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 他信他妹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7-7,星期四 | 阅读:1,896
译者: 十月维秋@豆瓣 2011年07月06日 | 原作者: Sebastian Strangio

原文:Family Matters – By Sebastian Strangio

本周日,泰国将选举出一位新的总理,她来自于一个非常特殊的家庭

曼谷——一副女性肖像在泰国首都成千上万的竞选海报中安然凝视着你,现在看来这位女士就要成为泰国的第一位女总理了。在其中一幅海报上,四十四岁的英拉·西瓦扎身着黑白西服,漆黑的长发瀑布般从肩上泻下。而在另一幅海报中,她正用泰国的传统礼仪双手合十,向形成人海之势的支持者致意。在7月3日的国内选举中,英拉凭着聪明的竞选技巧遥遥领先。

从五月被指派为反对党为泰党的候选人以来,英拉行遍了整个国家,在信仰伊斯兰教的南方戴上面纱,又在东北农村让听众激动不已。她还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家族背景,让自己一夜成名,妇孺皆知。不过,如果是姓氏帮助她赢得了选举,那她很快就会发现这个姓氏同样也会使分化严重的泰国矛盾加深。

英拉虽然是一个政治新人,但她的家族可是政治老手了。她一点也不忌讳自己长得像哥哥,流亡海外的前总理他信·西瓦扎。还在迪拜流亡的他信形容英拉是自己的“复制品”。2006年他信在一次军师政变中被推翻——理由是滥用职权和对尊贵的泰王不敬——但他在农村地区依然呼声很高,那里的人把他视为穷人的护卫兵。虽然他因滥用权力面临着两年监禁的指控,但他和他的支持者认为这项指控其实有政治动机。

英拉在无数次竞选讲话中呼吁她的支持者:“如果你爱我的哥哥,你会给他最小的妹妹一次机会吗?”年届61而且在下台后被宣布为罪犯的他信依然在为泰党(即前泰爱泰党)中扮演着中心角色。为泰党的一个口号——“他信思考,为泰党行动”——也非常明确地表明了他信在竞选中的重要地位。

在周日的选举中,他信的政治竞选机器开始发动对执政党民主党领袖,毕业于哈佛的总理阿披实的猛烈攻击。民主党在过去四十年的竞选中从未赢过一次,只有在另一个与他信联盟的政党被法院宣布解散之后,它才于2008年入主组成了一个联合政府。其它的四十多名官员——多数是意想不到的官员——组成了联合政府的其他部分。其中包括性产业巨头和政治弄臣卡莫维斯特,他贪污腐败,把国会当做自己家。还有发动反他信政变的领导诵提·汶雅拉格林,他在伊斯兰南方争得了席位。

讽刺的是,民粹主义是由他信领导的,但民主党却利用它来发动竞选,并在当政期间通过一项新的社会福利政策草案,从而赢得了他信那些农村下层阶级人民的心——而且通过大米和现金购买了反对者的心。两个政党都提出了一连串野心勃勃的竞选承诺,从完全自由的无线网络通道和平板电脑,到增加工资和对大米农户进行补贴。

这场竞选与其说是政策之间的竞争,倒不如说是对他信和他留下的分裂的泰国的一次全民公投。从2001年开始到2006年,他信的人气从来都那么高——这位电信业骄子一直是唯一一位通过泰国民主选举出来而可以完成全部任期的总理——这引起了泰国传统精英阶层的仇视。许多来自军队和枢密院(一个权势很大的泰王顾问集团)的人物把他信的高人气看作是对皇室统治和他们自身地位的威胁。

对于支持者红衫军来说,他信是穷人的英雄,他之所以倒台就是因为挑战了泰国传统老贵族的利益。他的反对者——也就是黄衫军——则认为他的统治是专制而腐败的。去年这两帮人的冲突一度成为国际热点,一大群红衫军涌入曼谷市中心,要求阿披实辞职并重新选举。最后有90人被杀,超过2000人被随后前来镇压示威的泰国军队逮捕。

他信此次选择让自己的妹妹做候选人,可能是在五年的自我流放以后终于找到了一个重回公共视野的大好机会。“他信做了最好的选择”,一位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帕文说,“英拉的竞选迄今为止如此成功,既得益于她自己的个人魅力,也得益于他信留下的政治遗产。为了稳住泰国的雇用政治家和工人,英拉重塑了自己的形象。历史学家克里斯·巴克最近把英拉无处不在的竞选海报形容为“一次聪明的视觉平民主义”,一个“巧妙重申西瓦拉家族财富与商业成就”的优雅广告。

尽管英拉从未参与政事,但她成长于政治家庭中。1967年英拉出生,她是九个子女里最小的一个。父亲乐特·西瓦拉在20世纪70年代是北方城市清迈的议员。在清迈大学政治系和美国肯塔基州大学政治系毕业后,英拉进入了商业集团,领导他信成立的电信公司AIS公司(后来卖给了新加坡的淡马锡控股公司)。最近,她成为了家族旗下企业SC资产公司的常务总经理,

在泰国白热化的政治氛围中,英拉的异军突起是很多人担心她是他信设置的一个特洛伊木马。尽管她否认有任何大赦他信或追究2006年军事政变责任的计划,但许多泰国人都担心一个更大胆的他信会回来一雪前耻。在本周BBC的一次访问中,阿披实警告说商业巨头的回归将导致“不稳定”。而且去年对红衫军的血腥镇压也将被深入调查,暗示现任政府的资深成员会受到牵连(迄今为止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人为当年的杀戮负责,社会团体则认为上百名示威者被无故逮捕了)。

对阿披实和他的联合政府来说,谴责他信和红山军挑起事端,只能增加他们自己的政治风险。“国内协调有许多表现形式,但我不认为选举之后的状况会是和谐的。”国际冲突小组的东南亚研究所分析员朗格维如是说。

尽管英拉明显已经赢得了大部分人的支持——最新民调显示为泰党有52%的支持率而民主党只有34%——但她是否有能力组建一个政府依然是一个疑团。朗格维认为,周日的选举可能有两个结果,这两个结果都不会促进泰国国内团结。家父为泰党赢得了绝对多数——也就是在泰国议会500个席位中占据了至少250个席位——并组建政府,就可能激起他信反对者的回应,而这些反对者与军队和皇室的关系非常密切。在一个从1932年起经历了18次政变(11次成功)的国家里,军队干政并塑造一个新的政治形势这种可能性是不能被排除的。“一切皆有可能”,东南亚研究所的帕文如是说。

朗格维说对他信任何形式的大赦都可能会激起黄衫军新一轮的街头抗议,他们在2008年就关闭了曼谷的机场,要求拥护他信的总理颂猜辞职。

另一个结果是民主党联合政府得到其他小党的支持而当选,这一结果也会激起红衫军的抗议。尽管这些政治上的讨价还价是合法的,但红衫军会把民主党的联合行为看作是“偷走了”为泰党的选票,毕竟为泰党的两个前身都曾经因为所谓的违法选举而被法院解散。“任何来自传统精英对组阁的干预都会成为新一轮大规模示威的理由,而这回导致更大的暴力事件。”国际冲突小组的朗格维说道。

英拉的主要挑战——如果她赢了的话——将是协调政治上各种棘手的矛盾,平复动荡的泰国社会。帕文说:“泰国社会从未如此分裂。选举将泰国人分成了两拨,一拨支持改变政治现状,另一拨则支持维持现状。”

泰国还有救吗?除非支持他信和反对他信的人可以达成某种协定,否则曼谷街头还是会爆发新一轮的大规模抗议。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反对阵营是能防止发动新一轮的像去年大屠杀那样的暴力冲突。但这个问题并不能简单通过选票箱就能回答,这是泰国民主的大不幸。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外交政策》- 他信他妹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969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