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为什么着急?中国网速背后你不知道的猫腻

来源:时代周报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4-16,星期四 | 阅读:3,472
2015-04-16 覃硕 潘奋图

4月14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时,对当下国内网速慢、流量费高、信息基础设施落后的现状不满意,表态要“提网速、降网费”。4月15日晚间,工信部回应推进大幅提升网速工作。

中国网速其实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近几年来,在业内争论不少。但从4月14日的总理亲自表态延伸开,我们可以发现两个问题。

第一、这并不是总理第一次对中国网速现状的表示不满意。

今年的3月5日,克强总理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的经济、农业界联组讨论时就说,自己到一些国家访问时发现,“有些发展中国家的网速都比北京快”。

第二、克强总理对目前的中国通信行业现状心里有数。

在4月14日的座谈会上,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侯为贵提到当前中国互联网流量的“指数式”增长,对通信基础设施不断提出挑战,需要进一步加大建设力度。

李克强立刻要求有关部门负责人“加快协调工作”。他说:“我之前就说过,中国的信息基础设施之落后,我们自己都很难想象!”

侯为贵接话说:“您说得很对,我们和日本、韩国、欧美的带宽还差很多。”

“岂止是这几个国家啊!”李克强说,“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我们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在80位以后。加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提高网络带宽,这方面我们的潜力很大,空间也很大。”

这里时代君介绍一下,克强总理所说的国际电信联盟。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简称ITU,国际电联)是联合国专门机构之一,其职责为确定国际无线电和电信管理制度和标准,成立于1865年,总部位于日内瓦,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际组织之一。

ITU每年都会针对150多个成员国家发布一份世界信息通信技术(ICT)指数报告。ICT的指数主要围绕各国的信息通信技术接近性、利用程度、利用能力等进行评价。在报告中,韩国连续五年夺得第一的位置,中国在2010年排名79名,2011年和2012年排名78名,最近几年甚至排到80名开外。

——————————点赞分割线——————————

那么,克强总理为什么一再提网速问题,并语言迫切的表示不满意?决定网速快慢的症结在哪里?网络用户的费用到底用在了哪些地方?提网速,降网费会动到谁的蛋糕?请听时代君给各位慢慢解读。

文章内容较长,并会涉及到一些专业性知识,但绝对值得您去阅读。

总理为什么着急?

克强总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全国范围密集考察互联网创业项目,鼓励大学生、年轻人互联网创业,并在今年两会正式提出“互联网+”概念,可见高层把互联网创新作为国内经济新增长点的意图明显,但现在连网速这类互联网网基础问题都没解决好,何谈提振新技术创新?总理怎能不急?

中国宽带价格真的贵吗?

先谈价格问题,中国人上网真的贵吗?

中国有三大运营商,但也有长城、鹏博士(湖南)等中小运营商,四五年前当中国电信宽带价格每年1M/1000元的时候,它们已经推出了每年100m/1000元左右的宽带,而此时的美国同等速度的宽带包月还在100美元(1200美元/年)的水平!

所以说我国宽带费用真的不算贵。

既然价格不贵,但是为什么中小运营商的宽带却没有用户呢?因为大家都说他们是“假宽带”,标称网速与实际相差太大!

那么,长城宽带它们造假了吗?实际上并不完全是这样。中小宽带运营商标称网速是指它们的用户访问它们内部的服务器时候的速度。可是,当用户一旦访问外部网络,比如,中国电信、联通的网络时,速度就会跟不上。

中国网速为什么慢?

谈这个问题,时代君首先要普及一下中国的网络架构。现实中,我们使用网线或者手机无线接入互联网,但内在的网络接入机制并没有这么简单。

实际上,各个运营商都有自己的一张网,这里面有骨干网和各条分支。可以这样理解,骨干是国道,连接这各个省份,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是三个大省份,而长城宽带、鹏博士是几个小小省份,当数据通过国道,去访问三大运营商的地盘(服务器)时,那些中小省份就要向三大运营商缴过路费(网间结算费用)。

现在,中国电信的地盘最大,大部分服务器都放在它那里,所以长城、鹏博士等中小运营商,甚至包括联通、移动的都要乖乖向它每年缴纳大量的过路费。向中国电信交钱多的运营商,自然可以买更多条路,用户访问中国电信的速度自然更快。长城、鹏博士这些小运商交不上很多钱,但它们的用户又要经常访问电信的地盘,所以速度就上不去了。

另外,中国电信内部的用户不用向中国电信交过路费,但他们访问中国移动的地盘时也要交,不过这种情况较少。所以中国电信总能收更多的过路费。而且电信两端的用户(宽带用户、机房托管)基数大,它总号称自己的网络最好,当然价格也是最高的。

我国互联网的结算现状

目前我国有互联网骨干网互联单位10家,其中经营性的互联单位6家: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称为“大网”),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铁通(称为“中网”),中国卫通目前尚未开展互联网业务。其他非经营性互联单位(称为“小网”)在此不涉及。大网之间互不结算,中网与大网之间的结算方式有直联和经NAP点转接两种。

1.直联方式

我国的直联带宽价格也一直由互联双方基于用户资费标准自行协商。目前大网向中网收取直联带宽价格为200万元/月•G。

2.NAP点转接方式

我国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建有国家级互联网交换中心(NAP点)。国家级交换中心采取政府定价,根据信息产业部2006年11月新颁布的《互联网交换中心网间结算办法》,中网按照双向流量的平均值向大网交结算费,折合约为160万元/月•G。

这种结算现状有很多问题。

第一,目前互联网骨干网网间结算关系主要考虑了中网对大网的互联需求,以及大网疏通网间流量的带宽资源投入,由中网向大网单向支付结算费用。

第二、从市场结构来看,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分别在我国南北市场上处于绝对垄断地位。目前直联带宽价格存在垄断定价,大网直联带宽价格高于其省公司向其他中小ISP提供的直联带宽价格,也高于国际带宽价格。

第三、各互联网骨干网规模相差较大,实力对比悬殊,大网要价高,中网难以接受但无法对抗。

具体到用户,网间结算的费用有多高?

简单来讲,用户付费700元,运营商之间要结算10万元。

联通和电信可以以较低的价格给第三方提供互联网带宽,但对于竞争对手,却绝不手软。2012年,电信、联通开出的价格高达每月100万/Gbps。对于这个价格有多黑,非电信行业的可能没有感觉,假如其他运营商以500元价格推出100Mbps宽带,若用户每天满负荷地进行网间访问,那么运营商要为之付出每月10万的结算成本。

简单来说,用户向长城宽带包月100M/700元,如果长城保证了用户不管访问电信还是联通网络的这个速度,而用户又满负荷来用(比如迅雷下载电影),那么长城就要给电信或者联通每月缴纳10万元的结算费用!长城自然要控制用户大量访问电信或联通的网络了,所以速度总是上不去。

即使用户的使用率只有2%,且一半流量走结算,那么也要结算出去1000元。按照如今的价格,在2M以下,其他运营商理论上还有一定生存空间。但实际上接口带宽的利用率不可能100%,能够达到70-80%估计就很高了,但是结算费用还是得按100%的利用率来交。所以,其他运营商要是找不到一些第三方带宽来降低结算成本,其生存恐怕会非常艰难。

这样来看,中国宽带的速度上不去,很大程度上跟网间结算的费用存在很大的关系。

因为中小运营商提供给用户越快的网速,就要交越多的过路费给三大运营商(就算在三大运营商内部,固网最弱势的中国移动,在中国电信面前也一样)。因此不降低网间结算的费用,中国宽带的价格就不可能下降,宽带速度也不可能实质性的上升。

十多年前,电信行业拆分时,国内的互联网结算费率跟国外差不多。不过,当美国已经降到原有不足10%时,国内却依然维持在当年的超高水平。如此继续,小运营商只能越来越难生存。

网间结算费用谁说了算?

宽带归工信部管,当然是工信部说了算。

2012年12月,工信部部长苗圩近日透露,从2013年起将调整网间结算政策,同时扩大移动电话用户号码携带试验范围。所谓网间结算,是指电信运营商之间的费用结算,其标准的高低可以影响到电信服务的资费水平。长期以来,居高不下的互联网互联价格和接入成本,也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宽带中国”战略的重要障碍。

据了解,我国从2012年起开始规模调整互联网网间带宽扩容。截至目前,互联各方完成网间带宽扩容313G,扩容带宽较去年增长152.42%,我国互联网网间互联总带宽由今年年初的671.9G跃升到984.9G,增长46.65%。相关人士透露,工信部已基本明确“逐步与国际结算体系接轨”的调整思路,将引导国内互联价格稳步下调。相关意见拟于近期出台。

亲爹(工信部)怎么平衡几个孩子之间的利益呢?

三大运营之间总有利益瓜葛,电信宽带占优势,但是中国移动却在移动网络中占优势,中国电信的电话用户打中国移动的手机,也要交网间结算费用,固网、移动网络的网间结算费用目前处于一个均衡的状态,如果单纯降低固网宽带的结算费用,中国电信肯定不乐意,网间结算费用只有固网、宽带、移动等多张网络之间同步、平衡进行才有可能。

【延伸阅读:“网络中立”法案】

网络中立(Network Neutrality), 是指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所有互联网用户都可以按自己的选择访问网络内容、运行应用程序、接入设备、选择服务提供商。这一原则要求平等对待所有互联网内容和访问,防止运营商从商业利益出发控制传输数据的优先级,保证网络数据传输的“中立性”。

简单来说,“网络中立化”就是要确保所有网站内容或者视频会以相同的速度载入。“网络中立化”将使小型网络公司也能与网络巨头们公平竞争。

有关网络中立的立法目前在美国国会已经成为议员们争论的热点问题,各网络服务提供者和权利人都力争在新法中更多地体现自己的利益。

2009年10月22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决定开始起草“网络中立”法规,以阻止电话和有线电视公司滥用其对宽带接入市场的控制权。

2015年2月27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以3票赞成、2票反对,通过“网络中立化”提案。该提案的相关规定被视为将确保美国互联网成为一个自由公开的交易平台。这项提案由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维勒提交,禁止所谓的“付费优先权”,即互联网服务商在收取内容提供商更高费用后,该提供商即可享受更快捷的宽带服务。

总统奥巴马当天也对“网络中立化”的支持者们表示感谢。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总理为什么着急?中国网速背后你不知道的猫腻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8880.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科技新闻.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