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教授”肖传国沉浮录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0-4,星期一 | 阅读:1,232

来源:《新世纪》-财新网

“昏教授”肖传国沉浮录

近年来,肖传国备受指责和质疑,但除了落选院士,他的职位和地位似乎没有受到多大影响。邓子强/CFP

一位据称数年后应该可以拿到诺贝尔奖的院士候选人,被指为袭击科普作家方舟子的主要犯罪嫌疑人

《新世纪》周刊 记者 李虎军 刘志洁

9月21日17时,54岁的肖传国教授从南美归来,在上海浦东机场刚落地,就被等候多时的警察控制。

当天晚上,北京市公安局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科普作家方舟子和《财经》杂志科技编辑方玄昌被打案告破。身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的肖传国,是主要犯罪嫌疑人。

8月29日,方是民(笔名方舟子)报警称,在北京住所附近被人殴打。两个多月前,方玄昌也遭袭击。根据北京市公安局发布的信息,经初步审查,该案系因肖传国认为方是民、方玄昌通过媒体、网络对其学术“打假”,从而导致其未能入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为报复二人,遂指使戴建湘,由戴组织龙光兴、许立春等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

曾经状告方舟子

肖传国1981年获同济医科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前身)硕士学位,其导师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裘法祖。2000年前后,他以“昏教授”为笔名,开始在网络论坛上频频发言。据他公开解释,该笔名本取义于“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后来却整出老大动静,“以其昏昏,使人更昏”,实非所愿。

“昏教授”和方舟子都不喜欢对方。方舟子在其新语丝网站撰文指斥“昏教授”为“核酸营养”等商业骗局辩护,以及他污蔑饶毅等旅美生物学家提出“关于发展中国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的建议”的动机,是要在中国骗取科研经费。而“昏教授”认为,方舟子打假不严谨,并向《科学》杂志指控方舟子“剽窃”。

2001年10月4日,方舟子在《南方周末》发表科普文章《科学地解决道德难题》,这篇文章内容大多基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Joshua Greene等人当年9月14日的一篇《科学》论文。《科学》的编辑答复说,方刊发的文章没有写出研究人员的姓名及发表研究的刊物名称,而这在美国的科学新闻报道中是必要的。不过,该编辑表示,剽窃指控难以成立,因为方在文章中已提及该研究由普林斯顿大学研究人员完成,并且没有直接复制《科学》论文的语言。在方舟子看来,肖传国是“诬告”。

肖传国和方舟子的再一次碰撞发生在2005年。其时,方舟子已经知道肖传国就是“昏教授”。当年9月,方舟子在网络访谈和《北京科技报》发表的文章中,称肖传国在简历中将纽约大学医学院临床副教授这个“给全职技术人员的空头衔”,拔高为终身教授系列的副教授,且肖仍是纽约大学全职教师,和北京大学推出的另一位候选人均不符合参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必须在中国全职工作的基本要求。方舟子还说,肖传国称提出国际公认的“肖氏反射弧”原理,但“国际公认”云云完全是自吹自擂。从肖传国论文极低的引用次数可以看出,他在国际上毫无影响。

2005年12月,该年度增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名单公布,肖传国落选。

对于方舟子的公开指责,肖传国显然无法接受。2005年10月,他向其医院所在辖区的武汉市江汉区法院,状告方舟子及相关媒体损害其名誉权。2006年6月,法院开庭之前,肖传国发出长长的公开信,“邀请、欢迎科技界同仁和全国媒体,特别是湖北媒体,逐条核查方舟子在其新语丝网站发表的对我的所有指控,查到一条属实,奖金五万……院士暂时不当,诺贝尔奖暂时不想,此仇不可不报。”

当时在美国西北大学任神经科学教授的饶毅对此案出具意见书称,如果谁要折磨自己而阅读肖传国那封公开信,很难摆脱对作者精神健康的疑问,“我不敢冒成为蠢才或疯子之危险去起诉他对我和其他20多个在美国的华裔学者的攻击和诬陷。我劝法院也不要贸然接受他的起诉。”

2006年7月,武汉市江汉区法院一审判方舟子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数百名海内外知识分子签名支持方舟子,认为此判决,“将会助长学术造假者的嚣张气焰”。2007年2月,武汉市中级法院维持一审判决,并称“方是民为证明其言论属实,举出大量在网上收集的材料,但这些材料没有到有关网站和肖传国等处核实,无法证明其内容的真实性”。此外,肖传国在武汉和北京多次将方舟子和不同媒体告上法庭,在美国则起诉了方舟子和饶毅。

2007年5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肖传国败诉。判决书认为,方是民在网络访谈中虽使用了诸如“夸大”“冒充”“自吹自擂”等令人不快的词语,但仅属于一般性过激的言辞;同时肖传国作为知名教授、科学院院士候选人,亦应接受学术界及社会对其学术水准所发出的质疑之声。半年后,肖传国的上诉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类似的案由,在两地法院获得了截然不同的结果。

2009年7月,风云再起。武汉市江汉区法院从方舟子妻子账户中强行划走4万余元,据称这是方舟子应赔偿肖传国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利息。

是诺贝尔奖成果,还是虚假宣传?

紧接着,与肖传国关系密切的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也被告上法庭,原告委托律师正是方舟子代理律师彭剑。

2009年11月10日,两位脊柱裂患儿状告上述已经宣告解散的民营专科医院,指其“虚假宣传”。案子被郑州市二七区法院受理。根据诉状,被告长期宣传自称有400多例患者接受“肖氏反射弧”手术,治愈率达80%-85%,使患者实现自控排尿,彻底解决了大小便失禁问题。原告三年前接受手术,但后来与同期、相近期间在被告处施行手术的患儿家长或患者联系发现,“不仅没有一位能够被治愈,而且都没有任何实际改善效果,且多数还引发左腿或左脚的残疾或异常。”

次日,《中国新闻周刊》刊发记者蔡如鹏采写的封面报道,称“肖氏反射弧”及其临床技术多年来行走在灰色地带。这篇报道从当年9月起采访,也是方玄昌在该杂志编辑的最后一篇报道。

此前两周,中国科学院主管的《科学新闻》杂志也刊发报道质疑“肖氏反射弧”。而肖传国接受采访时承认,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得到其支持,“非要聘请我当院长,我说院长不当,你们可以宣传推广这个手术。”

紧接着,方玄昌出任《科学新闻》执行总编辑,调动记者继续追踪“肖氏反射弧”事件,并撰写社论称:一位泌尿外科专家认为,“肖氏反射弧”事件可以与韩国黄禹锡事件相提并论。为什么在媒体介入之前,很多业内专家的强烈质疑没有在相关的学术会议、学术期刊上公开提出?针对医学问题,这种缄默可能更是灾难性的。

《科学新闻》的连续报道和方玄昌撰写的社论,刺激了肖传国的神经。今年1月,他在科学网博客发表“中国黄禹锡给路甬祥院长的忏悔信”,称这是“中国科学院自文化大革命以来无产阶级专政的最伟大胜利”,并列举过去一年多国际讲学以及国外几家医院试验其手术的业绩,作为“罪证”。

“肖氏反射弧”是肖传国起家的本领。据报道,这一神经科学新概念利用截瘫后废用的体神经,通过手术将其与支配膀胱的内脏自主神经连接,建立人工的“皮肤-脊髓中枢-膀胱”排尿反射弧,以恢复脊柱裂等患者的膀胱排尿功能。肖传国今年3月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引用已故裘法祖教授的话说,“我们这个工作,快五年,慢十年,应该可以得诺贝尔奖。”

1995年,在纽约州立大学任助理教授的肖传国,将其技术首先用于河南平顶山煤业集团总医院的截瘫矿工。1997年,已转到纽约大学医学院的肖传国,同时担任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

这之后,肖传国在中国申请到数以百万计的政府研究经费,并于2003年至2008年间拿到科技部国家重点基础研究计划(简称973)的一个大项目,担当首席科学家。尽管肖传国获得大量的科研资源,以及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多项荣誉,国内同行私下里对“肖氏反射弧”的争议之声并未停息。

与此同时,肖传国这项技术在美国等国家确实也引来多位同行的兴趣。美国《泌尿学杂志》今年8月刊发密歇根州William Beaumont医院Kenneth Peters研究小组的论文,报告了在北美首批九位患者身上应用肖传国的反射弧技术的临床试验结果。论文称,一年跟踪研究显示,在给予腹部适当压力的情况下,有七位患者的膀胱压力增加,即有利于排尿;但也有一位患者出现了脚肌无力而容易跌倒(foot drop)。与肖传国已经施行的收费手术不同,该医院尚处于临床试验阶段,不能对患者收取费用。

同期杂志配发的两篇评论对此项技术持谨慎态度。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Eric Kurzrock说,希望该研究可以带来外科手术中对神经性大肠和神经性膀胱的重新关注,但目前缺乏对照组,结果无统计学意义。密歇根大学医学院John Park则毫不客气地表示,该研究初步揭示的临床疗效与肖传国此前报告的有很大出入,在没有足够数据证明有效性之前,在医疗上迅速应用会有极大风险。

Peters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数十万美元研究经费,正在开展为期五年的临床试验研究。肖传国在其博客上解读为“NIH批准在美国推广肖氏反射弧手术”。但有跟帖指出:“老肖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还‘推广研究’呢,不就是验证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临床试验么?”

6月24日深夜,方玄昌在住所附近遭到两名歹徒钢筋棍袭击,头部伤口深可见骨。事发后,他本人、方舟子及其代理律师彭剑均将肖传国列为头号嫌疑对象。8月29日下午,方舟子也在住所附近遭遇两名歹徒袭击,所幸他迅速逃走,仅受皮肉伤。北京市警方将两人被打案并案侦查。

肖传国公开表示,方舟子报的是假案。他在本刊一位记者的科学网博客留言称,有证据将方舟子2007年2月1日报的那次受恐吓案立即破案,“作为比较有能力的记者,你有愿望追索、还原真相吗?”本刊另一位记者联系肖传国以后,他发来了“快递公司送‘恐吓信’的当场录像”等“证据”。

近年来,肖传国备受指责和质疑,但他不仅成为院士候选人,职位和地位似乎也没有受到多大影响。“具体他是怎么做到的,要问华中科大的校长,问科技部的评审专家,问武汉法院的法官。”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员何士刚对本刊记者说。

何士刚表示,华中科大、教育部、科技部一直未对肖传国受到的质疑进行调查,也未给出处理意见,“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可能发生,但是在国外,比如美国,根本就没有可能。本应是官方的责任,最后需要个人站出来代替官方去揭露这些丑恶,这很可悲。”

目前担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的饶毅教授告诉本刊记者:“事情发展如此,出乎意外。希望法律公平,不要因为舆论,以及公安局曾带着电视记者拍下逮捕过程而影响审案,应该给嫌疑人自辩的机会。其后,无论如何判决,希望有确切证据出示,大家自有公论。

目前舆论和群情都非常支持方舟子,在这种时候,需避免受极端影响,在同情和掌声中保持清醒头脑,使(新语丝)网站更好地起到社会公器的作用。”

肖传国的妻子在接受湖北《楚天都市报》采访时表示,其丈夫是无辜的。肖传国所在医院和大学则在声明中表示深感震惊,称肖传国涉嫌故意伤害属个人行为,医院和学校将待司法机关作出认定后,按有关规定进行处理。

(本文来源:《新世纪》-财新网 )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昏教授”肖传国沉浮录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1.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