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乒乓球海外军团前景堪忧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5-18,星期三 | 阅读:1,611
译者: Wide-Bridge
代表德国出场的邬佳多(左)正在荷兰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与中国选手郭跃对峙。

代表德国出场的邬佳多(左)正在荷兰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与中国选手郭跃对峙。

当王晨(音译)于2000年从中国国家乒乓球队退役移民到美国后,她根本没有料到会在新的国家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但是在她26岁那年此时大多数中国专业运动员已经完全退出赛场她却再一次披挂上阵,踏上前往北京奥运会的征程,在那里她顺利闯入四分之一决赛,这是自乒乓球于1988年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以来美国选手取得的最好成绩。

在这条道路上过关斩将的并非只有王晨一人。略微回顾一下过去几十年里中国国家乒乓球队,就会发现有数百名华人球员在海外的比赛中占尽优势,结果往往是,他们降临到哪里就会成为哪里的佼佼者。

然而,今非昔比,王晨却沦为运动员里的濒危品种。北京奥运会之后,国际乒乓球联合(I.T.T.F.)为了增加退役运动员在他国参赛的难度,设立了缓冲等待期和其他限制条件。国际乒联表示,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中国国家队球员在世界范围的大规模流出阻碍了本地人才的发展。

数十年来,中国一直是这项运动的强国。1953年国际乒联让中国大陆取代了台湾,毛泽东抓住这次机会,创立一套完整体制,准备打造一支能够独霸该运动的一流队伍。他们果然达成所愿:在过去的50年中,中国不仅包揽了世界级比赛的绝大多数奖项,还夺走了24枚奥运金牌中的20枚。在上周日开幕的鹿特丹世界锦标赛中,中国队囊括男子项目前五位中的四个,以及女子单打五项的全部(德国选手蒂莫·波尔名列第二,是唯一的非中国运动员)。

由于中国的人才储备雄厚,个人得到的机会就少之又少,因此其他国家代表队出现那么多中国人的名字也就不足为奇了。目前在世界上,拥有华人球员的国家包括阿根廷、奥地利、澳大利亚、加拿大、多米尼加共和国、法国、荷兰、波兰、新加坡、西班牙、土耳其和乌克兰。不过,即便有种种新的限制,加盟的华裔选手在美国仍然独领风骚,其中不少是土生土长的移民后代。

亚当·休便是新一代在美国出生的优秀球员的代表。他九岁开始接受母亲的训练,后者叶丽丽(音译)曾在中国省级运动队打球,20世纪90年代移民美国后开始称霸美国乒坛。

23岁的亚当·休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新泽西州和佛罗里达州是其生活过的地方,在上周末结束的世界乒乓球锦标赛赛上,他与其他800多运动员参加了角逐。不过,他与自己的队友在首轮单打比赛中沉沙折戟没有过关。国际乒联新规则的目就是为像他这样土生土长的球员提供更大的机会。

“对这些规则我并不抱怨,”休说。

参加鹿特丹锦标赛的美国男队有三名华裔选手,其中一位出生于中国,名叫范义勇,42岁,他被亚当·休形容为别具一格。美国女队有四名出生于美国的华裔,其中有亚当·休的妹妹朱迪。

另一个与亚当·休同代的新星是19岁的蒂莫西·王,他来自休斯顿,也参加了鹿特丹世锦赛。去年,他荣获全美单打冠军称号。在中国教练指导下,他每天练习6小时,每周六至七天。他与许多其他年轻美籍华裔选手一样,将在今年夏天前往中国接受训练。

他的父亲山姆·王介绍说:“在中国的训练将更加系统化,只有如此,球员的技能才会得到巩固提高。”

对中国乒乓球界竞争激烈的内幕没有人比王晨更了如指掌,这位生于中国的前美国奥运选手如今已经退役。她坐在位于曼哈顿上西城区乒乓俱乐部的办公桌前畅谈自己的经历,11岁转为职业选手,不得不辍学应付政府组织的选拔活动,参加者中不乏6岁的幼童。

“对于产生专业乒乓球运动员这种体制也许不错,”她说。“但是,我认为队员们放弃了太多生活中的东西,比如上学机会和未来前途。”

还有一位出生在中国,但在美国取得更辉煌成就的运动员,名叫大卫·庄。他于1990年同家人一道移居过来,在随后的四年中赢得全国六项男子单打第一名,并且在44岁时于2008年前往北京参加第三次奥运会。

“乒乓球运动类似于国际象棋斗的是智慧,但许多美国人却把它当做体力游戏,”他说。 “在中国,教练会向你分析比赛中的各种策略,它是策略与技巧的高度融合。”

现在,庄在做全职教练。对于是否还当运动员,他说他还没有最终拿定主意,不过臀部和下腰处的伤很可能迫使他放弃参加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

“看到新的一代选手水平越来越高,我非常满意,”他说。 “但我不想说我已经退休。为什么呢?因为我还有可以取胜的能力。”

随着王、庄等来自中国的一代运动员渐渐老去,供年轻美国球员施展才华的领域渐渐变得开阔。国际乒联规定,21岁以下的移民选手必须有三至七年的禁赛期,而且初来乍到者不准参赛,这种限制虽然有利于比赛,但并非所有人都持认同态度。

“它造成的缺陷是,年轻选手可能因丧失高超对手而无法提高水平,”生于罗马尼亚的特奥多·格奥尔格说。他目前担任美国乒乓球协会首席营运官兼国家女队教练。“乒乓球是一项需要对手相互促进的运动,我们队中的中国专业运动员对年轻球员起了示范作用,促进了他们的发展。”

然而,拉里·霍奇斯却持不同的看法,这位资深球员兼教练出过三本书,并撰写了大量的运动文章。

“球员需要训练,而且要在优秀教练手下卧薪尝胆多年,支付的学费数以万计,然而,等到他们20出头,可以试试身手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由中国政府训练出来的35岁的老家伙,美国的毛头小伙显然只能成为他们手下的败将。”

虽然国际乒联更改规则已经为本土优秀运动员打开了一道门,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血统的球员将会退出独霸天下的历史。

在霍奇斯担任教练的马里兰乒乓运动中心,约75%青少年选手是在美国出生的华裔后代。他麾下有一个13岁的神童,这位名叫龚童童的华裔男孩已经跻身美国少年队四强。

龚在八岁时荣获淘汰赛第一名后,他父母决定投资重点培养他的特长。

“我的很多朋友都认为乒乓仅是一项娱乐游戏,不需要多少技巧,”龚说。“这也是美国人的观点,但在中国,它却是一项全民运动。”

虽然,中国的许多年轻人把兴趣转向如足球、篮球等大球项目,乒乓球的崇高地位丝毫没有下降的迹象。

对于职业球员,他们的机会正在越来越多。王说,打算外流的人愈来愈少,因为他们能获得奖学金读大学,或参加联赛赚更多的钱。然而,在她十年前走出国门时,情况并非如此。

由此,她非常自然地打算培养自己的孩子,让他们在乒乓球运动上超越自己。

“我希望有两个男孩,我会给他们中国式的训练,”她说。“不过,我更希望他们上哈佛深造。”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乒乓球海外军团前景堪忧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40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