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会上,那些难于出口的事

来源:豆瓣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0-6,星期二 | 阅读:958

文/静岛

每个美女在挑选闺蜜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挑一个不那么好看的,一来是烘云托月来衬托自己的美貌,二来是太好看的女孩都被宠坏了,两个同样美的女孩很难互相宽容。

同学会这个东西,在工作几年之后,就难免地成为了4D版朋友圈。

女同学提早几天就挑好了衣服,拿上最贵的包,认真化好妆,校花、班花更是紧张一点,有种卫冕花魁的好胜心;男同学有奥迪及以上车型的难免睥睨自雄,哪怕聚会地点离家只有800米也必须开车参与,相比之下,刚刚鼓起来的肚子和慢慢少下去的头发算得了什么。

大家谈到当年自然是有真心在的,当年多好啊,那点学业的压力,和房价啦、升迁啦、股票涨跌啦、孩子学业啦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聚会几次之后,所有有关过去的笑话都是聊过的了,但永远还是会有人聊,怀旧这个事情,在没有真正老以前,是只有清甜,没有残酷感的。

最微妙的是有过淡淡情愫的,回忆当年,再看看眼前,内心那颗温柔朱砂痣瞬间激活,成了蚊子咬过后的风疹块,痒得让人真想伸手挠一挠。如果再遇到几个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人煽风点火,真出点什么故事也是难免。

同学会是有特效的,没有007电影上天入地那么夸张,大概是美颜相机级别的,源于生活,略美于生活,大家心知肚明,暗暗带着点比较和较劲。特别在意的人嘴上说着的是“看到大家都过得很好,我就放心啦”,内心难免是“看到大家都过得没有我好,我就放心啦。”

包月雅就是这样的人。读书的时候她是校花,美得不要不要的,毕业之后做了公务员,早早买了房买了车。每次同学会包月雅都是必到的,她舍不得错过展示自己人生赢家身份的机会。

只是最近几年,包月雅的胜利中有瑕疵了,今年她29岁了,还没有结婚,虽然保养得宜仍有艳光,到底不比当年。她不是没有选择的机会,从十几岁开始就一路有人追着宠着,有时候选择太多也不是好事情,过尽千帆,到底只能上一艘船,万一上错了,嫁亏了,岂不是让别人看笑话。

又是一年同学会,女同学们围在一起都开始聊孩子经了,偶尔问一嘴包月雅:“什么时候吃你喜糖啊?别太挑了,男人么,结了婚都一样的,太晚生孩子恢复慢,可惜了你的好身材。”包月雅摸着新款宝格丽的尾戒,脸上还是笑着的:“还在挑,结婚么,不是跑步比赛,谁先到终点谁赢。”“那是那是,其实我们很羡慕你的啊,多自由啊,我们啊,想睡个懒觉都没机会……”

这种淡淡的以退为进的奚落,包月雅自然是听得懂的,她觉得没趣,正要找个由头先走,没想到苗玲苏来了。

苗玲苏是包月雅在高中唯一的闺蜜。每个高中女生都需要一个闺蜜,一起吃饭,一起上厕所,一起跑800米,一起做作业,一起聊男生……苗玲苏和包月雅就是这样的关系。每个美女在挑选闺蜜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挑一个不那么好看的,一来是烘云托月来衬托自己的美貌,二来是太好看的女孩都被宠坏了,两个同样美的女孩很难互相宽容。苗玲苏属于长得清秀可人,又内向温柔的类型,包月雅选她做闺蜜的时候,苗玲苏简直有点受宠若惊。

这段友谊的开始是有点不那么纯粹,但日子久了,包月雅还是真把苗玲苏放到了心里去的。回头看,十七八岁当然是人生最美的时候,但人处其中是不会觉得的,被课业、身心成长的不同步等等折磨的两个女孩,如同初到原始森林谋生的小兽一般被黑暗中隐隐的危险压迫着,机缘巧合以至于互相吸引、越走越近、偎依取暖。

她们是颇聊过一阵心事的。那一步,还是包月雅先迈出去的。“我爸爸妈妈再过几个月就可以离婚了。”体育课,正在单杠上翻来翻去,包月雅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苗玲苏差点摔下来,又明白事关重大,故作镇定很平淡地回了一个“恩”。

包月雅的父母都有了外遇,他们在无数次吵架之后说好了,等包月雅考上大学就离婚。这件事情压在包月雅心上,快把她压垮了,脱口而出后她马上就后悔了,她是个骄傲的人,不愿自己的伤口被人看到。只是,这个伤口太疼了,说出来好像舒服了一点。

“其实我爸爸妈妈也一样,真巧呢。”苗玲苏从单杠上翻下来,拉着包月雅的手说:“我都懂的。”

这句“我都懂的”,让包月雅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这段友谊也因此进入了更为纵深的领域。只是高考后苗玲苏去了外地读书,两人渐渐断了联系,她们很多年没有见了。

苗玲苏不是一个人来的,她牵着自己的老公,对大家介绍:“我老公,钱无奇,难得回老家一趟,他也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就跟着我来了。”

包月雅和苗玲苏见面,两人都是很开心的,少女们的友谊中那些推心置腹短暂地复活了,多年不见,两人坐下就开始聊。苗玲苏和钱无奇一直牵着手,包月雅看得笑了:“你们,新婚啊?”

苗玲苏说:“不是,结婚三年多了,他比较内向,人多就紧张。”一边说一边朝老公看,钱无奇朝包月雅点点头。

“你们怎么认识的啊?”包月雅问。

“哈哈,他是我上司。”苗玲苏说,一边拿胳膊肘捅钱无奇:“名片呢?”

钱无奇掏出名片递给苗玲苏,苗玲苏拿了笔,在背面写上一串字:“这个是我的手机号。最近我们在这里也开了分店,他过来呆个小半年先盯着。”

包月雅接过名片一看,吓了一跳,钱无奇和苗玲苏开的房产中介店已经颇有些规模,她想起来了,在她家边上也正有一家在装修。

包月雅看看苗玲苏,还是当年那种清秀的模样,穿着打扮是精致的,到底也是快30岁的人了,脸已经有一点点松。

苗玲苏起身去和别的同学打招呼,钱无奇坐在包月雅身边,有点尴尬地没话找话:“你就是包月雅啊,我常常听苗苗说起你。”

“哦?都说了我什么啊?”

“说你们是最要好的朋友,说你是校花,特别好看。”

“哪里哦,老了老了。”包月雅低头毫无必要地撩了撩头发:“老了都一样。” “没有老啊,她没夸张,是好看。”钱无奇一板一眼地说。

包月雅抬眼朝钱无奇看看,他的脸板正着,没有什么表情,像是个老实人呢。

那天聚会苗玲苏和钱无奇匆匆来去,说是还要去巡店。他们走了之后,同学们难免地议论了几句,说这对倒是很般配,看着感情就很好,“苗玲苏挑老公的眼光还真不错,包月雅,你要加油咯。”

这话砸在包月雅心里,一字一个坑。

包月雅就此落下了心事。包月雅加了苗玲苏和钱无奇的朋友圈,看他们在各地旅游的照片,一样样研究苗玲苏戴的表、挎的包、穿的鞋、买的新衣服……包月雅大致知道了苗玲苏的生活层次,那已经是她拔腿追也追不上的了;她身边那些追求者,很遗憾地,也没有提供这种层次消费的能力。

有钱也就算了,钱无奇的朋友圈就更让包月雅生气了,除了工作全是苗玲苏,天底下居然真有把老婆当块宝的男人啊。包月雅自问谈了很多次恋爱,也算是阅人无数,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心一意的男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之类的话,她看了就要冷笑,天底下根本没有这样的好男人吧。包月雅自以为看透了,看透了有看透的好处,见到些三心二意的男人时不至于太失望。而今她突然发现原来世上还是有这样的好男人的,只是,这好男人不是自己的。

人是最怕比较的,尤其是知根知底的人,看着当年不如自己的人,如今却过得比自己好,包月雅恨得牙痒痒的,凭什么呢?讲相貌、讲学业,苗玲苏处处不如自己,包月雅深夜躺在床上,觉得苗玲苏过的日子是自己该过的,她不过是运气好,嫁得好,真是不公平。她简直是抢了她的。

这种嫉妒啃噬着包月雅的心,让她浑身不自在。包月雅找了个由头,说是要出租一套老房子,顺理成章地和钱无奇联系上了。钱无奇对这笔小小的业务很是上心,盯着下属帮包月雅租了个好价格。

“谢谢你啊,钱总,我晚上请你吃个饭意思一下。”

“不用了,苗苗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应该的。”

“既然是朋友,吃个饭也没什么,除非你不当我是朋友。”

话说到这个份上,钱无奇不答应也不行了。

挂了电话,包月雅就去买衣服了。她在店里挑来挑去,选了一条特别显身材的大红色连衣裙,又去找搭配的高跟鞋。鞋店的年轻男店员被她指使了大半个小时,才选定一双最合她心意的尖头镶水钻细高跟鞋。

包月雅穿上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是满意。

“好看吗?”包月雅问店员。

店员吹了吹自己挑染的蓝色头发:“好看。不过……”

“不过什么?”包月雅问。

“不过再好看也没有用。钱无奇是个死心眼,只看得上他老婆。”店员歪着嘴笑。

包月雅吓了一跳,原地崴了脚:“你说什么?”

店员过来搀包月雅坐下:“我啊,我是个妖怪,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 包月雅坐着揉揉脚踝,还是不能置信:“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店员坐到她身边:“你不就是想勾搭苗玲苏的老公吗?他是个实在人,如果我不帮你,你搞不定的。”

心事被赤裸裸地说出来了,不由得包月雅不信。

包月雅冷着脸:“你能帮我?怎么个帮法?”

妖怪欣赏地看着包月雅:“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要你的美貌,不是一下子拿走,分期付款,用一年时间慢慢变不好看起来,也不是变成丑八怪,只是变成和你的心般配的外貌。没事的,放心,我是有名的没事妖怪啊。”

包月雅摸摸自己的脸:“你要的倒是不少。你能给我什么?”

妖怪说:“公平交易,童叟无欺,你可以选哦。PLAN A,你勾搭上钱无奇,这事情让苗玲苏也知道,不过他们不会离婚,你就是路过他们的婚姻一下。”

包月雅冷笑一声:“这有什么意思,损人不利己。”

妖怪歪着嘴笑:“嫉妒嘛,本来就是损人不利己的。你不就是想让苗玲苏不痛快吗?这么做她绝对不痛快。” 包月雅被气得脸都青了:“我不是要她不痛快,我没有那么坏,她是我的朋友……我……我只是很喜欢钱无奇这样的好男人。”

妖怪哈哈大笑:“这样啊,真爱是吗?那更好了,PLAN B肯定适合你。你可以勾搭上钱无奇,他也会真的爱上你,为了你离婚,不过要净身出户,以后他再也发不了财。”

包月雅听了这两套方案,咬着嘴唇没法决定。

妖怪帮她包好了鞋子:“很难选择是吧?不甘心是吧?觉得自己可以人也要钱也要不痛快也能给人家对吧?漂亮的人果然贪心。我等你一天,你想明白选哪套方案就来找我。”

包月雅的确不甘心,妖怪的交易条件那么苛刻,她宁愿自己来。

那天晚上,包月雅打扮得无懈可击去见了钱无奇,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妖怪说的是对的,钱无奇的确对苗玲苏一心一意,包月雅用尽力气挑起各种话头,绕来绕去总是被钱无奇绕回到苗玲苏身上。大概,大概只能去和那个没事妖怪谈交易了吧 ,包月雅想,到底是PLAN A好呢,还是PLAN B好呢?和自己内心般配的外貌,会是什么样的呢?包月雅想起来就不寒而栗,而付出那么大代价,到底是让苗玲苏失去婚姻的完美无缺感好呢,还是让自己得到一个不再有钱却一心一意的男人好呢?

包月雅一边想,一边听着钱无奇聊苗玲苏:“苗苗的爸爸妈妈最近去欧洲玩了,他们两个说要趁着我们还没有要孩子抓紧一起周游世界……”

等等,爸爸妈妈?一起周游世界? 包月雅问:“苗苗的爸爸妈妈后来没有离婚吗?”

钱无奇很奇怪:“离婚?为什么会离婚?他们感情好得很啊,我听苗苗说,他们结婚几十年了,连吵架都没有过。”

包月雅呆了,她想到当年苗玲苏抓着自己的手说的那句“我都懂的”。那句话之后,她终于可以说一些只能说给苗玲苏听的话:爸爸藏的存折被发现了、妈妈的男友的老婆来家里闹了……她还依稀记得苗玲苏也绘声绘色描述过父母的争吵,聊到伤心的时候,两个人也曾经抱头痛哭过。

一个人的无法言说的不幸就只是不幸,两个人类似的不足为外人道的不幸却成为彼此的安慰。那段最艰难的时光,如果不是苗玲苏的那双手,那句“我都懂的”,那些陪着她一起流的眼泪,自己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呢?也许,一切都不会改变,也许,一切会变得更难以忍受吧。天哪,苗苗,她对真相只字不提,只是用了最大的努力帮着自己分担了那种少年难以承载的心事。

包月雅忍不住哭了。钱无奇吓坏了:“你怎么了?”

包月雅说:“没事,想到苗苗了,很多年没有和她说过心事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说,你要好好对她,不然会有报应的。”

(这是《暂停大侠》的姐妹篇。这个系列前10篇都是“不过神仙”,后10篇都是“没事妖怪”,故事之间是有联系的,我编得很累的哦)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同学会上,那些难于出口的事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75194.html

分类: 文苑.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