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奥威尔:通往欧洲统一

来源:译言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7-6,星期三 | 阅读:1,056

译者:Einzelreisender 原文作者:George Orwell

在今天,一个社会主义者处在像是一个要处理某个近乎毫无希望的病例的医生的位置。作为一个医生,他的责任是让病人存活,因此也应假定病人至少还有恢复的机会。作为一名科学家,他的责任是面对事实,因此也应承认病人有可能会死亡。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的行动只有在我们假定社会主义能够被建立的前提下才有意义,同样地,如果我们不去考虑可能发生的事,我认为我们必须承认,形式对我们是不利的。如果我一个庄家,单单计算可能性而不计我个人的愿望的话,我会对文明在接下来几百年的存活机会不报太大希望。就我所见,目前我们的未来有三种可能性:

  1. 美国人会决定在他们有原子弹但俄国人还没有的时机使用原子弹。这将无补于事。如此做可以讲苏联目前产生的威胁消除,但却会导致新的帝国的崛起,产生新的敌对,更多的战争,更多的原子弹等等。在任何情况下,我认为这都是三者中最不可能发生的,因为一个尚保留着某种民主的国家不容易会犯下发动先发性战争的罪行。
  2. 目前的“冷战”将会持续到苏联以及其他国家都有了原子弹。然后在火箭的嗖嗖声和炸弹的轰鸣声中世界的工业中心被全歼,可能无法修复以前,只会有短暂的呼吸空间。即使有哪个国家,或是哪群国家,在这样一场战争后成为实际上的赢家,它都可能无法重新建立一个工业文明。因而世界将重新回到只有几百万人或者几千万人靠着自给农业生存的状态。可能经过几代以后,恢复到以前懂得如何融化金属的技术文化水平。这是可以想到的一个算令人满意的结果,但明显和社会主义没多大关系。
  3. 原子弹以及会继续出现的武器所带来的恐惧足够深,一直令大家都不再使用。这对我来说似乎是最坏的可能。这意味着世界将被分割为两到三个超国家的势力,无法互相征服,也无法被内部反抗所颠覆。十之八九他们的结构都会是分层式的,在顶部有半神圣的等级,底部则是完全的奴役,对自由的践踏将超越目前世界所能看到的全部同类现象。在每个国家内部的思想氛围都会是从外界世界隔绝开来的,并会有对对手国家持续的虚假战争。这样的文明可能能够保持静态数千年。

我所指出的大部分危险早在原子弹发明以前就已经存在并可预见。我能想到的唯一避免办法是在某个地方大范围地产生人们能够相对自由幸福,并且生活主要目的不是追求金钱与权力的共同体景象。换言之,在某个大范围地区需要让民主社会主义实现。但在任何不久的将来,可想像到能够实现的地区就只有西欧。除开澳大利亚与新西兰,民主社会主义的传统只能说存在于,尽管是不稳固地存在于斯堪的纳维亚,德国,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瑞士,低地国家,法国,英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只有在这些国家仍然有相当部分的人能够被“社会主义”一词所感召,并且对于他们来说这个词也与自由,平等和国际主义密切相连。在别的地方它要不没有立足点,要不意味着别的东西。在北美,大众满意资本主义,无法预言资本主义开始崩溃的时候他们会如何选择。在苏联那里盛行的是寡头集体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的发展与统治的少数意志是相悖的。在亚洲,甚至“社会主义”这个词本身也极少渗透到那里。亚洲的民族主义运动要不在性质上带法西斯性质,要不向莫斯科看齐,又或者将两者相结合:目前在有色人种中的运动都多少染上了种族主义的色彩。在南美的大部分地方情况基本相似,在非洲与中东也是。社会主义在任何地方都未出现,但作为一个理念,它目前只在欧洲有效。当然,社会主义在未到全球范围之前都不能说已经建立好,但进程总该在某个地方开始。而我只能想到的开始方式就是西欧国家建立联盟,并转变为没有殖民依赖的社会主义共和国。因此一个欧洲的社会主义合众国对我来说是目前唯一一个值得追求的政治目标。这样一个联盟会有大约2.5亿人口,包括世界大约一半的技术工业工人。不需要被提醒,实现这样的目标的困难之处是极大的。我接下来也会提到几点。但我们不应该认为这本质上是做不到的,又或者觉得如此不同的国家并不会自愿联合起来。相比于苏维埃联盟或是大英帝国,西欧国家联盟的不可能程度本质上更低。

说说困难之处。总的来说最大的困难在于每个地方人们的冷漠和保守主义,他们对危险的缺乏意识以及无法想象新事物——总的来说,正如伯特兰·罗素最近提出的,人类对默认自身生存的不情愿。但也存在对欧洲统一不利的活跃势力,也有与真正社会主义不相容的欧洲人生活标准所依赖的经济关系。我列举出我认为主要的四个障碍,并尽量简短地分别解释:

  1. 俄国的敌意。俄国人只会对任何形式的欧洲联盟敌对,除非是受他们控制的。至于原因,无论是台面上的还是实际上的,都是很明显的。因此,我们需要考虑伴随着对小国的系统性恐吓以及共产党在四处破坏的先发性战争的危险。最重要的是还存在欧洲大众会继续相信苏联神话的危险。只要他们还在相信苏联的神话,社会主义欧洲的理念就无法有足够的吸引力使得必要的改变能够出现。
  2. 美国的敌意。如果美国保持着资本主义,特别是如果它需要出口市场,它就不会善意对待一个社会主义的欧洲。毫无疑问,它蛮力干预的可能性没有苏联那么强,但美国的压力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因为它能轻易地在英国这样一个唯一在俄国势力以外的欧洲国家发挥作用。自从1940年,英国就以成为美国几乎算是一个属地的代价,来与欧洲的独裁者们进行对峙。的确,英国只能通过放弃成为一个超欧洲势力来从美国手中解放。说英语的各自治领以及殖民属地,可能除了在非洲的那些,乃至英国的石油供应,都相当于美国手上的人质。因此总存在美国通过把英国抽离的方法分化任何欧洲联盟的风险。
  3. 帝国主义。欧洲人,特别是英国人,一直以来应该将他们高质量的生活归功于对有色人种的直接或间接的剥削。这种关系从未被任何官方的社会主义宣传所点明。而英国的工人阶级从未被告知按照世界范围的标准,他的生活水平是比他的收入要高的,而是被告知认为他们自己是过劳的,被蹂躏的奴隶。对于大众来说,“社会主义”意味着,或者至少是与更高的工资,更短的工时,更好的住房和全方位的社会保障等等相联系。但如果我们抛弃我们通过殖民剥削所得到的优势,这些东西是否能够支撑得起都是无法确定的。无论国民收入如何平均分配,如果总体收入下降,工人阶级的生活标准也必会随之下降。最好的情况是有可能会有一个民意未准备好的漫长的,不舒适的重建时期。但同时,欧洲国家如果想在国内建设真正的社会主义,必须停止在海外充当剥削者。通往欧洲社会主义联盟的第一步是英国要撤出印度。但这还需要别的条件。如果欧洲联合国要达到自给自足并且能坚持住抵挡俄国和美国的影响,它必须包含非洲与中东。但这意味着那些国家的原住民族将会有很大的改变——摩洛哥或是尼日利亚或是阿比西尼亚必须不再是殖民地或是半殖民地,并变成和欧洲民族完全平等的共和国。这需要前景上有很大的改变,以及一场不太可能没有流血的艰苦复杂的斗争。当困苦来临,帝国主义的力量将会被发现是非常强力的。而且英国工人如果被教育用一种物质的角度看待社会主义,可能最终会决定以深居美国之下为代价,保留帝国的力量。欧洲各民族如果要组成这样一个联盟,在不同程度上也都要面临同样的选择。
  4. 天主教会。随着东西间的斗争日益赤裸化,存在民主社会主义者与保守反动派被迫组成某种联合战线的危险。教会是他们之间最可能的桥梁。在任何情况下,教会都会尽力骑劫和软化任何以欧洲联合为目标的运动。危险之处在于,教会一般来说并不是反动的。它没有和自由资本主义或是现存阶级制度绑定起来。它能够完美地和社会主义达成协议,或是表面上达成,只要它的地位得到保障。但如果它被允许作为一个强大组织保留的话,真正社会主义的建立是不可能的。因为它的影响力总会与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人类平等与任何倾向主张世俗幸福的社会相抵触。

当我想到这些以及其他的困难之处,当我想到那些需要做出的巨大的思想调整,对我而言似乎欧洲的社会主义联合国又像是不可能出现的。我不是指大众未以消极的方式准备好。我是说我看不到任何个人或团体,在有一点点获得权力的机会的同时,又能拥有非一般的把握,看到未来所需要的,并且能感染其追随者作出必要的牺牲。但我又无法看到目前有别的有希望实现的目标。我一度相信大英帝国能够转变为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的联盟。但如果这个机会存在过的话,那么我们因为未能解放印度以及总体上对有色人种的取态,已经失去了这个机会。有可能欧洲毁灭以后,某个长远的将来一种更好的社会会出现在印度或中国。但我相信如果在哪里可以的话,只有在欧洲,民主社会主义才能在足够短的时间内实现,以避免原子战争的爆发。

当然,在特定论点上总能找到原因,如果不是为了乐观,至少也是为了搁置争议。有利我们的一点是,大战不像会突然爆发。我认为有可能会有那种互射飞弹的战争,但不会有那种需要动员千万人的大战。目前任何一支大型的军队都有可能在瞬间被消灭,在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都有可能是如此。在这段时间内,一些无法预料的事可能会发生。例如一场声势浩大的社会主义运动可能会在美国以“资本主义”为名(因为这就像是眼睛或头发一样无法改变的种族特征)首次出现。但事实上它不可能是不可改变的,因为资本主义显然没有未来,而我们不能事先认为在美国的下一场巨变不会带来更好的改变。

再者,我们不知道如果战争能够避免到下一代的时间,苏联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在这样一种社会,其外表的巨变总像是不可能的,这不仅因为在那不会有公开的反对势力,也因为政权本身对教育新闻等等的完全控制,会蓄意避免在自由社会很常出现的代际摆动。但总的来说,我们知道新一代反抗上一代的想法是人类不变的特性,即使是内务人民委员会也无法根除。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到1960以前,数百万的俄罗斯青年会开始厌倦独裁和忠诚检阅,渴望更多的自由,并对西方态度友好。

又或者说,即使世界被划分为三个无法征服的超国家,在传统英美的世界的自由传统仍有可能足够强大,使得生活还算过得去,乃至提供某种进步的希望。但所有这些都只是推测。我们实际的前景,就我现在计算的可能性来说,是非常黑暗的。而任何严肃的思考都应从这一事实出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乔治奥威尔:通往欧洲统一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287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