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拒绝高考:放弃虚文凭,求得真本领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6-13,星期一 | 阅读:1,970
记者:樊丽萍 | 来源:文汇报

南科大的首批学生们从入学开始,就做好了不高考、不拿教育部文凭的打算。

6月7日、8日、9日,寻常的日子,就因为高考而年年变得紧张。今年,全国有933万考生跋涉在这条中规中矩的升学路上。可是今年,有一群青年学子成了“叛逆者”——教育部要求他们参加高考,而这或许是未来他们能获得文凭的前提,但他们却断然拒绝。高考期间,这45名甘愿成为“小白鼠”的学生,照常在南方科技大学上课,一如既往平静生活。可面对风波不断的教改之路,谁又能预料,他们的未来究竟会怎样?

“这是异常吊诡的事情,孩子读大学已经一个学期了,现在却要求她去参加高考。”作为家长,Y先生眼下的心情,只能用“纠结”两字来形容。

6月7日至9日,2011年秋季高考。如果没有一年前的那次冒险抉择,Y先生的女儿本该和她的高中同学们一起,走入高考考场。

Y先生的女儿,是南方科技大学首批招收的45名新生之一。今年3月,南科大正式开学。屈指一算,女儿读大学已三个月了。孰料,前脚踏上标志中国教改的“实验船”,后脚就来了教育部要求他们“返航”的号角。5月27日,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公开表示,教育部支持南科大的教改探索,但同时指出:“任何改革首先要坚持依法办学,要遵循国家基本的教育制度,以制度来保障学生的合法权益”。

和圈内人士的揣测相吻,南科大接到了来自教育部门的行政文件,要求已录取的首批45名新生参加高考。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Y先生确认,此前流传在网上的南科大学子的公开信,是这45名学生针对高考做出的一次集体回应。“孩子们没有一个人报名参加今年的高考,他们都不愿意去。”

家长的“功利心”

参加高考或是一个可以拿文凭的机会。尽管报考南科大时就做好了拿不到文凭的打算,但有家长仍惦记着文凭——有,总比没有强。

同意女儿上南科大,Y先生迄今没有一丝悔意。这或许和女儿开学以来的“小报告”有关。

“上南科大后,女儿每次跟我打电话,都津津有味地说院士上课有多生动,大家在一起学习热情有多么高。”

大约10天前,Y先生才从女儿的电话里感受到了一丝异样。那一天早上,女儿的课表是早自习,下午和晚上都有课。课程结束后,南科大的老师前来征询新生意见——正是为高考一事。

和以往一样,女儿并没有向父亲隐瞒这样的重大事件,但在电话中,Y先生也清楚地听到了女儿的表态:她将和其他同学一样,拒绝报名参加今年的高考。

比起孩子,家长的心思显然要复杂得多。照Y先生的话说,“家长总是有功利心的”,“参加高考,或许今后就能拿国家认可的文凭了。虽说当初考南科大,就不是奔着文凭来的,但有文凭总比没文凭保险。”

Y先生很快联系了几位熟络的新生家长,大家一起分析“形势”,商讨对策。

南科大向新生征询意见的主要内容是:首批45名新生“突击”报名,在广东省参加今年的秋季高考。报名截止时间为今年5月31日。不仅如此,高考期间,南科大校内也将布置考场。

有些知情的家长,仍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懑。今年的全国高考报名早在2月份就截止了。“6月高考,5月份才通知南科大的学生报名,孩子不是太吹亏了?”“孩子又不是广东籍学生,且此前已经参加了南科大的考试,在广东高考没道理啊。”……

反对孩子参加高考的家长里,也确有人担心孩子发挥不佳,考不到高分。可Y先生认为,这实属多虑。他说,南科大首批新生里的多数孩子,参加高考没有大问题。“进入南科大以后,数学、物理都学得很深了,有的课采用全英文教学,英语水平不会退步,最多就是语文要多复习一下。”

采访中,有学生向记者反映,南科大老师在征询学生意见时曾表示,参加这次高考也就是“走走形式”,不管成绩如何,不影响他们今后在南科大的学业。参加高考,意味着今后可拿到教育部认可的文凭;而不参加高考,肯定没有文凭可拿。

不想停止实验

南科大的教改实验已经开始了,如果再倒回去让学生参加高考,无异于宣告她终是沦为一所不具实验性质的普通学校。

南科大院墙之内,台风中心反倒风平浪静。高考期间,Y先生的女儿和她的同学一起,照常学习。而学生家长的意见也趋于统一:支持孩子,不参加高考。

在最近与父亲的一次电话中,Y先生听到了女儿异常成熟的答覆。“当初选南科大,就是愿意被当成教改的实验品;现在实验已经开始了,如果这所大学再倒回去,要求我们参加高考,那就说明南科大和普通学校没什么差别,不再具有实验性质。”

Y先生被女儿说服了。另一方面,他和很多新生家长一样每天在网上浏览,密切关注媒体对于南科大校长朱清时一言一行的报道。对于高考一事,家长们最关心的是朱清时的表态。

一如当初,很多家长愿意把孩子送进南科大,完全是因为朱清时就南科大自主招生写的公开信。其时,筹字未去的南科大迟迟等不到教育部核准其招生的批覆,学校遂决定自主招生,自授文凭。

可一度,针对高考一事,朱清时在公开场合的表态是“让学生自己选择”。直到最近,朱清时才进一步说,他支持学生的决定。在谈及学生就拒绝参加高考而写的一封公开信时,朱清时直抒胸臆:“我没想到学生能想得那么清楚透彻,那么有勇气。教改那么深刻的问题,他们一目了然,他们让我觉得中国教改是有希望的。”

“我们现在不怕孩子没有文凭,也不担心孩子学不到本事。眼下最担心的就是朱校长辞职或被免职。”关于南科大的前景,Y先生说,几乎所有学生的家长最担心这一点。(时间:6月9日 来源:文汇报 记者:樊丽萍 文章标题:南科大:我的孩子 今天拒绝高考)

链接:

▲高考日南科大学子照常上课 家长称认同改革方向

集体拒绝参加高考,还有比这更“无视”高考的行为吗?南科大学生接着给出了答案,不仅没参加考试,他们还在高考日选择正常上课。

7日,南科大校内的两个考场在首场语文考试开考15分钟后,因45名实验班学生无人前来应考草草结束。当天下午,南科大撤销全部考场。

高考日,留校学生选择了正常上课。南科大一学生8日介绍,为了避免引起媒体的误解,留校的约20名学生决定将上课地点由设有高考考场的教学楼改为公寓楼的一楼大厅,并在高考期间尽量远离教学楼,以免造成有人前去参加高考的假象。“一切都很平常。”一名山东籍学生说。

按照南科大实验班课程表的安排,8日上午学生没有课,下午则有一节国学概论。利用空闲时间,一浙江籍女生和同学结伴出门逛街,并在下午1点前赶回来准备上南怀瑾关门弟子魏承思先生的国学课。

一下课,两三个学生抱起篮球跑向空旷的球场,原本接下来还有一节体育课,因天气太热而取消了。而上述山东籍学生则在上课之余,不忘打听高中同学的高考情况。“听说今年数学很难。”已经在高二提前参加过一次高考的他说这两天自己一直很平静,这次不参加高考,他既不庆幸也没感到忐忑不安,“既然来了南科大,放弃高考就是肯定的,很正常。”

高考结束后,南科大将正式上课,大部分请假离校的学生会在一两天内陆续回校。一深圳籍学生说,他会在8日晚返校,准备第二天的课程。

8日16时,有学生告诉记者,接老师通知,朱清时校长要来公寓楼给学生讲话,但随后他说未看到朱校长出现。18时,记者尝试拨打朱清时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45名家长表示认同朱清时改革方向,称“他保持了知识分子的风骨”

一边是忙考,一边是拒考;一边是热火朝天,一边是稳若泰山。南科大的学生不参加高考,却让今年的高考多出了一道风景线。“负笈南科大,不要学历,这是从开始就想好的,参与教改机遇与风险并存。”南科大学生家长的态度已然明晰。这种拒考,是否能开创一种新的模式。

在高考“狂热”的时候,南方科技大学首期实验班45名学生家长态度却十分一致:拒绝高考。他们说,负笈南科大,不要学历,这是从开始就想好的,参与教改机遇与风险并存。

来自全国各地的45位家长因为一场教改实验联系在一起,近日,在他们组建的QQ群里,“高考”也成为热议的话题。

“现在,杨鑫在学校的学习生活一如既往,我们的意见与孩子们一致。”6月8日晚,南科大济南籍学生杨鑫的妈妈金永芳说,家长预想到的最大风险就是拿不到国家颁发的大学文凭,而这种风险是入学之初就知道的。

拿不到国家颁发的文凭,就失去了参加公务员考试等一系列机会,对于大多数考生来说,这是难以承受的,而被称为“勇士”的这45名学生已与这些绝缘了。

金永芳说,45名家长经常在QQ群上交流,心很齐,都非常认同朱清时的改革方向,“他保持了知识分子的风骨。”

自今年3月入学以来,南科大45名学生与学校一起经历了种种波折。金永芳说,家长们讨论后一致认为,眼前经历的纠结与焦灼,对孩子们来说却是一次直面社会现实的机会,这个经历是一笔财富。

让家长们不解的是,3月份南科大招生的时候,教育主管部门的态度是否可以理解为默许?如果是的话,为何如今又要反覆?

金永芳和另一位不愿透露全名的家长张女士依然坚持着“不看重文凭,看重能力”的想法。

他们说,如果“有关部门”将学生赶出南科大,那么损失最大的肯定不是这45名学生。(时间:6月9日 来源:齐鲁晚报 记者:徐洁 杨凡)

链接:

▲放下虚文凭,学得真本事

6月7日,全国高考第一天。截至上午9点半,南方科技大学校园内设置好的两间教室,没有一名南科大学子走进这里。此前校方收到行政部门下发的文件,让45名已被录取的学生按教育部要求参加高考。据理力争却无效的校长朱清时不得已选择了回避,让学生自己作选择,而南科大的学子则在网上发布了拒绝回到高考体制内的公开信,并以实际行动作答。(2011年6月8日《北京青年报》)

就在今年5月27日,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表示,教育部支持南科大的教改探索,但任何改革首先要坚持依法办学,要遵循国家基本的教育制度。续梅的话,对于南科大绕过高考招生体系、自主招收的这45名学生而言,无疑是在直白无误地告诉他们:必须回原校参加全国统一的高考。

而随后发生的事情恐怕会更让人始料不及:5月30日,一封名为《致所有关心南科大发展的人们的一封公开信》挂上了网,执笔者李飞在这封“只是希望别折腾”公开信里坦言:“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是45名同学共同的价值观,但教育部作出的回到高考体制下的决定“可以理解,同时难以接受”。他表示同学们并没有否定高考制度,而是认为这么做将对南科大的公信力带来伤害。该信被媒体曝光之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校长朱清时说,他最受鼓舞的就是没想到学生能想得那么清楚透彻,“他们甚至比很多成年人、官员和老师,都要有勇气得多。我觉得那些官员和老师在他们面前应该汗颜。”

我以为,导致南科大学生45名学生集体拒绝高考,甘愿当“小白鼠”的根本原因在于,绝大多数同学都怀着“抛下铁文凭、捡起真本事”的心态。“我们都怀着一颗‘实验’的心,我们想在培养自己的创新思维和独立思考精神上作出努力。”把话说白了,他们就是要争脱传统高教的种种桎梏,放下虚文凭,学得真本事。

1050万,1020万,957万,933万,从2008年起我国高考人数出现“三连减”。导致“三连减”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这里不再赘述。但有一点是可以必须肯定的:高考录取率正在逐年提高。据统计,2008年57%,2009年61。7%,2010年69。5%。去年全国有8个省市高考录取率超过80%,过去“上大学难”的生源大省的录取比例也出现了快速增长:山东省2010年高考录取率达到79。72%;湖南省攀升至81%左右;黑龙江甚至突破了90%。数字比较能够说明问题,高考录取率逐年提高,也意味着国人上大学渐入常态化,已不再是梦想,而日渐激烈的生源大战,甚至会使人一不留神就被稀里糊涂地拉进大学。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不称赞南科大45名学生的“抛下铁文凭、捡起真本事”心态是多么睿智与前卫,显得十分珍贵。难怪让朱清时校长都觉得“那些官员和老师在他们面前应该汗颜。”确实是令人十分婉惜,在全国高校数以千万计的莘莘学子或正准备考大学的青少年学生中,不知有多少人正在为那一纸含金量日衰的文凭而累,他们仅仅是为虚假文凭而学,为父母的脸面好看而学,为亲朋好友的夸奖评价而学,为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学,就是压根儿没有为提高本事学,所以大学毕业就失业,加入“啃老族”,这也许就是当前中国高考的悲哀所在。

高考结束了,学生和家长们在绞尽脑汁琢磨着选择报考院校的时候,可千万别忽略掉思考好这个问题:以什么样的心态参加高考,报考什么样的学校、选择什么样的专业才能学得真本事,使自己将来成为社会有用的合格人才。乐观估计,假如能有三分之一高中生抱着“抛下铁文凭、捡起真本事”的心态参加高考,这样,也许可能会促使中国高教改革的步子迈得实一点、大一点。(时间:6月8日 来源:荆楚网 作者:徐云鹏)

链接: 

▲拒绝高考最是“拒绝平庸”

高考期间,南科大预先布置了两个考场,只是没有学生去参加考试。这意味着备受关注的南科大45名学子全部拒绝参加高考。

同样是高考期间,高考作文题是一个热门话题,而“拒绝平庸”简直算是热中之热者。高考作文本来是一种高高在上,测试学生人文知识、写作能力的规则或者游戏,不过,从这几年备受社会关注来看,高考作文又正在成为考试命题人和考试组织者本身是否平庸的试金石。比如,今年江苏高考作文选题“拒绝平庸”,就因为未能直面现实课题,可能诱使学生说假话,陷入假大空文字游戏而被讥为堕入平庸。

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表明,拒绝平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拒绝平庸首先就要求不走寻常路,首先就意味着见识卓越、勇气超人和超越常规。

说到拒绝平庸,南科大倒是堪称之表率。它试图在现行教育管理体制中出轨突围,尝试真正意义上的自主招生;主张打破教育的铁饭碗,与学生之间实行双向选择;遵循“教授治校”的国际惯例,有意试水去行政化;打破校园壁垒,延聘境内外一流专家学者授课。一句话,南科大的领头人朱清时先生正是看透了现行大学教育的弊端和成因,才敢于试水大学教育“拒绝平庸”之策。虽然最终能否真正拒绝平庸,还有待于以观后效,但是至少南科大已经难能可贵地迈出了拒绝平庸的第一步。

45名学子进入南科大学习,更是看中了南科大从平庸状态中脱颖而出的态势,而站在现行教育管理体制观察,又未必不是一种冒险。对于南科大的“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对于这些学子加盟南科大,说实话,坊间不乏牺牲冒险、太过悲壮等说法,这些说法也未必没有道理,本身也体现着社会各界对于这些学子的关心。然而要真正拒绝平庸有时还真得有点冒险精神。当有关部门如期在南科大布置考场后,45名学子竟无一人赴考。我敢断言,十年寒窗也熬过来了,他们拒绝高考决不是害怕高考。相对而言,让他们死记硬背之后再背水一战一回也无所谓,在作文中虚假抒情一番如何拒绝平庸也不是什么难事,倒是从体制中突围,向卓越靠拢,用脚投票实打实地拒绝平庸,还真不是一般人所承受得了的。

拒绝平庸需要一个不甘平庸的环境。南科大校长朱清时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用欣赏的态度肯定了该校学子的拒考行为。他认为,南科大学子拒考并不是说现在到了取消高考的时候,但是意味着可以允许多元化的选拔人才方式存在。朱清时还鼓励这些学子,等这些孩子们长大,他们会为南科大的经历骄傲,因为不是牺牲,而是一种财富。(时间:6月10日 来源:红网 作者:严辉文)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集体拒绝高考:放弃虚文凭,求得真本领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9006.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