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童兵噩梦

来源:网易【看客】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26,星期三 | 阅读:2,431

时至今日,全世界仍有数十万儿童在冲突地区被征召加入军队。这些儿童既是施暴者也是受虐者,战争是他们挥之不去的血腥噩梦。编辑/戈昊怡

据历史记载,儿童被征召参加战争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中世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和日本在战争中都征召了儿童兵。图为1945年,希特勒在总统府地堡接见获勋士兵,其中大多未成年。

1945年,冲绳岛,美国海军陆战队抓捕了两名日军儿童兵。Universal History Archive/UIG via Getty images

联合国调查报告称,在高烈度武装冲突中,儿童被认为是替代成年战士最为经济人选。他们很容易被洗脑。而且由于死亡的概念尚未形成,他们可以成为高效的战士。因此在大量非洲内战中都出现了儿童兵的身影。图为1996年4月16日,利比里亚蒙罗维亚,军阀泰勒军队中的一名8岁的童兵正手持AK47进攻。GEORGES GOBET/AFP

1996年4月14日,在利比里亚蒙罗维亚的一处检查站,一名娃娃兵命令男孩打开手提箱接受检查。此时据利比里亚内战开始已经过去了7年,直到1997年战争才暂时平息。

据统计,大约有38000多名儿童以战士,警卫,军火搬运工,炊事员,性奴的身份参加了利比里亚内战。他们或多或少涉及了包括屠杀和强奸在内的诸多战争暴行。图为2003年7月23日,利比里亚蒙罗维亚,一名效忠政府的娃娃兵用自动武器射击。Chris Hondros/Getty Images

2003年,利比里亚内战战火再起,大量儿童被再次卷入战争中。很多娃娃兵被派去执行冲锋、扫雷、刺探军情等最为危险的任务,许多娃娃兵就如此在战乱中丧命。为了克服娃娃兵在战场上的恐惧心理,武装派别的军阀还会强迫儿童服用大麻、酒和兴奋剂来壮胆。图为2003年6月27日,利比里亚的蒙罗维亚,一名身背泰迪熊双肩背包的娃娃兵用枪指着摄影师。

2003年6月30日,利比里亚的蒙罗维亚,一名娃娃兵正在转移中。 Chris Hondros/Getty Images

2003年25日,美国总统布什下令在利比里亚海岸部署美国部队。图为2003年8月9日,利比里亚的蒙罗维亚,利比里亚和解暨民主联盟叛军的一名娃娃兵从两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身旁走过。尽管利比里亚内战很快结束,然而童兵心中的战争伤痕还要很多年才能弥补。

除了利比里亚,刚果内战也是童兵的重灾区。很多童兵被迫加入战争,成为内战牺牲品。图为1996年,刚果民主共和国扎伊尔,一名不到10岁的叛军军官在找人帮其点烟。AP Photo/Ricardo Mazalan

由于内战,很多儿童失去家人流离失所,为了生存,一些孩子甚至不到10岁就加入了刚果军队,而这些童子军造成的暴行往往使更多的人流离失所。图为1996年11月28日,靠近刚果(金)的戈马,一名扎伊尔图西族叛军娃娃兵在叶子中埋伏。

在刚果,童军士兵大多经历了被洗脑的过程,这些孩子将暴行视为儿戏,屠杀视为常态。很多女孩在被士兵强奸后也选择加入军队为自己复仇,但她们很多人也因此染上了艾滋病。图为2002年1月20日,乌干达族的刚果叛军正在唱解放刚果战歌。AP Photo/Karel Prinsloo

2003年6月23日,刚果布尼亚,一名法军士兵在和一名娃娃兵交谈。这些娃娃兵当中有些人出于宗教迷信,甚至会攻击维和部队的士兵以求“平安”。AFP

刚果内战导致超过400万人丧生。2004年11月,刚果(金)通过一部法律,禁止政府军招募18岁以下青少年。2月12日,刚果(金)政府“解除武装、复员和重返社会”计划协调员恩通巴·卢阿巴在金沙萨表示,刚果(金)已有3.2万名儿童兵脱离了各武装组织。图为2006年6月29日,刚果(金)的伊图里地区,一名民兵战士在联合国缴械点等待交出子弹。

雇佣童兵的另一个重灾区是缅甸,在这里,民族武装、贩毒武装和政府军都唆使童军加入。图为1993年,缅甸北部,一名佤邦童兵正在放哨。佤邦处于中缅泰三国边界,冲突频发,Thierry Falise/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图为1996年8月8日,缅北克伦族军队的教官正在教童军士兵如何使用M-16步枪。缅军与克伦族武装常年冲突不断。2006年期间,克伦军与缅甸军队共交战1383回合,平均每天交战4回合;克伦军共伤亡89人,平均每4日伤亡1名士兵,缅军共伤亡1509人,平均每日伤亡4名士兵。AFP / FRANCIS DERON

缅甸军阀,大毒枭坤沙的武装部队中也征召了大量的童兵。1989年,坤沙控制了整个金三角80%的毒品贸易,1995年,坤沙对缅军宣战。Thierry Falise/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2001年1月,在缅泰军警围剿中,“魔鬼娃娃”路瑟·托和琼尼·托率领14名部下向缅甸政府投降,13岁的两兄弟举起小手走出丛林,结束了这支军队5年的战斗历史。这对孪生小兄弟领导着一支名叫上帝军(God Army)的克伦族解放军小分支武装,在丛林里靠食野果、饮山泉,与缅甸政府军展开游击战。图为1998年3月1日,路瑟·托和琼尼·托正在做游戏。 Thierry Falise/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2000年1月,10名上帝军士兵还穿越边界,突袭了泰国一家医院,挟持大约800名人质,最后是由泰国派出军队攻入医院,降伏了在场的上帝军成员,人质才安全撒离。 图为1998年3月1日,上帝军一名12岁的士兵正在训练。 Thierry Falise/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2003年3月1日,缅甸北掸邦军一名童兵正在抽水烟。许多童兵甚至因为不适应战争而染上了毒瘾。从2012年开始,176名儿童和少年脱离了缅甸军队。但是在独立武装中,仍有不计其数的童兵正在服役。 Thierry Falise/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除了内战,宗教冲突也是儿童参军的主要原因之一。图为2009年6月17日,索马里Tarbunka地区,索马里伊斯兰叛军在街上巡逻,周围政府军与叛军正在激烈战斗。

2002年1月3日,菲律宾马拉维,莫洛伊斯兰解放阵线的童兵正在接受训练。Patrick AVENTURIER/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2008年9月17日,菲律宾棉兰老岛,莫洛伊斯兰解放阵线的童兵正在接受训练。这些童兵经常被指派派与政府军交战。AFP PHOTO/ARMED FORCES OF THE PHILIPPINES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常年会对男性青少年进行军事化训练,以方便与以色列作战。图为2000年7月24日,加沙地区,巴勒斯坦青少年正在手持木头枪进行队列训练。 JAAFAR ASHTIYEH;

2001年7月22日,加沙训练营,参与受训的青少年“士兵”正在接收拆枪训练。 AFP PHOTO/Jafar ASHTIEH

独裁政府也钟情与针对未成年人的军事训练,以体现其“后继有人”。图为1998年3月16日,一名伊拉克儿童在训练营中尝试用火箭筒瞄准美军“目标”。

1999年,利比亚的黎波里,一所初中正在进行军事训练。Yves GELLIE/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然而独裁者卡扎菲的美梦并没有持续多久,图为2011年7月12日,利比亚米苏拉塔,一群男孩正在帮助抵抗军维修枪支。 REUTERS/Thaier al-Sudani

时至今日,在抗击暴行的前线中,仍然有童兵是身影。图为2013年7月9日,一名14岁的男孩在叙利亚与政府军交战。 REUTERS/Khalil Ashawi

2007年2月6日,来自58个国家的代表在法国首都巴黎签署《巴黎承诺》,承诺全力阻止征募和使用童兵。尽管使用童兵是违反战争法的行为,但时至今日,在全世界武装冲突激烈的30多个地区,儿童仍然难逃被强行征召的阴影。图为2014年6月23日,伊拉克摩苏尔,基地组织正在征召儿童兵。 AP Photo

2014年6月6日,美国纽约,联合国召开了关于童兵问题的特别会议。在会议中,歌手Emmanuel Jal发言并演唱了歌曲。作为前童兵,他以个人的悲痛经历呼吁国际社会对于童兵问题予以更大关注。时至今日,在索马里、苏丹和伊拉克的等战争冲突激烈的地区,童兵们仍然被视为任意宰割的对象。Mike Coppola/Getty Images/AFP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图说】童兵噩梦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382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