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威胁钦差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2-5,星期五 | 阅读:1,293

有一柄尚方宝剑在手,钦差大臣就可高枕无忧?

“你们4个敢动一下,我立马就把你们一个一个从这个窗户丢下去!”酒后,湖南衡阳一名副科级干部对当地纪委口出狂言;诧异,原来一向强势而神秘的纪委工作人员,也会面临如此突如其来的不测之险。事发11月23日的争端,本周二晚间经新京报新媒体介入后,舆论对此多有留意。

应是从该题材中获得启发,今晨,白纸黑字的新京报再度布下阵势,根据公开报道中梳理那些干扰纪委办案的例子,“近年来干扰各级纪委办案的情况并不少见,主要有恐吓、威胁、预报等多种不配合的方式”:“方式一:威胁…方式二:通风报信…方式三:包围、恐吓信…”

或许并不令人意外,但至少有新奇之感。

其中,为各大门户所看中的案例,出自去年中纪委原常委祁培文接受央视采访时所说:“中纪委在案件调查中遇到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承担了巨大的风险,‘安全问题的确需要考虑’…巡视组在地方还曾收到恐吓信,被威胁没有‘好下场’:‘我们在一个省里巡视,有人给我写信说,这个地方没有你做的事儿,玩一玩回去吧,你要是不回去,没有好下场’。”

口语化描述的极端案例,适合门户网站做标题所用,何况,又是第三轮巡视如火如荼展开之际,于是,今晨各大门户得以在首页一致推介。

在央视新闻会客厅栏目中,祁培文与主播李小萌侃侃而谈,新京报据此专门总结出“祁培文答六大疑问”,位列第一的正是一直盘绕舆论场头上想问又不敢问的问题,“问:巡视组是有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吗?答:不是。在封建社会,钦差大臣有尚方宝剑,有生杀大权,它是为封建王朝皇权服务的,跟我们现在这个制度有本质区别,我们采取的是一种对党内干部进行监督的制度,这个巡视组有了解权,没有处理权,更没有生杀大权,没有带尚方宝剑。”

是谁居然敢恐吓手握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在@明月松涛号看来,“其实答案应当是十分明白的”:“当然是来头不小的大贪官嘛,因为,如果是小流氓,那么中央巡视组又不是来打非扫黄的,二者本不相干,聪明且狡黠的小流氓绝不会自己傻不叽叽去撞枪口;如果是小贪官,则位低权轻根本不够级别,也用不着中央巡视组来费这个劲,二者同样是二股道上的车,撞不到一起去;如果是廉洁奉公的高官,自己屁股很干净,自然也用不着怕中央巡视组,身正不怕影子歪,更没必要‘脱裤子放屁’去多此一举!所以,经排除法筛选后剩下唯一的结论,也即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是位高权重且贪得无厌的某些高官了!”

不过,即便贪腐者真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鄢烈山也表示“我不同情钦差”。原因其实并不陌生,半缘行业半缘体制,这位南方报业老报人如此建言:“放开新闻管制,让千千万万愿当狗仔队员与扒黑侦探的调查记者去对付贪官,政府零成本,纪委工作人员无安全之忧。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巡视组的威力也的确是不可小觑,第六巡视组进驻中石化不到十天,即宣告“中石化油服公司总经理薛万东12月3日上午被带走调查”,但是,威力无边的同时,也有躲在暗处的风险。@没有翅膀的鹰2014之所以对威胁钦差不感意外,是因为他想起了一桩往事,“很正常,记得以前在广东就有个被干掉了。”

“被干掉了”,短短四字所指向的,正是一件悬而未决的疑案:“2000年,汕头迎宾馆发生大火,由于火灾中丧生的两人是正在调查一起严重违法违纪案件的纪委干部,其背景又是汕头‘骗税’案的大规模爆发时期,一时间,外界猜测纷纭…东南亚及香港媒体接连报道,其中流传最广的信息:有人故意纵火,毁灭证据,这一说法迅速蔓延。”

案发十余年过后,新华社旗下瞭望东方周刊杂志,还专门对此有过长篇追踪报道,“随即,公安部多名专家飞抵汕头进行火灾原因调查,其后,广东省公安厅给出的结论是,电子保温瓶未关电源所致…尽管相关部门曾多次做出解释,官方媒体也出来报道澄清:汕头迎宾馆大火并不涉及‘骗税’案件和其他官商,但是,时隔多年,关于这场火难的猜测并没有因此停息。”

多年之后记者重返案发现场,当然也不能给出多方均满意的真相,不过,从报道所透露的一个细节中,亦不难看出纪委查案的拉锯不易:“据《人民日报》2000年11月11日第二版报道,广东省纪委纪检监察一室副处级纪律检查员、监察员张正亮,办公厅主任科员周明同志在大火逼近房间的紧急时刻,把装有案件材料的铁皮箱转移到卫生间的洗脸台上,并拧开了水龙头。案件调查材料被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张正亮、周明同志却不幸被大火夺去了宝贵的生命…事后,中央纪委、监察部作出决定,追授在办案工作中以身殉职的广东省纪委干部张正亮、周明同志‘全国优秀纪检监察干部’荣誉称号。”

眼下,海军副政委马发祥中将之死,也一样被涂抹上了一层诡异的色彩。

依据一直追踪报道的财新网今日上午所跟进,“海军副政委马发祥中将11月13日因病去世,19天后的12月1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司令员吴胜利等出席告别仪式。”

可根据12月2日出版的人民海军报,马发祥之死似乎再正常不过,照例称呼其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照例有相关领导前往参加告别仪式,不过,财新网拐弯抹角想要透露的,并不如这些一如往常的事实,而是在正常下面所涌动的不寻常。

不寻常的第一处在于,“马发祥逝世19天后才火化,间隔时间较长”:“近年来常有在职将领去世的消息,如与马发祥同为副大军区级将领的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阮志柏,2012年5月13日因病医治无效于在北京逝世,享年62岁。5月17日,新华网即发布消息称,阮志柏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中央有关领导同志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和哀悼。”

不寻常的第二处在于,“表示哀悼,并对其家属表示慰问”的领导人不同往常,“比马发祥军衔更低的武警西藏总队司令员(正军职)郭毅力,2013年7月10日因突发心脏病因公殉职,终年56岁。7月16日上午,告别仪式在拉萨举行…《西藏日报》次日的文章称,郭毅力逝世后,习近平、李克强、俞正声、张高丽、许其亮、范长龙、孟建柱、胡春华、栗战书、郭金龙、向巴平措、郭声琨、令计划、帕巴拉·格列朗杰、张庆黎、热地、陈奎元、张阳等领导以不同方式对郭毅力同志逝世表示哀悼,并对其家属表示慰问。”

财新网的用心良苦,该懂的自然一望便知。@熊小默即有言,“海军副政委马发祥同志于2014年11月13日在北京‘因病’不幸逝世,终年61岁。我的感想:1、跳楼原来也是一种病;2、地心引力果然可以穿越时间,跳楼一个月后才报丧。”

念及短暂而易逝的APEC Blue,@李微敖一个人的默默自忖,更像是信息迷雾中的推理自救:“11月13日就‘因病不幸逝世’;12月1日,也就是18天后,才在八宝山火化…(APEC期间,八宝山暂停火化的时间是11月1日—15日)”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威胁钦差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4333.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