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笑毛坦厂中学的傲慢与冷漠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7-25,星期一 | 阅读:1,571

2016年6月21日

人们嘲笑毛坦厂中学什么?嘲笑它的“愚蠢的迷信”。高考两天警车开道的这车牌是“518”(“我要发”),头车车牌是“91666”,意思是“就要顺顺顺”;学校附近有一棵“神树”,每年高考之前的那个农历十五,家长都要去拜“神树”……

嘲笑这所中学粗暴、原始、功利性极强的监狱式管理。他们形容毛坦厂中学的教学楼设计“像哲学家边沁所设想的环形监狱”,每个学生就像犯人一样置身于无所不在的监控之中,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恋爱、没有休闲、没有懈怠……教师就像教官或监狱长,可以以督促学生学习为由褫夺学生的一切权利,而学生一个个则乖巧如犯人。

他们还嘲笑学生们努力的虚妄和徒劳无功。“有的孩子在这里复读多年,耗尽了家庭的财富、熬干了父母的精力、枯槁了自己的心志,但终于能够跃出龙门。但他们很少能够想到,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越来越昂贵、又越来越没有用场。很多出身贫寒的孩子,一旦走出大学校门,马上成为漂泊在城市和乡村之间的边缘人:天堂的确不远,但永远不可触及。乡土虽然贫瘠,却再也无法回头。”他们指出,毛坦厂中学的孩子们拼尽一切很可能只是上了个三流本科,但当下中国“大学生”这一头衔含量越来越低,你毕业后发现工作还是那么难找。本想着借读书“从而逃脱瓦匠和裁缝的命运”,不料命运改变不了,浪费了时间和精力不说,反倒被这种监狱式管理“毁灭了天性”“奴役了精神”,“无法回头”。

这些批评和嘲笑,似乎没有什么违背事实的地方。不过,如果你质问这些作壁上观的批评者,既然毛坦厂中学是可笑的,那你是否能为这些孩子提供更好的出路和选择?他们无言以对。他们高高在上的嘲讽,已然忽略了一个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事实——对于那些孩子来说,进入毛坦厂中学是他们当前所能做的最不坏的选择。

毛坦厂中学不是复旦附中或人大附中这种传说中的学校,有一半以上的人保送或出国,它只是一所普通的镇中学,考上北大清华的人数非常之少,一本的上线率也不到一半;它的学生80%都是农村生源,父母皆为打工者……毛坦厂中学的管理者何尝不想像人大附中那样开明管理啊——学校钱多得不知道如何花,招聘的教师很多都是北大清华博士,入学的有许多是高干子弟;毛坦厂中学的孩子们,当然也想像人大附中的学生那样了,宽容自由的课堂氛围、外教教英语、出国交流、夏令营、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

但是这不可能!因为不公平。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充斥着不公平,即便作为最具起点意义的教育公平,我们也是严重的不公平。比如户籍,北京的一本上线率(2013-2015)为24.42%,而毛坦厂中学所在安徽省的一本上线率为10.70%,至于211大学录取率,2015年北京为12.5%,安徽仅为3.5%;而大城市、中小城市、乡镇之间的教育投入和分配也严重不均,人大附中这种超级中学几乎吸纳了一切最优质的教育资源,马太效应依次递减,到了乡镇中学已是异常贫瘠,二者的悬殊是天壤之别。毛坦厂中学的孩子不仅仅是要与安徽省的几所超级中学的考生竞争,他们还要与来自北京、上海等发达地区的优质学校的学生竞争,先天不足的他们,只能以无数倍的努力——这种努力因用力过猛而近乎扭曲和异化,来尽可能地弥补与他人之间的差距。

除了疯狂般的努力,他们无以为盔甲。这才是毛坦厂中学怪相的根源。

但令人心碎的是,这种差距,并不会止于高考。即便毛坦厂中学的孩子们能够幸运地考上北大,但他们与大城市学生的资源差距、人脉差距、文化差距,还将继续延伸到他们日后的大学生活、毕业之后的社会生活等方方面面。他们将始终在起点上慢人一拍,“我花了18年时间才能一起和你在这里坐着喝咖啡”,他们奋斗的终点也许只是别人天生就具备的起点。即便是这一起点,也仅仅是少数人能够抵达,更多人上着三流本科,毕业后成了一名普通的职工,依旧沦落在社会的底层。

即便高考通往阶层流动这条路如此难走,但它却是毛坦厂中学的孩子,包括千千万万农家子弟唯一可以选择的,这是他们仅剩的自我救赎方式。因为中国社会早就实现了阶层分化和阶层固化,高考基本是仅剩的上升渠道。不少评论者天真的以为,如果学生不进入毛坦厂中学,反而能够避免天性被毁灭、精神被奴役,好像他们的前途一片大好光明。真是如此吗?在城乡二元对立、农村不断被吸血和吞噬的语境下,没有任何知识和文化的农村青年,他们更普遍的下场在哪里呢?在快手呈现出的精神迷惘和空虚里,在大凉山深处的封闭和绝望里,在东莞流水线上夜以继日的机械劳作里,在大城市不断冒出的建筑工地里,在一次次因野蛮和无知导致的刑事案件里……

考出去不一定有出路,但不考出去,没有出路。毛坦厂中学的孩子们没有出国留学、保送、拼爹、靠关系等第三条出路。“考出去”是唯一的目的,为了这一目的他们无所不用其极,你说这是功利、压抑天性、精神奴役,其实它只是绝境中打碎牙齿和血吞的求生本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死地求生。

嘲讽毛坦厂中学总是容易的,但我们更该看到的是毛坦厂中学怪相背后的社会根源与制度根源。一些既得利益者并非不明白这背后的道理,但他们还是选择以猎奇的眼光看待底层人的挣扎,以“不怪制度怪个人”的方式“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其实比毛坦厂中学怪相更令人心寒,因为当既得利益者都如此傲慢、冷漠与自私时,教育公平的改革将无人推动,毛坦厂中学怪相还将持续。

(注:作者是评论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嘲笑毛坦厂中学的傲慢与冷漠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3225.html

分类: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