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选择与文明演化

来源:中评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1-9,星期六 | 阅读:1,103

作者:蒋豪

今天的讨论观点有相同的,也有不同的,也有一点碰撞,我觉得确实非常好。我想谈的主题是制度的选择和文明的演化。

首先,我想先引用丘吉尔一句话,丘吉尔以前在评论巴尔干地区的时候,他说这个地区制造的历史多于其能够消化得起的历史。我理解他的意思类似于刚才李楯老师说的,这个地方是冲突之地。这句话用到目前的中东也是非常合适的。目前这些冲突,这个地区本身是拿不出一个完善的解决方案的,自己也不具备最终武力解决的能力。今天会议标题还是非常准确的,就是中东困局和国际政治,两个是互相关联的,背后是非常大的国际政治问题。

我想谈第一个问题,就是宗教信仰自由的问题。有人认为,这一次欧洲难民问题引起包括法国巴黎恐怖事件这样一个震惊全球的事件,背后是有一个宗教信仰问题在里面的。这个问题在西方最初是良心自由问题。良心自由发源于英格兰,但是最后在英国殖民地北美大陆开花结果。因为美国那个地方更适合新制度的开端,这是一个制度演化的非常好的例子。刚才大家谈到了,事实上不仅伊斯兰教和其他教派互相仇杀,内部各派也存在互相仇视,基督教也是如此。就是美国初期也是这样的。但是他们有一些代表人物,尤其是罗杰·威廉姆斯,他在马萨诸塞就遭到迫害,他认为应该是良心自由的,应该容忍对方,不能互相迫害。逐渐地美国13个州,不管是在特许状还是其他契约里面普遍写了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我觉得这是西方文明对人类最大的贡献之一,当然刚才盛老师也说了中国儒家问题也是有包容的因素。当然西方还发展出权力分立和宪政,这是另外一个贡献。

我觉得法国恐怖袭击背后,有宗教信仰的根源。有人认为就是前几年有一个禁止妇女在大街上戴遮脸头巾的规定。在2011年法国严格执行这个法令之后,当时约旦穆兄会的领袖就说法国违反人权原则,并且警告这是危险战争的开始。当然,法国国内以及一些人权观察组织也指责说这侵犯了身为欧洲人的权利,是萨科奇为了讨好某些国民再次当选总统。我查了查,很有意思,土耳其在2012年2月之前,他也是禁止妇女在公共场合戴宗教标志的头巾。但是2012年2月通过一个宪法修正案,废除了这个禁令,你可以戴也可以不戴。但是当年6月,土耳其最高法院裁定说这个宪法修正案违反了宪法世俗原则,又重新禁止了,不让在公共场合戴了。

这就涉及到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宗教信仰自由到底是怎么个表现形式?法国现在这种理论就是禁止在公共场合显露明显的宗教标志,不光是穆斯林的遮脸头巾,包括犹太教的礼帽,包括佛教大的佛珠,包括基督教十字架,就是明显的,当然你小的在衣服里面看不见的无所谓。他都是禁止。希望在社会公共生活中淡化宗教,不凭外观分辨你的宗教。土耳其是穆斯林占90%多的国家,但是他20年代改革之后就遵循世俗化原则,把国教废除了,严格执行政教分离,宗教退出公共生活。法国警察如果发现你屡次在公共场所戴头巾,他可以罚款,或者送你去公民学校,学习法国人的价值观。目前不仅法国,我查了查不少国家都是这样的。我认为宗教信仰自由本身是一大进步,但是宗教信仰自由的具体在执行标准上有不同理解。

下面我想谈一谈中东目前这种混乱局面,有人认为还不如以前存在萨达姆威权统治时代,我觉得确实是这样。如果从法治完善角度来讲,不同的国家和社会分三类,一个就是目前最高等的,或者最发达的法治社会,或威尔逊世界;往下是威权社会,就是所谓的霍布斯世界,他是有一定的制度、有一定权威的。再往下就是像中东叙利亚这些战乱国家,威权也不存在了,就进入丛林社会的达尔文世界了。

在这种情况下难民跑到了欧洲,就使得欧洲的人存在好几等,有公民、有移民,有获得居住权的,有暂时没有获得的,还有现在刚刚进入的难民,他们的经济政治地位确实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现实。有些人又跑回到中东参加IS活动,也有些人认为不公平,在现在的居住国就搞恐怖袭击。这是一个不同理解,就是说宗教问题确实和现实问题相关联,确实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在中国实际上也有表现。我赞同诺齐克的理论,诺齐克反对无政府主义,他认为国家的作用,他就恢复到古典自由主义,就是说国家作用就是保护公民的财产、生命、交易自由。我也回应飞龙刚才讲的问题,就是原子化个人主义问题,在国家之下公民可以组织一些不同的共同体,有体育爱好者、有文艺爱好者,实际上是有这个自由的。也就是说国家之下有各种乌托邦,国家的作用就是保护你。当然现代社会的发展,他的监管职能是比较多的,虽然国家职能表面听起来很少,但是事实上每件事情都需要去做的,比如金融的监管,实际上需要很多投入的。

下一个问题就是刚才我们议题里面也谈到的,就是中东目前这样一个发展会不会引发越来越大的冲突,甚至引发世界大战的可能。总体我觉得是不可能的,就像刚才所说的,文明的演化是有主流、支流和细流的。主流实际上是比较清楚的,向法治社会发展;支流比如像俄罗斯这些;但是还有一些细流像ISIS,看到一些现实中的不公平现象,不是向前追求制度解决方案,而是向后追求过去的制度。就是说历史中文明制度在不停演化。但是,过去一些制度有时候还留在那,比如ISIS追求的是他认为的一种过去比较好的制度,也就是说他是一种错误的制度选择,没有看到演化的好的方面。他是往回走,认为现在的欲望是不好的东西,还不如回到原来。但是,应该看到国际制度演化是有主流、支流和细流的。

这样在国内来说,制度选择主要体现为国内法的体系,以宪法为统帅。在国际上也是有法律框架的,就像刚才梁老师说的,刚才说的主流、支流、细流都在这个框架内,是一个条约体系。所以我认为从目前的演化来看,从制度框架来看,从力量来看,中东局势都达不到最后发展到世界大战的可能。

[ 蒋豪 天则经济研究所法治研究中心主任。本文为作者2015年12月1日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中评网主办的「中东困局与国际政治」研讨会的演讲修订稿,转载请注明 ]

2015-12-4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制度选择与文明演化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7845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