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花粉到美元,货币的下一站是什么?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1-3,星期四 | 阅读:955

编辑:周阳

花粉、贝壳、礼物、人情,这些你从未认真想过的东西,其实都是货币。自从人类文明兴起,货币就对人类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货币简史》就是一部货币的世界史。作者卡比尔·赛加尔(Kabir Sehgal)从全新的角度思考货币,结合历史、哲学和个人故事写就了这本引人入胜的书,每一页都有足以让你惊奇的有关世界经济发展的历史、事实和故事。

与其他有关货币的书不同,卡比尔为货币赋予了新的意义和新的角色,以一种更为新奇有趣的方式去探讨人性的本质和人们内在的思想活动,重新定义了货币给我们的社会、国家和全人类带来的意义与力量。

本文摘自《货币简史》第五章 “中央炼金术”,已获得中信出版集团授权。

作者:卡比尔·赛加尔(Kabir Sehgal)

翻译:栾力夫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定价:49元

出版时间:2016-5

世界上第一位中央银行家被判了死刑。约翰• 帕姆斯丘奇也是一位来到其他国家创立银行体系的外国人,只不过他的故事要早于约翰• 劳的故事,并且令人毛骨悚然地预言了约翰• 劳的故事。

约翰• 帕姆斯丘奇出生在拉脱维亚,又在阿姆斯特丹受到了教育。随后他来到瑞典,并且于1656 年说服瑞典国王卡尔十世• 古斯塔夫为斯德哥尔摩银行颁发了特许执照。斯德哥尔摩银行是欧洲最早发行纸币的银行之一。然而,就像约翰• 劳的体系一样,约翰• 帕姆斯丘奇的体系也变得过热,最终导致他入狱,并被判处流放至死。然而,他最终还是获得了自由。尽管斯德哥尔摩银行遭遇了失败,但瑞典人并不准备放弃设立一个中央金融机构的理念。毕竟,这家银行曾经帮助多家公司获得融资,而纸币也由于便于使用而受到公众的欢迎。瑞典人创立了世界上第一家中央银行—瑞典中央银行,这家银行一直运营至今。

瑞典中央银行

中央银行从瑞典摇摇晃晃地起步,到今天已经发展为金融体系的中流砥柱。中央银行已经变成了当代金融体系的最主要的炼金术士。现在的货币体系不再依赖于地下存储的贵金属,中央银行可以凭空创造出货币,这点已经尽人皆知。这种新奇的炼金术并不会让人们想起那些混合各种金属的炼金术士,而是一幅由相互联系的银行和政府机构体系组成的复杂图景:比起矿坑里的通风井,人们更容易想到组织流程图。

在美国,创造货币的炼金术涉及美联储系统、银行业和美国财政部。1913 年,为了应对1907 年发生的导致多起银行挤兑事件和银行倒闭的金融恐慌,美国通过《联邦储备法案》设立了美联储。当时,银行家摩根接手拯救了美国的金融体系。官员们意识到,美国需要一个负责监控、监管甚至控制货币事务的永久性机构。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美联储的职责扩展到了从监管银行体系到促进国际支付等多个领域。

美联储最著名的职责就是设置利率,也就是货币的价格。从技术角度讲,美联储会为联邦基金利率设置一个目标,各家银行根据这一利率互相拆借款项。为了达到这一目标利率,美联储会干预市场。如果美联储想要降低利率,它就会从市场上购买证券,增加货币供应:更多的货币会带来更低的利率。如果美联储想要提高利率,它就会出售其部分证券,以减少货币供应:更少的货币会带来更高的利率。

假设美联储意欲降低利率,于是美联储就利用它凭空创造出的新增货币从花旗银行之类的银行中购买了100 万美元的美国国债。这100 万美元的债券就这样进入了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而花旗银行就像所有其他大型银行一样,也在美联储拥有一个账户。于是,花旗银行在美联储的账户上就多出了通过出售债券而获得的100 万美元。花旗银行可以将这笔新增的资金部分(但不能是全部)作为贷款发放出去,从而让新增的资金在经济活动中更广泛地进行流通。银行需要将它们存款的一定比例(大约10%)存放在美联储的保险库里,或者作为在美联储的存款。

美联储大楼

因此,花旗银行必须将这100 万美元中的10 万美元留作准备金,而可以将另外的90 万美元放贷出去。假设有人借走了这90 万美元,并且把这笔钱存在了其在富国银行的账户上,于是在这90 万美元中又有9 万美元需要作为准备金留存起来,其他81 万美元可以被借出。于是,这种部分准备金制度就使货币的多次扩张成为可能。最初的100 万美元可以被再扩张10 次:一点资金可以创造出大量的信贷。而这就是创造货币的方式。

由于银行仅仅把一部分存款留在手头,如果存款人要求取出的现金数量大于准备金的数量,银行就会面临挤兑的风险。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就如同《风云人物》中的乔治• 贝利对恐慌的客户说的那样:“钱不在这儿……你的钱在乔的家里……和100 个别的人家里。”现在,为了增加存款人的信心,政府为25 万美元以内的存款提供保险。

在进行货币操作的时候,美联储可以从非银行的机构(比如保险公司)处购买资产。但是,这样一来,新增的资金或许就不会留在银行体系里,对经济的影响力也会变小。美联储还可以用其创造出来的货币直接从美国财政部购买美国国债等证券,这一过程称作债务货币化。在这个封闭的流程中,政府可以通过加税或出售债券之外的方式获得资金。通过这种方式,货币供应量的增加将有利于借款人,即政府,因为美元的价值很有可能会在未来降低。正因如此,政府在历史上一直寻求创造更多的货币:创造货币要比增加税收容易。但是,由于更多的货币供应会导致通货膨胀,每个人手中的资金的价值就会下降,形同对所有人隐蔽地征税。

在有形货币方面,美联储扮演了货币分配者的角色。美国铸印局生产纸币,而美国铸币局则生产铸币。这两个部门都隶属美国财政部。如果亚特兰大的太阳信托银行预计节日期间现金需求量会增加,那么该银行就会向美联储要求更多现金。太阳信托银行在12 个地区联储银行之一的亚特兰大联储拥有账户。亚特兰大联储有现金库存,将现金交给太阳信托银行,再从太阳信托银行的账户上记账。

2012 年,美联储通过其在全美国的28 个处理中心处理了317 亿美元的纸币。这是一项宏大的操作。多家机构构成了美国巨大的货币体系。我们完全可以说,现代的炼金术也是一种当代的官僚制度。尽管这一体系十分复杂,且看上去十分精密,但魔鬼的软货币交易仍然蛰伏着。管理货币的权威机构必须明智而谨慎地使用它们的权力。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从花粉到美元,货币的下一站是什么?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6210.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