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大地上的民主梦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2-30,星期五 | 阅读:1,527

那个大块头的女士被托到小白马背上,马被装点成新爱国党(NPP)的代表色。她坐在那里,一副欢欣鼓舞的样子,从头到脚也披着该党红白蓝三色的服饰,而观众在给她拍照。在当时还是反对党的新爱国党举行的这个竞选集会上,参加者达数千人之众。尽管就每一个男人、女人和婴儿(如果襁褓的颜色足以为凭的话)而言,他们都是新爱国党,但每一个被问及的人都表达了对自由和公平的选举的愿望。对他们而言,这似乎比结果本身更重要。

“民主真的令加纳受益了,”一位来自加纳东部城镇Adukrom的酋长那那•阿尼姆•奥比利(Nana Anim Obiri)说,尽管他也表达了对大选可能被操纵的担忧。加纳在12月份举行了总统大选,当天进行了第一轮投票。“民主是一种竞争,所以你必须有所作为才能再度当选。要不是实行了民主,加纳不可能走到这么远。”

这位酋长的感想也许让人感到触动,甚至觉得天真。或许在独裁统治下,加纳会发展得更好(事实上,该国尝试了独裁统治,并不太成功)。无论如何,大多数非洲人都不喜欢独裁者。在一个“强人”辈出的大陆,而且正当到处都是“考迪罗”政治家在把持政坛——从俄罗斯到中国、从日本到美国,莫不如此——的时代,民主信念在非洲仍然生机勃勃。

就非洲而言,这听起来也许是个令人吃惊的论断,这个大陆因总统终身执政、选举被公然操纵和军队动辄发起政变(起码不久以前军队还是如此)而闻名。这种说法在当下尤其显得荒谬,毕竟从很多方面来看,非洲民主都经历了糟糕的一年。在卢旺达和布隆迪,长期执政的领导人修改了宪法,以便让自己继续把持权力;在乌干达,选举蒙上了暴力的阴影;在加蓬,选举中发生了舞弊。即便是这些都比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情况要好,在这个国家,计划中的选举从未真正举行过。

然而,非洲民意调查显示,尽管出现了这些倒退,民主仍然是一种强烈的理想。原因或许在于,现有民主模式的缺陷太大了。民调机构非洲晴雨表(Afrobarometer)表示,在一项针对36个国家的逾5.3万人的调查中,67%的人表示,民主“总是优于”其他选项。只有11%的人认为总统独裁和一党统治是可行的选择。

“民主在非洲还没过蜜月期,”加纳民主发展中心(Ghana Centre for Democratic Development)执行主任伊曼纽尔•吉马-博阿迪(Emmanuel Gyimah-Boadi)说。“民主仍是很多非洲人心里的强烈愿望。”

把非洲这种情绪与西方民意对比一下。在西方,尽管存在种种缺陷,但真正的民主已存在数十年了。根据罗伯特•福阿(Roberto Foa)和雅恰•蒙特(Yascha Mounk)不久前的一篇论文,在美国,民主信仰在逐年式微。他们引用了“世界价值观调查”(World Values Survey)的结果。该调查向美国人提问,他们是否支持“让军队‘接管’”的观点。1995年,每16个人中有1人赞同。如今该比例已稳步上升至六分之一。较年轻的美国人对民主的认可程度,比他们的祖辈们要低得多。当受调查者被要求在从1至10的分值范围内给民主打分时,二战前出生的人当中有72%给民主打了最高分。而在1980年后出生的人中,这个比例约为30%。

在几代人的时间里,美国已从理想主义滑向了犬儒主义。而许多非洲人仍是理想主义者。近期非洲小国冈比亚的选举——残酷的独裁者叶海亚•贾梅(Yahya Jammeh)在民主选举中被击败——在整个非洲引发极大热情,原因正在于此。

冈比亚的选举结果是不寻常的,但并非独一无二。去年,古德勒克•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在选举落败后让出了尼日利亚总统职位,震惊非洲大陆。利比亚明年举行选举之后,埃伦•约翰逊-瑟利夫(Ellen Johnson-Sirleaf)将

卸任,在她的两个任期中,可怕的内战没有再爆发。在南非,曾经不可撼动的非国大(ANC)在地方选举中遭遇失败——这一趋势将迫使该党进行改革,否则最终将被从政府中清除出去。

我们绝不能抱着理想化的看法。非洲人渴望民主,大体上是因为他们没有民主。但不像世界许多地区,民主的火焰在这里仍在闪耀。

译者/何黎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非洲大地上的民主梦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721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