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卖“梅西”过活的足球王国阿根廷,就剩下足球流氓了

来源:时代周报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5-30,星期一 | 阅读:1,460

马欢 

“全世界有4种国家:已开发国家、未开发国家、日本和阿根廷。”197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库兹涅茨表示。

盛产包括梅西在内的球王的阿根廷,总能吸引全世界球迷的目光。如今,随着经济不景气的蔓延,曾给阿根廷人带来快乐的足球,也无法幸免。

2016年5月,以独立队、班菲尔德、阿根廷青年、博卡青年为首的几大阿甲(阿根廷甲级联赛)传统球队,对阿根廷足协的欠款,达到了惊人的9.85亿比索(约合4.58亿元人民币)。曾培养出球星阿圭罗的独立队,更欠下了1亿比索(约合0.46亿元)。这些足球俱乐部濒临破产,目前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的,只剩下传统劲旅河床队。

更悲惨的是从巴塞罗那俱乐部下课回到阿根廷的国家队主教练马蒂诺,据报道,阿根廷足协穷得已经7个月没有付过他工资了。如今,54岁的马蒂诺纯粹在义务工作。

足球危机,折射的是这个国家多年的经济危机。数月前,彭博社公布了他们制定的2016年世界国家“悲惨榜”,阿根廷以近乎30%的恶性通货膨胀率和约为10%的失业率高居第二,放眼全球,只有恶性通货膨胀高达98.3%的委内瑞拉比他们更惨。

如今,阿根廷足球俱乐部的收入来源,只剩下不停地培养新的“梅西”,再匆匆高价卖给欧洲的足球豪门。


Part 1
从“富翁”到“流氓”

2015年12月的世俱杯决赛,由欧洲冠军巴塞罗那队,对阵南美冠军河床队。最终,梅西率领的巴萨以3:0战胜了河床。

作为当今世界最成功的球星,梅西不仅没有成为阿根廷球迷眼中的骄傲,反而成了陌生人。

梅西主导的胜利让现场两万多名河床球迷愤怒不已。梅西攻入第一个球后,河床球迷就在高喊“踩扁梅西”。赛后,在巴萨乘机返回西班牙时,一名极端阿根廷球迷甚至意图袭击这名阿根廷球星。另一位阿根廷球星马斯切拉诺也遭遇了辱骂。

历史上的河床,可并不以这样流氓的形象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这支位于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富人花园区的球队,在阿根廷拥有众多的中产阶级球迷,也曾因为财大气粗,被外界称为“百万富翁”队。

20世纪初,阿根廷号称世界粮仓,布宜诺斯艾利斯自诩西半球巴黎。那时,阿根廷的GDP甚至高于德国、法国以及意大利。在1930年代,河床花费相当于2.3万英镑的创纪录天价从老虎队购买前锋费雷拉,而且都是用金条支付。这样的土豪做派,在当时的欧洲都不曾见到。

直到20世纪末,阿根廷足球经济仍排名拉美第一。河床的营业额高居南美榜首。

效力过河床的名单星光熠熠:肯佩斯、帕萨雷拉、戈耶切亚、鲁杰里、卡尼吉亚、克雷斯波、巴尔博、奥特加、坎比亚索、艾马尔、萨维奥拉、达历山德罗、伊瓜因、马斯切拉诺、巴蒂斯图塔……

作为阿根廷最透明的足球俱乐部,河床的建制在阿甲算是独树一帜。这家足球俱乐部定期民主选举主席,严格控制经费,每笔大开支都要经过董事会。

即便如此,昔日的“百万富翁”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经济动荡的影响。

Part 2

经济危机下的足球流氓

2011年,河床俱乐部遭到了建队110年以来首次降入乙级联赛。

“我今天快要死了,这是我生命中最悲伤的一天,”一位体育报道员流着泪说,他是河床队的忠实球迷,“如果河床队降级了,连公共厕所都是危险的”。果不其然,赛后的首都发生了一场大骚乱。球迷将座椅拆下来掷入场中,在街道上投掷燃烧物和石块,甚至还焚烧汽车。

这一次,受伤的不仅仅是球迷,更是阿根廷足球本身。

“这是河床队的降级,也是阿根廷足球的降级”,阿根廷《民族报》评论道,河床队从美洲最佳球队沦落到惨遭降级,凸显的不只是河床一家俱乐部的问题。

河床的衰落与阿根廷经济大环境密不可分。该俱乐部主席帕萨雷拉在2009年12月任职之后,河床队的债务不断增加,到2011年甚至高达3700万欧元。由于俱乐部缺钱,一些有潜质的球员被匆匆卖掉,请不来好教练,也留不住球星。

其他俱乐部的状况更不乐观,那一年,阿根廷传统五大豪门合计亏损额突破1.1亿欧元—这已几乎是阿甲20支球队的全部收入总和。

河床并非第一次遭遇经济危机。1970年代末的石油危机就险些将河床送到乙级。1983年,阿根廷正处于军政府逐渐归还权力的转型期,当时的河床财政困难,无力支付球员薪水,一线队球员罢工,只能派青年球员出战,当时河床仅排名19支球队的第18名。“所幸”军政府创造了后来的升降级制度Promedio,才保全河床。

按照这种升降级制度,每个赛季结束后,近3年平均成绩最差的两支球队降入乙级,乙级最好的两个球队升级。平均成绩位列第17和第18的两支甲级队与乙级的第3和第4球队,分别进行淘汰赛。

上世纪80年代建立的这一制度,原意是尽量避免大俱乐部意外降级,然而28年后,恰恰是这个制度送走了河床。

降入乙级队后,河床队每年降级付出的损失高达930万欧元,是俱乐部原本收入的65%,球星们甚至大幅削减自己的薪水。

种种危机之中,极端球迷组织日益形成。2014年5月,河床重夺阿甲冠军,半年后的一个周末,又有100多名极端球迷在俱乐部酒店里持刀斗殴。


Part 3
混乱的足协

河床副主席马蒂亚斯表示,他希望球队的重新崛起能让他们未来不再像一个“精品商店”,靠卖球员来维持球队运营。

他们面对的,还有更复杂的联赛赛制。

早在降级之时,河床俱乐部主席帕萨雷拉公开指责阿根廷足协主席格隆多纳管理无方,要求他辞职。帕萨雷拉称,正是在格隆多纳“当政”期间,阿根廷足球水平不断滑坡,球场内外丑闻不断。

作为阿根廷足坛的绝对独裁者,格隆多纳成为足协主席时,阿根廷还是军政府的天下,随后的30多年中,尽管总统不断更迭,格隆多纳的足协主席位置始终不变。也凭借着在阿根廷甚至是在南美的巨大声望,格隆多纳成为国际足联第一副主席、目前依然深陷腐败丑闻的布拉特的得力助手。

河床控诉之后,阿根廷足协启动改制大讨论。阿根廷《奥莱报》透露,格隆多纳还受到来自政府的压力,足球战绩不佳,也影响了执政者、时任总统克里斯蒂娜的人气。

2014年7月,格隆多纳心脏病发去世。4个月后,阿根廷足协通过了联赛改革方案。

这是一个更加复杂的赛制,联赛扩充到30支队伍,除了单循环共计29轮赛事之外,还额外增加了一轮“德比战”,足协甚至设立了超级德比日。升降级制度则更加复杂。

复杂赛制需要庞大的球员阵容来支撑,以至于在两场比赛中,同一支球队甚至会派上两套完全不同的阵容,这再次加重了俱乐部的负担。

“全世界有4种国家:已开发国家、未开发国家、日本和阿根廷。”197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库兹涅茨表示。和这个国家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足球改革一样,这个国家多年来的经济也陷于混乱。“很多事情如果发生在别的国家,都会让人震惊,”阿根廷天主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Ignacio Labaqui表示,“但这里的人们已经习惯了这些危机,整个国家见怪不怪。”

去年以来,受到邻国巴西的经济下滑波及,本就不景气的阿根廷经济更加雪上加霜。阿根廷工业联合会研究中心近期发布报告指出,今年第一季度阿根廷冶金行业产能利用率只有50.3%,为近年来最低水平;而阿根廷阿贝塞咨询公司最新分析报告指出,今年头四个月,阿根廷对巴西出口下降而进口增加,使得阿根廷对巴西贸易逆差扩大至1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了两倍多。

因此,阿根廷人正在积极寻找新贸易伙伴,而需要新伙伴的,除了贸易,还有足球,也许,他们会像意大利的足球豪门那样,考虑引入正热衷于足球和海外收购的中国资本。

编辑:孙丽君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靠卖“梅西”过活的足球王国阿根廷,就剩下足球流氓了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216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