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高速铁路将改变中国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6-26,星期日 | 阅读:2,164
译者: ciki 2011年06月25日 | 原作者: KEITH BRADSHER

原文:High-Speed Rail Poised to Alter China

 

瑞安.派尔,纽约时报

每天接近200列高速列车,搭建中国最有活力的两座城市上海和北京之间的商务走廊。

长沙,中国—就在中国准备在7月1日开通北京和上海之间的高速列车的时候,这个国家稳步扩张的高速铁路系统受到了广泛的批评,既包括民众也包括新闻媒体,这种情况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批评包括高铁高昂的建造成本和票价,工程质量以及年初铁道部长的腐败行为。

但这些争论中通常被忽略的是这一世界上最快的高速铁路系统给中国带来的实际经济利益,以及给美国及欧洲带来的挑战。

就像美国半个世纪前建设洲际高速公路系统推动了美国现代化的全国商业体系的建立一样,中国雄心勃勃的高铁规划将使这个人口众多发展不均衡的国家成为一个紧密联系的整体,只不过中国的建设速度和高铁达到的速度都是艾森豪威尔政府所没有预见到的。

每条线路10万工人,短短6年,中国已完成了10000英里高速铁路网络的一半,而且许多工程提前完成了,包括原本计划明年完成的北京到上海的高速铁路,整个系统计划2020年完成。

对美国和欧洲来说,这不仅仅意味着共产主义形式的令人惊讶的工程建设速度,而是中国的制造能力和全球贸易出口实力大大增强,时速200英里的高速列车联通了城市和各个省,而以前通过陆路或者火车运输往往需要24个小时。

深圳证券交易所创始人之一甄启南以及最近退休的ZK能源(长沙风力发电机制造企业)CEO说高铁使得湖南企业在深圳开展业务更加方便,人口众多的湖南为东部输送了大量劳动力,但重重大山阻隔了湖南自身经济的发展。

甄先生描述了湖南的特点:“土地便宜,电便宜,廉价劳动力。

最近三年来,内地200多座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和投资的快速增长与高铁的建设关系密切,这些城市商业迅速发展,从中国最忙碌最国际化的核心城市到这些内陆城市只需要几个小时。

同时,高铁对铁路客运的分流减轻了货运压力,从而煤矿及运输企业得以从昂贵的陆路转移到便宜的铁路。

因为这一转变,再加上多条货运专线的建设,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2010年中国铁路运输货运增加量等于英国、法国、德国和波兰铁路运输量的总和。

高铁带来的巨大收益及其施加于西方的竞争优势随着北京到上海之间820英里高铁的开通又加强了,这条线路将成为中国最具活力的两座城市的商务走廊,铁道部计划单每天将单向开通90列高铁。

根据计划,京沪高铁最初时速为190英里每小时,如果第一年运转顺利的话,到2012年夏天,时速将会达到220英里。

即便是时速190英里,从纽约到亚特兰大,中国的高铁只需要不到5个小时,而美国火车却需要18个小时。

中国在高速铁路的巨大投资对美国政府具有启示意义,无论是对联邦铁路投资的支持者还是认为高铁无用的反对者。

今年四月,奥巴马总统向国会提交了今后6年高铁投资530亿美元的议案,但遭到了共和党议员的反对,他们否决了这一计划今年的资金预算。

去年秋天,由于担心各自的州承担了高铁投资的大部分而吸引不到足够的客流,佛罗里达、俄亥俄和威斯康辛州新当选的共和党州长拒绝了前任民主党州长争取到的新铁路建设的联邦拨款。

但当时,中国的高铁建设也没有得到广泛的赞同,北京的金融监管部门对银行高铁项目大量的信贷造成的风险敞口提出警告,为了高速铁路系统的快速发展,铁道部已经贷款3000亿,今年,

计划再投资1150亿元,这还不包括现有系统主要由油价上涨造成的运营损失及不断增加的利息支付。

高铁最大的受益者是货运公司,高铁带来了大量的旧铁路线货运能力的释放,货物晚点的情况也大为减少,而这些公司没有为此支付任何费用。

在旧的铁路线上,铁道部拥有完全的所有权,所以可以规定货运必须补贴客运,而新的高速铁路线为铁道部和地方政府共同所有,因此铁道部不能再采取上述措施,这导致高铁票价比普通铁路高出许多。

由于货运不能补贴客运,铁路和银行系统的偿债协议可能需要作出更改,偿债年限可能需要延长。

对普通民众来说,高铁过高的票价碰触了中国日益扩大的收入分配不均这根敏感的神经。

一个论坛的帖子说“政府在滥用老百姓的钱,”无视互联网审查。

长沙到广州,最高时速达到210英里的高铁要两个小时,单程经济舱票价为333人民币(合51美元),这与折扣比较低的机票价格相当,但对在广州打工的湖南人来说太贵了,他们的月薪只有160美元到400美元。

同样的线路旧的柴油机车需要9个小时,但票价只有99人民币(合15美元)。

中国和外国的工程师已经开始质疑前铁道部长刘志军在任时期的桥梁和高架桥所使用的混凝土多年以后是否能保证足够的强度。

腐败案之后上任的铁道部新任部长声称安全问题子虚乌有,但为了回应公众的恐慌情绪,宣传自7月1号起降低多条线路的最高时速,但这不仅没有解决对安全问题的质疑,还降低了电力消耗,从而节约了高铁的运行成本。

京沪高铁开通之后,将会成为北方到东部的大动脉,并将连接东西铁路线,沿线共有24个站点。

世界银行的铁路运输专家John Scales在他北京的办公室说,“所有线路连成一个网络 —意味着你可以从石家庄到北京,然后再到天津,因此煤老板可以直接到港口与承运商洽谈,” 他就是这样给中国政府建议的。

目前来看,有些地方的长途线路吸引了更多的客流,高速列车通常能搭载600名乘客,有时每10到15分钟票便会售完,即便是在火车已经出发的情况下,特别是在周五,但有时周中午餐时间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当然,高速是相对的,首先,乘客必须得一个座位。

周君得,一个外出务工的建筑工人,右边脖子上纹着一只红绿色的鹰,最近一个周五下午,在长沙火车站买一张到广州的高铁车票,但下一班车的票已经卖完了,只能买10分钟后的那一班了,但如果要买到座票,他必须得等上30分钟。

他说“有时我得提前几个小时来才能保证在预想的时间出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高速铁路将改变中国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937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