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度的人”是何以成为现实的

作者:廖和平 陈燕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3-29,星期二 | 阅读:889

导语:马尔库塞认为, 当代工业社会尤其是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单向度”的社会, 生活于其中的人是“单向度的人”。形成“单向度的人”的原因是当人生活于其中的社会、政治、思想领域、文化艺术、日常生活都成为“单向度”的时候, 甚至连人的本能都成为“单向度”的时候, 人只能够束手就擒, 成为“单向度的人”。由于无产阶级的自身被同化, “单向度的人”就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人的无奈的永远的宿命。

赫伯特·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1898-1979)生于柏林一个富裕的犹太人家庭,德裔美籍哲学家和社会理论家,法兰克褔学派的一员。他一生在美国从事社会研究与教学工作。赫伯特·马尔库塞哲学家、美学家、法兰克福学派左翼主要代表,被西方誉为“新左派哲学家”。

“单向度的人”是何以成为现实的文

马尔库塞以“社会批判理论”对当代工业社会尤其是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工业社会的现实做了极为尖锐和深刻的批判, 深刻地揭露了西方发达工业社会中人的异化状态, 提出了“单向度”理论, 认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人已成为“单向度的人”。本文依据马尔库塞的《单向度的人》一书中的“单向度”理论, 从发生学的角度对当代发达工业社会的“单向度的人”的形成作一个逻辑梳理与阐释。

什么是“单向度的人”

“单向度”是马尔库塞描绘当代工业社会尤其是当代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现实时所使用的一个自造的专用术语, 表示人们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各个方面的评价都只是肯定和认可, 不再具有批判性和否定性, 变为单向的了。马尔库塞认为, 正常社会中的人有两个“向度”或“维度”, 即肯定社会现实并与现实社会保持一致的向度和否定、批判、超越现实的向度。而当今资本主义社会已蜕变成了一个新型的极权主义社会, 它成功地压制了这个社会中的反对派和反对意见, 压制了人内心的否定性、批判性和超越性的向度, 因而使这个社会成了单向度的社会, 使生活在其中的人成了单向度的人。人们失去了否定性和批判性原则, 人们内心的批判性、超越性思想受到抑制, 成为统治制度的消极工具。 “单向度”的确切说法应该是“肯定性单向度”。

马尔库塞认为, 人们感到幸福、安定, 只是因为他们的生活需要不断得到满足。这是技术进步的结果。但他认为人们被满足的需要是虚假的需要,而非真实的需要。他指出:“为了特定的社会利益而从外部强加在个人身上的那些需要, 使艰辛、侵略、痛苦和非正义永恒化的需要, 是`虚假的’ 需要。现行的大多数需要, 诸如休息、娱乐、按广告宣传来处世和消费、爱和恨别人之所爱和所恨,都属于虚假的需要这一范畴之列。” 虚假的需要的被满足掩盖了人们的真实需要。马尔库塞认为, 真正的需要应该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但是, “发达工业社会的最显著特征是它有效地窒息那些要求自由的需要”。虽然发达工业社会总是打着“自由”的旗号, 但“自由”只是资产阶级的一个具有诱惑力的欺骗性统治工具而已。马尔库塞尖锐指出:“决定人类自由程度的决定性因素,不是可供个人选择的范围, 而是个人能够选择的是什么和实际选择的是什么。在大量的商品和服务设施中所进行的自由选择就并不意味着自由。何况个人自发地重复所强加的需要并不说明他的意志自由, 而只能证明控制的有效性。”

“单向度的人”的成因

“单向度的社会”的形成是“单向度的人”形成的社会大环境。发达工业社会是个极权主义社会, 是个与以前的资本主义社会不同的“新社会”。这个社会不仅消除了危害其继续存在的政治派别,而且“包容了其存在曾经表现为整个制度的对立面的那些阶级。 “发达工业社会中工人阶级的现实状况使马克思的`无产阶级’ 一词成为一个神话概念;当代社会主义的现实状况使马克思主义的理想成为一个梦想。”就是说马克思所赋予历史使命的那个意义上的“无产阶级”已经不再存在, “劳动阶级正经历着一个决定性的转变”。阶级的分别似乎不存在了。但他知道这只是一种虚幻的假象, 所谓的“融合”并不意味着无产阶级真的与资产阶级平等或者是近似平等了, 也没有改变他们的受奴役的地位, 而是相反, 受奴役更加彻底。只是因为技术的发展, 生活的改善, 工人乐于在虚幻的满足中作为一种纯粹的物或者工具存在而没有反抗意识罢了。

思想领域的“单向度”是形成“单向度的人”的内在的精神的心理的直接原因。马尔库塞认为, 发达工业社会的思想是受控制和操纵的单向度思想, 这种思想“是由政策的制订者及其新闻信息的提供者系统地推进的。它们的论域充满着自我生效的假设, 这些被垄断的假设不断重复, 最后变成令人昏昏欲睡的定义和命令。”现代社会的科学技术意识形态, 对人进行全面的操纵和控制, 使人丧失了“内心自由”和对现存制度的批判性。马尔库塞认为, 科学技术越发展, 当代工业社会的意识形态就越具有控制性, 社会可以借助最新的“意识工业”手段——无线电、电影院、电视、报刊、广告等加强对人们心理的控制。它们对人们进行说教和操纵, 压抑人们的自由意识、规定人们的思想观念, 建立了“单向度的思想和行为模式”, 使人丧失了“内部自由”。这种单向度思想标志着“自由与反对的衰落”, 人们把受操纵的生活当作舒适的生活来接受, 把压抑性的社会需要当作个人的需要, 把社会的强制当成个人的自由。马尔库塞认为, 单向度的思想不是道德或精神的堕落与腐败造成的, 而是发达工业社会所具有的客观的社会过程。

“单向度”是“单向度的人”的宿命

人已经是“单向度的人” , 人还可以回复他本来的面貌吗? 如果可能, 途径是什么?马尔库塞认为是可能的, 但是可能性太小, 这就是他的建立一个新的“理想社会”。

要想使人摆脱“单向度的人”的命运, 不再被异化, 就必须建立一个新的“理想社会”。在这个社会里, 人的本能欲望、精神自主力、创造才能得到完全解放。他认为这个新社会与马克思主义所说的社会主义社会是不同的, 后者旨在征服物质匮乏, 仍不免存在工业文明的压抑, 而前者是质的飞跃、全面解放, 是要建立一个绝对自由的社会。

那么, 如何解决现存矛盾以及如何建立新社会呢? 马尔库塞认为要进行革命、进行“历史的替代选择”。当代资本主义仍然有被否定的内在矛盾。而且革命也是科技发展的必然, 在科技发展的一定阶段, 科学政治化, “这种发展使科学面临逐渐政治化的不愉快任务—— 即把科学意识视为政治意识,把科学事业视为政治事业的不愉快任务。”但是, 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 “在有步骤地将自己规定为政治事业的过程中, 科学和技术将超过它们曾因其中立而从属于政治的那个阶段, 并反对它们作为政治工具的专门功用。”资本主义将失去它的合法性辩护。因而, 革命的客观条件的成熟是迟早的事。必须进行革命, 必须建立一个更好的新社会。

但是, 革命的主观条件却难以具备, 所以, 马尔库塞对革命的前途很悲观。因为他不理解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客观规律, 不理解无产阶级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他认为占人口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尤其是白领工人被发达工业社会融合了, 与资产阶级一样成为官僚体制的拥护者, 无产阶级本身的被异化为“单向度的人”, 他们已经不会反抗, 不会再成为革命的依靠力量, 因而只能依靠一些社会的边缘人、弱势群体以及社会批判理论本身。而这样的革命是没有物质力量可以依靠的, 最根本的是他不大赞成暴力革命, 革命只是乌托邦式的, 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 所以无产阶级只能接受永远成为“单向度的人”的宿命。

马尔库塞以瓦尔特· 本杰明的“只是因为有了那些不抱希望的人, 希望才赐予了我们”这句充满幻灭的话结束了本书, 给人们留下了一个不抱希望的希望, 这就是他对“单向度的人”的命运的定语。在往后的研究中, 他走向了一条以“爱欲”为武器的解放人类的唯心主义道路。

原文标题为《“单向度的人”是何以成为现实的——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的解读》,本文有删减

文章来源:社会学吧;作者:廖和平 陈燕

图片来源:网络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单向度的人”是何以成为现实的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0689.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