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 西风烈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1-23,星期五 | 阅读:2,403

1907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英国作家吉卜林曾经写过一首《东西方民谣》,诗中写到:

“啊,东方就是东方,西方就是西方,它们永不交汇,

直到地球和天空都站在上帝的审判席上;”

这 两句诗被人们广泛引用,表达东方和西方之间存在的隔阂甚至潜在的冲突,尽管就气势而论,它远远没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霸气侧漏。东方 和西方之争,再写一百本书,也仍然是畅销书的绝好题材。斯坦福大学历史学家伊恩·莫里斯的新书《西方将主宰多久》,又引起一场轰动。

莫里斯最与众不同的观点是:在过去的15个千年中,有14个千年西方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地区,只有在公元550到1775年之间,东方更为发达,随后,西方再度复兴,超越了东方。如今,东方仍然处于赶超阶段。

你 赞同不赞同他的观点,取决于你赞同不赞同他对西方和东方的定义。他把西方定义为所有从欧亚大陆核心地带最西端演化而来的社会。所以,两河流域是西方,埃及 是西方,阿拉伯世界是西方,当然欧美、澳洲也是西方。此外,也取决于你是否认同他关于社会发展指数的测量。他用能量获取(人均每天获得的千卡数量)、社会 组织(最大聚居区的人口规模)、战争能力(不知道他是怎么打分的)、信息技术(从文盲到文化人的人口分布)这四个指标刻画西方和东方的社会发展程度。

如 此宏大的命题,细节之处难免会有疏漏和错误。著名学者戴蒙德在《崩溃》一书中写到,如果有更多的考古学家上电视,或许能够救地球于危难,因为考古学家更容 易识别人们在历史中犯过的错误。莫里斯就是一位考古学家,从5万年的历史长焦镜头里看到的世界,和我们所熟悉的会有什么不同?

如果追溯到20万年前,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一家人,我们有一个共有的女性始祖,生活在非洲,被考古学家们称为“非洲夏娃”。大约6万年前,人们走出非洲,逐渐迁移到世界各地,风流云散,失去了联系。

大 约到了公元前17000年,覆盖北美、欧洲和亚洲的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公元前14000年之后,全球气候变暖。公元前12700年左右,气候变暖加 速。全球变暖最大的受益者是生活在“幸运纬度带”的人们,也即欧亚大陆上北纬20-35度之间的地区,以及南美洲大陆上北纬15度到20度之间的地区。按 照戴蒙德的观点,地球上约有20万种植物,其中只有几千种是可以食用的,而只有几百种是可以人工种植的。在65种最大、最有营养的种子中,有32种生长在 亚洲东南部和地中海盆地的野外,亚洲东部有6种,非洲中部有5种,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有4种,北美洲4种,澳大利亚和南美2种,欧洲西部只有1种。西南亚可 供驯化的种子不仅品种多,而且更容易。野生小麦和大麦只需要一个基因突变就能被驯化,将类蜀黍变成玉米却需要几十个基因突变。正是因为运气好,原始农业才 从西南亚最早出现,并逐渐扩散到欧亚大陆。可供驯化的动物物种更少,而且也集中在欧亚大陆。公元前9600年左右,地球再度变暖,大约在这一时期,山羊、 牛和猪等动物被人们驯化。

最早的国家也开始出现。公元前3800年,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气候变得更加凉爽,降水减少,人 们不得不聚集在一起,发展灌溉农业,形成了城市或城邦的雏形。但最早的国家是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尼罗河流域出现的,当时的埃及古国曾经拥有大约 100万臣民。东方在公元前2500-2000年也经历了类似西方在公元前4000-3500年前经历的转变。

从某种意 义上讲,东西方的文明发展是并驾齐驱的。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把公元前800-200年称为“轴心时代”,各个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古希腊有苏格 拉底、柏拉图,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等。但从器物的层次来看,西方仍然领先一步。这主要是因为地理上的差异:西方文明逐渐向地中海扩展,而东 方没有哪一个地方像地中海一样,能够提供便捷、廉价的交通运输,所以西方文明很快就自成一体,形成了密切的交流和分工。

东 西方之间并非没有交流,但第一次交流却几乎是致命的。根据中国史书记载,公元161-162年间,西北边境的一支军队正和游牧民族作战,突然出现神秘的瘟 疫,大约1/3的士兵丧命。第一次接触首先带来的是疾病:一个社会习以为常的常见病,很可能是另一个社会闻所未闻的致命瘟疫。第一次东西方交流带来了灾难 性的后果:城市萎缩、贸易衰减、税收下降、土地荒废。祸不单行,地球又进入了寒冷期,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随后走进了“黑暗时代”。

东 方和西方衰落的原因有相似之处,都是由于蛮族的入侵。公元350年,匈奴人横跨哈萨克斯坦,向西迁移,导致欧洲东部的哥特人西迁。哥特人迁入罗马只是一个 序曲,罗马皇帝本希望借助哥特人对抗其他日耳曼人,结果却是招惹了更多的蛮族,他们从四面八方进入罗马,烧杀劫掠。雷海宗先生在《中国的兵》一书中也谈 到,中国在春秋战国时期是靠贵族、农民当兵,到后来开始借助外族,“以夷制夷”,结果是“五胡乱华”,中原士庶被迫逃亡,衣冠南渡。

但 南渡或许恰是东方崛起的一个原因。当大量人口迁移到江南之后,人口密度大幅度提高,技术交流和创新也更加频繁。中原地区时常受到北部游牧民族的肆虐,到了 江南之后,有长江为天堑,有战船为“秘密武器”,攻守之势出现逆转,华夏一族强盛之后,可以再度一统江山,遂有隋唐时期的盛世,北方游牧民族强大之后,华 夏一族也仍然可以退守江南,南宋偏安一隅,但仍然可以“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这段时期,西方的运气却一直很糟。黑死病一而再、再而三地袭击欧 洲,尤其是在14世纪,夺去了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几乎将欧洲变成一片废墟。

大约在1773年,也即在乾隆时期,西方再 度超过东方。这不是旦夕之功,而是长期渐变的结果,而且存在着各种偶然因素。这段历史被史学家们称为“李约瑟之谜”,因为英国科学家李约瑟曾经很不解:中 国古代为人类的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为什么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中国出现?有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同样,有一百个研究者,就 有一百种对“李约瑟之谜”的解答。莫里斯在书中介绍的“加州学派”的研究,即加州大学的王国斌、彭慕兰,社会学家王丰等人的研究,或能给这个争论不休的命 题贡献一些新的观察角度。

为什么东方会落后,或是为什么西方会领先?这个问题永远不可能有圆满的答案,因为问题本身就是模糊的。回到吉卜林的那首诗。正如很多流传甚广的引言都只引了一半,把剩下的一半“贪污”了,吉卜林的原诗的后面两句也常被忽视:

“没有东方和西方之分,也没有边界、种类和生命,

两个巨人面对面站在一起,

尽管他们来自地球的两极!”

【作者注】本文是关于伊恩·莫里斯的《西方将主宰多久:东方为什么落后,西方为什么崛起》(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的书评。中译本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 霍默静 [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东风破 西风烈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650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图书评论,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