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应对唐山大地震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8-6,星期六 | 阅读:1,594

威廉·萨菲尔 2016年8月5日

本文最初发表于1976年8月14日。

香港——中文传统上常用“天崩地裂”来形容地震。

不过,在描述中国北方依然持续的这场地震时,共产党的媒体用“山”代替了“天”,避免让人联想起“天命”。

这种古老的中国迷信认为,如果统治者无力应付洪水、饥荒、瘟疫或地震,就会失去威信和合法性——也就失去了治国的天命。并不是说只要发生自然灾害就意味着失去天命,而是说对自然灾害的应对不够,所以它是最合情理的迷信。

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如何应对这场可能是现代历史上最严重的自然灾害的呢?在这场灾难中,一个比华盛顿特区还大的城市被夷为平地,而在另一个和纽约市人口一样多的城市里,人们还住在街头的帐篷里。

1. 动员。大批工人被组织成救援队,抢修公路和铁路;被称为“赤脚医生”的医务辅助人员被派往灾区,对抗疾病,护理伤员;有些可能掩埋了成千上万矿工的煤矿已经恢复生产。

这是一种劳动密集、中央主导、地方执行的运作,中国人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无与伦比。中国领导层已经对地震灾难宣战,知道胜利就在眼前,自己将书写新的史诗。

2. 鼓舞。政治宣传机器利用这场灾难强调反革命的恶行。中国政府的主要报纸在一篇名为《深入批邓,抗震救灾》的社论中指出,“每当出现严重自然灾害的时候,也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激烈的时候。”

此外,还利用英雄事迹进行鼓舞。自我牺牲,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这些都是毛泽东思想的核心——在紧急情况下得到突出,被媒体颂扬。

3. 拒绝援助。这场“战争”的一个关键点是中国人坚决不接受外国援助。“自力更生”的要达到什么程度,是中国正在进行的一场争论的关键点——引进外国技术还是关门搞生产;购买外国武器还是自主国防;防范资本主义腐化和苏联修正主义的风险还是社会经济发展过慢的风险。

这一年,毛泽东主席倾最后的力量向更加自力更生倾斜,让“帝国主义”(美国)和“霸权主义”(苏联)争斗,让中国在不被腐化的同时变得强大。对外界人道主义援助的公开拒绝不全是因为旧式的沙文主义,而更多的是以一种夸张的方式向中国人展示,如何依靠自己取得成功。

4. 明确领导人。虽然都在说毛之后是“集体领导”,但即便是共产主义社会,人民也想知道国家的领导人是谁,而中国人也是刚刚知道华国锋总理,就像美国人刚刚知道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一样。美国人在问,“哪个吉米?”,而在世界的另一边,中国人在问,“华是谁?”

华总理被政治局安排担任救灾行动的“总指挥”。这个角色能让他很快受到普遍尊重(一战后,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也发现了这一点)。在第一次也是最严重的一次地震发生九天之后,传出消息,华总理在地震发生仅两天后就亲临唐山地区。

这意味着,在这动荡的一周里,高层对是否宣传华国锋亲自指挥的形象进行了深思熟虑。决定做出之后,电视上播放了华国锋去现场视察的影片,媒体也大肆宣传。中国观察者认为这对接任很可能具有重要意义。

5. 根据事例推断未来。曙光降临北京,一个西方人在街头帐篷里惊讶地发现,自己周围是成千上万沉默的中国人。这种木然和秩序,而非恐慌,已经远近闻名。

到目前为止,只有日本人——日本的原子弹爆炸纪念日正好在本周——评论了中国应对灾难的方式的长远意义。日本的一位科学家估计,中国地震的威力相当于1.1万颗广岛原子弹。

中国下定决心要成为最能在原子弹袭击中存活下来的强大国家。很多年前,毛泽东就下令“深挖洞”,如今,几乎每个中国城市都布满了用于民防的地道和防空掩体。

这是人类唯一一次对一个工业中心发生的、相当于原子弹轰炸的自然灾害做出有组织的应对。多年后,人们在评估国家军事力量时,会考虑到这件事。共产主义在中国或许没有,也不想要“天命”,但它对灾难的出色应对,更强化了它对9亿中国人的控制。

威廉·萨菲尔是《纽约时报》政治专栏作家,曾获得普利策奖。他还曾担任尼克松总统的演讲撰稿人。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如何应对唐山大地震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3517.html

分类: 历史档案,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