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黑飞族”的尴尬处境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5-19,星期四 | 阅读:1,724
译者: Yarsi

原作者: MICHAEL WINES
原文地址:http://www.nytimes.com/2011/05/19/world/asia/19china.html?_r=2&ref=global-home

拥有私人飞机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图为其中之一的关宏生(音译),正在同时打两个电话

拥有私人飞机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图为其中之一的关宏生(音译),正在同时打两个电话

中国,温州——在这个烟雾弥漫,极具创业精神的沿海都市,作为一名新贵的最新象征不再是拥有一辆奔驰,甚至宾利也不够档次。现在的象征是私人直升机。大约每十名温州的超级富豪中就有一人拥有直升机。

关宏生(音译)拥有三架。虽然国家对私人飞机有规定,但是事实上,真的是政府说了算?

“就我们现在这样,一周工作80个小时。你知道我们需要的是什么吗?快。”戴着金项链的关先生说。就缓解赚大笔钞票的压力而言,没有什么像坐在直升机里兜风这么过瘾了,他说。

“只有那时候我才能真正的放松下来,”他说,“就是这么回事。”

要是这样做也是合法的就好了。

关先生和他的朋友们皆为“黑飞族”(black flier)成员——违反相关法律,把飞机偷偷开上天的中国富豪。当中国富人刚刚有钱买飞机那会,他们时常在空中与中国军方的飞机相撞。然而中国政府从没考虑过私人飞机会如此快速地发展,更不要说对私人飞机航线批准授权了。

仅仅是申请起飞的许可证就要花费长期繁杂的官方手续,而且最终还会被拒绝。

而获许降落又是另一个麻烦。

于是,这些未得到许可的飞行员冒着偶尔造成一些地面上的损坏,需要赔偿的风险在天上秘密飞行,然而飞过的地方政府对他们基本上没有任何警告或是管理。对于大多数黑飞族来说,这些可能会让中国普通百姓倾家荡产的罚款根本起不了什么威慑作用。

“这就好比你的家人,你的妻子都不希望到外面鬼混,找小姐。但是你在外面确实是这么做的。”关先生说,“秘密飞行就像是在玩地下情,你做了这件事,但是你不会告诉别人。”

目前尚不清楚中国黑飞族的具体数量,但人数不会很多。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表示,2010年,美国频繁飞行的民用飞机有23.7万架。相较而言,中国大约有1,000架已经注册的私人飞机。

没有人知道擅自飞行的飞机数量。但在北京经营一家租赁小型飞机的曹伟(音译)表示,中国有几百驾未备案的飞机,这些飞机都偷偷上过天,其中大多为直升机,直升机之所以倍受青睐,是因为它们不需要跑道。

“直升机不需要很大的空间,飞行线路也十分灵活,”他说。“假如你家离一个高尔夫球场有几公里远,你只需要跳进直升机,神不知鬼不觉地低空飞行就可以了,很难被发现。”

也许是这样,但是黑飞族还是陷入了很多窘境。一些在飞过主要城市时被当做UFO。去年七月,在温州北边的杭州机场,一个在夜间短途飞行的直升机被地面上的广告缠住。2006年,在中国南方城市东莞,一个富人因驾驶他的直升机制服了偷他豪华车的窃贼被登上了报纸的头条。

就在去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一个特别不幸的黑飞族误入了上海两个主要机场的空中控制雷达屏幕上。如同在中国发生的大多数引人关注的事件一样,这件事被中国层层叠叠的维稳体系掩盖过去了。

跟政府部门发生的大多数摩擦就没有这么戏剧性了。关先生因和其他飞行爱好者在温州附近未经许可驾驶两架直升机,于2010年3月被捕。罚金高达10万人民币,但“我们和他们讨价还价,谈到了2万元”,他说。

这点处罚几乎没起到任何惩戒作用。关先生把他那架美国造的罗宾逊直升机停在其游艇俱乐部里的一个准吊架上。这个俱乐部在距温州市中心大约三十分钟航程的瓯江边。现在,他把自己的飞行线路限制在河流上空,在那里飞不会吸引太多关注。

理论上说,他和他的同伴们可以飞到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但是实际上,阻碍非常多。

中国的领空是受军队管制的,而且军方并不愿与别人共享天空,甚至连国家商业航空部门也不可以。机场的长时间航班延误是中国商业航班常常经历的一幕,它们往往得不到任何解释,但一般可归因于军方演习期间实施的空中管制。

私人飞机位于飞行权利阶梯的最底层。进行训练的飞行员和那些仅仅想登空一望的人,只能接到临时通知的情况下,在相当小的区域(仅仅只有几公里宽)被监控飞行。但是任何人打算飞往另一个航道前,都必须经过繁杂的官方审批,必须要向军方和中国民用航空监管机构提交详尽的飞行计划,不光需要在起飞地点这么做,还包括终点和中转地点。

北京那家航空公司的老板曹先生说:“这还必须要和气象部门协商。他们通过会在大约几天、一星期,或十天内给出回复,这要看你问谁了,他们最终可能允许你飞,也可能不允许。”

“除非气象部门和军方都同意,而且沿线的气象部门与空军也同意,你才可以获得许可,”他说。“如果有任何其中一个不给你许可证,你都不能飞。而且这还是天气好的情况。”

审批迷雾是很难刺破的。另一个温州黑飞族朱松兵(音译)去年在其飞行培训学校所在地广州买了一架小飞机,打算开着它回到广州西北大约570公里的温州。

后来,他发现仅仅是审批就需要花费几千美元,还需要在不同机构间来回申请,而且还不一定能获得批准。

朱先生说他曾经考虑过黑飞回去,然后他又想了一下,“我怕他们抓住我后,会吊销我的执照”。

于是他放弃了。“没办法,我干脆把飞机卖给了别人。”他说。

好的消息是,政府正在改变政策。去年十一月,有关政府官员提出允许私人飞机可以在4,000米以下飞行。第一个试飞措施是让飞机在1,000米以下飞行,这一计划将于2011年开始,然后于2012年在广东和黑龙江两个省试运行。

目前,投资者们正在抓紧这个他们认为会是一个利润丰厚的小飞机市场。今年二月,一个国有企业的附属公司买下了明尼苏达州的小型飞机制造商CIRRUS。

真正的繁荣还需再等一段时间:在目前的态势下,中国的领空在2020年之前是不会完全对私人飞机开放的。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中国“黑飞族”的尴尬处境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42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