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散户”来了

来源:网易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2-10,星期三 | 阅读:1,394

“散户”是中国证券市场中人数最多,话语权最少的一个群体。散户们解读股票市场的方式被彩民们借鉴,各式线图和“内幕”成为彩民投注最主要的依据。多年来,散户们在经历了过山车式暴涨暴跌,涨停套牢,泣血割肉后,依然相信“奇迹”存在。

1984年7月,北京天桥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1986年9月26日,中国第一个证券交易柜台——静安证券业务部开张,标志着新中国从此有了股票交易。图为1989年5月9日,上海静安西路工商银行证券交易部,股民手持股票讨价还价。当时的交易价格仅比面值多一点,到1992年5月,他们手中股票交易价格已上涨了数百倍。

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在上海浦江饭店正式挂牌成立,时任上海市市长朱镕基敲响开业之锣。第一任总经理尉文渊向人民银行借来500万元筹建上交所。当时上市交易的仅有30种国库券、债券和被称为“沪市老八股”的8只股票。图为刚开业的证券交易所。这时的股市基本处于疯涨的状态,也由此诞生了很多所谓的“百万富翁散户”的神话。于文国/CFP

相比较此时的中国大陆,完全市场化的香港已经经历了数轮股市危机的考验。图为1987年10月入,“黑色星期一”后,香港股市大跌,警方增派人手守卫证券交易所以防受到冲击。 Peter Charlesworth/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不久,上海开始摇号发放“股票认购证”,摇到认购证的散户在“只赚不赔”的市场中大赚。而随后股市宣布取消涨跌限价,上海民众陷入非理性的股票购买狂潮之中。图为1992年6月8日,上海市中心一家证券公司前,股民排队等待销售股票。金蓉/CFP

1990年代初,上海市西藏中路申银证券公司,由于当时的散户厅面积狭小,显示屏等硬件又不到位,许多股民只能爬上栏杆隔着窗户看行情。金蓉/CFP

作为经济开放特区,深圳也效仿上海执行了一些列股市政策。图为1990年,深圳,人们冲进交易所购买股票。张新民/CFP

1992年,8月9日时深圳摇号发售股票认购证,全市约120万人排队领号,各售表门前提前三天已有人排队。图为连夜排队等待抽签的股民,为防止插队,人们紧挨着席地而坐。 宋布军/FOTOE

8月10日早晨,500万张新股认购表抢购一空。没抢购到的大量民众涌向深市政府抗议。图为1992年8月10日,一名被挤出队伍的江西青年,他绝望地喊到:“我排了两天两夜呀!” CFP

为了弥补没抢到申请表的散户,深圳政府又增发了50万余张申请表,这一行为引起了更大的骚乱。图为1992年8月11日,深圳,警察试图阻挡冲击警戒线的人群。AFP

深圳“8·10”事件在事后调查中查出了大量徇私舞弊问题,10万多张认购证被内部截留,75名工作人员被处理。混乱过后,政府开始设立管理机构,制定法律以规范股票交易,然而这些留下漏洞一补就是将近20年,随后中国股市出现了许多光怪陆离的“奇案”,许多散户在这场豪赌中血本无归。图为“8·10”抢购风潮过后的广场上留下一地垃圾。CFP

与上海和深圳相比,其他城市的股票交易则更为原始。图为1992年底,自发形成的成都红庙子股市一条街。每天大量股民拥挤在红庙子街头以最原始的交易形式交换、买卖股票、股权证和有价证券。1993年底,红庙子股市一条街被取缔。 余坪/CFP

由于股票发行门槛极低,因此发行市场也非常混乱。图为上世纪90年代初,成都工益冶金股份有限公司发行“工益证券”一直没有正式上市,股民在牛市口贴起“大字报”。工益最终上市成功,贴大字报的散户们都大赚了一笔。

除了上市成功的,也有打着上市名义招摇撞骗的。图为1993年,成都股民买到了一支不能上市的“假股票”,损失惨重,于是股民们上街游行,要求解决问题。

1993年,深圳宝安集团通过二级市场举牌上海延中实业,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上市公司第一次进行收购兼并,双方为此争执不下,史称“宝延风波”。图为宝延风波中股民抢购延中集团股票。

1997年6月,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香港股市暴跌,香港政府被迫出手“救市”。图为1997年6月10日,香港居民要求政府赔偿股票损失、静坐示威的场景。Reuters

21世纪初,随着新一轮股市开放政策,抢购风潮再现证券市场。图为2001年3月1日,B股上市第一天,众多新开户的B股股民便赶到各个有B股业务的证券营业部,抢在集合竞价时以涨停板价格下单。

2001年7月23日起,沪深两市大盘一路下跌,北京一家证券营业部里,几位股民看着股市信息神情痛苦。

2003年,“非典”在中国东部地区爆发,中国股市低迷,散户们依然坚持到交易所看盘,期盼“奇迹”的发生。图为2003年5月27日,上海证交所,保安正在测量一名男子的耳温。AFP PHOTO/LIU Jin

为了拓展市场,中国国家领导人多次参观纽约证交所。左图为1997年,江泽民参观纽交所。右图为2003年,温家宝视察纽交所。AP Photo/Richard Drew

随着股市对外政策的落实,一大批实力雄厚的中国企业选择在香港、美国上市。图为2004年10月15日,中国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董事长李小琳及管理团队合影纪念。Dennis Ow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07年上半年,中国股市随着中石油等巨型国企的募股上市开始疯涨。图为2007年1月4日,济南一证券交易大厅,随着大盘的大幅上涨,一名中年妇女突然晕倒。120急救人员正在对患者救助。王晓峰/CFP

2007年,中国股市一路看涨,许多人在完全不了解证券的情况下纷纷加入炒股大军。图为2007年5月8日中午,陕西西安市小南门外一家证券交易大厅内,一位僧人拿着“自然人客户证券交易协议书”等资料,在柜台前办理相关开户手续。赵彬/CFP

为了刺激开户,券商也给出了许多优惠政策。图为2007年5月28日上午,北京,北师大附近的某证券公司散户大厅开业,该营业部承诺给今天来开户的前20位顾客每人赠送一桶食用油。林晖/CFP

2007年4月3日,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宣布,将在今年第二季度推出中国股票指数CHNX,以跟踪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表现情况。图为2007年4月1日,中国北京,参加纳斯达克发布会的企业家们按响上市铃声。Stephen Shaver/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就在一片看好“升”中,中国股市的散户们经历了过山车式的暴跌。图为2007年8月3日,上海证交所,一名准备跳楼的股民抛撒传单。AFP

伴随市场暴跌的行情,散户们不是考虑如何避免损失,而是选择追捧“奇迹\”,于是第一个靠炒股身价过百万的“杨百万”,开始到处讲座出书,传授成功秘诀。图为2007年8月26日,徐州,粉丝们在讲座后围住“杨百万”。

2008年,投机的散户们希望靠奥运会“冲喜”,没想到汶川又发生了大地震。图为2008年5月19日2:28分,乌鲁木齐市宏源证券友好南路营业部的全体股民及员工全体起立,深痛悼念5月12日2:28分遇难的同胞。钱铤/CFP

没有失去生命的散户们也不能失去他们的股市。图为2008年6月3日,汶川县威州镇一简易帐篷内,几位股民通过电脑查看股市行情。杨涛/CFP

2008年10月10日,随着“暴富梦”的破灭, 一群散户在上海证交所内打起了扑克。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09年9月23日下午,经过十年筹备的创业板在深圳正式举行开板仪式。创业板一开盘就迎来了涨停,散户们似乎又看到了新的机会。图为2009年10月23日下午,创业板正式启动仪式在深圳举行。王凡/东方IC

2011年8月8日,沪深两市放量下挫,沪指瞬时跌破2500点,重庆江北某证券交易所,一散户在交易所内睡着了。

随后中国股市一路下行,散户们也愈加沮丧。图为2012年2月7日,上海,一名男子扶着形似华尔街铜牛的铜牛雕像。AP Photo/Eugene Hoshiko

2014年,提出多年的“沪港通”终于实现,图为11月17日,香港交易及结算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举行“沪港通”开通仪式。特首梁振英、港交所主席周松岗等嘉宾主持敲锣典礼。

沪港通实现后,沪指迎来了一波暴涨,尽管投资机构都将其称为“振荡式上涨”,并表示对其前景不乐观,但散户们还是展示了迎接久违“春天”的喜悦。图为2014年12月8日,一位关注股市行情的股民在江苏南通一证劵营业厅,满面笑容做出了3000点的手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图说】”散户”来了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4530.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