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微博逐客令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26,星期三 | 阅读:1,497

双微大战,风云再起。

被形容为“微博大刀霍霍向微信”的檄文,由@刘新征起草并于昨日傍晚向关注者散发,“旧事重提,提请还在利用微博推广自己微信公众账号的大号们小心,希望小伙伴们还能一起愉快地玩耍,这次先是狙击点杀,然后才是扫射。”

“用词很恐怖呢”,虎嗅网偷偷嘀咕。

到底有多恐怖呢?且看微博认证为“用户运营”的@刘新征稍后所说,“明天中午12点前如果账号没有清除掉公众账号的推广(包括背景图、粉丝服务后台、微博正文引导等)将面临禁言和封号的可能。欢迎相互举报,鼓励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私信@微博管理员即可。”

这份获得@互联网那点事、@新浪第一互动等移动互联网业界大V转发的逐客令,第一时间即在业内引发强烈反响,微博屏蔽微信早已有之,但这一次“旧事重提”,不管是遣词造句还是具体措施,看上去都有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味。

在互联网专栏作者“老铁”看来,“微博终于向‘吃里扒外’的大号们痛下杀手”实是出于无奈,“一大批营销账号通过微博舆论场纷纷将用户转至微信中,则是加速了用户对微信信息的依赖,对微博而言无非是落井下石之举…微博账号运营者一边在微博中获得名与利,一边又暗度陈仓把微博用户导入微信中,且将微博内容也复制微信账号中,这真是动了微博的根本。”

不过,他在百度百家专栏文章中还是认为,“虽然微博有一万个封杀微信的理由,但真正做起来其实并无太大意义”:“其一,微博大号对微博是香饽饽对微信则不同…相比微博,微信更追求信息的深度…两个平台内容方面各自的侧重点还是不同的;其二,微信已经具备了内容原创能力,微博内容狙击微信意义不大。”

“虽然这是新浪的权利,但可能也说明微博快完蛋了”,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连岳岳岳岳岳一声长叹,“互联网真是残酷”:“几年前,新浪微博的老沉还意气风发,口气非常雄壮,现在他自己都走了。微博靠封杀微信之类的举动,试图挽回败局,心情可以理解,效果嘛…哈哈哈。”

这么做会引发哪些逆反情绪,@刘新征应该早就心知肚明:“上周,我们启动了一系列策略,禁止用户在微博上推广微信公众账号,引起了大量的讨论,我留意到了其中的一些比较集中的批评信息,比如此举阻挡信息流动、有悖互联网精神、干涉用户自留地等等。”

既然有这些问题,为何还不忌讳众怒?

这在今年4月份那篇“旧事重提”文章里有说明:“我想解释一下。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基本价值观与护城河,微博的基本价值观和护城河是什么?以一个微博老员工的理解,微博的基本价值观是鼓励每个个体就任何事情站在个人立场参与发言或者参与传播,激励促进信息公开传播,增加社会透明度,而微博的护城河就是基于此理念打造出的中文网络首屈一指的内容生产平台与内容传播平台。而微信公众账号(请注意,不是微信这个产品),既违背了微博的基本价值观,同时又有可能伤害到微博的护城河。”

微博与微信两种传播形态区分,被@刘新征以“价值观相反”重新定义:“微博一直在联合互联网的所有环节,打造一个公开的内容体系,微博支持一切分享,无论是站外优秀内容输入到微博,还把微博的优质内容输出到站外…而微信公众账号的价值观则完全相反,对外表现出的,完全是一个黑盒子…一个能够反映此特点的有趣例子是:当微信公众账号被封禁的时候,他们只能来微博来抱怨。”

此言不假。深受微信之扰的@传媒老王,昨晚还在转发中国青年报上月报道以泄心头之恨,“‘传媒老王’在微博上是101万粉丝的大V,其运营者王志勇有一天在微博上抱怨:‘我没有在微信开设公众账号,但是在微信公众账号里搜索‘传媒老王’,一下子出来8个,个个都盗用我的头像,我该怎么办…记者在微信公众账号上搜索发现,的确有8个‘传媒老王’的账号,其中7个账号使用了和微博‘传媒老王’一样的头像和名称。且不说识别哪一个是真正的‘传媒老王’,这8个公共账号之间都难以分辨。点开这些公众账号发现,有一些公众账号在发布自己整理的内容,还有公众账号在发布笑话集锦。”

正因微信对诱导分享打压,以及朋友圈熟人社交忌讳,微博反而成了微信公众账号宣传的优秀平台,目前那些风靡朋友圈的微信公众号,第一批关注者多数就是从微博转移而来。目睹微信公众账号把用户一批批吸引走,然后只留下杂草丛生一片荒芜的微博,@刘新征无法容忍,微博团队也无法容忍:“在一个不断激励优秀作者,帮助提升传播能力的平台,其中部分用户利用站方的这种善意,不断伤害站方,把站方用户引导至一个封闭平台。从生物学上,这叫寄生,无论这些寄生行为是否能够对寄主造成致命伤害,寄主都应该提高警惕,并尽早采取措施。”

正因如此,在《为什么要禁止推广微信公众账号》一文中,@刘新征尽管极力保持平和的说理态度,但还是流露出对微信公众账号模式的鄙夷,“微信公众账号就媒体传播形态而言是逆潮流的,它在本质上,是一个移动端的RSS阅读器,它的传播形态是缺乏社交基因的,单向度的”:“它目前的成功完全得益于寄生在一个极其成功而强大的移动私密社交产品上,或者简单地说,是在一个私密社交平台上建立了一个缺乏社交基因的阅读产品,因为微信公众账号是缺乏社交基因的,也就是说它是一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产品,甚至这个‘酒香’这个属性都若有若无,所以它的用户获取成本相当高昂。比如在各个渠道张贴公众二维码的形式,比如各种账号结成联盟互推的方式,来获取用户。”

@刘新征举着喇叭的“演讲”过程中,认证为“移动互联网分析师”四通利方员工@来去之间插了一句,对@刘新征所说的“点杀”和“扫射”稍有校准:“主要针对部分‘微商’即用诱导方式做营销的帐号会加大处理力度,11月份针对这些营销号发的电商链接采取封禁,然后他们营销方式改成发二维码了。”

说到快结束时,@刘新征有些动情了,“还是那句话,对微信而言,媒体这个生意价值太低风险太高不值得一做,对微博而言,那是立命之本”:“我们禁止在微博上推广微信公众账号,完全不意味着我们对这些用户抱有任何敌意,相反,我们会继续加强整个互联网内容平台优秀作者的挖掘与推荐,我们会继续把他们创造的优秀内容传播到整个中文互联网,我们会让作者们通过优质内容的生产与传播获取合理的收益,共同改善中文互联网的内容生产与传播生态。”

没有人比我们会更重视作者/传播者/阅读者的感受,所以我们愿意继续倾听你们的批评——多么坦率直接严厉粗暴都行”,既然话都放出去,那么@Fenng自是毫不客气,“对手根本不是微信,蠢货”:“新浪微博负责商业化的团队是我见过最傻逼的团队。互联网那点事儿的利润估计都能占微博净利润的百分数了,这帮傻逼还一边忙着给明星和营销号免费导粉丝,一边忙着打击微信呢。”

这条保留至今的微博,获得了@刘新征回应,“对手当然不是微信,虽蠢,但还没蠢到这个地步”:“傻子才会把一个个头是自己几十倍的人当对手呢,觉得别人会这么蠢的,大概以为别人和自己一样蠢。加人微信的时候,经常被问:你们也让用微信啊。真是愚不可及的人类。”

相比而言,@MicroConan的回应虽然看似云淡风轻,但实则波涛暗涌深不可测:“自从看到博主拿到腾讯的投资以后,感觉博主说话字字珠玑,哼。”没错,@Fenng所在的丁香园9月刚获腾讯7000万美元投资,怀疑他嘲笑微博团队是暗地为微信说话也不足为奇,不过依据这位微信公众账号“小道消息”出品人一贯秉性,纯粹是出于对微博商业运营理念的不屑也未可知。

但是,眼下微博团队正谋划出路,日后与@Fenng成为竞争对手也不一定。

认证为“微博常务副总经理”的@曹增辉,昨夜接近凌晨一点还在兴奋地畅想,“3w多医生,每天2w多活跃。微博上医生提供服务这档子事,基础活干了不短时间,看样子年底的时候厘顺了可以发力了。”被提醒的“爱问医生互联网医疗服务分析师”@左龙右鲤也表达了类似愿景,“微博第一次繁荣是在PC互联网时代,通过大V实现的,现在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比流量重要,愿意付费粉丝比用户重要,一个医生有1万愿意付费的粉丝,他的价值不见得比有100万粉丝,但不愿意付费的大V价值小吧?移动互联时代,垂直整合也行会给微博带来二次繁荣。”

而且,也在昨晚凌晨,@左龙右鲤就对@Fenng的质疑有回击:“丁香园不少医生都跑来新浪爱问医生注册了,微博对医生的吸引力还是比丁香园要强,医生可一点都不蠢。微博的对手到底是谁?”

商业角力猜测,总是难以避免。

由微博屏蔽微信,@钛媒体自然而然想到快的与滴滴互掐,因为这两对矛盾同时指向两大巨头——阿里与腾讯:“快的与腾讯入股的滴滴是竞争关系,而其靠山阿里与腾讯也是死对头…新浪微博为阿里巴巴投资,微信为腾讯产品…”其所转引的@墨白Mobile观点,被视为用户心声而获点赞推荐:“这就是阿里系对微信封杀快的的强硬回应,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咱就别说谁不道德了,彼此彼此,趋利而行,所以啊,360,腾讯,百度,阿里,还有更多的互联网大咖,你们干仗,打官司,是你们为了各自利益而做出的决定,咱就别绑架消费者了。

财经网所转载的驱动之家分析,则是直接在标题将猜测坐实,“新浪微博或禁止用户推广微信公众帐号,因微信封杀快的打车”,理由也是基于投资考虑,“微博是有阿里大笔投资的,这是要为快的报仇的节奏吗?”并且,驱动之家还在预测,“看上去,微博自己还在挣扎”:“一方面对于微博的微信推广已经忍无可忍,另一方面又在犹豫是不是要真的痛下杀手。”

所以,凤凰科技在引用分析时,就直接认为这是“阿里系和腾讯系封杀大战升级”:“因为腾讯封了快的,快的又是阿里的,阿里又是微博大股东,阿里又没什么可以封腾讯的,所以让微博禁了微信?好复杂…”

不过,@刘新征并不认同这套说辞,这位卖萌的产品经理一边辩解“不经人提醒,还真没想到快的这个梗”,一边提醒“还有没截屏的么,我要删啦”。

他自称也是后知后觉,猛一回头才发现误入巨头混战 :“发之前没看新闻,没承想和快的扯上关系了,瓜田里弯腰提了个鞋,被说成是偷瓜的了。总之呢,微信和微博是两个形态不同的产品,双方都不会以对方为竞争对手,在抢夺用户时间方面所有App都有竞争,但恶意营销是共同敌人。该处理的会处理,但弯腰真是为提鞋而不是偷瓜。”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微博逐客令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3875.html

分类: IT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