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英国:车轱辘上的宫殿

来源:BBC英伦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0-11,星期日 | 阅读:1,476

“声轰轰,如霆雷。火炫炫,如流电。”清朝末期,台湾诗人洪弃生曾在诗作《铁车路》中这样写道:“双轮日驭速催行,回头千里忽不见。抵掌欲笑夸父迟,轮台一日周围遍。”

铁路是英国开启辉煌工业时代时,给世界留下的礼物。近日,英国国家铁路博物馆(National Railway Museum)建成四十周年。它坐落于风光美丽而历史悠久的城市约克,也是全球最大的铁路博物馆。

那么,铁路究竟是如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轨迹呢?

国家动脉

英国铁路是工业生产的传送带。铁路网络能便宜而便捷地运送沉重的煤矿,为成千上万的工厂,提供蒸汽动力。工厂大规模生产的货物,再由火车输送向市场。火车不仅仅给养了工业,也为消费主义打下基础。铁路如同血管,将工业革命的关键养分,输送到国家的四肢。

与货车一样重要,客车火车催生了郊区和通勤上班族。铁路出现之前,英国城镇小而密集。人们如果没有马车,就需步行上班。铁路诞生后,土地投机者和建筑商将目光放得更远。富裕的人开始搬出城市中心,在城郊购买更大的房子与花园。当然,火车也构建了一种新的“等级制度”:你是坐一等座还是三等座来的?答案清晰地写在车厢门上。

随着铁路的广泛使用,时间也变得精准,整个国家的时间逐渐统一起来。铁路公司不愿接受伦敦时间相差十几二十分钟的当地时间,力挺“标准(铁路)”时间。终于在1880年,整个大英标准时间的议会法案通过。

火车也对假日产生影响。英国常年阴雨,唯夏日花鸟明媚,与其余三季不同,格外珍贵。一批批夏日度假专车,周末往返,将工业城镇与海滨度假村连在一起,让更多人过上张弛有度的生活。至今,英国举行马赛、足球赛等大型活动时,都有专车通行。

车轱辘上的宫殿

1842年,英国皇室也开始乘坐火车,铁路赢得皇家认可,引发一阵风潮。大西部铁路(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载着维多利亚女王的千金之躯,从温莎到了伦敦。铁路公司争相打造最好最豪的皇家列车:这些火车有特殊的四个头灯,使铁路工作人员迅速将它们区分开来。

皇家车厢就像时间胶囊,让人一瞥维多利亚时期顶层社会的盛景。维多利亚女王举办沙龙的列车,可供她巡游整个国家,衣食住行一应俱全,随身仆从也有栖身之处。一辆1869年制成的皇家列车,耗费1800英镑——这在工薪家庭一周只花销几先令的年代,堪称天文数字。当然,女王自己出资800镑,也亲手挑选了器具、墙纸、地毯。地板、墙壁、天花板都格外加厚,以隔绝行驶时的噪音。

它们是车轱辘上的宫殿,仿佛有着永动的潜力,一路驶向不下山的太阳,将东方的几多古老文明,驱逐到了崩溃或惊醒的边缘。

国家铁路博物馆

过上40周岁生日的英国国家铁路博物馆,拥有广泛的展品,从最有威力的发动机,到最华贵的车厢,满载了充满年代感的话题。

1923年,英国伦敦东北铁路公司建造的苏格兰飞人号(Flying Scotsman)蒸汽机车,由格雷斯利爵士设计,1934年创下时速160公里的纪录。它连接了伦敦与苏格兰,往返于国王十字车站和爱丁堡,因而得名。车里有餐车、鸡尾酒吧、影院,甚至还常驻一位理发师。

汉密尔顿公爵夫人号(Duchess of Hamilton)蒸汽机车是一个时代的象征。1938年制成,采用流线型车头,外观独特。1939年,公爵夫人远赴美国参加纽约世界博览会,如明星般瞩目,超过两百万人见证过她的风姿。1942年回归故土,为英国战时铁路服务。

时过境迁,日本的高速铁路革命,刷新了世界最高速度,新干线的准时记录,用秒而非分钟衡量,又具有超高的安全系数。国家铁路博物馆里展有一辆弹头列车,当年它从日本远渡重洋的旅程,还被拍成过一部纪录片。

博物馆的展厅中,英国“退伍”列车微微褪色的车厢,逸散着当年的辉煌。不远处并列着更新型的列车,诉说着未来的无尽可能。

(责编:郱书)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走进英国:车轱辘上的宫殿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75427.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科技驿站.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