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奖真相:台湾电影已经废了

作者:韩福东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25,星期二 | 阅读:1,544

第51届金马奖颁奖典礼刚刚结束,但是在台湾的网路及媒体所引发的议论,却方兴未艾、高潮迭起,主要的理由是这届金马奖从提名入围的名单到最后得奖的名单,台湾电影与电影人的表现很明显的在两岸三地的电影圈是最弱的一个;大陆电影包办了近九成的得奖名单,让很多台湾人感到情何以堪,甚至揶俞这个奖已经变质为「百花金马奖」,意思是金马奖已变成大陆百花奖的附庸;因此有不少人生气地要求政府将金马奖「收回」,意思是说不要让台湾以外的电影参加竞赛。他们所持的理由是「金马奖是台湾人出钱办的奖,凭什麽要让别人来分一杯羹?」

这股「自保」的气氛强烈到连金马奖主席张艾嘉都感受到了,她在与本届评审主席陈冲一起颁发「最佳剧情片」时表示,台湾评审可是冒著生命的危险提出这样的一份名单。这话表面看来是替台湾的评审捏一把冷汗,但骨子裡其实是一种讚扬,金马奖的得奖名单裡有来自各地的华人作品,甚至连《KANO》的日籍演员永濑正敏都可以入围角逐影帝,说明金马奖的宽阔胸襟,这是两岸三地各个电影奖都达不到的境界;事实上,金马奖的开放包容也正是台湾民主的具体呈现,比起每届选举就要厮杀得刀刀见骨的台湾选举,如金马奖这种文化艺术活动的雍容大度或许更能让人看见台湾民主、自信与开放的价值。

台湾电影《军中乐园》勇夺这届金马奖的最佳男、女配角奖,这部电影讲的是道道地地的中华民国的故事,但是有人不以为然地说,男女配角陈建斌与万茜都是大陆人,台湾电影有什麽好乐的?但是万茜在台上说,她发誓要在这个舞台(金马奖)上得到最佳女主角奖;陈建斌打破金马奖记录,一个人同时抱回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与最佳新人导演这三大奖项,他的妻子蒋勤勤陪先生上台领奖时,激动落泪地感谢金马奖给她先生这麽高的肯定,她说:「台湾,我真的一辈子都会铭记,因为在这裡有那麽多美好的事发生。」

犹记得上一届(第50届)金马奖的最佳剧情片《爸妈不在家》来自新加坡;最佳导演《郊游》的蔡明亮来自马来西亚;来自大陆的章子怡因香港导演王家卫的电影《一代宗师》得到最佳女主角奖,而这个奖项也让章子怡成为在两岸三地重要电影奖项上都封后的第一人,金马奖圆了章子怡的「华人电影大满贯」的梦想;最佳男主角是台湾的李康生;最佳男配角李雪健来自大陆;最佳女配角是马来西亚籍的演员杨雁雁;这届最佳影片是来自大陆的《推拿》,除最佳男主角与女配角之外,台湾中生代的演员陈湘琪以《迴光奏鸣曲》夺后;最佳导演则是香港许鞍华的《黄金时代》……金马奖重要奖项的得主分属于不同地区的华人,实在是个值得深思的课题。

一方面可以看出已经奔腾超过半个世纪的金马奖有意以更大的包容心与企图心,树立华语地区的典范地位。儘管台湾目前似乎已暂时过了电影的「黄金年代」,但是毕竟创立于1963年的金马奖是目前华人地区最老牌且持续进行的电影奖项(金鸡奖是大陆电影界专业性评选的最高奖,设立于1981年;香港电影金像奖创立于1982;大陆的大众电影百花奖,简称百花奖是1962年建立,但是1963年后中断,直到1980年才恢复),的确有著「大哥」般的地位;台湾应该自傲金马奖是个有历史影响力的华人电影奖,何须画地自限?

然而,就事论事,从现实面来看,台湾主办的金马奖却只能拿到十分之一的奖项,这不只是面子难堪的问题,更透露了实力滑落的警讯。李安曾评论台湾电影「气虚了点」、「要加强说故事的能力」。气虚乃缘于拍摄时的企图心与策略能力不到位;说故事的能力不足则很可能是台湾急切、快速的集体氛围所致,从个人到社会,台湾缺乏酝酿、孵育深刻动人故事的习惯与环境,凡事总要立竿见影,殊不知电影这个行业一如任何一个艺术表演一样,「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没有耐心磨练,就得不到闪亮的钻石。

台湾有多少电影从企画之初,就是以整个华人地区、甚至全世界为舞台的呢?还是以一种小确幸的心态与格局,拍了自爽而已呢?当台湾电影在金马奖逐渐成了稀客,我们要思考的不是把金马奖收回来,而是怎麽样让台湾电影飞奔出去。

(本文转自今日台湾《旺报》社评,原标题《金马如何奔腾下去?》)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马奖真相:台湾电影已经废了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3767.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