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灵魂,终将相遇

作者:欧文·斯通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3-6,星期一 | 阅读:778

在1855年的万国博览会,25岁的毕沙罗一个双眼澄澈,赤手空拳的青年,怀着一样的心情站在从全世界各地搜集来的绘画面前,惊慌失措,如同被雷电击中,一股颤栗感袭遍全身。一代印象派大师卡米耶•毕沙罗初次来到艺术之都巴黎拜师学艺,尽管他的身后有母亲对艺术事业的强力反对,有父亲对子承父业的期许,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这里。

卡米尔·毕沙罗是最坚定的印象派艺术大师,他对印象派的重要意义甚至超过莫奈。在印象派画家心目中,他是这个松散大家庭的家长,是印象派的先驱。在他去世前一年,远在塔希提岛的高更写道:“他是我的老师。”在他去世后3年,“现代绘画之父”塞尚在自己的展出作品目录中恭敬地签上“保罗·塞尚——毕沙罗的学生”。

毕沙罗生于一个富商家庭,父母希望他能和他们一样规规矩矩的做一名商人,对他以画画为职业的这种事相当抵触。毕沙罗一直渴望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抑或是有人能认可他的画,认可他与一生最重要的女人“朱莉”相爱。毕沙罗的画风逐渐形成,与此相对的,却是他选择的不被理解与生活的日益贫困。

生活待毕沙罗是不错的,至少,他比梵高幸运,幸运的不仅仅是他有一个巨大的精神和物质的支柱,还有一段如梁山伯与祝英台,司马相如与卓文君般冲破藩篱的甜蜜爱情。只是,不知当他在陷入那段无可自拔的爱恋中时是否还记得他第一次拜访柯罗时,临走前柯罗嘱咐他的那句话:“还有一件事,把这话当作一个老人的忠告吧。千万不要结婚,你要走的道路太长太艰难,家庭的负担和责任沉重得很,会妨碍你完成自己的工作。女人,可以;爱情,不行。你已经把爱给了艺术,要忠贞不渝。”

嗯,也许早忘光了吧,一干二净。他为朱莉画像,像是在经历一次冒险又激奋人心的旅程,在那段旅程中,他突然发现,他心中那片干裂的土地变得越来越贫瘠,越来越需要一场洪流倾泻而下,爱情如闪电一样,就这样袭遍他的全身。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朱莉这个女人,作为毕沙罗的妻子是伟大的,她的一生一面毫无怨言地承受着来自婆婆的挑剔和偏见,一面甘心情愿地陪在毕沙罗这个狂热的艺术家身边,陪他渡过无数个艰难到捉襟见肘的时刻,与她并肩患难,荣辱与共。她和毕沙罗共生养了9个子女,在那个一生多舛的年代,失去4个孩子是她一生最糟的灾难,

1874年,毕沙罗的小女儿死于猩红热,但他和朋友举办的一次“印象派”私人画展迫在眉睫,如果这次画展得到认可,那么他们的存在也就有了意义,生活也会得到改善。可是这次画展却受到业内尖刻的讥笑——“印象派”,他们被称为疯子,被称为幼稚拙劣。但印象派也自此得名,从此以后毕沙罗身负重任,要使“印象派”的名称赢得尊敬,使印象派画家得到接受,并兴旺起来。

“走你自己的路,沿着你描绘乡村自然风光的道路走下去。 ”

毕沙罗的画风朴实稚拙,以农村风景为主,与莫奈相比,似乎少了那么点空灵,但又更使人感到亲切。作为一个乡村风景画家,他用单纯的色彩来描绘耕耘收获过的庄稼地,鲜花怒放或是严冬中光裸的树木,排列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榆树和灌木的大路以及密林深处的小径。他热爱花园环绕的村舍、鸡鸭成群的农家院落和有鸭鹅嬉耍的池塘。

毕沙罗和这些画家们穷困潦倒,相互扶植。直到1878年,巴黎世界博览会再次开幕,毕沙罗展出了自己的300多幅画作,这一次他的作品终于获得了一致好评。他终于自信他能画,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那是长长路程的真正的开始。他一生的作品是对大地、天空、人们和他们的创造主的贡物。最初,是宗教的热诚鼓励他追求世俗的神圣。50年来,他坚持不断地创造、贡献,把世界装饰在永恒的形象之中。

那是值得的吗?——被拒绝,蒙羞辱,受苦难。

是值得的!他的努力产生了辉煌的结果。

年届古稀的毕沙罗走进1900年“伟大世纪博览会”的大厅,他目光淡定,超然回望过去的一幕幕,为能自信成为其中的一员,不知走了多少路。但就像他所说:“如果我必须重新来一遍,我还是要走这条路……”

选自《渴望风流》,作者欧文·斯通。当时的欧文·斯通已经辗转病榻、垂垂老矣,出于自己不可遏止的激情与冲动,创作了这部以毕沙罗及印象派群像为主线的传记小说。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燃烧的灵魂,终将相遇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88712.html

分类: 文学走廊, 艺术走廊.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