关于司马昭的活学活用,大家能理解就好,理解不了,俺在去请教鲁迅文学院的老师们,俺本月25号就去进修啦,呵呵,初中生文化底子薄,大哥大姐们想在俺这找点优越感,尽管来,呵呵,俺老花一定好好学习,谢谢大家…正是有这么多好心人批评俺水平低,所以俺才有去鲁院进修的机会嘛,希望小右右们继续批评,俺还指望大家明年送俺进北大嘞。”

不只享有进修之遇,11月7日抚顺日报还曾头版昭告,“花千芳当选为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一个连“司马昭之心”也用错的网络红人,摇身一变却成了抚顺市作协副主席。虽然 “呜呼哀哉”喊破了嗓子,但是@荣剑2006更多是无可奈何:“几个二货粉墨登场,搔首弄姿于庙堂,自鸣得意于官媒,惊爆天下,有愕然者,有愤慨者,有怒骂者,有不屑者,亦有目瞪口呆者。史上有闻挟暴力而羞辱士人,有借金钱而作践学者,亦有以钪锵大词洗脑众生,却未闻有二货敢扫文庭,颂司马昭之心,唱后庭花之音,流脓美若乳酪,红肿艳若桃花。”

“网民冲着谁,自然很清楚”,对那位最高领导人的座上宾,@书生老田出语即切中肯綮:“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网民用错词,估计好心人或较真者指出就是,然而恰是一个被萱萱抬举的人…用错词者当以此为戒,你们可以辜负这个时代,不要辜负正缺人手的萱萱。”

说是指鹿为马也好,说是千金买马骨也罢,在@RU李华芳看来,互联网讨论都浅尝辄止,实证研究还远远不够:“随便想想就有两种不同的效应:1、这样的也能搭党的便车,党会衰弱;2、党连这样的都可以‘昭然若揭’地用,意思是就算司马昭之心,你又能奈我何?说明党实力增强。那么究竟如何呢?”

或许,在主角花千芳看来,立场对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至于花里胡哨的说辞,准确与否并不那么重要。

前日,在微信公众号“深℃”刊采访稿中,花千芳即认为“‘司马昭的事最后还是办成了’”:“花千芳说,他一开始曾就‘马昭之心’回应了部分网友的质疑,认为自己没用错,并感谢网友帮助他炒作。但最终还是选择删除了微博,他不想在这种争吵中浪费时间。”

回应这家南方都市报深度部旗下微信公众号时,花千芳个人的“星辰大海”愿景与国家的崛起俨然是同节拍:“他受邀参加全世界互联网大会,感觉做这种事太好了,既帮助乌镇拉动了经济,从国际信息时代讲也引领了潮流…他认为现在正处于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的对接点。他的观点是,美国是互联网时代的引领和开创者,而中国是第一人口大国,信息化时代靠的是流量,靠人口基数,因此中国最终会引领信息时代。他举的例子是马化腾的成功。”

文史知识的欠缺,他自己并不讳言,与人物杂志对谈时,他即有如下一席话:“我没有看过很多的书,就是说历史书啊、政治书啊、科技书啊、科普书啊,我基本上就是没看过,我的所有的知识点都是来自于网络跟帖子…看别人发言,然后觉得别人精彩的地方呢就记录下来,当然不是用笔记了,就是复制粘贴的那种嘛。这样的话呢,就会产生一个问题,比如说人家跟我说得对,我就写得对,如果人家说得错了,我也就可能是跟着就写错。”

就在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乐见花千芳丑态百出之际,也要面临一位年轻的同道者被驱逐出体制的境遇。

昨日上午九时许,@嘉兴日报宣告,“经报请集团研究决定,自即日起解除王垚烽与本报的劳动关系。对网友给予本报的关心,再致深谢。”

王垚烽微博言论引用多少才算不逾底线,又刚好恰如其分把事实说清楚呢?怎样从新闻角度切入报道,成为留给网媒的第一道题。于是,一系列类似《嘉兴日报评论员疑因发表反共言论被开除》、《嘉兴日报评论员疑因发表极端言论被报社开除》的新闻推送,昨日午后即在网易、腾讯等新闻客户端出现,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首页也有展示,连装机率打开率极高的社交App微信,也在晚间的腾讯新闻版块中配有该条新闻。

至此,原先还在小范围内流传的“体制婊”事件,因解职节点到来而广为传播并普遍知晓。

被大面积引用的报道出自法制晚报网,文中对来龙去脉有所梳理,“近日有网友称,浙江嘉兴日报社评论员王垚烽身为党报时事评论人员,却长期在微博发布反党反共反毛言论,被网友发现并公布后,王垚烽迅速删除了全部帖子。网友称,从网友部分截屏证据中可知,此人是肆无忌惮的反共反毛狂徒,甚至反对中国统一,支持占中,支持中国分裂,地方自治。”

从“展开相关调查”到“解除劳动关系”,平心而论,@嘉兴日报最后所作出的处理结果,对深谙内情者而言应并不意外。

今晨,环球时报社评即有事后分析,“‘砸锅党’离开党报属情理之中”:“党报评论员是否可以在微博上公开攻击党,以及发表被网友指为‘汉奸言论’的话呢?我们在此提供一些信息作为参照:中国新闻管理部门2013年初要求各媒体加强对采编人员个人微博的管理,重点针对了媒体从业人员的政治性言论,对依法依规和遵守所在媒体的管理都有具体规定。无独有偶,美联社去年也公布了其员工通过互联网发言的管理规定,禁止员工擅自发布带有政治观点的言论等…王垚烽无疑违反了媒体人员上网发言的相关规定,而且违反的程度相当严重。以他的思想面貌和对公开言论不加克制的态度来看,他失去了继续在党报工作的基础条件,嘉兴日报解除同他的劳动合同,属于情理之中。”

作为平衡高手的胡锡进团队,不仅对王垚烽具体极端言论有直接引用,对围绕离职所呈现的争议也有扫描,“互联网上王垚烽的大量反对者认为,王作为党报评论员这样做,是破了底线。他们将其怒称为‘砸锅党’‘体制婊’,要求嘉兴日报将其除名,甚至追究他的法律责任…互联网上也有王垚烽的一些同情者。他们强调王的话不是通过报纸写的,而是发表在他的个人微博上,属于他的‘言论自由’,报社不应对其进行处理。”

在这份人民日报子报看来,嘉兴日报清理门户的“标志性意义”在于警戒,“体制今后将对‘砸锅党’采取更严厉的态度,他们将面临选择:或者改变自己的言行,或者离开体制”:“前几年微博的确让人们看到了一些‘端体制的碗,砸体制的锅’的人,他们首先构成对职业道德的严重违反。那些人目无党的纪律,公开破坏公职的规则,通过发表激进、极端的言论聚拢自己的网上人气,从而实现在体制内外‘两头通吃’。这样的牟利方式今后恐怕难以为继了。”

自光明日报公开为“自干五”群体正名之后,胡锡进团队也要在社评为他们送上掌声,“值得一提的是,追究王垚烽是互联网上的‘自干五’们发起的,这股越来越强大的力量给网上监督赋予了新的内涵和方向,他们的活跃引来人们对互联网‘自净功能’的更多思考。”

 

经此围剿王垚烽一役,“自干五”扬眉吐气。

后知后觉的@网络一半,还要以谐音方式科普:“查了字典才知道‘王垚烽’中间这个字的读音,@悬壶问茶 发微博说这是个‘王妖风’,还真是形象。嘉兴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除妖降魔从浙江嘉兴开始,期盼这股除妖之风一直刮到京城,刮向全国。”

“自干五”们团结有序密切配合。一个冒充“王垚烽”的微博账号刚一出现,@核弹洗衣小布什就立即提醒,以免上了“营销号在到处拉仇恨吸粉”的当:“假@王垚烽 发微博声称‘感谢南都!目前我计划四处走走,去一趟大城市铁岭,顺便安托@赵本山’,误导他人,在给真的@王垚烽 挖坑…他13年注册,头像先后用过龙应台、韩寒、郭敬明、赵鼎正等,11月22日改成现名。”

相比围剿者的齐心协力,维护者就力不从心多了。

“王垚烽解放了!嘉兴日报解套了!”这是@罗昌平的洒脱之论,“不被开除,党理不容;若被迫害,天理不容。”这是@叶恭默的持平而论。但是,偏偏在究竟为谁所不容上,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又生争执。

“王垚烽被报社开除,居然有媒体同行说王‘咎由自取’,理由是王是体制既得利益者,却发表不符合党报评论员的言论,首鼠两端”,这令@邝海炎拍案而起:“我的看法是:如果真要保持逻辑一致,蒋经国和戈尔巴乔夫都是叛徒,批评王的人也未必就能与体制摘得一干二净,所以,在中国看问题应该首重效果,不问动机和身份,避免洁癖傲慢。”

这位南方都市报评论部编辑,以解析“艾希曼困境”的方式侧面支援“砸锅党”:“作为极权体制的一员,艾希曼按下毒气室开关杀人只是服从上级、尽职业本分而已,你要赞赏这种逻辑一致吗?如何破除‘艾希曼困境’,最好办法就是包容极权体制下的首鼠两端,鼓励体制内成员的反戈一击,避免极权体制列车将整个社会带到脱轨翻车生灵涂炭。”

但是,“艾希曼”不常有,“困境”却长存——字幕分享网站射手网与人人影视同日关闭。

创始人沈晟前日的离开说明,像是一份柔肠寸断的分手信,“断·舍·离”:“射手网陪着我度过15年了。我所希望射手网所具有的价值,就是能令更多人跨越国家的樊篱,了解世界上不同的文化。如果这个网站有帮到人,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需要射手网的时代已经走开了。因此,今天,射手网正式关闭。”

“‘坏消息’再一次敲门,主角是人人影视”,这是新浪科技《人人影视等关停背后的整顿风暴》开头第一句。虽不及射手网那般感情充沛潸然泪下,但人人影视因其更大的受众群体,网站公告也被广为传阅:“网站正在清理内容,感谢大家的厚爱和支持,请关注我们的微博。本站自2004年由加拿大的一群留学生创建至今已7年多,感谢一路有大家的陪伴,我们一直保持着学习,分享的态度,不管是翻译优秀海外影视剧还是世界名校公开课,希望我们的这些劳动能对大家有所帮助,这就已经足够。”

为何两家网站一齐闭门谢客?猜测声中版权问题再度浮现。

广为流传的消息出自百度贴吧,并附有封存电脑的现场图片:“人人影视被查封了5台服务器,直接是广电执法部门去查封,因为人人影视管理团队成员在加拿大无法回来处理,所以服务器直接被扣了。据说是调查未经授权的影视翻译,意思就是直接要打击字幕组,没有引进的片子不允许翻译中文。还会继续查封其他字幕组和海外影视资源站。”

射手网关闭令信海光颇为费解,在今日新京报分析文章中,他对两者遭遇即有一番对比:“人人影视的关闭还比较好理解,这家影视资源站汇集了大量网民上传的无版权影视作品,在版权管理比较宽松的时期,它还可以借助避风港原则规避责任,但一旦监管收紧,则必然面临巨大压力…与人人影视的暂时关闭相比,射手网的‘走开’倒令人颇为难以理解。因为在版权管理较为宽松的中国互联网上,长期以来,大量的盗版影视内容广泛存在,影视本身的盗版还没有得到严格治理,对于电影字幕翻译的版权问题更属细枝末节,如果真的是因为盗版原因而导致既不提供下载,又不提供种子的射手网被迫关闭,让蛮多网友还是难理解。”

影视字幕是否受版权保护?与信海光同台PK的王刚桥也在畅抒己见,“字幕组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一群游走于网络法律边界的人,版权问题也一直是悬挂在字幕组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字幕组确实‘侵权’了,但它又有别于传统的网下‘侵权’。一个基本的事实是,众多被侵权人并未因字幕组的‘改编(添加字幕)’和免费分享,而遭受了实质的财产损失。相反,一些热门剧反因字幕组的存在而广为人知,制片方与主演因此而获得了更多的机会和财产性利益。一些版权方甚至默认字幕组为其开拓市场…这一基础事实提醒管理部门,对被害方(知识产权方)常常宽容甚至乐见的‘网络侵权’,有必要进行认真研判,以找到适合互联网传播规律的管理办法…字幕组游走在法律边缘十余年,并赢得了千万量级的粉丝。它的背后是庞大的中国观众群对海外优秀影视作品的‘饥渴’。”

说到底,侵权与否的学理讨论,看似高深实则并不贴近,对此,这位法律学者在文中即已表明,“文化管理上的政策,显然先于字幕组的‘侵权’问题”:“根据2009年4月出台的《广电总局关于加强互联网视听节目内容管理的通知》,未取得《电影片公映许可证》的境内外电影片、未取得《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境内外电视剧、未取得《电视动画片发行许可证》的境内外动画片以及未取得《理论文献影视片播映许可证》的理论文献影视片,一律不得在互联网上传播。注意,是‘一律’!”

究竟是因为侵权被关,还是因为涉敏内容被停,争执双方又在互联网上吵成一团。

“偌大的互联网就是最公平的圣者,你不动起来他也没法帮你”,@美剧狂人显然认为是因为侵权,“本来就是地里刨食的事儿,结果这几年让人喂得太舒服了。朋友,有四处点蜡的工夫,静下心来好好搜索一下好吗?昨天有人倒下,今天也有,明天还有,但是永远都会上演‘强者自救,圣者渡人’的戏码…当然,可能比起解决问题,你更想发泄情绪。”

这并不能获得@杨樾杨樾认可,也难以消停他心中的怒气,“我给你钱,你把我想看的剧都给我?我给你钱,你让我上Google?”:“我从不否认这几十年买了很多盗版CD、DVD,免费下载了很多唱片和美剧。花钱?当然可以,我买正版唱片花的钱早就是个7位数了,那为什么还买盗版还下载?我他妈想买什么就能买到什么吗?所以在人人关闭的时候出来讨论尊重知识产权的都是扯蛋。”

即便可以看到,可能也有删减。

遵循此理,@抽风手戴老湿在《甭舔了,您都不嫌脏?》中发出连串质问:“可结果呢,买了正版《生活大爆炸》的视频网站,您还找的到《生活大爆炸》吗?《老友记》去哪儿了?乐视、搜狐、腾讯等等买了版权的网站,那东西呢…总局一纸命令要求下架,从此只有自己有审核引进权,视频纷纷撤离,盗版资源网站死灰复燃…打击盗版,大力支持!禁止侵权,大力支持!可您倒是给我一花钱看正版的地方啊…一有事就往国内国外对立上扯,三观得有多扭曲,你再看不惯美国佬,这事儿美国人也没错。你再热爱伟大祖国,这事儿广电总局做的也不厚道。”

作为互联网上原住民,年轻一代许多钟爱国外剧集,昔日其乐融融的精神家园,今朝被强拆只剩断壁残垣,他们需要寄托的黯然神伤太多,网络上漫山遍野的怀念横冲直撞,少有相左意见能与之对冲。

是愤怒,也是茫然,一如@贝克街的扫地老太太所言:“…人人倒,射手亡,两眼一黑,无处话凄凉。问君能有几多愁,似生肉,煮不熟。洛阳亲友如想问,发愤图强再不混。少壮不努力,长大干着急。 垂死病中惊坐起,抓起教程学英语。烟笼寒水月笼沙,背完单词再回家。我劝天公重抖擞,不背单词就剁手。”

老一辈意见缺席,只好由新华社转达,“享用他人的劳动成果,就理应为此买单”:“长期以来,‘非法引进’‘免费享用’等行为,不仅违反了国家现行法律法规,同时也忽视了影视作品制作者们应有的经济权益。‘免费午餐’终难持久,只不过这次,带有‘志愿分享精神’的字幕组也被牵扯其中。”

说理于事无补,更何况,上不了Google和Facebook,一直以来被网络活跃分子深恶痛绝,此刻可以说是新仇旧恨一起算。

@文山娃所转引的一条微博,即是类似情绪的蔓延外溢:“射手和人人影视都是每天必上的网站,和墙外的推特和谷歌一起,在瓦釜雷鸣雾霾深锁的时代带给我视听愉悦内心安宁与精神寄托,感谢他们,让贫贱困窘的我更像个自由人,甚至贵族。”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Facebook的…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Twitter的…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YouTube的…哦,对了。Instagram,有些人可能感觉它和QQ空间也差不多,可现在,它没有了…几年以前,我曾经嘲笑过某科技界大佬。当时他说:也许90后、95后会慢慢不知道谷歌是什么网站。 那一年,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谷歌,全世界最卓越的互联网公司,活在互联网的一代中国人,会不知道他们的网站? 今天,我收回这句嘲笑。因为这件不可能的事,它慢慢变成了现实。”这篇出自豆瓣“小海”之手的《慢慢的,它们就没有了,就像从未存在过…》,昨日傍晚经@沈怀霜扩散传播后,不过24小时转发量就已过五万,微信、论坛、豆瓣上也一边大力在删除,一边继续在粘贴。

情怀之外还有商业逻辑,侵权监管之外也有现实困境。

“情况可能是这样的”,@王星WX的个人猜测,符合多个相关方的利益分账:“广电要求搜狐腾讯乐视等网站引进美剧等必须找它审批,下面一片哀嚎:我们好容易培养群众看正版了,这么一折腾不是又把大家推回去看字幕组了吗?你一审批十天半个月的,谁还看啊?广电淡然一笑:没关系,我把字幕组网站全干掉。这世界上本来有路,广电封了,也就剩下了一条路。”

“不像是意识形态部门所为,这些网站涉及此方面的资源很少,而且网站也会刻意的规避这些”,@吉四六的想法几乎与@王星WX一模一样:“我觉得更有可能是中国的视频网站与外国的版权集团努力的后果,他们会形成一个强大的游说集团。怎么说呢,该来的总归会来,中外大资产阶级最终会联合起来…小米刚刚投了18亿人民币给爱奇异,优酷是阿里投的,搜狐刚买了56,视频行业资本渐渐垄断在几个大佬手中,他们有足够的资源与动力(赢利压力)去游说政府,而且中国的盗版一直为欧美版权方诟病,随着中美电影等文创产品合作的增加,版权方面的合作也会加强,免费自由的时代可能就此一去不复返。”

抱团取暖的相互慰藉,反有人多势众的错觉。从点击量和盈利额的角度而言,@杭之冯玥点什么就上什么觉得,“你以为你喜欢这个剧人人都爱看,其实真不是,从小众用户能收上来的钱(点击量换的广告、收费视频)真的少得可怜”:“在怒斥广电总局的前提下,再补充说句群众可能不爱听的话:正版,其实还真不一定人人都看得起,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非中国人扑在海盗湾了…网络空间是无限的,因此能容纳很多小众的剧…大部分美剧对视频网站来说都是小众产品。就现在这情况,国产电视剧都不一定能收回钱来(国产剧好贵),更别说美剧了。”

“享受了近10年的互联网影视版权福利期终于宣告结束,为电影和剧集内容付费是未来的趋势,无法阻挡”,临别之际,和菜头要为患难与共的那些网站脱帽致敬:“无论是人人、射手,伊甸园、破烂熊,还是别的字幕组,无论您是听译还是压制时间轴,谢谢你们!也祝福你们!”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花千芳与射手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371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