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资源民族主义”面临考验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2-9,星期二 | 阅读:1,793
盖达尔经济政策研究所政治分析师 基里尔•罗格夫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在主政克林姆林宫期间,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利用两大因素有效地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力:一个是高油价,在繁荣时期,这一好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另一个是爱国主义热情,他通过挑起地区冲突助长了这种热情。如今油价正直线下跌,这位俄罗斯总统能够单纯依赖于民众的爱国热情吗?

过去10年油价经历了两轮飙升:一轮葬送在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大火之中;短短3年过后又开始了新一轮。但上周油价从6月的每桶105美元跌至70美元低位,俄罗斯生产商肯定感受到了压力。

当前油价跌势使普京面临一个危险时刻。自他14年前首次担任俄罗斯总统以来,俄罗斯政府加大了对油气的控制,并增强了政府在金融业的作用。逐渐兴起的国有化浪潮削弱了投资激励,卷走了私人投资所需的资源。这并非没有先例:在资源丰富的国家,人们通常对国有化热情十足。但他们期待的是好处。

在普京总统任期的最初几年,他们没有感到失望。石油财富推升了消费,刺激了经济增长。其中多数资金通过市场渠道进行了分配。但第二轮油价飙涨却未能改善经济表现。2012年和2013年,当油价常常突破100美元时,俄罗斯经济却接近停滞。

投资不足导致成本上升,消费增长失去动力,石油财富只能通过政府支出进行分配。到本10年初,政府公共支出比上一个10年中期高出逾四分之一,其中很多流向社会救助、养老金提高、公共部门薪资以及军事开支。

这种方法有时被称作“资源民族主义”,我们以前曾看到过:例如在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统治下的伊拉克,或者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领导下的委内瑞拉。随着该政权将自己封闭起来,不可避免的要与西方形成对峙。

走上这条道路的政治家一般自我标榜为地区领袖,他们会挑起与邻国的冲突,这些冲突有利于利用爱国主义热情。海外冲突是国内合法性的来源。它们为镇压提供了借口,并把人们带入民族主义叙事(nationalist narrative)。公开的冲突目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冲突的延续。从这种角度来看,尽管要付出高昂代价,但毫无希望的战争似乎是合理的。

从软性威权主义(soft authoritarianism)过渡到极权主义需要3个先决条件:民众支持、精英阶层的默许,同时经济没有出现过快恶化。目前,民众支持是普京最大的优势。在经过一段时期的下滑后,据说他的支持率在6月跃升至85%。

这可能具有误导性:在威权体制下,这些数字极其可疑。公共讨论是在阴影之下进行的,民意调查也只是一种歪曲的反映。尽管反西方的情绪在加剧,但俄罗斯人的生活方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西化。两年前,数万人曾走上莫斯科街头要求实现现代化。

面对普京表面上的受欢迎程度,精英们失去了一些勇气。但对普京构成最严重威胁的是俄罗斯的经济,该国经济受到西方制裁以及油价下跌的双重打击。高压机制尚未完成,该国还没有完全闭关锁国。克里姆林宫正在犹豫不决,在人们意识到新的经济现实之际,要将冲突升级还是要缓和冲突。

但“资源民族主义”的逻辑是不可逆转的。一个不愿放弃掌控本国自然财富的政权是无法缔造繁荣的。而普京必须疏导俄罗斯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这意味着需要加剧他与西方的冲突。

作者为莫斯科盖达尔经济政策研究所(Gaidar Institute for Economic Policy)的一名政治分析师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普京“资源民族主义”面临考验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445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