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高考制度正在加强社会不平等的鸿沟

作者:余英时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6-7,星期二 | 阅读:1,090

大陆现在的高考地域非常不平衡,乡下的地区考进大学的机会非常少,考得很高分,但是你想进的学校,它不收你,只有到一个比较坏的学校去。所以就这样情况之下,考试失去它公平的意义了,对心理上的影响非常大。

有一些报道提出一些很可怕的情况,比如说,有一个考生是女的,是西安人,她在考试准备的期间父亲死掉了,她在外面准备考试,家里亲戚、朋友都要瞒着她,所以她要到考完了以后,才可以把这个事情告诉她。

这件事情引起报纸上许多的评论,所以可见这个考试实在是太残酷了,心理造成的影响不可想象的。有一个湖南的评论员,姓钟,他就在考试的不公平、以及问题重重方面,提出质问,受到很广泛的注意。特别是因为考试这样的困难,所以发生许多流弊,就是大城市富有的家庭的子弟,得到考试的好处太多;而穷乡僻壤的,几乎就很少机会,这是很大的问题。

比如上海、北京、南京、武汉、杭州,这些都是很好的大学,包括天津。这些大城市的,天津、北京这些地区的人,入大学比较方便,但其它地方的人就不行了。其中有一个最极端的例子,是说一个安徽的学生,如果想进北京大学的话,那是7、800多人才取一个;而在北京的考生,大概190个人中间可以取一个。这已经是非常厉害的比例了,穷乡僻壤的考生就等于没有机会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所以好的大学,好的、有水平的大学都被有钱有势的人占去了,而穷乡僻壤就很少有机会。所以从这点讲,跟过去的科举考试制度并不一样。过去每个地方都是按据人口,那里不会有地区这样的不公平的问题。但是在今天的情况之下,地区不公平是首先重要的因素。

另外就是舞弊,舞弊也要花很多钱。比如说你要买一个很小的传播器跟外面通消息,有时候一个机器就要2500块。今年发生的一件事情,就是在湖北黄冈,有好几十个人考试都考得很好,后来都被当场抓到,他们都有买了一个2500块钱(美金)的一个小的机器,跟外面通消息,把考题传出去,然后又外面传进来。还有更荒唐的三个女学生也是被抓到的,她们把传播器放在胸罩里面,当然也没法搜出来,但是后来还是找出来了。

考试的舞弊非常厉害,现在批评的人还不光是说这些舞弊、或者这些不公平,是长期的对考生的心理发生了很大的影响。许多的研究都指出中国的考生有时候在大学毕业以后,这种考试时代、这种勉强灌输知识、废寝忘食、一天到晚什么事都不做就是要为了考试,这变成一个噩梦,这个噩梦常常在大学毕业以后,还回到你的心里,所以对人的一生的心理有极大的影响,而且都是负面的影响。

尤其要注意的就是,有人指出,第一是你的人格发展方面会非常陷于不平衡。因为这个考试差不多在高中最后一年就不念书了,就是为了考试做准备。而且父母为了要省孩子的时间,往往就不要他(她)走来走去,在学校附近给他(她)租一个房子,甚至于陪他们住,这样来准备考试。如果考不取,你想一想那个心理负担有多大。

另外一个普遍的批评、也是很合理的批评,就是说这样的硬记的方式、靠死记来考试,其结果是脑子非常不灵活了,就变成创造力完全消失了、或者大部分受损害了。大部分受损害的脑筋,就不能够有很高的创造力。所以在进了大学以后,也会受影响。

所以,中国大学教育近来被批评,我想跟高考也有关系。大学教育,现在特别是人文方面教育,是一落千丈,几乎连常识都没有。而且也不会运用任何活的知识,来解决当前的问题。所以这就是变成人人只有听领导的话,不敢有自己的意见,所以这就是跟考试一连串带来的,并不就是说考试这一关,过这一关以后,它这个影响还在后面还要继续发生,所以这是最负面的一个东西。

另外,我们要知道现在中国贫富非常不平等的,高干子弟跟富商,他们子弟进大学还另有路数。考试也是过场,往往有办法让学校收他们的子弟,这是一部分不公平的地方。另外一部分不公平的地方,就是这些富商、高干子弟最近几年来因为钱多了,常常把自己的儿女都送到外国去念书,并不在本国上大学了。这个例子很多,而且根据教育部最近发表的数字,就是从2008年到2011年这几年之内,每年出国留学的人增加的数目是20%。如果照这个比例下去,将来富有的人、高干子弟都不在国内念书了。

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我想中国的教育、社会的不平等,官跟民、富跟贫之间的距离,都是越来越大了,而且在教育上也加强了这个鸿沟,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前景。如果中国需要在文化上能在世界争取某一种地位的时候,我想这个高考制度也要经过好好的重新检查,甚至于要有彻底的改革。当然不限于高考一件事,而是整个教育制度,如果这个教育这样下去的话,是没有希望的。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余英时:高考制度正在加强社会不平等的鸿沟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2326.html

分类: 教育观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