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挫败了GMAIL,还是挫败了自我?

来源:山东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1-5,星期一 | 阅读:2,207

时间倒回到本世纪之初,当中国国内刚刚开始尝试管控互联网络时,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说:“祝君好运。这有几分像是把果冻钉在墙上。”

克林顿似乎低估了中国人推进审查的多谋和决心,在中国,数年的时间里已经建立起了网络上的“防火长城”( Great Firewall)。,一些时间上最先进的机器和软件被用来组织或控制可以被数以千万计中国互联网用户所能看到的内容。包括Twitter和Facebook等许多国外的服务都完全封锁,而且这一名单每周都有增长。

自从2014年6月份以来,大多数谷歌(Google)服务都在中国出现了问题,但直到上周,大多数Gmail的中国用户仍可以通过SMTP(简单邮件传输协议)或者POP( 邮局协议)访问邮件箱,但是,仅有的这些也离开了。中国的官员称已被这些问题搞得晕头转向。但这在全世界看来,这要么是中国互联网保姆的一次漏洞修补,要么就是在恐吓谷歌 – 谷歌在一些人看来,是最大的眼中钉。

环球时报 – 一份与国营媒体人民日报有关联的通俗报纸称,谷歌不愿意遵循国家法律是其电子邮件服务Gmail最近在中国完全被关停的原因。

Gmail服务中断始于上周五(2014年12月26日),点燃了众多网络用户的愤怒和沮丧,来自谷歌的数据显示Gmail来自中国大陆的流量下降至零。Gmail是为数不多的主流邮件服务,不仅只是方便了中国互联网用户。一些外国公司使用Gmail的商务套件作为其企业邮件服务系统,而且许多企业要确保员工拥有V.P.N.软件,或称为虚拟专用网(Virtual Private Network)以正常使用Gmail。这种软件允许用户绕过网络审查的放火长城,但因为违反中国国内政策而受到打击。

2014年,当商业社交商务网站领英(LinkedIn)开始提供简体中文版本时,也不得不同意将中国用户的内容提交审查。

除谷歌之外,尽管脸书(Facebook)一直被挡在国门之外,其在2012年买下的照片分享服务商Instagram也在2014年秋天的时候被列禁止访问,当时香港的亲民主示威者用这一软件向中国大陆的用户分享图片。

是挫败了GMAIL,还是挫败了自我?

谷歌是那些不肯向“互联网主权”说(Internet Sovereignty)低头的西方科技公司之一,去年11月(2014年11月),中国互联网政策最高级负责人之一 – 鲁炜先生在浙江省主持一场有许多外国科技公司参与的会议时强调,各国有“互联网主权”,这意味着国家应该能够创建和控制它们所拥有的在线空间。而其所意味的内容还包括向政府共享政府信息 – 这是谷歌声称拒绝执行的内容。2010年,谷歌公司将服务器迁出中国大陆 – 年中时包括其搜索引擎在内的所有服务在中国大陆被禁止使用。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官方封锁Gmail或者潜在的可能性迹象,但是事实上,中国政府在与这些西方信息巨头的生意场上面对两难境况。自由流动的信息和其快速动员全民的潜在威力通过社交网络的传播对维权主义国家是种可怕的诅咒,人们已在竭尽全力来空那些涌入的思潮。

但中国,作为一个快速发展的经济大国,亦需要这些科技公司提供的即时通信、快速研究和管理工具。Gmail对于与西方人做生意的中国人来说,是个特别流行的通信工具,许多人都在抱怨服务中断。就那些技术公司而言,垂涎辽阔且丰厚的中国市场的同时,不得不套上控制和审查的缰绳作为参与游戏的代价。

美国的高科技公司非常想要拥有在中国有更大的存在,但多数都被本地竞争和政府管制所挫败。中国的立场是,这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美国的高科技公司敞开大门,前提就是执政党的条款。这些条款基本上都是通过搭伙国内的合作伙伴做生意,在中国本土托管数据 – 政府有权访问 – 并删除任何被认为有危险、危害、或者强势的内容。这将令进入中国的成本更加沉重。

谷歌明确的表示拒绝这些要求,这些年里也已经成为政府回应的目标。在中国,谷歌确实有些有限的业务,例如广告销售,以及最近向中国开发者开放的Google Play store – 可以让中国人向境外用户开发安卓平台(Android)App。但该公司面向消费者的服务却一直被中断或极不稳定。中国官员一直以来坚持Google过滤其搜索结果,这也激怒一些拒绝遵守该政策的谷歌高层。

一些官方出版物提到谷歌作为西方阴谋的一部分试图颠覆并破坏中国,同样对于Twitter和其它某些境外科技公司也面临类似指责。因此,尽管封锁事件总是发生,但目的是一样的,就是将用户迁移到国内公司的可控服务环境中。

2014年12月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稿件中,RBC Capital Markets的互联网分析师马克·麦哈尼(Mark Mahaney)向客户写道:“据我们所知,唯一在中国‘获得成功‘的美国互联网公司就是雅虎(Yahoo),因为杨致远(Jerry Yang)和特里·塞梅尔(Terry Semel)有远见有运气,在‘一百年前’就投资了阿里巴巴(Alibaba),此外没有其它公司在中国收获重大的进步,政府反对是一个关键因素。”

总部位于北京的网络安全和应用管理设备提供商网康(NetentSec)公司首席执行官袁沈钢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这背弃了互联网的精神。”科技新闻网站三十六氪(36Kr)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这种情况(完全访问不了Gmail)从未发生过。”

南京大学英文系讲师洛之秋上周日(2014年12月27日)在他的微博客上写道Gmail服务的封锁影响到了许多正在申请海外大学的学生,这是一个关键时刻。他写道,这些学生的联络电子邮件大都是Gmail,这样的封锁带来极大不便,许多年后,他们在考虑是否要回到中国时,可能毫不犹豫的拒绝这种想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声称她对于Gmail在中国的中断一无所知,她说:“中国一直支持和欢迎在这里合法经营的外国投资者,我们将一如既然的为外国在华投资者提供公开、透明和良好的环境。”

对于Gmail服务中断事件的沮丧似乎 – 甚至进入到了国家的权贵阶层。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奇怪的社论称,如果中国方面确实封锁了Gmail,这一决定一定是被新出台的安全考虑所催生 –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Gmail用户需要接受Gmail已成世外桃源这一现实,但是“我们但愿这不是真的。”

又或者,环球时报的意思兴许是:Gmail有可能已经被“墙”了,但这确实不是一个好主意。

2014-12-29
本文原载:山东周刊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是挫败了GMAIL,还是挫败了自我?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5735.html

分类: IT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