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对全世界《宣戰詔書》 空前絕後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5-30,星期一 | 阅读:3,034
来源:中评电讯

大清帝國曾向他外部的全世界宣戰。這世界上任何宣戰書,矛頭所針指的對像無外乎個人、集體、國家,都十分明確。而清帝國發布的《宣戰詔書》中“彼等”二字,將除了自身以外所有外部世界統統一股腦列為敵人,說白了向全世界宣戰。

清人景善著的筆記記載了這篇《宣戰詔書》全文:

“我朝二百數十年,深仁厚澤,凡遠人來中國者,列祖列宗,罔不待以懷柔。迨道光鹹豐年間,俯准彼等互市。並乞在我國傳教,朝廷以其勸人為善,勉允所請。初亦就我範圍,詎三十年來,恃我國仁厚,一意拊循,乃益肆囂張,欺淩我國家,侵犯我土地,蹂躪我人民,勒索我財物。朝廷稍加遷就,彼等負其凶橫,日甚一日,無所不至,小則欺壓平民,大則侮謾神聖。我國赤子,仇怒鬱結,人人欲得而甘心。

“此義勇焚燒教堂,屠殺教民所由來也。朝廷仍不開釁,如前保護者,恐傷我人民耳。故再降旨申禁,保衛使館,加恤教民。故前日有拳民皆我赤子之諭。原為民教解釋宿嫌,朝廷柔服遠人,至矣盡矣。乃彼等不知感激,反肆要挾,昨日複公然有杜士立照會,令我退出大沽口炮台,歸彼看管,否則以力襲取。危詞恫嚇,意在肆其猖獗,震動畿輔。平日交鄰之道,我未嘗失禮於彼,彼自稱教化之國,乃無禮橫行,專恃兵堅器利,自取決裂。

“如此乎?朕臨禦將三十年,待百姓如子孫,百姓亦戴朕如天帝。況慈聖中興宇宙,恩德所被,浹髓淪肌,祖宗憑依,神■感格,人人忠憤,曠代所無。

“朕今涕淚以告先廟,慷慨以誓師徒,與其苟且圖存,貽羞萬口,孰若大張撻伐,一決雌雄。連日召見大小臣工,詢謀僉同。近畿及山東等省,義兵同日不期而集者,不下數十萬人。至於五尺童子,亦能執干戈以衛社稷。彼尚詐謀,我恃天理;彼憑悍力,我恃人心。無論我國忠信甲胄,禮義幹櫓,人人敢死,既土地廣有二十餘省,人民多至四百餘兆,何難翦彼凶焰,張國之威!其有同仇敵愾,陷陣衝鋒,仰或仗義捐資,助益餉項,朝廷不惜破格茂賞,獎勵忠勛。苟其自外生成,臨陣退縮,甘心從逆,竟做漢奸,即刻嚴誅,決無寬貸。爾普天臣庶,其各懷忠義之心,共洩神人之憤,朕有厚望焉。”

自有人類有戰爭起,各種內容的宣戰書再無法與清帝國《宣戰詔書》相比擬了,清帝國的宣戰書,是何等驚天動地空前絕後。軍機處的一個小吏連文衝也因書就了這篇千古奇文而史上留名。

那麼,是什麼讓大獨裁者慈禧作出向全世界宣戰這樣瘋狂的決策來,據唐德剛先生在《晚清七十年》裡的說法,這是因為一封情報所引起的。情報上說,各國公使聯合決定,“勒令皇太後歸政”。這讓權力欲望十分強烈的慈禧寢食難安,她絕對不允許有人摸她的老虎鼻子,挑戰她視為生命的權利,這樣就是“人人忠憤,曠代所無”。

慈禧說,“我為江山社稷,不得已而宣戰”。光緒二十六年五月二十五日(1900年6月21日),大清朝廷宣布自即日起與各國正式進入戰爭狀態。

《宣戰詔書》發布後,朝廷要求全國進入戰爭狀態,然而,在南方的李鴻章卻唱了反調,說“此亂命也,粵不奉詔”。李鴻章認為,在國家實力十分脆弱的情況下,如果魯莽開戰則前景堪憂。兩江總督劉坤一、湖廣總督張之洞等南方大臣,也相互通氣確定了共同抗旨以求東南互保的策略。

然而慈禧的態度是堅決的,一定要打。

8月4日下午,聯軍部隊從天津開拔,沿運河兩岸向北京進發。為了阻止聯軍北進,清政府在京津之間構築了兩道防線,並派遣了裝備精良的武衛軍在兩處駐防。8月5日凌晨,8000名日軍率先向北倉防線發起攻擊,與駐防清軍接火,隨著英、美軍隊炮火的加入,清軍傷亡慘重,被迫撤出陣地退守楊村。8月6日上午的楊村阻擊戰只進行了90分鐘,清軍的防線就全面崩潰,戰鬥過程之短,超乎所有人的想象。“至於五尺童子,亦能執干戈以衛社稷”,這樣自欺欺人的牛皮大話立馬如肥皂泡破滅了。

8月12日,聯軍占領了北京的門戶通州,15日凌晨,美軍率先對皇城發動進攻,隨後,聯軍其他部隊一擁而上。就在守城清軍與聯軍在城墻上激戰的時候,大清國的國母卻已經腳底抹油溜了。16日,聯軍占領了北京全城,各國軍隊指揮官下令“特許軍隊公開搶劫3天”,實際持續了至少8天,北京城陷入了空前的痛苦之中。從破城之日起,聯軍開始肆無忌憚的大屠殺、強姦婦女,皇宮也沒能幸免。聯軍雖然下達了不進攻紫禁城,但卻准許軍隊以“參觀”名義進入,無數的珍寶被這群強盜肆意掠走。

逃出北京後的慈禧在8月19日發出了兩道上諭,一是發給了軍機大臣榮祿和大學士徐桐與戶部尚書崇綺,明令他們向洋人求和,但在城破不久,榮祿已經跑了,兩位大臣也都上吊身亡,榮祿也只顧自己性命跑了。她的第二道上諭發給了身在上海的李鴻章,要求他火速北上,與慶親王奕劻一起主持議和。急於求和的清政府次日又以光緒皇帝的名義向世人發布了《罪己詔》,承認“自己錯了”,不再說 “與其苟且圖存,貽羞萬口,孰若大張撻伐,一決雌雄”“人人敢死”這樣的話了。

8月24日,逃亡的慈禧再次給李鴻章發去電報,告訴他可以“便宜行事”,朝廷“不為遙制”。經過數月艱苦的反覆磋商,清政府向侵略者賠款總額最終定為:共賠款白銀4億5千萬兩,分39年還清,年息4厘,中國有4億5千萬人,“人均一兩,以示侮辱”。當年清政府全年的財政收入尚不到9千萬兩,賠款數額之高令人瞠目,遠遠超過了聯軍的損失。(來源:網易)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大清帝國对全世界《宣戰詔書》 空前絕後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730.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历史档案, 历史纵横, 资料文库.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