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色博士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6-23,星期四 | 阅读:1,619
作者: 黑马

有个发小到美国后拿了法学博士学位,令我佩服,感觉人家和奥巴马总统是一类精英。但又有同学告诉我说我上当了,其实是法律硕士。弄得我云里雾里。后来网友“修木读史”在我的天涯博客评论里发长贴,讲美国的各种法学博士,很有趣,让我知道了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博士和赖斯的博士是不同的,正式场合下,人们会介绍赖斯是博士,但不会在希拉里的后面加上博士二字,学习了,也供同好学习,咱没念过博士,就是不一样哦。修木说不愿意写专文了,但同意我转贴。谢谢!真是好学者啊。

克林顿夫妇与奥巴马的确都上过法学院,也都有J.D.(JurisDoctor)学位,在国内翻成“法学博士”。但是这种博士与Ph.D.(也就是赖斯所拥有的学位)是不一样的。

美国的教育水准比我们高,许多专业的学制也比我们长。当律师不能只有一个大学本科,而是在大学毕业之后还要进法学院读一个J.D.。但这只是职业性教育,以三年课程为主,外加一些实习之类的。这一类的职业训练在许多行业都有,包括医生,老师(教育学院),MBA,图书管理,甚至新闻记者等等。

真正的博士(Ph.D.)需要从事独立的研究。赖斯才是读过国际关系的PhD,所以别人介绍她的时候会说“国务卿赖斯博士”。介绍Hillary的时候,没有人会说“国务卿克林顿博士”。

在法律学的研究型博士称为“Doctor of JudicialScience”,D.J.S,应该翻成“法学科学博士”。这才是与PhD相等的真正的博士学位。但是读过之后,只能做学究。就连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也没有几个人有D.J.S.学位。

美国大学之中的哲学、历史、文学这些文科专业的学生,成绩好的在大学毕业后通常会去申请法学院,读一个JD之后再去考律师执照。当律师不但薪酬高,而且也是当官的正途。像奥巴马、克林顿这样的人,法学院毕业之后成为社区活跃分子,组织示威、集会,筹集款项,办讲座,搞竞选。口才好,会弄钱,有组织能力,外表上镜头的人(也就是我们那些学生干部之类的人),可以投身竞选,捞个职位。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十之八九都是这样的律师出身,有个JD学位。早两年清华有位知名学者,提出中国的人代会之中,真正的工人、农民太少,多半是官员。其实,这在美国更为夸张。从职业来算,美国的各级议会之中,非律师出身的人是极少数。这在他们是习以为常的。偶尔在大学里也有人会对此发牢骚,牢骚者多半是理工的学者。每次他们想要政府多拨些科研经费,都得在国会找门路,游说议员。却发现这些律师出身的议员,无法理解科研的意义所在。于是牢骚就来了,“唉,华盛顿都是律师当政,尽想着捞选票,完全想不到百年大计。长此以往,如何了得。。。”等等。

当上总统、部长的,也多半是律师出身。但是国安与外交部门会特殊一些,会需要一些国际关系方面的专门人才。这时候,总统才会去请一位专家或教授,读过博士的PhD。最著名的例子是尼克松时代的基辛格与卡特时代的布热津斯基,俩人的英语还带有严重的外国口音,俩人在外交上都有大建树(基辛格的中美和解与布热津斯基的以阿和谈)

这也反映出美国文化的另一个现像,聪明的学生并不愿意去读一个吃力不讨好的PhD。读法律、MBA这种职业训练要实惠得多。因而新移民子弟,外国人才是读PhD的多。

不好意思,写太长了。有点喧宾夺主了。

不过既然写了这么多字,就再多加几行,以前看到的美国学生对学位的解释,权做笑谈。(我就不翻译了)

B.S. (Bachelor of Science): Bull Shit
M.S.(Master of Science): More of the Same
Ph.D. : Piled-up High and Deep

讲到官场上的博士学历,最为奇特的地方是台湾。那里有中国人重视教育的传统,又有国民党与美国的亲密联系,再加上近代对洋牌牌的崇拜,于是造就出许多带着博(Ph.D.)帽的高级官员。这在李登辉主政时期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李登辉本人就是康乃尔的农业经济学博士。他的副总统连战,是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博士。当时的台湾省省长,后来出走另立亲民党的宋楚瑜,是乔治城大学的政治学博士。担任过国防部长,96年“总统大选”年跳出来与李登辉打擂台的陈履安,是纽约大学的数学博士。当过外长,后来官至监察院长的钱复是耶鲁大学国际关系学博士。当时的内阁成员之中,有博士学位的比比皆是,而且多半都是名校,成了另一个“台湾奇迹”。

这一传统在马英久上台后得以延续。马英久本人是哈佛的法律科学博士,是世界上少有的得了法学Ph.D.还当上政治领袖的例子。他的第一任行政院长刘兆玄是多伦多大学的化学博士。刘内阁中36位成员,竟有24位博士,占了三分之二。于此之外,另外还有8位硕士。这其中的奥秘不难理解。一方面是国民党的高官之中,许多都出身豪门。六、七十年代,把子女安排到国外去读博士是很自然的事。另一方面,则是国民党有意培养的官员,会用公费送到国外去读博士。据台湾同学说,“官员博士生”到国外之后,领着党国的钱玩三年,再由政府请人帮他们写好论文,去捞一个博士学位。而美方的学校也知道这些人是来渡金的,将来回去又是有影响的人物,不会太为难他们。李登辉到康乃尔读书时,已经是四十三岁,他讲英文听过去就像讲日本话。可是,他只用了三年时间就拿到博士学位,而且论文还获得美国农学会杰出论文奖。有人开玩笑说,没有硕士以上学位的人,没资格进国民党党部工作。

到了九十年代,台湾政坛上有一大批拿着美国名校博士学位的官员。只是博士的光环,不一定就是长治久安的保证。李登辉虽然受了“党国的栽培”,却把国民党当外来政权,最后终于从内部将它搞垮。民主化之后,那些拥有博士学位的官员们在立法院资询时,碰到是民进党议员们讲脏话、吐口水、甚至拳打脚踢,给弄得狼狈不堪。温文尔雅的连战博士碰到浑身上下漫发着土味的陈水扁,要连输两回。陈水扁的确是土,不单是说话土,行为举止也都透露着一种厚颜无耻的市井小人之气。可是他在电视镜头前会演戏,在私底下敢向别人狮子开大口。会在电视上搏得爆光的机会与会筹得竞选所需要的经费,这才是现代政治选举中的致胜法宝。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陈水扁筹得这么多经费之后,忍不住要上下其手,让全家上下穿金带银地张扬,让子女去美国读名校,最后终于免不了牢狱之灾。这当然是另一个话题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各色博士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9255.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教育观点,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