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公知”和中国的“公知”有多像?

来源:豆瓣阅读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9-19,星期六 | 阅读:1,375

围绕着美国公知的角色和功能的争议还在继续,不过有一点至少已经达成共识:只靠追逐热点新闻来牟利的政治投机主义者将遭到摈弃。而这一点,对当下中国的公知乱象也很有借鉴意义。

文/袋鼠花

公知在中国是个风起云涌的群体,但在美国读书看报,却很少看到这个词。偶尔有人使用,还会不嫌麻烦地在后面加一句:“如果这个词还存在的话”。

理查德·波斯纳

也难怪,2002年当大名鼎鼎的美国法学家波斯纳(Posner)在《公共知识分子:衰落之研究》一书中第一次提出这个概念时,悲哀的书名已经透露出,这个概念的诞生就伴随着它的失势。

波斯纳对公知有个明确定义:指的是那些将兴趣从自己的一亩三分田(也就是某个窄小的无人问津的学术研究领域)转移到普通人关心(也是人人都想说两句、也都能说两句)的公共议题上来,并通过在媒体上频频亮相对大众认知和公共政策施加影响的知识分子。

虽然公知这个概念提出得晚,但他们的存在却很长,最早可以追溯到伏尔泰。而美国也不断涌现出一批批公知,担负着开启民智、引发思考和变革的任务。比如美国当代最有名的公知之一,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身为麻省理工语言与哲学系教授,他的专业是语言学,有“现代语言学之父”的称号。但从1980年代开始,他就活跃在反战、反腐败等的社会论战中。写过100多本书来讨论战争、政治和媒体,在公共议题方面享有极高的话语权。作为反对越战的头号人物,他甚至因为公开批评美国外交政策而遭到过死亡威胁。

乔姆斯基

但不幸的是,发展到最近十来年,美国公知这个群体开始散发出异味。用波斯纳的话来说就是,“公知变成了一个市场”。他们释放和挑起极端情绪化的言论,达到戏剧性效果,为无数人创造出权力的幻觉。但是,因为不够专业,公知在事实层面上常常粗枝大叶,而在预测方面又有点草率莽撞,于是就有了获得的公共性越多,而智识却越少的尴尬。

继波斯纳之后,又有人建议干脆把“公共知识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s)改为“宣传知识分子”(Publicity Intellectuals),因为公知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挂靠在热点新闻上,通过在镁光灯下贩卖观点来拉抬自己的市场价值,从中赚取好处,也就成了所谓的“政治投机分子”。这些戴着“公知”面具的投机分子占据媒体资源,对政治事件大发议论,却显示不出对事物有任何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无论任何议题,已经预置在政治层面上考虑,充满口水艺人的气质。这也正应了波斯纳的话:公共知识分子更像娱乐的一个分支。

用我们中国人熟悉的一句话来形容美国人对公知的态度就是:希望他们“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有趣的是,美国公知虽然有点臭了,但学者又成了新的香饽饽。与公知不同的是,学者不会脱开自己的专业领域进行评论,而是将议题控制在自己的研究范围内,以扎实的专业学识给人们带来耳目一新、深入浅出的解释和分析。比如《纽约时报》上开设的各类评论栏目基本都是由教授学者和专业人士来主持的,其中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的宏观经济专栏,耶鲁大学法学教授斯坦利·菲什(Stanley Fish)的美国国内政治专栏,“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投资理财专栏和三届普利策奖得主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的国际政治专栏。虽然他们的言论相较于公知较为深入,导致受众人数的减少,但这部分受众也是对这类话题真正感兴趣的人,而且是极有可能将思想力转化为行动力的人。

股神巴菲特

美国公知大“换血”,使公众议题的展开走上尊重知识的专业之路,让大众对不同课题形成成熟的认知,这是美国公知群体在21世纪头十年发生的最大变化。因为,民主社会不是一个抽象的大一统的结构,而是由无数个领域并行发展形成的复杂综合体。

不过,任何事物的演变都具有多个侧面。在美国公知成功实现换血后,又有人提出不同意见。比如有人因为对夸夸其谈、从中渔利的公知反感透顶,也连带着对抛头露面的教授冷眼相看。而当一个学者在报纸上开办专栏或者开一个科普博客,也会在学术界遭到轻蔑,被认为是“不务正业”。

也有人忧虑,话语权是否会被知识精英们垄断,因此剥夺未曾接受教育或教育水平较低者的发言权;而很多时候,很多公共议题其实用不到很多专业知识,只要凭借常识、经验和历史就能做出合理判断。

还有人认为,学者教授本来是应该“出世”的,此刻又要他们“入世”,这两者之间如何平衡?而这批过分专注的人群会不会让“公共平台”和“公共话题”狭窄化,最后将大多数人所关心的公共问题转化为他们个人感兴趣的私人问题?

一种最为中庸的观点是:既然是大众普遍关心的公共问题,就应该保持开放,同时划分成不同层次,有高度专业化的视角,有专业性与通俗性结合的视角,有仅仅陈述事实的视角,也有观点与事实并存的视角,当然还有完全只是入门级介绍的视角。

围绕着美国公知的角色和功能的争议还在继续,不过有一点至少已经达成共识:只靠追逐热点新闻来牟利的政治投机主义者将遭到摈弃。而这一点,对当下中国的公知乱象也很有借鉴意义。


本文原名《三百六十行之公知》,选自豆瓣阅读电子书《美国人在操心什么》


美国人在操心什么
作者 袋鼠花
1.99元

美国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在这里生活的男女老少,也和大洋彼岸的中国人一样,随着生活的巨浪起起伏伏,有喜,有悲,还有无奈和疲惫。摈弃溢美之词,摆脱成见套话,只尽力去表达自己眼见的真实。理解源自了解,无知导致偏见,这是我写作这部作品时的自励之言。

本作品分为三个环节:“三百六十行”、“美国病人”和“成长的烦恼”。其中,既有我在美国的亲身经历和体悟,也有我看了新闻后生出兴趣而做的人物访谈。因学识有限,不免出现错误,盼多多批评指正,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美国的“公知”和中国的“公知”有多像?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7471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