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条约》真的不公平吗?

来源:时拾史事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2-26,星期六 | 阅读:1,543

裤兜大表哥

英军在1842年打到了上海地区,英国人也终于能跟中央好联络上了,就不打算打了,停下来商量商量。就说了他们的想法和目的,英国人对中央说:

1.希望在中国有个地方落脚,毕竟我们英国人的商人有些带着家属的,长期跟中国人做生意,应当像本地人一样有权力在中国买地买房子居住吧,这样才方便,而且我们人很少,不需要买很多地,能够我们居住就好啦。

2. 废除广州海关的“杂税”,希望关税只收取法定的,并且向下调整一些,并且要中央政府好好监督海关官员乱私下收杂税的情况。(一次鸦片战争后,海关乱收费用 的现象好了一些,但是仍然偶尔会有些个别现象不如意。直到后来慈溪和恭亲王一块上位,正式聘请了不少外国人进入中国的海关部门进行管理加上中央的大力支 持,海关部门的贪污和乱收费用问题才比较彻底得到解决。)

3.为了避免广州一个海关独大又专横,需要再开放几个口岸供我们英国商人选择,也为了就近买取我们需要的商品,减少陆路交通运输的成本。

4.关于商业纠纷的解决方案,我们英国人的对商业和民事纠纷的处理,跟大清国很不一样,所以希望能让我们自己解决,至少外国人玩不太转中国的司法那一套。

(这个解决民事纠纷,中国的历朝历代,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因此一般会用严刑来对待犯法的人,如此能威慑其他潜在将来可能犯案的人,这是统治的指导思想之一。 而外国人的刑罚却不是这样的逻辑,侧重不是要重罚以防止这类事情再出现,而是侧重于讲法理讲补救方法,对经济补偿更看重。比如说,古代中国,法家思想的逻 辑,比如你偷了东西,被抓住了,得还了被盗人家这些物品,还没完,如果你造成的社会影响比较大,这时候可以不用看当朝律法如何判罪偷盗,直接用儒家的观 念,说你这人没仁义道德,以“失德”“失义”的原因,就是你已经不是人了,就论斩首示众了,还天下人一个公道。如果你社会影响小,打吧,把你打残或者至少 很重地打,让你下不了地好一段日子,然后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给百姓看地方父母官如何教训你这个盗贼的,表示父母官我,绝对不会姑息任何偷盗行为的,一定重 罚,子民们,千万别再有偷盗的事情发生被我抓到哈,否则下次你的刑罚会更重。这是中国历朝历代的司法上的“儒表法里”的一种体现。司法判决很依赖社会舆论,如果某些案例和犯人是政治上的考量就更不用说了。而西方的司法,更侧重,法律规定怎么判就怎么判,比如偷盗,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审都不怎么审的就杀了吧。偷盗的罪名,还了失主钱财,然后被罚劳改几个月或者看情节情况决定,就是要给盗贼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法官不可以凭着社会舆论来断案,法官的依法和情形判案的自主性凌驾于公众舆论和政治考量之上

5.我们被忽悠,导致军队滞留和大笔开销,这个精神损失费啊,炮弹费用,将士这两年生活费啊,都要弥补。

中国中央的对外逻辑一直都很简单,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以对方既然不请自来了,虽然是打过来的,但是主动提出来谈判,那很好啊,派中央官员去谈啊,和为贵嘛,能少打一场仗就少打一场,即便已经被人打了几拳头了,自己忍忍痛算啦,再打,难免自己又有新的伤口。 算啦,在考虑派谁去谈判的时候,中央又掂量了。因为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央军没有跟英国人交战,所以骨子里仍然是看不起英国人的,不知道外国人的厉害,而且 中央觉得,英国人不过是来求咱们做生意贸易的而已,所以,并不觉得这事是个什么大事。这点在最后派出去的全权负责签约的人选代表,可以看出清朝中央的态 度。不过,天朝总是要摆出非常对外国友人很友善重视的态度嘛,才能凸显天朝的气度呀,所以我们看最后派去的总负责人可以看到中央给够英国人面子。

最后的全权负责人叫耆英,当时,官职盛京将军,是国家封疆大吏之一。加上又是宗族,祖上跟努尔哈赤属于亲兄弟的那种。所以,血统身份正,又是从一品大员,临时给个“钦差大臣”头衔去谈,给够英国人面子了吧。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刚停火的时候,签订了《南京条约》。后来次年,在广州那为了具体落实通商的细节的问题,签订了《虎门条约》进行补充。再后来,美法俄,都不爽,纷纷也来中国这里寻求商机,要开展贸易,故也来签订了跟英国类似的合约。


英法美,都陆续加入跟中国签条约的队伍

其 实,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和中国的志士能人,并没有太感觉我们有什么不妥和变化,毕竟从来没经历过,没好好研究过经济和司法什么的,所以仍然有一种施 舍外夷的感觉。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清朝和士人,并没有什么内部的太大的改变和逻辑变化,后来的洋务运动的原因,是受刺激于太平天 国运动和第二次鸦片战争,因为第二次鸦片战争直接打到京城脚下去了,中央军打不过外国人,加上太平天国时候外国军队帮忙打太平军,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这 个刺激才大,这也是人之常情,之后我们再讲。

接下来我们就来谈谈,第一次鸦片战争后的条约的主要内容,以及影响分析,真的有那么夸张吗?神马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化的?我是自己好好分析了一下,对这些教科书论点打了问号的。在此分享我所查到的资料和我的看法。我们把《南京条约》和《虎门条约》并一起分析就行了,看看这些条约真的是丧权辱国了吗?

具体条文可以上网轻松查到,中文英文版本都有,裤兜大表哥分析归纳如下:

1. 战争打完了,双方谈判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放人的问题,俘虏如果还活着的话,彼此双方放人。还有英国也要求中国释放那些卖鸦片而被查处抓起来的英国商人。

这 第一条,我觉得挺正常,没什么平等不平等的,但是英国要求清朝释放那些卖鸦片的商人呀,我觉得中国官员是有讨论过的,因为如果放他们的话,就是宣告卖鸦片 无罪,那是个合法买卖。其实朝廷并没有对鸦片有那么大的敌意和要禁止它,它跟烟茶酒相比,也没差太多,合法就合法呗,而且,朝廷也要参一脚,得自己开公 司,自己种鸦片,卖给中国子民赚钱,有钱不能只给外国人赚了呀,反正,朝廷为又没逼着老百姓掏钱买鸦片,是老百姓主动要来买的嘛。禁鸦片的成本又高,又得罪外国人和有利益关系的中国官员。即便要禁止,下面的官员真的能照做么?过去那一百年,不都是把上面的禁令当白纸嘛何必呢。但是,话虽然这么说,清廷也知道鸦片的坏处,所以只是严厉禁止军队吸食鸦片,尤其军官,查到的话,可以弹劾撤职。

所以看政治政策的推行,我们应该留意一下该政策的推行的行政成本和可行性, 不能因为清朝没有立马大张阔斧地全面禁止鸦片,而觉得清廷昏庸害国人。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任何制度和政策推行,中央一定要有很大的权力和钱,然后要有自己 的坚定的支持官员去实践政策,否则任何政策,去到基层官员手里,只要底下的具体办事的人心里不乐意或者政策损害了他们的利益,那么政策多数会变味,或许会 从良策变成祸国殃民的政策,这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任何政策,我们都得从人心的角度去考量一下底下的官员知否乐意执行,然后又得考量这个政策推行的话具体操作上可行否,政府是不是要增加很多额外投资,这些开支是要长期的还是短期负担而已,是否合算?诸如这种考虑,是真正当家的人不能说的苦处,所以他们只能进行一些小补小修,希望整个国家还能维系着。

2. 第二个是赔钱,其中包含两个要赔的款项,一个是林则徐当时收缴的鸦片的,那可以收缴了大约当时一年的贸易量的鸦片,价值不低,英国人要求赔这个600万白银。另外一个赔款是军费,英国人打了两年战争,各种士兵开销和船只受损等等1200万白银。分四年交清。一年六百万白银。

听 着很搞笑呢,我们中国挨打耶,你还管我们要钱,就像在大街上,两个人不小心撞到了有点摩擦,然后其中一个人先动手,然后两个人打起来,最后先动手的人略微 打赢,然后要求打输的人赔医药费。这个逻辑,我们听上去是很奇怪,没有错,但是在当时的西方人眼里,这就是国际规则。我们看一战,德国惨败,那个战争赔款 巨大,就是打输的人赔钱,这就当时的国际规则。

其实中国人不该用我们这种逻辑去看外国人,觉得他们没道理,而应该站在外国人的角度,他们习惯了这种蛮横的规则,这应该是有他们的发展历史呢,他们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就像他们不理解我们怎么就重男轻女。

这 里要在普及一下,600万白银的概念。在乾隆爷的时候,也就是鸦片战争50年前,中央的财政,每年都有结余,结余在乾隆统治后期,达到600万白银每年最 高峰,就是国家国库每年会多这些钱。我不知道外国人是不是有查过这个记录,或者是清朝官员的决定,刚好,清朝把每年的财政结余可以用来支付这个战争赔款, 并不会造成太大财政负担。

当然政府赔款,没人愿意只动自家的钱,所以这个赔款,应该是由国库和临时加派向百姓征收而来的。当然我们之前提过,放权容易收权难,所以逻辑上,这种为还战争赔款的临时加税,一般会在还清了英国人之后,中央政府名义上取消了这种税,但是下面的官员会继续收,因为广大农村百姓资讯不流通,肯定会被地方官员蒙在鼓里的。这个古往今来的税收规律,是我们要留意的。资讯流通是政治廉明的必要和客观条件。

3. 中国要开放五口通商,这个没什么好说,而且在通商的这五个地方,外国人可以租地,然后建房子在这住,开店做生意。这个其实没什么问题,平等呀,而且为了进一步平等,英国人说,以后中国政府不能再强制要求外国商人一定得跟某某“商行”这个公司做贸易, 因为这造成了中国商人垄断,定价权什么的都偏向于中国商人那。之前文章提到过,中国大企业,组成了一个叫“公行”的商业联盟,然后跟政府合作,政府授予权 力给这些大企业,包括,外国人的贸易许可证的颁发,以及,外国人的某公司的商品,只能卖给“公行”里面的某某中国公司,不允许卖给其他人,否则犯法可以查 处你。其实这条约是促进贸易公平的。因为中国的其他小企业可以跟外国人做买卖了。

同时条约也明确限制,外国人不得离开这五个城市进入内地区域做生意

其实我们看看这第三条,放在外面今天来看,觉得,是中国官商勾结在先,弄得外国人挺惨的,正规商品不能卖钱糊口,只能卖鸦片这种害民的商品,如今战争打完,尽量就是为保障贸易公平自由,看上去是很合情合理并不过分的呀。

而且,开放的五口通商中,中国最富裕的地区,就是长江三角洲,所以除了上海宁波和广州比较促进贸易之外,福州厦门,并没什么卵用。但是总归,外国人,能除了在广州做生意外,还能去上海地区啦,他们很开心。

4. 割地,香港岛。很多人喜欢喷这个割地的问题,说大清很没用。其实清朝割的给外国人的地,都是一些很偏僻没什么人烟的地。而外国人要这些地,多是由于天然的深水港,利于大船停靠,反正城市可以建设嘛。笔者本人,在这件事情上,并不是有太大的看法。

5. 关税,确定了官员不能私底下乱收税。另外关税要公开明确和下调。 文件里面并没有写清楚,到底清政府同意下调多少,不过至于为什么清政府在这时候同意了英国人,说以后大清的关税调整要跟他们商量,这个条款的处理,当时大 清的上层发生了什么,是可以进一步研究仔细的。(至少笔者在这个问题上没来得及去深入研究。)根据外国人的日记提供,大致平均的关税下降到了10%左右。 之前提到过战争爆发前,法定的税率是大多数商品一律进出口16%。

(对于关税自主权的重要性,就很让我们联想到最近媒体炒得挺厉害的TPP的事情。裤兜大表哥喜欢研究金融,对TPP有些了解和看法,但是在此处就不展开先了,希望最近的某篇历史文章能对这个现代问题有所联系和展开吧。)

关税下降和清朝政府要严禁官员大幅敲诈外国商人,这个举动,对中国的影响是很巨大的。

中国传统的经济,我们都知道,是以家庭三代人为生产单位,大多数家庭就是主要两个经济业务就是,种田还有织布。 种田要自己吃啦,要交税啦,然后可能也没剩下多少了。那么家里要购置家具啊,购置一些别的生活用品比如锅啊,买建筑材料啊,一般这个的家庭财政支出,主要 依赖织布或者刺绣,然后去卖,以赚取这个钱。外国输入中国的主要商品除了鸦片,就是布匹衣服。而由于外国的生产采取工业化,加工布匹衣服的成本比中国的人 手生产低,而且生产量巨大,如今加上海关的敲诈被大幅削减,税率下降,在中国市场上,有价格的巨大优势。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五口通商口岸对中国整体的经济冲击还不是很过分,只是地区性的影响了通商口岸附近的传统中国家庭收入。那么就会导致,传统中国的农民家庭的两大经济收入之一的织布业务,抗争不过洋人的进口布料的价格优势和质量优势。所以,对五口通商区域的中国农民的 生活造成了严重的冲击,更苦了。当然,对生活在城市里的中国非农户来说,更好质量更便宜的布料是更好的呀。也就是,外国人,能以更便宜的价格在中国进口生 丝等布料原料,带回去本国加工,再运回中国销售,赚取中间的加工费。然后又用在中国赚到的加工费,购买中国的茶叶,烟酒,陶瓷等西方需要的产品。这就是宏 观来看《南京条约》后的经济格局。这个对中国的经济破坏有深远影响。

(具体如何影响,以及中国有志之士的应对,后续文章希望能更深入讲这个问题。)

6. 是司法问题。 在《虎门条约》中正式确定,英国人在中国犯了法,中国官府抓了,应该交给英国政府审理。如果商业纠纷同时有中国人和英国人,按照英国和中国司法人员一起商 量解决。这个规定,它的产生背景和制定逻辑,背后有很多故事和背景要介绍,和它产生的影响与我们中国的应对,我们限于篇幅,后续文章再进行讲解吧。

当 我们具体去查阅《南京条约》和《虎门条约》内容的时候,会发现,这些条约其实在一开始签订的时候,乍看之下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一切的条款背后都有一套合情 合理的逻辑。而我们现代人不应该老是听信教科书对过去的评语,自己客观的去了解和思考,会觉得,其实历史并不应该被说死,认定它或者那个历史人物就这么回 事。至少笔者没觉得第一次鸦片战争后签订的条约有多么不公平。。。是有些条约在后来产生了很负面的影响,但是它们的产生都是有历史背景的,换作是我,假设 自己是那个制定规则的当事人,可能也会采用这个规则以解决当时的面对的问题。

尤其是关税下调和之后中国不能随意改动税率,这个规定,还有外国人可以在中国境内有一定司法自主权,这两个条款,我觉得是鸦片战争后对中国影响最大的两条。具体的,在后续的文章,希望讲明白这两条内容。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南京条约》真的不公平吗?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77977.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