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叛徒”与“国妖”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2-11,星期四 | 阅读:1,605

原来党报文章还可以这样写,这可真是群魔乱舞脑洞大开。

康师傅泄密一事,猜测依旧沸沸扬扬,从向外媒透露领导人信息,到与朝鲜私相授受,各种说法,不一而足。“作为曾经的常委,正国级领导干部,周永康向谁泄露了党和国家哪些机密?又是如何视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如无物的?”微信号“人民日报政文”也在密切关注信息披露进展,“虽然目前仍不得而知,但从现有的措辞来看,周永康的所作所为已与党的历史上出现过的‘叛徒’区别不大了。”

“叛徒”一说,尚属首次。

人民日报微信号昨晚开棺移尸,将那些中共叛徒重新绑上耻辱柱,“在党的历史上,有着许多誓死捍卫信仰、保守党的秘密的英雄人物。但也有经不住敌人酷刑、诱惑而变节的叛徒,其中不乏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于是,“顾顺章”、“向忠发”、“刘连昆”、“刘广智”、“郭万钧”,这些或陌生或熟悉的名字,被作为“叛徒”代表陈列展出。

周永康青面獠牙的漫画照,与那些著名的“叛徒”并列出现。顾顺章那张黑乎乎的头像照,如果再加上几个文字的话,活脱脱就是一张恐怖电影海报,剧情似乎也不用编剧再来润色:“没有例外,先是女人,然后生活腐化,然后钱不够用了。顾也是个奇葩,为了挣钱,他居然化名回到武汉登台表演魔术。被曾经的下属、已经叛变的尤崇新偶然发现。当晚被捕。没有严刑拷打,没有威逼利诱,顾当即叛变,条件是要面见蒋介石才供出其掌握的机密。”

就这样,这位“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变节了,对当时尚处幼年时期的中共而言,代价无疑是惨重的、教训无疑是深刻的:“如果没有隐蔽战线上的‘龙潭三杰’——钱壮飞、李克农、胡底,中共中央机关将可能遭受灭顶之灾,周恩来曾感慨地说到:他们三个人深入龙潭虎穴,可以说是龙潭三杰。如果没有龙潭三杰,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将被改写。即使这样,仍有两位党的领导人恽代英、蔡和森遇难。”

按照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的规则,“叛徒”一般来说都没有什么好下场,“顾顺章叛变后,由于个人野心极度膨胀,摇摆于中统、军统之间,不久即遭冷落。不甘寂寞的他又企图组建所谓的‘新共产党’,犯了蒋介石的大忌。1935年6月,顾顺章被秘密处死于苏州监狱,年约31岁。”

别急着离开座位。

在人民日报微信号所导演的《奇葩叛徒顾顺章》放映结束后,@战争史研究WHS有一连串彩蛋以飨观众:“顾顺章,1931年被中共特科灭门,1935年被国府处决;向忠发,1931年被国府处决;刘连昆,1999年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法院判处死刑并执行;刘广智,2004年被解放军军事法院判处死刑并执行;郭万钧,2008年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并执行。”

问题来了,说周永康与他们无异,那是否也包括最终结局在内?@解释系主任惊呼一声“册那”,急欲道出他的猜测:“顾顺章的名字都被拎出来了…太可怕了,看来暗杀的事情不是空穴来风。”

“说实话,这条新闻一出,我是彻底摸不着头脑了,道行不够,功力太浅,彻底看不懂了”,迷糊的@法医Z看来是真心不懂:“收拾平西王的时候,玩命回避政治问题,往经济上靠,等收拾康师傅,玩命上纲上线,弄成政治事件…按照正常思路,这不是恰好反了吗,为啥反向操作呢?”

招数怪异,无人可破。

“人民日报政文”微信号是否可代表人民日报,“叛徒”一说是有更高授意还是作者自认为?在大力推行媒介融合的时下,评价标准越来越模糊不清。管他三七二十一,既然打着人民日报的旗子,那么就默认为是最高党报旨意,门户网站的编辑们大约这么想,于是,今晨署着来源为人民日报的文章已遍布门户首页,微博舆论场上也正一片热议。

或许,类似的议程设置判断并非鲁莽行事,因为,前一天解放军报头版也释放过相似信息。

昨日,军报刊发评论员文章,申饬全军要“做老实人不做‘两面人’”,这原本只是“以整风精神革除问题积弊”系列评论第五篇,按照此前连续刊发10篇的预告,实际上也不过刚到中场时间而已,但是,因为用典特殊观点鲜明,还是再度引发舆论关注。

所谓“两面人”,出自“两面国”:“清代小说《镜花缘》讲述了一个‘两面国’的故事。那里的人长着两张截然不同的脸:一张是慈眉善目的笑脸,另一张则是凶狠阴险的恶脸。一个长安人在这里呆久了,也变成了‘两面人’。荒诞不经的故事,针砭的是当时官场的丑态与积弊…徐才厚就是典型的‘两面人’。他善于表演,擅长伪装,用假面具掩盖自己极其肮脏的灵魂和丑恶的行为,演出了一幕幕丑剧。‘两面人’因迷惑性、欺骗性特别强,所以危害性、危险性特别大。待到东窗事发,他们往往已成为大奸巨贪,让人大吃一惊、难以置信。”

尤嫌“两面人”之喻不够严厉,军报评论员适时祭出“国妖”一词。

“当‘国宝’不当‘国妖’”,这一脚,既是踏在奄奄一息绿老虎身上,也是踩给全军全党全国人民看:“荀子把‘口言善,身行恶’的‘两面人’称为‘国妖’,把‘口能言之,身能行之’的人称为‘国宝’,认为治国者要‘敬其宝’‘除其妖’。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肩负着军队建设和带兵打仗的神圣职责,理应坦坦荡荡、表里如一…自觉加强党性修养和道德修养,为强军兴军注入强大正能量。”

说起来,“国妖”一词,徐才厚应也不陌生,在他兼任解放军报社社长前一年,也即1991年,时任中央最高领导人江泽民也曾以荀子之语告诫全党,@记者郝成在其个人博客中有史海钩沉:“国妖,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词汇,历史悠久,但却历久弥新…这不,《解放军报》头版将徐才厚指为国妖,不出意外的话,这个词又会火上一阵…1991年那个时候也火过一阵。”

根据郝成一手所遥指的方向,品时年人民日报《“国宝”与“国妖”》一文,可发现,老配方与旧味道果然历久弥新:“最近,江泽民同志引用荀子的话来告诫全党同志:‘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国宝也。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国器也。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国用也。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这段话见《荀子·大略篇》,言简意赅,至今读来仍很有启发…‘国妖’虽是极少数,但是我们要看到其危害性。对这样的人妖提高警惕,及时监察和处理。”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既然已经说到那位逸事颇多的原最高领导人,那么近期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不得不提——“江选研讨会”。这是一个密布接头暗号的所在,微信ID为“wohayongheng”,关注后跳出的欢迎语是“stay young,stay simple”,会意者自然一望便知。想来,微信所有者@黄薄码应是一位把玩文字的高手,连在微博写下的账号推荐词也是暗藏玄机,读那一句所引之语,似乎即可望见汪曾祺那睿智而狡黠的眼神,又可想起“长者”面对香港记者时“谈笑风生”的那一幕:“新建了个微信:wohayongheng。么有情怀,不包有趣, ‘我悄悄地写,你们悄悄地看’。”

那时的语境与现在不大一样,连人民日报也比现在任性,不像如今谈到“屌丝”一词,还要遮遮掩掩替换成“吊丝”,20多年前,范松青在写作《“国宝”与“国妖”》时,可连“人妖”也未打码就顺带放出,这样的后现代主义时尚玩法,周星驰要在4年之后才借助“唐僧”之口絮絮叨叨说出:“人和妖精都是妈生的,不同的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所以说,做妖就像做人一样,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是人妖。”

“国妖”的踪迹,再往前顺藤摸瓜,澎湃新闻也有暗示,“事实上,纵观人类历史,往往兴风起浪、作祟百端的正是这‘国妖’”:“白居易诗‘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宋代名臣司马光就曾说,一代大贤周公辅佐周成王,却被人怀疑为有篡逆之心,无法为自己辩驳,内心惶恐,他至少能称得上‘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国器也’,而礼贤下士的王莽却怀着篡逆之心,无疑‘国妖’在历史中的代表…现当代历史中也有这样‘国妖’。著名作家叶永烈在其《‘四人帮’兴亡》一书中写道…纵观张春桥浮沉的历史,借‘国妖’两字为张春桥勾画形象,倒是颇为传神。”

说到“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新闻已死突然有心领神会之感:“有人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若周、徐、薄、谷等大腐败分子因病早死了几年,是不是什么也不会发生?这个问题问得真心好。会死,也是一门学问。著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或国贼国妖,八宝山或秦城,和占茅坑一样,先占先得。”

可是,毕竟世殊时异,如今重提“国妖”,首先要问的是,有关部门允许吗?@西门不暗借用时下流传说法讥讽道:“这明显违背了广电总局‘建国后动物不准变妖精’的规定啊”,好在,随后即有好事者来打圆场,为“妖怪”验明正身,“徐才厚1943年出生,应该属于建国前成精的。”

不过,温和厚道的@朱学东还是对同行有提醒:“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的职员应该好好读读西游记。”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叛徒”与“国妖”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4647.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