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真的从气候谈判的搅局者,变身成全球减排先锋了吗?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2-2,星期二 | 阅读:1,192

美国真的从气候谈判的搅局者,变身成全球减排先锋了吗?

中美都需要一张能够把酒言欢的谈判桌,此刻,节能减排是最佳选择

11月21日,习近平与奥巴马发布中美减排联合声明之后的第9天,2014中美清洁技术对接会在北京举行。借着联合声明的东风,清洁产业的投资和技术对话显得非常振奋。

中美联合声明提出,美国2050年要在2002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目标,而中国要在2030年左右达到其碳排放峰值,并且提出将在同一年把非化石能源的占比提高至20%。对全球节能减排来说,这几乎是一个意外的大喜讯。

节能减排的前景,是否就此凯歌高奏了呢?清洁产业又会迎来怎样的明天呢?

从鲜花和掌声中略微清醒

人们纷纷展望:联合声明将给2015年的巴黎气候谈判带来重大突破的希望,赞许之声此起彼伏。似乎,全球节能减排、应对气候变化的重大突破,已经在地平线上若隐若现了。

可是细观联合声明之后的舆论态势,很是耐人寻味。

印度在第一时间表示:无法仿效中国做出减排承诺。这毫不奇怪——印度基于自身发展需要,一直在要求更大的减排空间。

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和欧盟委员会主席荣克对此表示:“欧盟领导人曾号召其他国家尽快提出各自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我们很高兴看到这一倡议如今得到了回应。”他说的倡议是《2010年气候与能源政策》,其中提出到2030年温室气体的排放要比1990年减少至少40%,可再生能源占欧盟能源使用总量的40%,能源效率将提高至27%。

然而,并没有太多来自其他方面的评论,将中美此举与欧洲减排承诺的示范效应联系在一起。欧洲希望发挥其领先优势,在清洁能源、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奋力博回话语权和影响力,却受限于自身经济的困境、和其全球影响力的相对降低。

随后,奥巴马政府又在柏林捐助国会议上宣布为联合国的“绿色气候基金”捐出30亿美元。西方舆论开始出现一种声音:奥巴马将中国带入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行动中来。潜台词是:美国国内外的清洁政策,驯服了一个“坏孩子”。

然而美国真的已经从气候谈判的搅局者,变身成全球减排先锋了吗?

联合声明发表后的第一时间,刚刚在中期选举中掌握了国会的共和党,就直接表达了强烈不满。对于计划捐给“绿色气候基金”的30亿美元,有望成为参议院拨款委员会外事行动小组委员会主席的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兰汉姆说:“我认为现在是很难批准这笔拨款的。”

从事对冲基金业务的亿万富翁汤姆·斯泰尔和其他环保组织,在此次中期选举中出资8500万美元,支持重视环保的民主党人,但国会还是回到了共和党手中。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国际气候政策项目主任杰克·施密特表示:“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获胜,都没有人支持气候变化改革。好在总统有许多办法绕开国会推行深度减排。”事实上,正是凭借清洁空气法案和行政手段的力度,奥巴马在国内政治中取得了几场绿色战役的胜利,包括限制燃煤电厂的碳排放量。然而共和党的强硬反弹已经咄咄逼人。即将担任参议院多数派领袖的米奇·麦康奈尔,来自美国的煤炭主产地肯塔基州,他宣称“将在煤炭问题上与他(奥巴马)一战到底。”

除了一场激辩,人们无法准确预言美国国内政治将会给出的下文。

奥巴马,这位以绿色的政治形象摘取了诺贝尔和平奖的美国总统,将如何在离任前一年多时间里面对这一切狙击呢?

与此同时,对中国宣言目标的质疑也在发酵。中国是严肃的吗?中国能完成这样有雄心的目标吗?

经济增长的“新常态”是大幅减排首先要面对的宏观背景。在基础数据和方法都尚显缺乏的中国,还在经历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中后期,无论人口增长还是产业状况都还充满不确定性。有很多理由,足以让人对中国的减排前景缺乏信心。

于是,人们不难从中美联合声明的鲜花和掌声中略微清醒——无论中国还是美国,要想实现这样的宣言目标,都意味着一场艰苦的战役,并非易事。

那么,为什么习近平和奥巴马在此时鸣响了这样一记礼炮呢?

一张可以把酒言欢的谈判桌

谁都知道,香港、南海问题、网络攻击等才是两国首脑心上的结。应对气候变化和能源成为众所瞩目的上升话题,恰恰说明中美在其他战略问题上达成新共识的空间不大。气候和能源事务在两国关系中的政治色彩,比以往更为浓厚。

正如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在APEC会前所说,“中美在军事发展、网络攻击、南海问题、公海问题等方面,实际上不可能取得任何实质性的、大的进展。在这些问题上,两国政府能够期待的,也只不过是使得关系不要恶化,同时继续改善在香港问题上尖锐对立的气氛。因此,中美在金融方面、某些国际安全问题上的合作,以及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就起到一种非常重要的、必不可少的补偿作用。”

2014年10月,IMF刚刚宣布: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奥巴马来华,除了捧出积极高调的减排声明,也前往美国驻华使馆进行了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磋商。而中国通过将APEC继续扩大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以此对冲TPP、ABC(Anybody but China)等政策对中国形成的压力。此次APEC之前,金砖银行和中国主导的AIIB陆续释出鲜明信号,人民币海外影响力进一步提升的态势更为明确。

在北京市民津津乐道于“APEC蓝”的那些日子里,中美两国的首脑一边笑脸相向,一边紧锣密鼓地操持着各自的谋篇布局。

此刻,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真实情景是:一个希望尽快完成自身的上升曲线、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另一个需要抑制对手、在亚太变局中争取主动。在美国第一大经济体地位不断被挑战、中美战略矛盾加深的过程中,气候和能源合作成为难得的共识空间。也就是说,中美都需要一张能够把酒言欢的谈判桌,此刻,节能减排是最佳选择。奥巴马离任前一年多的时间里,中美关系首要的需求是管控分歧、扩大共识。

出现于2009年的中美清洁能源合作项目,已经建立数十个示范合作项目,内容涵盖清洁煤、智能电网、核电、能源、金融等等几乎所有的清洁能源的业务方向,其中核电、清洁煤等尤其引人关注。

2013年4月,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中设立了气候变化工作组。此后一系列密集的会谈引人注目。即使全球多边谈判框架依然难以取得新的突破,中美之间的清洁技术合作还是会不断前进、深度和广度不断得到延伸。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排放增速最快的国家,更重要的是在新兴经济体中扮演重要角色,正在向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发起冲锋,并且遭遇了空前的环境危机,急需扭转增长方式。

而奥巴马基于对清洁发展这一政治目标的偏好、基于摘取诺贝尔和平奖的国际形象,也基于页岩气革命给美国提供的可能性,双方都有动力、有实力、有理由来下好气候变化这盘棋,为自己争取主动,也为两国争取一个政治意义上的战略合作空间。

即便是奥巴马离任之后,只要这样的战略关系格局依然存在,中美在节能减排问题上就拥有扩大合作的真实动力。目前共和党对节能减排目标的抵制,更多基于国内政治利益的博弈,一旦共和党重掌白宫、面对国际政治的全盘考虑,它将同样面对奥巴马今天所面对的一切,必须在全球语境下处理与中国的关系。

2013年6月,中美两国就削减强效温室气体达成协议。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氢氟碳化合物(HFC)生产国,这个协定把温室气体中的HFC纳入了中美双边框架。人们固然看到了两个排放大国的携手自律,同时也看到了中美在事实上主导全球减排事务的态势。

HFC不会是第一个被纳入中美双边框架之内的应对气候变化关键目标。

不难预见:中国将以自己的方式,在UNFCCC(《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未来的谈判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但在这一多边框架下放弃“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对中国来说还需要时间。这一原则,是曾经让UNFCCC开启《京都议定书》时代的基础共识,也是今天谈判举步维艰的麻烦所在。

而在上述博弈格局下中美正在构筑的“新型大国关系”,已经可以、也需要绕开“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将节能减排目标统合于整体战略需要。对于中美来说,在联合声明宣言的减排志向背后,是真实的经济和技术合作、是巨大的战略需求空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比任何数字目标都要更加真切、有力。

因此,各怀心事的中美两国,为全球节能减排和清洁产业创造了空前的大好机遇。

撰文:徐楠(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副总编)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美国真的从气候谈判的搅局者,变身成全球减排先锋了吗?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414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