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Out Shanghai:导演顾长卫专访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6-23,星期四 | 阅读:5,304
译者: YPY 2011年06月23日 | 原作者: Nicola Davison

原文:Interview: Gu Changwei

 

顾长卫导演的佳作其实不少,但比起他的几位大学同学——张艺谋、陈凯歌来说,知名度还是略逊一筹。顾的新作——艾滋主题影片《最爱》目前正在热映中,影片中的演员亦是群星闪耀,大牌云集。借此机会,本刊记者Nicola Davison 对这位低调的导演进行了专访。

我即将采访的顾长卫,是中国电影的中坚力量之一;采访地点,则是在上海星美国际影城——其前身是上海最古老的影院之一,曾为国民党中央宣传部所有。这家影城有着装饰艺术风格的奶油色外墙,颇为壮观。走进影院,大理石的门厅内不少观众们正在等候,下一场《最爱》很快就要开始了。《最爱》是顾长卫的新片,参演的大牌非常多,主角是郭富城和章子怡。旁边贩卖的爆米花的包装上,就印着郭富城的照片。

来到楼上会议室,我见到了顾长卫,他刚刚接受完一个视频采访。顾穿得非常简单:一件松垮的石灰色衬衫,海军蓝的裤子,朴素的外表跟浓妆艳抹的女主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找了间办公室坐下,采访时间很有限,只有15分钟。在我眼中,顾的外貌最大的特点是:略微突出的眼睛、平头,还有一点招风耳,颇似中年增高版的Yoda大师。

或许对外国人来说,顾长卫的名字不太熟悉。实际上,他对中国电影界的贡献是巨大的,堪称中国最重量级的电影人之一。顾的主业其实是摄影,今年53岁的他,来自北京电影学院著名的78届(这届的学生如今差不多垄断了中国影视圈)。他的同学包括张艺谋、陈凯歌等中国第五代导演,是这帮人重新定义了“中国电影”这个词,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而顾长卫就在他们的一些早期作品中担任摄影师,如张艺谋的《红高粱》(1987),陈凯歌的《霸王别姬》(1993),后者还令顾长卫获得了奥斯卡最佳摄影的提名,其能力可见一斑。

虽然顾长卫毕业于辉煌的“第五代”班级,他却认为自己不算第五代导演的一员。“现在大家都爱说‘第几代’,”顾开口说道,声音很柔和,“我本来以为自己也算第五代,结果在名单上找不到我的名字。所以我觉得,我的电影大概很难分到某一类里。”

的确,顾长卫亲自执导的三部电影,跟他的同学们风格都不太一样。他的导演处女作《孔雀》(斩获2005年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比张艺谋《十面埋伏》晚一年出来,两者的区别之大就很明显。张的电影是典型的第五代风格,以中国传统的武侠故事为基础,追求史诗般华丽的感觉。而《孔雀》要“小”得多:故事背景是文革之后、70、80年代的小镇,讲述了姐弟三人的故事。顾的第二部电影《立春》(2007),则是关于一个小城市的女孩想要成为歌剧演唱家的故事。

顾的电影总是关于普通人、甚至边缘人(如《孔雀》中的弱智哥哥,《立春》中的同性恋芭蕾演员),这样看来,顾的电影跟第六代偏重于写实的导演们更为接近。也许,这跟顾长卫的背景有关。他出生在西安,家境普通;父亲是一名体育老师,为人严厉,顾长卫则从小很内向、说话很慢,几乎有些口吃(“我不太爱说话,可能跟这个有关”)。顾长卫还擅长画画,在西安时的理想是当画家,只在业余时间跑到当地电影院干干活。而就是从那时起,他渐渐爱上了电影。

从北影毕业以后,他进入西安电影制片厂工作,前途远大。但是,顾长卫从未忘记自己是个普通人,这是他创作的根源。“平凡的生活是美丽的,底层人群的生活也一样,”他说,“所以我喜欢拍关于普通人的电影。我觉得把中国普通人的生活展示给大家看,是很有意义的。我也愿意拍摄我所熟悉的人,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

顾长卫的最新电影《最爱》,同样延续了他一贯的风格。故事发生在1990年代,一个封闭而平静的小村庄里。艾滋患者商琴琴(章子怡)和赵得意(郭富城)与神秘的“热病”、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压力作斗争。那种“热病”,“扫荡了我们的村子,杀死了我们的人,就像秋风扫落叶一样。”——电影字幕如此写道。

“现在在中国,人们一提到艾滋病,还是会反应很大。”顾长卫的演员妻子蒋雯丽说道(她同时也担任预防艾滋宣传大使),“你知道中国有个成语叫做‘谈虎色变’,人们对于艾滋也是这样的态度。拍这部电影也是希望人们摆脱这种恐惧。”

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这部电影着重表现了角色的心理和感情,尤其对他们的脸部进行了很多特写。电影十分细腻,比如一个细节是赵得意买水果,用钳子给钱;又有一处是,商琴琴的丈夫说她“脏”,不可以跟他埋在一起,还诅咒她下辈子也要孤独一生。

“当一个人知道自己活不长的时候,他最本质的人性就会被放大,”顾长卫说,“我希望
我的人物的性格能够闪光,能够告诉大家:所有人都会为生命而奋斗,所有人都会爱,所有人都拥有尊严地生活的权利。我希望观众们能够与电影角色产生共鸣,希望这部电影能帮助改变一点国内这方面的歧视现象。”

《最爱》得到了广电总局的支持,也是主流视野中第一部表现1990年代非法组织卖血的影片。因为非法卖血,数万中国农村人口因此感染了HIV。

当时,被称为“血头”的组织者跟农民买血,然后把血浆卖出。提取血浆之后的液体,又输回卖血者的体内。在这个过程中,血液就可能受到非一次性容器的污染,于是把HIV病毒传播了出去,河南、山西和安徽农村的很多人就是这样受到的感染。《最爱》预告片里,琴琴说她卖血的原因是“想买贵点儿的洗发水”。“村里有个女孩儿就有,”她说,“我也想要那么亮的头发。”

《最爱》也标志着政府态度的一大转变:从前是严密审查有关艾滋的报道(比如对阎连科小说《丁庄梦》的禁令,见本刊“书讯”部分,56页),现在却允许这样一部详细讲述黑暗内幕的电影上映。“这部电影得到了政府的支持,”顾长卫说,“因为他们意识到,人们至今还‘谈艾色变’。如果再这样的话,要控制艾滋病传播是很困难的。”

谈到这里,顾长卫的助手过来了,递给他刚才采访人员送的哈根达斯冰激凌。我们的采访已经过了十分钟,时间所剩不多,所以我立刻问出最后一个问题:在他看来,电影应该是纯为艺术而做,还是为了社会利益而做?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他说,“我是为了自己和朋友们而做电影的。我认为对电影导演来说,既要保持艺术性、又要在商业环境下生存是最大的挑战。”他笑道,“因为肯定所有电影人都希望自己的观众越多越好。”

《最爱》正在上映中。点击此处查看更多信息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Time Out Shanghai:导演顾长卫专访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9271.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