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专题:信息、国家及其他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7-2,星期六 | 阅读:1,799
作者: 5-cents

蛮荒原始的古代社会,地球是圆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惊喜,几个世纪后便被到处充斥的信息所冲散,此时,地球是平的。且不论国际间的争端,即使是两个普通人的争斗,只要有网络存在,其当事人的怨念也会传向全世界,信息社会中所有的传统概念的距离都被缩短,君主与平民的距离、权力与监督的距离、和平与战争的距离,唯有贫穷与富足、现实与梦想、权势与弱势依然鸿沟相隔,许多时候信息不但无济于事,反而由于其稀缺、被垄断和不对称性客观上放大了这些差距,所以信息社会人们有时常有一种“明明近在咫尺,实际却远隔天涯”的感觉。

从“水门事件”到克林顿的“拉链门”丑闻,从陈老师的“艳照门”到美国会议员韦纳的“推特门”风波,从维基泄密再到阿拉伯之春,以网络和新兴媒体为承载体的信息风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着个人、社会、国家和世界。

信息革命中国家的统治力量被削弱,合法性也不断受到质疑,甚至其统治基础也被动摇。因为作为其主权的管理、控制功能受到挑战,这不但体现在民众的知情权,或是对信息选择的自由权力得以扩大,而且借助于信息传播思想理念、意愿诉求、改造计划进而转化为现实行动的效率委实让人惊奇,从这点上说,它促使一国统治更加扁平化,缩短君主统治链条的同时,无疑赋予了底层更多的自由,虽然这受制于受教育的水平,参与的意识、及必不可少的技术设施。

在有国家的地方,就从来没有天生的信息自由,因为统治者总是有选择性的将利于自己行动的信息传播,将损害利益的信息过滤,国际间关系亦如此。“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便是一个惨痛的教训,信息封锁的结果是几万人为此献出了生命。所以信息的开放程度往往折射了一国的民主程度,于是在一些独裁国家,你只能听到千篇一律的赞歌,而不能容忍半个字的逆耳忠言。常常想以抨击政府闻名的知识分子乔姆斯基如果生在彼国,其结局恐怕难以想象。

信息在政治中没有善恶之分,没有公正与不公、合法与非法之分,完全取决于垄断信息的强势一方的好恶,于是信息有时就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真理可能不得不被蒙上黑纱难见天日,强盗的逻辑反倒走上神坛变得冠冕堂皇。

信息的自由并不总是必然带来进步与希望,信息革命下如何驾驭信息这一课题并不会如人们理想中只要扬长避短那么简单,因为它的破坏力与它的服务威力一样强悍,不稳定和不确定的特性注定了其难以程序化,规律化。于是首先唯有包容、开放的信心,唯有敢于直面的勇气才是融入信息社会中的个人、国家必需的性格特质。只有恐惧的、敏感的、脆弱的政权,只有那种动则就谈神马“群氓思维”、“暴民崇拜”的狭隘心态才是借力信息发展最大的敌人,我们鄙视所有对信息的歪曲和践踏,即使网络的薄弱难以冲破现实的牢笼;我们痛恨所有的腐朽、堕落和卑劣,即使信息世界再微小的呐喊声也值得我们警觉。

信息是一种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真正的信息自由的社会和国际世界的关键,不在于我们选择何种信息以何种手段(新兴媒体)去传播思想与声音,更体现在以什么样的态度,以及精神境界、道德行为去实现这一目标,因为信息社会的核心仍然是“人”,用句古语说,即“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外交专题:信息、国家及其他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955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一条评论 发表在“外交专题:信息、国家及其他”上

  1. […] (0)2011 年 7 月 2 日 — 外交专题:信息、国家及其他 (0)2011 年 4 月 17 日 — 2011展望 : 边缘国家的核野心 (0)2011 年 3 月 23 日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