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粹不粹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0-15,星期五 | 阅读:2,344

来源:1510 作者:哈库纳马塔塔

没有什么比京戏更中国的了。

不止在传统戏曲舞台上,即便在奥运会开幕式上,中国元素的第一选择也是京剧。2007年央视国际和搜狐有个“我期待的奥运会开幕式”的调查,几十万网友票选中国文化元素,获得选票最多的是京剧脸谱。京剧的票数,比第二名武术高出了近一倍。

JD000233%的网友认为,“BeijingOpera”(京剧)是中国经典文化的代表,演员绝妙的表演加上脸谱的勾画,最大限度体现了东方人内敛唯美的性格。脸谱作为中国元素出现,将有助于提升全世界更多观众对奥运会开幕式的认知度,最能代表中国文化。

当年巷间俗话:“讨老婆要像梅兰芳”。比女人还女人的梅兰芳旋风,曾刮过俄、美、日,风靡世界。

1935年,梅先生访问苏联,幸会苏联戏剧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斯氏与布氏盛赞梅先生,世界三大戏剧体系之说,由此诞生。当然,有人认为这种过度的溢美之词不够恰当。

京剧这样国粹中的国粹,说起血统来,也不是国粹派想象的那样纯中国。

单说京剧源头之一的秦腔出身,就有个复杂的西域背景。秦腔发源地,是历史上中华文化和外来文化几次大融合的前沿。秦腔乃至后来京剧的主要伴奏乐器板胡、京胡、二胡,脱胎于胡人奚琴是有据可查的。宋朝陈蜴《乐书》记载“奚琴本胡乐也……”唐代诗人岑参有“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的诗句。秦腔的笛、唢呐也是舶来货。唐朝段安节著《乐府杂录》记载:“笛,羌乐也。”最初的唢呐是流传于波斯、阿拉伯一带的乐器,就连唢呐这个名称,也是古代波斯诺Surnā的音译。

有一种观点认为,秦腔、京剧的“行头”:蟒、靠、褶、帔、衣、盔、靴等,借鉴了游牧民族的胡服;秦腔、京剧的唱腔、脸谱、道具,可见胡人的影子。

中山大学历史系博士后黎国韬在《西域研究》(2003.4)发表论文《傀儡戏四说》指出,傀儡戏多与西域民族及其乐舞有关。他用象人(木偶人)这一崭新切入角度,论证傀儡戏至迟汉代已分为假人戏与假面戏两途,通过舞具(寿羽)、翳等证据,论证《文康乐》原为傀儡戏,从而说明胡乐对中国古代傀儡戏之影响,并进一步论证匈奴之偶人对中国傀儡戏曾发生过的影响。

而一般研究认为,脸谱是从傀儡戏、假面戏发展来的。

因为我掌握的资料有限,无法详细考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证实或者证伪。是与不是,也不会改变我们对文化发生与文化融合的看法:世界现有的各民族文化中,不存在没有经过杂交融合、完全独立自发发展的纯种文化。即使亚、非、澳洲的土著,也在无可奈何花落去中,被现代文明“污染”了。

陕西作家红柯在散文《一个陕西人看西域》中,引用岑仲勉先生的观点说,周朝的祖先最早活动在塔里木盆地的绿洲上,受到外族的攻击,东迁来到岐山。所以,秦文化在中国是个异数:

上大学时读古波斯诗人哈菲兹的诗,美酒明月与美人,联想到李白。读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明白李白诞生于中亚黄金草原。酒量大,那也是大漠草原的习性。

一个陕西人在西域,绝对跟山东人、河南人、上海人是不一样的,那种如鱼得水的体会太深刻了。我第一次听到《十二木卡姆》时,心头一热,竟然听到了秦腔的旋律与节奏,秦腔(花儿)——十二木卡姆有一种悲怆与壮美。

秦腔距离西域的《十二木卡姆》,显然比中原文化更近些。

说道西域文化对中国的影响,还有很多。

现如今,有多少人知道,全世界华人都爱舞动的 “狮子舞”,其实是唐代宫廷“龟兹乐”中有特色的节目。

唐《乐府杂录》中“龟兹部”有“五方狮子”。龟兹歌舞是在南北朝时期 “西风东渐” 的。前秦皇帝苻坚,派吕光平龟兹,将一大批龟兹乐舞伎人带至中原,从此揭开了龟兹乐舞大规模东传的序幕。

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篷舞。白居易《胡旋女》,惟妙惟肖地刻画了令人痴迷的西域乐舞。

玄奘去印度取经,回国撰写的《大唐西域记》称:“屈支(龟兹)国……管弦伎乐,特善诸国”。迄今龟兹地区尚存500余佛教石窟和1万多平方米壁画中,音乐舞蹈造型十分生动,舞蹈约18种,舞蹈姿态数十种。

据《隋书. 音乐志》记载:公元568年,周武帝聘突厥阿史那氏为皇后,阿史那氏带来了龟兹音乐及擅弹琵琶的龟兹乐工苏祗婆。苏祗婆琵琶技艺超群,精通西域“五旦”“七调”等七种调式。中原的音乐家郑译拜苏祗婆为师,学习龟兹琵琶及龟兹乐调理论,创立了八十四调的理论。苏氏乐调是唐代著名的燕乐二十八调的基础,是我国古代音乐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对汉民族乐律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龟兹乐舞,被吸收成为中国乐舞,又传到日本、朝鲜。朝鲜半岛流传的“长鼓”就是随龟兹乐舞传入的。

有人站在今天民族大团结的立场说,龟兹乃至西域文化,本来就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这种观点不符合历史事实。古时候乱华的五胡,当时是不择不扣的外来文化。到今天为止,五胡一部分融入了中华民族,还有一部分发展了成和我们“平等互利”的欧亚独立国家。

就拿龟兹古国来说,两千年来对中国叛、服无常,反反复复。龟兹早期居民属印欧种,长期是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权。盛时辖境相当于今新疆轮台、库车、沙雅、拜城、阿克苏 、新和6县市。西汉初隶属于匈奴,汉昭帝元凤四年(前77),降汉。王莽当权,重又隶属于匈奴,东汉和帝永元三年(公元91),再降汉。汉以班超为都护,居龟兹它乾城。

后世一度为柔然部控制,曾臣属于北方西突厥汗国。唐贞观二十一年(647),唐兵进击龟兹,翌年擒其国王,移安西都护府于龟兹。武则天长寿元年(692)恢复四镇后,约百年间安西都护府稳定在龟兹,故龟兹王城又称作安西。

龟兹历史上是西域小乘佛教的中心。840年后,龟兹进入西州回鹘势力范围,人种逐渐回鹘化。随着黑汗王朝(操突厥语)的强盛,大概在11世纪末 ,龟兹脱离西州回鹘,归附喀什噶尔汗,皈依伊斯兰教。乾隆二十三年(1758) 龟兹归入大清国版图,定名库车。

何谓中国?何谓汉族?何谓中华民族?赵无眠在《百年功罪》中说:

春秋战国时代,”中国”的地域不过是周室东西两都,加上中原一带晋、郑、宋、卫等诸侯国。相对于这个”中国”,齐、楚、吴、越、燕、秦诸国在东南西北四方称为”夷蛮戎狄”。”中国”成为一个国家,是秦国发动侵略战争建立的。

汉文化就是秦文化、楚文化、湘文化的大混血。爱国诗人屈原投汨罗江而死的理由,今天看起来有些微不足道和荒诞不经——楚文化的纯粹性,值得用生命去捍卫吗?

经过千年的民族融合,现如今你恐怕再也找不到一个纯种汉人了。唐宋元明清,这离我们最近的五个朝代,有两个是外族政权。汉族本身就是侵略和被侵略的产物,我们的京剧这样的国粹,出自杂交文化也就不足为奇了。

近代的国粹,例如旗袍,本来就来自满人。以前旗袍宽松肥大,遮盖了女性的曲线。到了上世纪30年代,吸收了西方的审美观、缝纫技术与面料,才出现了新的改良旗袍,凸出了女性的曲线美。还有中山装,更是在吸收欧美服饰的优点基础上形成的。

葛剑雄教授说:“中华文化的元素应该包含外来因素。比如说,我们现在引以为豪的石库门,实际上正如英国人曾说过的那样,我们只是把英国建筑进行了上海本土化。”

英国作家、人类历史学家赫伯特 •乔治 •威尔斯在《写给年轻人的简明世界史》中说:“有一点我们必须记住:就像天上的行云聚散自如一样,人种同样可以自由杂交。如果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能避免许多臆断和偏见。人们常常会滥用‘人种’这个词,并在此基础上做出许多荒谬的概括。其实,几乎所有欧洲人都是棕色人种、浅色人种、白色人种和蒙古人种的混血后裔。”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国粹不粹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917.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