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徐徐晓之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2-2,星期二 | 阅读:1,557

tumblr_nfwuusV4df1qmdoklo1_500

朱明国被中纪委带走的那个上午,广州白云机场数量客机一度出现延误。

上周五晚间来自“侠客岛”的爆料,次日清晨获得新浪、搜狐和凤凰三大门户网站一致推荐,“此次朱明国落马颇具电影镜头感:今天上午,原本计划至外地出差的朱明国,在广州白云机场被纪委人士带走。或许因此,今天下午,广州到北京的飞机有些都出现了延误。”

“哪条线上出事儿的还不好说”,这是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对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落马原因的含糊其辞:“他今年在海南休假时,当地接待的人谈到朱明国,都说‘问题太多’,‘据说当时是为了保护他才调离海南’。但问起具体事情,却都欲言又止。不过,‘女人的事应该是必须的’。”

即便是临近年底“九天内三名老虎落网”,在新浪专栏作者王海涛看来也是——“毫无新意”。

那些媒体嚼过的细节,在王海涛这都没味道:“无新意之1:上午正常下午落马没新意;无新意之2:省部级官员落马没有新意;无新意之3:前政法高官落马没有新意;无新意之4:口碑好的官员落马没有新意;无新意之5:政协主席落马没有新意;无新意之6;‘有作为’的官员落马没新意;无新意之7:倡导廉政的官员落马没新意。”

相反,这份获新浪首页推荐的专栏文章,套用电影《恐怖游轮》的叙事结构,倒是假设出了一个颇具新意的反腐场景:“当越来越多的‘落马’没有新意,你是否会怀疑,那些落马的人,几乎就是同一个人——他们都曾经努力奋斗,他们都在党旗前念过同样的誓言,他们沿着同样的道路升迁,他们又以同样的方式坠落…如果你要问为什么会这样,我推荐你看一部电影——《恐怖游轮》:主角洁茜,在游轮上看到了很多尸体,每一具尸体,都是她自己——她已经‘死过很多次’。原因是,她已经死了,却想违背自然规律,恢复失去的生命。作为一个死去的灵魂,她一次次徒劳地挣扎;她的死亡一次次重复,甚至她举起的枪,对准的就是她自己。最后,船上堆满了她的尸体…”

可是,落马的毕竟是朱明国,他的那些“有作为”,尤其是对乌坎问题的处理,还是给不少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虽不令我吃惊,但还是为之惋惜”,这是媒体人章文在微博上所秉持的态度:“他在汪洋主政广东期间分管政法工作,以开明方式妥善处理了乌坎事件,且在主持广东社工委工作期间,推动出台了促进NGO发展的政策。相比保守的贪官,我同情开明的贪官。后者毕竟推动了社会开放与进步 。”

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亦有相似之叹:“广东朱明国被调查,内心受到很大震动。因为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位很开明、很能干的领导干部。类似的还有。应当说,我肯定不属于对官员腐败会低估的人,但尽管如此,诸如此类的案例还是超出我的想象。是认真检讨这个体制的时候了。”

不过,“以他曾掌管琼渝粤三地政法最高权力的履历来看”,@石扉客2014即便也认同“朱明国的官声甚好,以乌坎事件处理最为外界称道(当然这事朱主要是传递汪洋的决策)”,但还是必须指出,“最近一年来的传言也不少,在中国语境下的宦海中…朱明国恐想洁身自好都无可能,最后以此收场,也不是他一个人的悲剧。”

慢慢才知道的不止这些。

那一晚,微博上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关心的,不是如在迷雾的官场落马高官,而是一位年逾六旬的女作家徐晓的“失踪”。

得知消息那一刻,平素一向缄默温和的@刀尔登,以几近失态的方式破口大骂:“徐晓被‘带走’,罪名是危害国家安全。——这个狗日的国家的每一分安全,就是我们的每一分危险。”

以徐晓《半生为人》一书中的句子,婉转表达关注心迹,成了许多同道者的下意识之选。@蒋方舟、@晶报、@思想聚焦选择了同一句话:“当生活把你抛进火坑,你不得不在里面时,根本谈不上什么坚强和勇敢。你有的不过是活下去的本能,别人所能承受的你也同样能承受。

旧文重发,暗中声援。《弱者的胜利——<半生为人>读后》,高尔泰两年前为南方周末所撰之文,那一夜再度成为朋友圈刷屏热文。

一片心照不宣的哀婉不解声中,@南方人物周刊前日转引港媒消息,直接道出事实原委:“11月26日,内地知名作家、财新传媒文化编辑徐晓被北京警方带走,理由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徐晓是内地知名传媒人,曾与北岛等人一同创办著名诗刊《今天》。1975年,她曾因被控参加‘第四国际反革命集团’罪名入狱。2005年4月,徐晓出版自传体散文集《半生为人》。”

时隔39年,再次被捕。

 

凤凰网文化频道也在前日刊出2013年7月谈话稿,其中被描黑的一个段落,读来不免令人有所联想:“记者:书里写:有天夜里有人喊你去楼下听电话,然后你就入狱了。徐晓:其实当时大概在我入狱半年之前就有一个人告诉我说,你被人盯上了。记者:整个经历对你来说代表了什么?徐晓:我觉得这种经历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它都是一个痛苦的经历,如果你把这种东西给它稀释成一种调侃,甚至是一种酷的行为,或者是一种值得炫耀的东西,我觉得很不合适。它永远给我带来一种痛感。也正是这种痛感让我还有勇气说真话,拒绝我该拒绝的东西。”

@阿花的伊萨卡岛一边哀叹“我们的朋友圈快要消失一半了”,一边诘问“她骨伤未愈,年过六十,我们这些读读书写写书的人有什么能耐危害国家?这个国家值得我们去危害吗?”同为女作者,@绿妖绿妖与阿花有相似之惑:“如果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六十岁的老太太都能以涉及‘国家安全’罪名刑拘,谁还是安全的?”

被“带走”原因不明,流传的说法是与立人图书馆有关。

“很久以来的感受,尽管说了要得罪人”,就在同道者抱团取暖之际,@UT军张却有几句直言不讳的话要说:“你看北京平常大街小巷出租车里都是高谈阔论政治的人。但是一到真正需要冒风险付代价做政治表达和抗争的时候,基本上就都怂了,远不如广州等地 (至少近20多年如此)。而在上海,基本上大家就直接回避政治、拥护政策,装都不装,直接认怂。”

对于@UT军张所提出的,“帝都文化 vs. 魔都文化:伪政治化的政治化 vs. 去政治化的政治化 ”,@叶恭默看上去是深表认同,“也说句得罪人的话。每有同道被捕,我看到泛北京文化圈内人的呼吁,大抵是通过忆旧,把对方描绘为一道德楷模,惊呼哀叹这么好的人都要抓。政治行动是对权利勇敢的行使和争取,不敢堂皇赞同因义受难者的主张,直斥迫害的无耻,无疑是在消解正气和勇敢,强化恐惧和无力感,并不值得称道…比如刘苏里夫妇,要维持一盘生意,哀哀切切的呼吁下某某回家,维持点关注,还可以理解。那么多因为批判而成名的大腕,还玩这一套拿私人情谊混淆公共正义的小聪明,实在太令人鄙视了。不过他们赖以成名的批判,也大抵是隔靴搔痒,为党分忧。”

宋志标在个人微信号“旧闻评论”中,也表达了与@叶恭默相似看法:“最近有个印象,圈子正在成为某些人士的‘消音器’,尤其在北边那些个圈子文化盛行的人群中。那些进去的人,是因为他们的主张与做法,还是因为他们是‘一个好人’或‘一个值得怀念的人’?事情发生后,圈子里的人究竟所为何事?是负责了‘捉住’以后的的压沉,成全了完整的扑灭流程,还是真的所行了自诩的爱护?这真是一种奇特的现象,多少年来,亏了多少人,现在逐渐成形明朗。”

如何谈论徐晓才妥当得体?就在右派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为此争得面红脖子粗的时候,左派的围猎行动却仍在继续按步骤有秩序地展开。

继嘉兴日报评论员王垚烽之后,他们又盯上了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

上周四,这位风头正健的年轻评论员在微博澄清,“友人提醒说:小心,夹头大校几条疯狗这几天集中咬你。我说,淡定,能咬我啥?不嫖不赌不胡说不做亏心事,连女学生手都没碰过。足够阳光自信。几条疯狗废寝忘食翻我微博找材料构陷,最后兴奋发现我一条微博提到‘盲人中国梦’,说我攻击中国梦。这些蠢货也不查下,那天新闻联播报道了一个盲人谈他中国梦。”

所谓“夹头”,所谓“大校”,指的正是@司马南与@戴旭。

对曹林的围攻兵分两路,一路是查找过往微博言论的蛛丝马迹,试图像寻找王垚烽微博言论那样,就地把曹林拉下马。真正有杀伤力的还是后一路,前日,@吴法天故作悲伤地宣告,“最近我们潜伏在媒体界的一位同志不慎暴露了,不是敌人太狡猾,而是队友太猪了”:“他密报的一篇文章被我们自己人翻出来,各种挖掘,往伤口撒盐。我们已经尽最大努力抹去原文,让他辟谣甚至扬言起诉还是没用。除了人大某叫兽声援他,公知圈一片观望,看着我们自相残杀!亲者痛仇者快啊。他的牺牲令人扼腕。”

在一篇名为《西方国家对中国媒体人的微渗透》的简报中,印有曹林名字以及邮箱地址,内容则近似舆情搜集式汇报材料:“以‘学者培养计划’培养亲西方学者这些学者在媒体上往往都较有形象力,如贺卫方、刘军宁、茅于轼、刘瑜、张鸣等等,多是媒体追捧的‘学术明星’,开着各种专栏,价值观上亲西方。通过‘学者培养计划’后会更加亲近西方,在媒体文章中习惯性地批判中国体制和传播西方的宪政民主观念。”

而@司马南则从文中另一句话——“外交部曾组织中国知名媒体人陈小川、白岩松等与西方媒体人交流,起到了不错的公共外交效果,应该多组织这种活动”——又看出另外的端倪,因陈小川为中国青年报总编辑,于是他还是认定曹林难脱嫌弃:“看上去,这个曹林似与中国青年报还是有些关系的 ,这种故意不提陈小川所在的中青报,用知名媒体人来替代的非赤裸裸然软绵绵肉挞挞的超级马屁手法,另外一个曹林(@中青报曹林2 )想不到也如此驾轻就熟。”

读完,@胡锡进默默在下方点了一个赞。

但是,文中被点名的亲西方学者@张鸣并不相信是曹林所为,“这帮人拼命把帖子转给我,要我回应,我一看就是假的。”曹林也是断然予以否认,声称“这些疯狗已经卑鄙龌龊到了极点”,并在前日再次做出声明:“最近有人造谣,把一篇题为《西方国家对中国媒体人的微渗透》的文章署上我的名字在网络传播,并对我进行诽谤攻击,严重侵犯我的权利,我已截屏保存相关证据,保留诉讼权利。”

这个周末的舆论场上的确热闹非凡,徐徐晓之后知后觉的还有“少年不可欺”事件。

围绕90后CEO余佳文的争议还未散去,又有一位90后猝不及防地闯进舆论视野。

依据南方都市报今日报道,“从11月29日晚开始,由此而生的一则名为《少年不可欺》的维权帖火了。发帖者为一名19岁的网友NIKO EDWARDS。帖子称,两大互联网品牌优酷和陌陌涉嫌通过欺骗手段,抄袭其‘拍摄地球’的创意。一边是草根作者,一边是互联网巨头,关于保护青少年创意和维权意识的话题很快就在网上引发讨论。”

夹杂着对视频巨头的不满,对才华横溢少年的怜爱,起初,舆论场上几乎是一边倒的声援。

依据上海报业集团旗下新媒体项目界面追踪记录,“这篇文章在社交平台刹那间如病毒般蔓延开来”:“文章发出一小时内,《罗小黑战记》作者@MTJJ和青年作者@张皓宸分别转发这条微博,表示自己也有过被抄袭的经历…两小时后,网络红人@留几手和暴走漫画主编@王尼玛也纷纷加入声讨优酷和陌陌的阵营中…昨日下午1点50分至两点,事件中的两大互联网公司优酷土豆和陌陌科技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分别贴出了对此次的公示。其中陌陌已经将该视频从所有视频网站上撤下,并作出道歉…接下来是一波峰回路转,它又一次教导我们:别在网络上跟着别人一边倒地骂人。因为在两大公司道歉以后,若干聪明且记忆力好的围观群众跳出来表示,Niko本身也是一个抄袭者!”

于是,本着“谁最能利用和煽动人性,谁就能得到话语权”的揣测,微信公众号“WhatYouNeed”阅读数过10万的文章即认为,“‘少年不可欺’,成功地把大多数同龄人耍了一遍”:“首先,我们不妨思考,整一个事件,有广告的性质吗?有。推文里,陌陌这个词多次强调出现,而且广告视频也被放在文中,直接就方便了各大愤怒的学生或群众观看,而且还是主动去看…第二,文中指责的,主要是直接剽窃创意的优酷制作方,陌陌作为一个委托拍摄方,最后完全可以通过道歉和赔偿解决事件,而不伤害到自己…第三,这件事能在24小时之内,迅速发酵至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人讨论和关注,本身的效果已经非常显著。有人说,最高明的营销是你看不出这是否是营销。”

在义愤填膺与后知后觉混合的情绪中,今年双十一期间的另一桩类似案例也被大量提及:“设计师吉承状告阿里巴巴全体员工着装羽毛T恤是山寨她的设计。公众舆论普遍在面对‘恃强凌弱’事件时会站在弱势的一方,但当其中的很多人最后看到吉承的羽毛T恤也是‘借鉴’其他设计师的风格以后,最终尴尬地选择了沉默。”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徐徐晓之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411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