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D9大会实时报道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6-1,星期三 | 阅读:1,570
来源:WSJ中文网

11:18 施密特说:他确实对科技的局限性有一些担忧,例如把面部识别技术与其他技术相结合。谷歌用其Goggles技术已经在那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但由于各种可能的影响而停止了这项研究。

莫博士问:信息技术的消费者化。你曾经花很多时间卖东西给那些大机构。

施密特说:他曾经以为那会是增长的主要区域。但在过去几年,很重大的一个事情是,计算机科学向解决消费者问题转化。“你正在目睹的是,我们所知的信息技术的死亡”他说,那些复杂的计算机系统正在被云服务所替代。

Kara问:那谁会是牺牲品?

施密特:每个公司都有从老世界向新世界转换的策略,但对于那些很多收入来自于大机构的来说,可能会比较困难。

11:05 施密特拒绝置评他是否拿到了商务部长一职的工作offer。

他说:他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而且计划要做很长时间。

Kara问:直到死的那一天?

他巧妙地回答:我会说,直到死后。

施密特说:他正与人合写一本关于外交政策的书,而且计划在奥巴马的下一次竞选活动中做一些工作,但他还没有决定做什么。

10:54 采访者问:谷歌对于道德上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的决策过程是什么样的?

施密特:最终是由高层管理团队决定的。过去,我们试着做各种各样的事情,看什么行得通。现在,谷歌有个比较周全的过程,从一开始,一位政策代表和一位律师就会参与进来。

《华尔街日报》第九届数字大会(简称D9大会)刚刚开幕。参会者会领到一个礼品包,里面装有不少有意思的数码产品,包括惠普Veer手机、索尼博乐客数码摄像机、迪士尼加勒比海盗系列骷髅形状的玻璃瓶,以及一件D9大会的连帽外套。

10:48 采访者问:YouTube现在怎么样?

施密特:YouTube是史上最成功的并购之一。到目前为之,主要有两方面的策略:一,找到商业化的途径;二,我们已经开始投资“仅为互联网制作”的内容。他说,用户自己制作的内容取得了很大成功。专业制作的内容正在取得成功。

10:40 莫博士:在移动互联网方面,谷歌Android的主要竞争者似乎是苹果的iOS。如果你是个小开发者,你需要做决定,你能用什么来做第三操作系统选择?

施密特:很多人没有第三个选择。他提到,谷歌和苹果在开发操作系统时投入了大量工作。他说,HTML5可能证明是个结合点。

他说:我不知道怎么说微软和诺基亚(注:诺基亚选择用微软的操作系统)。他说:我们需要看他们会拿出什么产品来。

谷歌执行董事长施密特

他说:我们依然很希望诺基亚选择使用Android。他说:诺基亚在很多市场依然强大。

10:33 采访者问:你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施密特:我对互联网巴尔干化很担忧。他说:除中国之外,今天我们只有一个互联网。“我很担心,最终的结果会是‘一个国家一个互联网’(an Internet per country)。”

10:23 莫博士:我发现谷歌搜索结果越来越被垃圾所污染,至少在某些方面是这样。有没有可能谁能改变一下?

施密特:我们对这方面研究很多了。但问题是,很多人都试图游戏这个系统。他说:最近谷歌做了一些调整来影响那些在搜索结果中增长的低质内容。最近的挑战对大约12%的搜索结果有影响,他说,这从一方面反映了问题的普遍性。

10:17 莫博士:谷歌是不是知道我们这些用户太多信息?

施密特:难道你倾向于美国政府来监管我们吗?他说,谷歌依然是个你可以无需登陆做匿名搜索的地方。如果你希望作为一位登陆用户来使用我们的服务,你可以从一个隐私表上看到我们掌握那些信息。

施密特:我们告诉人们我们知道什么,而且我们给他们删除他们的选择。他说,问题是,这些登陆信息会被保留多久。他说,一般是12至18个月。

施密特说:隐私是政府利益与公民之间的妥协。越标准化,可能越好。

10:13 Kara: 苹果首席执行长乔布斯说,Android手机是“你口袋里的传感器。”

施密特:很显然,我们不做那样的事。

10:08 Kara问:谷歌五年后会是什么样?谷歌能保持这个速度吗?

施 密特:基本上,技术公司最终会变得乏味,进入中年阶段。他说:“高科技就是这样。”那你怎么抵御呢?“你聊呗。”另外,还可以规模性地创新新的业务。他 说:好消息是,你可以很快地创造一个十亿美元的业务。他说,谷歌正在现有的文字广告业务的基础上努力创造展示(display)业务。

《华尔街日报》D9大会现场图片

09:54 莫博士:这个“四人帮”会继续下去吗?

施密特:这四个公司不太可能一个并购另一个。“更可能的是一个公司开始衰退。”

Kara问:谷歌和“四人帮”其他成员的关系怎样?

施密特:“我们跟他们都是既合作又竞争。”

施密特谈到Facebook时说:我们非常努力与Facebook合作。

Kara问:看起来谷歌好像在很多事情上都在追赶Facebook。

施密特:Facebook做的一些事很令我仰慕。他说,传统上互联网在“身份(identity)”上做得不好,但Facebook做得很好。他说:“身份非常有用,因为在网上世界,你需要知道你面对的是谁。”

09:47 Kara问:为什么没有微软?

施密特:微软没有参与推动消费者革命。但微软在公司客户方面干得很好。

09:44 施密特逐一谈了一下这四个平台。他说,例如Facebook催生了一个经济生态系统,包括类似Zynga这样的公司。

施密特说,现在没有本地公司了。这些公司都非常全球化,而且动作非常快。

09:41 莫博士说:现在似乎有个平台战争。人人都知道当初Windows对苹果的平台战争以微软轻易取胜而告终。

09:40 施密特说:他认为现在有个“四人帮”,包括谷歌,苹果,亚马逊和Facebook. 他说:“我们从未看到有四个公司以如此规模增长。” 他说,我们可以讨论,谁是第五和第六,提到了Paypal和Twitter,但没有提微软。

09:37 施密特谈他的新角色,包括政府关系,如监管等。他说:我们做的是信息,而信息很有影响力。

09:35 主持人Kara Swisher披露她的配偶是谷歌的一位高管。她说:“我希望她被重组出去,”但既然她没有,所以Kara 想保证明确的披露。

09:30 施密特出场了。

09:20 埃里克•施密特可能不再是谷歌的首席执行长,但作为执行董事长,对谷歌他依然有很多要说。现在,他将在《华尔街日报》数字大会上,作为首位嘉宾,接受莫博士和Kara Swisher的采访。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将从上午9:15开始实时报导《华尔街日报》第九届数字大会盛况,届时谷歌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将发表演讲。《华尔街日报》数码大会创办于2003年,今年已经是第九届,简称D9大会。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华尔街日报》D9大会实时报道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793.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科技新闻, 科技驿站.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